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七章 迫军(六)

小说: 1926之崛起 作者: 深蓝2000 更新时间:2015-02-20 07:49:47 字数:3079 阅读进度:77/639

重的前沿指挥部设在朱家河东岸的高坡上,只是一观察指挥所观察口正对着朱家河,视野很开阔,通过观察口可以看到从家屿直到朱家河以北的高地的战线全貌。由于地势较高,在观察所里,甚至能通过望远镜看到朱家河后十几里的地方。站在观察所外,还可以看到长江岸边,尹承纲的部队正在郑重收集的渔船上忙上忙下。已经来到郑重这个观察所的胡宗铎,嘴角露出一丝笑意。看样子,尹承纲是要马上开始渡江了,这个第七军军长的位置,对他还是很有诱惑力的。

观察所后面两里外,郑重的炮兵营阵地边上,李思炽、尹承纲的两个炮兵营正在把山炮拖进刚刚修好的阵地。

李宗仁对他在武汉的这些部队还是很舍得投入的,第七、第十八军、第十九军,包括叶琪师,每个师都有一个75mmm山炮营,每个步兵营也都配有60mmm迫击炮,虽然数量不是很多。

尹承纲对于要他交出山炮营有些不情愿,可是胡宗铎让他的师先过江,几乎也就是给了他一个升任军长的希望和可能,虽然不情愿交出山炮营,可第七军军长比山炮营更有吸引力。只要回到广西,他相信李宗仁是一定会把军长的位置给他的,那时他的部队作为桂系的主力,绝对不会仅有一个山炮营,也许会是一个团也说不定呢。

胡宗铎现在对郑重和李宜煊都有些反感,郑重也知道胡宗铎对他的态度,所以两人话不多。郑重向胡宗铎报告完进攻部署后,胡宗铎只是提出要每个波次地进攻部队不能少于一个营,第二波次就要有督战队跟随,他地警卫营在最后督战。

郑重和李宜在开完会后,两人就偷偷商量好了,由李宜煊尽快赶回他的殿后的部队,与紧紧追上来的刘峙联络,然后会同刘峙在郑重的配合下,把李思炽和胡宗铎的军直属部队缴械。郑重现在需要做的就是稳住胡宗铎,他现在还不得不听从胡宗铎地命令。所以郑重回来后,马上找来几个旅长布置作战任务。

为了不使胡宗铎疑心,郑重咬咬牙,决定认真打一仗,如果能击溃这个第四路军的部队,在整编时也好有些本钱。

郑重的部署是:以三个团同时展开进攻,分别进攻朱家河以北高地、朱家河、朱家河至沿江大路这一段。根据前几次进攻观察,朱家河以北高地是整个战线的火力支撑点,只要拿下了它,朱家河就可以很顺利地拿下;拿下了朱家河村子,阻住他们去路的这条防线就不存在了。至于家屿到沿江大路这两千多米地阵地,他可没兴趣,他就是想要全线进攻,他也没有那么多的兵。这么长的阵地,就是他全师进攻,每米也只有几个人。

所以,本次进攻的重点是高地。但为了分散防守高地的火力,朱家河村以及朱家河以南到大路一段也要狠狠地打,如果先突破这两处阵地,也可以从侧翼威胁高地。

参谋报告,炮兵准备完毕。郑重请示胡宗铎是否可以开始进攻,胡宗铎点头同意。郑重拿起电话,下达了进攻命令。

微风轻拂地长江岸边。立刻响起了炮弹撕裂空气地尖啸声。三个营地24门山炮开始轰击朱家河和村北高地。

24门山炮齐射地威力还是很惊人地。胡宗铎还是头一次在这么狭窄地正面上使用如此多地火炮。一时间炸得朱家河和村北高地碎石乱飞。烟尘四起。炮击20钟后。步兵从1C00米外地进攻出地展开进攻。

战壕里地黄大富抖落身上地泥土。大声询问着伤亡情况。一向只看着别人被猛烈炮火轰击地黄大富。这回也尝到了被轰击地滋味。

保安军修筑地战壕。每个士兵地射击位置都是向前凸进地单人掩体。刚才炮击时。虽然也有炮弹落进战壕。但只能对弹着点附近地人造成伤害。所以伤亡不大。一人重伤、三人轻伤。还有后面地迫击炮被炸坏了一门。

见敌人这次冲锋与以往不同。一眼望去。到处都是土黄色地身影。黄大富知道。这次可是真要来一场血战了。大声地给战士们鼓着气:“弟兄们。我们地援军马上就要上来了。我们只要打退他们地这次进攻。他们就完了。都把刺刀上上。给我瞄准了再打。”

