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六章 迫军(五)

小说: 1926之崛起 作者: 深蓝2000 更新时间:2015-02-20 07:49:47 字数:3180 阅读进度:76/639

蓉见王之和胡斐被押走,这才松开了胡宗铎胡宗长出了一口气,努力平复了一下激动的情绪,沉重地说:“大家可能都对当前我们的境况感到悲观,毋庸讳言,我们现在的处境的确很艰难,甚至很严峻。可是,我们就这样把部队交出去,接受中央的整编,我们对得起李、白两位长官吗?李长官现在可是在广西对我们翘以盼啊!如果我们这几万人能杀回广西,李长官还有保住广西的一线希望;如果我们回不去,仅凭广西现有的部队,那是无论如何也守不住广西的。广西不保,我们桂系何以存身,李、白两位长官十几年的心血都将付之东流啊!”

胡宗铎缓了口气,又说道:“在座诸位,都是李、白两位长官多年来一手提拔起来的,就是郑师长、李师长两位,你们在刘佐龙手下也仅是团长,难道我们就这样眼看着两位长官处境艰难,漠然视之吗?我知道,包括你们在内,都认为是我胡宗铎为桂系惹下这滔天大祸;是我胡宗铎动“湘案”,才给我们桂系招来这灭顶之灾。这简直是天大的笑话!你们以为没有“湘案’,蒋介石就不会对我们桂系动手吗?这只不过给了蒋介石一个借口而已,蒋介石对我们桂系动手是迟早的事。去年蒋介石派人收买我和陶军长的事,你们大家都是知道的,现在又收买了李明瑞、杨腾辉,天知道蒋介石还收买了我们那些将领。”

胡宗铎扫视了众人一眼,目光有意无意地在李宜煊、郑重两人身上停留了一下说:“这一切都说明,蒋介石早就有对我们桂系动手的打算。对于我们来说,现在最简单的就是交出部队,接受整编。实话告诉你们,蒋介石已经给我传话,只要我胡宗铎通电下野,交出部队,就对我既往不咎,我胡宗铎大可以一走了之。可这样我还有什么面目再见李、白两位长官。而你们,接受整编后,是否还有带兵的机会,也是很难说的。蒋介石用人的原则你们不是不知道‘黄、陆、浙、一’,这几点你们有谁沾边?”

胡宗铎见几个人都神情严肃地在听自己讲话,心知自己的话起了些作用,于是趁热打铁,慨然说道:“只有在桂系,你们才能得到重用;也只有桂系,才是你们的根本。只要还有一线希望,我们都要争取。”

胡宗铎站起身说:“因此,我决定,全军一鼓作气冲过朱家河,能夺回汉口就从汉口过江,否则就退向鄂西,再渡江南下。我们的时间不多了,宋哲武的第四路军地大军很快就会赶到,我们只做这最后一次努力,如果一战不能冲过去,我胡宗铎就通电下野,大家也自讨方便。刚才尹师长说得有理,能渡过多少部队算多少。尹师长你部立刻过江,过江后汇合陶军长,不要停留,即刻挥师南下返回广西。不过,尹师长,你要把你的炮兵营留下,帮助我们击破当前之敌。一师李师长的炮兵营也要拉上去,掩护郑师长的部队进攻,我亲自率领警卫营督战。”

几个各怀心思的师长想想也是,接受中央改编,自己可就是后娘养的,蒋介石是绝不会重用他们的,如果能冲破第四路军的堵截,退回广西是最好的结局。当下都表示听从胡宗铎的命令,众人领命,起身回去组织部队。

见众人都出去了,陶蓉有些不解地问胡宗铎:“军座,为什么让尹承纲过江,留在这里我们也多一份力量,我们退往鄂西一路上少不了苦战。”

胡宗铎先命人去找李思炽,然后对陶蓉说:“有李明瑞、杨腾辉重组第七军地诱惑,尹承纲留在江北不妥。他如果投向中央,不怕被整编,一定会回到李明瑞的第七军,所以不会跟我们一条心。倒不如让他过江,离李明瑞远点,断了他的心思。”胡宗铎叹了口气又说:“如果他能回到广西,对李长官也是一大助力。”陶蓉想想,也觉得这样做未尝不是一个好办法,可也使他感觉到,胡宗铎这是对留在江北的部队已经没有了信心。

李思炽被找了回来,胡宗铎示意李思炽坐下,转身严肃地对陶蓉说:“陶参谋长,你我一起共事两年多,胡某的为人你也清楚,想我胡宗铎一心为桂系,勤勉操持,不敢懈怠半分。

我律己甚严,待人也苛,挡了许多人的财路。你跟着我好处没得到半分,吃苦受累的事倒是没少做,甚至也为我得罪了一些人,胡某这里谢谢陶参谋长。”

