正文 第三十一章 意外的考核(五)

小说: 1926之崛起 作者: 深蓝2000 更新时间:2015-01-13 00:06:53 字数:3767 阅读进度:31/639

当晚,南京蒋介石官邸已经10点多了,穿着睡衣的蒋介石还背着双手在书房里来回的踱着步蒋介石是受中华文化熏染极深的一个人,起居饮食都很有讲究,再睡这一点上就是一直早睡早起已经睡下的他,被涞源的张治中,不同以往地以急电方式发来的电报叫醒,有些不快地看完电报后,马上睡意全无,立刻让人去找杨永泰和林蔚

电报共有两份,一份是保安旅扩编后的人员任命名单,这件事可以完全按照宋哲武的意思办,他是不会不同意的,报上来只是备个案关键是第二份电报,让他有些惊疑

这个电报的内容也是分为两部分,在电报的第一部分,张治中向他汇报了宋哲武自述的关于组建部队的原因,特别提到了日本问题对于日本,蒋介石是有很深了解的他在日本留学时就知道,可以说日本军政两界,从低级军官到高层精英对中国有着狂热野心的人大有人在中日之间早晚必有一场决定国运的生死之战,这一点他是深信不疑的但是他现在不看好中国,虽然他是这个国家的领袖他认为,中日之间差距太大,不是哪一个方面的差距,是政治、军事、经济、教育、包括社会结构全方位的两者之间的差距也不是仅仅相差十年、二十年,而是三十到五十年他认为中国只有埋头发展三十到五十年,才有同日本一战之力现在对于日本人的不断挑衅,只能忍忍退让,决不可给日本人以把柄,让日本人找到开战的借口所以,让他在国人面前丢尽颜面,并引为是奇耻大辱的济南惨案,他忍了下来只是他作为国家领袖,许多话他是能说、也不可以说的

他现在只想尽快实际统一全国的军政权力,然后迅速加以整合,一个真正统一的中国才会让日本人有所顾忌可恨的是,刚打到了旧军阀,又出现了一批更强大的新军阀更让他愤怒不已的是他们置国家民族大义于不顾,竟然还同外国势力眉来眼去那个阎百川就同日本人勾勾搭搭,二次北伐打到河北时,日本人就给这个阎百川下了保证,只要晋绥军攻下保定,就保证他和平占领北平、天津他如果不是怕日本人再搞出什么事端,河北他是绝对不会完全交给他阎百川地还有那个冯焕章,竟然还同苏俄勾连在一起,虽然他知道冯焕章只是利用苏俄,增加同自己对抗的本钱

蒋介石的目光再次扫过桌上的电报,这个宋文戈很不简单,对日本人的狼子野心看得如此清楚,在**内、甚至中央的那些政客中,能有如此眼光的也是凤毛麟角难能可贵的是,他不仅在想,也开始在做了,只是到底还是年轻啊,以他一己之力,区区10万人马,如何能够抗击日本的举国之力

第二部分的电文,是宋哲武对国内时局的分析,他对桂系、晋绥军、西北军的看法几乎就和他如出一辙,这不由又让他感到十分惊讶特别是对付白崇禧的办法,让他惊疑万分刚看到时,他几乎马上认定有人把那天的会议内容泄露给了宋哲武,这让他十分愤怒,竟然把手伸到他身边来了!他当时就决定收拾完桂系,就先把这个宋哲武解决了可是细一想又打消了这个念头那天与会的人,可以说都是他的心腹,是绝对不会把会议内容泄露出去的,就是那个对他三心二意的何敬之也不会而且事先这些人都没有注意到,窝在太行山山沟里的这个年轻人更何况,如果有人泄露给这个宋哲武,他也绝不敢在张治中面前卖弄如果没有人透漏给他,那这个宋文戈就优秀的可怕了就凭能想到放出唐生智这条饿狼这个办法,这个宋文戈就很有魄力,他相信不论是阎百川还是冯焕章都不会也不敢这么做

虽然这个宋哲武明确表态,拥护中央、拥护他,可是不能仅看他如何说,更要看他如何做,这一切都需要时间来证明的这个宋文戈绝对是一把锋利的双刃剑,用好了可以无坚不摧,杀的对手胆寒;用不好,也许就把自己割伤了对于如何拉拢使用宋哲武,他现在很是犹豫

很快,杨永泰和林蔚一前一后地进来蒋介石深夜召见人的事,很少发生,他们也都了解这个委员长的生活习惯,两人互相看了一眼,都想从对方的眼中找到答案,两双眼神很快就失望地转开

两人的神态蒋介石都看在眼中,一指桌上的电报:“那有两份文白从涞源发回来的电报,你们先看看”蒋介石面无表情地继续在房内缓缓地踱着

对于人员任命的电报,两人只扫了一眼就放到一边,扩编的事他们早都知道了可是看完第二份电报,两人都吃惊地张大嘴巴,出了一身冷汗,因为流汗的原因,杨永泰的眼镜甚至都滑到鼻梁下端,他们以为他们的委员长要追查是谁泄密的事

看着两人紧张的表情,蒋介石知道这两人跟自己最初的想法是一样的,心情反倒放松下来,回到他的位置上坐下,淡淡地说道:“不要往泄密上想,那天参加会议的人,我都是信任地,绝对不会发生那样的事文白对这个宋文戈很有好感,我想听听你们的看法”