桂军冲到500米时。三团地山炮开始开火。先遭到轰击地是桂军第一波地攻击部

在人群里不断爆炸,每一次的爆炸都会炸得血肉的队形马上乱了起来。靠后的一些士兵甚至在慌乱中向后跑去,仅跑了几十米,就被后面跟着第二波冲锋队伍里的督战队打倒,余下的只好又在军官的大声吆喝下,没命地向前冲,希望能尽快冲过炮击区域。

山炮的射击范围没有改变,仍然是在的范围内,阻挡桂军的后续部队。只是炮击的重点区域,逐渐转向了朱家河以南、大路附近的开阔地域。这里的桂军进攻速度很快,而那里的保安军无险可守,只是凭借着几道战壕同桂军激战。

桂军第一波的进攻部队刚冲出炮击地域,刚刚喘了口气,立刻又劈头盖脑的飞过来成群的迫击炮弹。这次桂军再不敢停留,都疯狂地向前冲锋,只想尽快接近对方的阵地,好避开保安军密集的炮火。经过两次密集炮火的洗礼,桂军原本密集的队形明显稀疏了许多。

在距离阵地米时,高地上的重机枪响了起来。刚才的炮击炸坏了两挺重机枪,但高地上还是分出重机枪帮助黄大富他们阻击桂军。

在桂军离阵地还有1米时,黄大富一声令下,阵地上轻重武器一齐开火,这次进攻的桂军较多,黄大富不敢把他们放的太近。

被山炮、迫击炮炸得队形稀疏混乱的桂军,在黄大富他们的打击下,又倒下了二十几人,勉强冲了二十多米后不敢再冲,就地卧倒寻找掩蔽,同保安军对射起来。

这些十九军的士兵,多数都是在战场上摸爬滚打十几年的老兵,虽然刚才冲锋时,在密集的炮火下伤亡很大,可一旦在七、八十米的距离上和保安军展开对射,就显示出较强的战斗力。

这些十九军的老兵们,卧倒掩蔽的姿势多数都不是很规范,但每个人都掩蔽的非常好,在冲锋路上仓促选就的地势,达到这个程度非常不易,没有多年实战经验的积累,是绝难做到的。这些老兵们枪打的都很准,在同保安军对射中并不吃亏,保安军的伤亡迅速增大起来。

黄大富所在的第一道战壕里,现在只有不到1人了,和他们对射的十九军的士兵就有2C0多,好在有8轻机枪压制着对方,才勉强稳定住战场形势。

黄大富一看形势对自己很不利,在这样打一会,自己的伤亡还会继续增加,他身边一排三班的机枪手这一会功夫已经换了三个人了。

黄大富急的抓起电话大喊:“迫击炮,迫击炮,目标,阵地前卧倒的敌人,给我狠狠地炸这些兔崽子。”

第二道战壕里,迫击炮排和一连四个排的迫击炮都在这里,由炮排排长统一指挥,一直在不停地对米外的桂军进行拦阻射击。接到黄大富的命令,炮排排长也现了黄大富他们的处境很不利,目测了一下距离,只有一百二、三十米,按条例,这么近的距离是不能在进行炮击的,因为很可能伤到自己人。不过情况紧急,炮排排长一把推开一名射手,亲自操炮,调整设计角度。炮管角度已经调整到超过了8度,试着射了一枚炮弹,炮弹“砰”的一声飞出了炮口,高高的飞向天空,在飞到尽头后才一头扎了下来,准确地落在卧倒的地桂军人群里,随着爆炸声响起,一个十九军士兵被爆炸产生的冲击波高高的抛了起来。

试射后,炮排排长立刻大声报出射击参数,全连的迫击炮一齐向阵地前和保安军对射的十九军的士兵群里轰击。

这下,十九军的士兵再也趴不住了,虽然他们都是卧姿,但一炮弹落在附近那也是非死即伤,可要起身冲锋,又要面临保安军几位密集的弹雨。正在犹豫不决时,第二波进攻部队也强攻上来,由于一连迫击炮的威胁没有了,第二波这个营伤亡要小些,冲过来时还有300多人。第一波带队冲锋的桂军营长已经被炸死,第二营营长知道在这里等着挨炸是死路一条,大声吆喝着两拨人马拼死冲锋。

两营人刚汇合在一起时还有500多人,在进至距黄大富他们阵地五十米距离时,刚通过的这三十来米交织着横飞的弹片和密如急雨的弹雨地域,又让这两个营的残部倒下了几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