胡宗铎地话让陶蓉有些吃惊。

严于律己。从不贪墨。而且对部下要求也很严。陶污军饷。可以前在刘佐龙手下经常能得些好处。这两年跟胡宗铎在一起。也确实清贫了许多。不过他到没有什么怨言。陶蓉忙站起身说:“军座严重了。军座严以律己。实乃我辈军人之楷模。陶某能同军座共事。深感荣幸。绝无怨言。”

胡宗铎拉着陶蓉坐下说:“不说这些了。你不同他们几个。他们手里有兵。即使整编。蒋介石一时还不会动他们。还会给他们一个位置。可你不同。一旦整编。你很可能就得离开十九军。我地意思是。你也随尹承纲过江。虽然过江也不能保证就一定能回到广西。可总还是有些希望。”

胡宗铎摆手制止要说话地陶蓉。继续说:“说实话。我认为即使一会冲过朱家河。我们也夺不回汉口。刚才那个第四路军地参谋说地话是可信地。他们地大部队即使不是很快就到。也一定离得不远了。之所以还要打一仗。我只是尽人事而已。也算是给李、白两位长官一个交代。所以。你就不要留在这里了。”

听了胡宗铎地话。陶蓉动容地微微叹息一声说:“大家都说军座薄情。今天陶某知道他们都错了。不过。我不过江。实话说。就是过了江。我也不认为他们还有机会回到广西。我就在这里听天由命吧。而且桂系地域观念很强。非广西籍地人在桂系里难以立足。军座有李、白两位长官力挺。尚且混得如此艰难。陶某是不想再呆在桂系里了。”

胡宗铎见陶蓉如此想。默然良久。拿过纸笔写了一份手令交给陶蓉。决然地说:“也好!那你就拿着这份手令接管军直属部队。跟思炽一起办两件事:第一件、你们两人立刻把我们全军地弹药物资都集中到一师。控制起来。这件事参谋长出面好些。第二件、思炽你立刻派人和第四路军联系。以你和陶参谋长两人地名义要求他们整编第一师和军直属部队。”

李思炽、陶蓉两人惊讶地看着胡宗铎,李思炽不解地说:“军座不是说还要打一仗吗?”胡宗铎解释说:“是要打一仗,如果一战冲过去,一切免谈。可冲不过去,必然要接受整编。李宜、郑重两人可以接受中央军整编,但你李思炽不可以。你是我的心腹大将,蒋介石是不会让你继续领兵的,所以你不能接受中央军的整编。这个第四路军短短两年就展的这样强大,说明这个宋哲武不简单,应该很有展前途。再,第四路军组建不久,他的部队里一定缺乏军官、特别是高级军官,而且不一定有地域成见。接受他地改编,不仅可以保住部队,你们也可以继续留在部队里,你们都不到四十的年纪,正是大有可为年龄,如果就此退出军界着实可惜!”

见两人沉默不语,胡宗铎以为两人不愿意,有些吃惊地问:“怎么,你们不愿意?”

李思炽、陶蓉两人不是不愿意,而是而是从心里深深地感激胡宗铎。胡宗铎这是在给他们找后路,而且他们也认为胡宗铎说的有理,投靠第四路军的宋哲武,的确是一个好选择。

李思炽和陶蓉忙说:“我们一切听军座安排。”

胡宗铎明白了两人心思,又叮嘱道:“联系第四路军地事要马上办,一定要快。一旦我通电后还没有联络上第四路军,事情就不好办了。所以,你们两人要抓紧办理,在我通电前,先出通电接受第四路军整编,让蒋介石无法干预。陶参谋长把军需官那里所有的钱款都提出来,放到思炽那里,一旦你们通电投奔宋哲武,就把这些钱给跟你们去地弟兄们下去,告诉他们,我胡宗铎无能,不能在带着他们冲锋陷阵了。”说完挥挥手说:“马上去办吧。”

李思炽和陶蓉两人给胡宗铎郑重地敬了个军礼,急忙去安排布置。

李思炽、陶蓉走后,胡宗铎想了想,又拿起笔,就在会议桌上,草拟了通电下野的电文,写好后放进衣兜里。本想再给李宗仁一份解释自己无奈下野地电报,可是始终无法落笔,犹豫了半晌,还是收起笔。心里暗暗说道:“李长官、白长官,我胡宗铎尽力了。”

最近事情比较多,耽误了更新,给大家道个歉,不过下周就好了,谢谢大家的支持!希望大家继续用月票和推荐支持深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