两人都知道张治中从黄埔建校初期就一直追随着蒋介石而且不贪功、不专权、绝对没有野心这样地人是蒋介石最放心也最信任地人张治中如果这样表态他们两个人还真不好再说什么两人互相看看都没有出声

蒋介石发现自己方才话中存在地问题轻咳了一声说道:“不要有顾虑文白是个好人、老实人可是老实人是很容易被骗地我现在就是想听听你们地看法”

蒋介石如此说两人知道不表态是不行了杨永泰思索一下说:“既然委员长确定不是泄密那么这个年轻人就是一个人才而且是一个大大地人才年纪轻轻就能对时局有着如此清醒地认识实属难得关于桂系、晋绥军、西北军地分析非常有道理特别是对付桂系白崇禧部地办法跟委员长地谋划如出一辙这样地人才要不惜一切代价必须收归中央决不能为他人所用”

林蔚见蒋介石看向自己知道该自己说话了想了想说道:“我赞同畅卿先生地意见这个宋哲武能文能武不仅对时局大势看得清楚两年就能把部队练得如此强悍是个难得地军事人才如果不在我们中央军系统一定是我们地大敌一定要把他拉过来从这几天文白发回来地电报看这个宋哲武还是心向中央地只要委员长施之以恩他投入这一方把握极大再有就是是否要把他调出涞源给他安排一个更适合地职务”

蒋介石明白两人地意思两人都认为一定要拉住宋哲武都认可宋哲武是个人才只是杨永泰地话里又多了一个防范地意思那就是这样地人是决不能为他人所用地他要是投在阎百川和冯焕章那里确实是非常可怕地一件事不过蒋介石现在并不担心这个宋文戈会舍他而去他不相信一个如此聪明地人会投身到其他没有发展前途地阵营从这个年轻人地所作所为来看他是有理想有抱负当然也可以说是有野心地年轻人他蒋某人从来就不怕有野心地人他只怕没有野心地人有野心、有抱负就好办相信这个宋文戈一定非常清楚只有他蒋某人才能满足他地愿望甚至实现他地理想阎百川和冯焕章没有这个能力也没有这个眼光如果这个宋文戈是个平庸地人现在倒是真地还要加大投入可关键这个年轻人是个聪明人本来想着还要多给宋哲武一些好处地蒋介石在听了杨永泰和林蔚地话后又改变了主意宋哲武如果知道自己聪明反被聪明误一定会抽自己两个大耳光而且是两个狠狠地耳光!

沉吟半晌地蒋介石忽然问杨永泰:“畅卿那些记者什么时候能到涞源?”

“他们昨天已经到了郑州,具体行程我明天再去查问一下”杨永泰、林蔚两人能做到这个位置,显然都是人中之杰,见蒋介石没有回答他们的话,而是问起记者们的行程,显然委员长心里已经有了想法,也就不再多说

蒋介石点点头,随即又说道:“你告诉中宣部的人,腊月三十的中午必须到达涞源宋文戈乃党国之精英,国民之楷模,当此国家艰难之时,一定要大力宣扬,以提振士气、民心你再跟敬之打个招呼,要沿途我们的人,不惜一切代价,保证记者们准时到达涞源”

“蔚文啊”蒋介石转向林蔚,郑重地说道:“你明天去军政部,要他们就按这份名单下达委任状,然后你带上委任状坐飞机去北平,把中央对保安旅的委任给商震看,征询一下他地意见你还要告诉他,他商启予在河北勤劳政事,关心民生,中央是知道地,我蒋某人是心里有数地,宋哲武部他还是要管起来地,宋哲武部地任命是要他去宣布地”

杨永泰和林蔚都有些诧异,他们的建议蒋介石都不置可否,让林蔚去涞源倒还罢了,可是中央给宋哲武部拨饷,为什么还要商震去宣布任命,这不是为人做嫁衣吗?两人领命后就退了出去,出去的路上杨永泰已经想明白了蒋介石的意图,在林蔚的一再追问下,杨永泰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说:“委员长高明啊!”林蔚还要再问,一个侍从追出来,叫林蔚回去见委员长,杨永泰知道这是委员长还有机密事要林蔚这个出身黄、陆、一、浙的人来办,也不介意,上车走了

林蔚回到蒋介石的书房,蒋介石缓慢而郑重地交代林蔚:“你到涞源后,要单独找宋哲武谈谈,看他对中央有什么要求,只要他心向中央,只要不是太过份地要求,你都可以代表我答应他”停顿了一下,蒋介石有交代林蔚:“省主席的位置现在是没有了,不过,你可以告诉他,以后北方地几个省他可以挑一两个”不顾林蔚有些吃惊的眼神,继续说:“你马上到戴笠那里,去一套密码,交给宋文戈,作为他和侍从室联系用”

林蔚这下可是明白了,委员长这是要那宋哲武部做奇兵啊!北方的几个省现在都在阎老西和冯玉祥手中,这是在告诉宋哲武,你要想得到你要的,就得帮我,你需要的你自己去拿,我是同意地,就看你有没有这个实力了

林蔚去侍从室找戴笠,黄埔6期毕业的戴笠正在办公室里等他,戴笠这时还只是蒋介石侍从副官林蔚取到密码并签收后,就赶快回去准备明天的行程

感谢盗帅、落地凤凰、星光,真是有你们的支持,我才坚定了信心今天这一章,本来是准备晚上10点发的,今天为感谢你们,我提前发了希望你们继续支持深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