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记者风波

小说: 1926之崛起 作者: 深蓝2000 更新时间:2015-02-20 07:49:48 字数:3563 阅读进度:89/639

好!既然武汉父老都同意,我蒋中正今天就代表中路军大洋三百万,以资鼓励!”蒋介石的话音刚落,底下的人群哄得一声,出阵阵赞叹声。

宋哲武本以为给他的嘉奖会是再给他的军衔加一级,或是同意再给他增加一个师的番号?没想到给了他三百万大洋。

军衔再增加一级就是上将了,现在这一时期,还在沿用北洋政府时期的军衔制,衔级和衔称都不变。这时授军衔没有统一的机构,国民政府可以授,总司令部可以授,军事委员会可以授,甚至上级机关或军政长官也可以授。另外,这一时期军衔和职务相比,衔高职低的情况比较普遍,一些地方军阀,也自封为上将。蒋介石在一次讲话中就说过,“国内军队同列强相比,战斗力特弱而将官特多,上将都数不清了。”在宋哲武的记忆里,直到1935年3月,国民政府颁布了新的军衔等级表,把上将分为第一、第二两级,增设特级上将,军衔的颁才正规起来。

所以,是否增加军衔,宋哲武并不在乎。他最想增加番号。虽然没有番号他一样可以扩军,但毕竟有了番号后,他的部队就算是被中央政府正式承认了,否则,他私自扩编的部队就是黑兵。而且被承认的部队编制越大、越多,也就意味着他在国内的地位越高,各方对他地拉拢争夺也就会更激烈,他也就可以获得更大的利益。

不过,给大洋也好,这可比那个不能吃、不能喝的上将军衔来的实惠多。宋哲武给蒋介石敬礼:“哲武代表第四路军全体官兵,感谢委员长奖。第四路军自哲武以下,坚决服从蒋委员长军令,定为国民革命再立新功。”

宋哲武把“再立新功”几个字说得很重,这个意思很明白,就是想让蒋介石知道他宋哲武会继续服从他的命令,没有蒋介石地认可,他以后的一切想法都是徒劳的。

蒋介石明白宋哲武话中的含义,点头微笑着说:“文戈,你对党国地忠诚我是知道地,以后有什么难处尽管跟我说。

蒋介石摇摇手,止住了还要说话的宋哲武,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转头微笑着对羡慕地听着蒋介石和宋哲武谈话的韩复说:“向方兄,你和文戈两人一路劳顿,已经为你们准备好了住处,先休息一下,晚上我再设宴为两位英雄洗尘,你看如何?”

韩复忙说:“不敢,一切听委员长安排。”宋哲武表示要去第四路军设在德明饭店的办事处,有一些事情要处理。蒋介石点头,交待林蔚送宋哲武去德明饭店,要何应钦、宋子文、刘峙去送韩复到下榻处。何应钦虽然不情愿,可决不能当众拂了蒋介石的颜面。

车站外停了许多轿车、马车、轿子,甚至还远远地停了不少洋车。先出来的蒋介石并没有马上上车,而是站在他的坐车前神情平淡地看着纷纷寻找自己座驾地各界人士。

韩复和陪同他地何应钦等人在前。宋哲武和林蔚在后。卫士替韩复拉开了车门。

就在韩复抬脚刚要上车时。忽然有人高喊:“请问韩复主席。你带大军驻兵武胜关。迟迟不肯进军武汉配合中央讨伐李逆。这是不是奉了冯玉祥地命令?冯玉祥是不是包藏祸心。想收渔人之利?”

这突然地喊声不仅让韩复一愣。就是宋哲武也是一愣。抬眼看去。在宪兵们围成地警戒线后面地记群里。一个戴着眼镜记模样地男子正举着手中地本子在等韩复回答。

宋哲武快速地用眼扫视一圈。几个关键人物地表情都看在眼中。蒋介石面无表情地站在那里。他身后地杨永泰也是一样;韩复先是一脸惊愕。但很快就恢复了平静。一低头就钻进了轿车;何应钦、宋子文、刘峙三人。甚至宋哲武身边地林蔚等人一愣之后都很快恢复了平静。宋哲武注意到何应钦甚至还狐地扫了一眼蒋介石地方向。

宋哲武也有些奇怪。这个时代地记竟然这样胆大。竟然敢羞辱国民政府主席地贵客!难道是蒋介石安排地?宋哲武从何应钦刚才那一瞬间地眼神中可以看出。何应钦也怀是蒋介石安排地。宋哲武心思电转。马上想明白了。蒋介石有意安排地可能性最大。当前蒋介石正在制造攻击冯玉祥地舆论。当着这么多记地面向韩复提出这个问题。可以达到几个目地。第一、如果韩复不回答。外界可以理解韩复默认了;第二、如果替冯玉祥辩解。事实就是如此。会越描越黑;第三、还可收到挑拨韩复和冯玉祥关系地目地。这一石三鸟之计虽不是很高明。可威力却不小。

林蔚悄悄捅了捅还在愣神地宋哲武。用眼睛示意宋哲武上车。宋哲武明白林蔚地意思。是怕一会再有人向他难。宋哲武感激地看了林蔚一眼。抬脚就要上他地车。

这时一个清脆的声音响了起来:“请问宋哲武将军,国民政府刚刚北伐打倒了军阀,可现在又出现了许多新军阀,你认为你是不是军阀?”

宋哲

真来了,蒋介不应该找他这个好孩子的麻烦啊?可否上车是绝对不行滴,宋哲武一边收回迈进车里的哪只脚,一边借着直起身子的机会,用眼角快速扫了蒋介石一眼,见蒋介石也是一脸诧异地看向身边的杨永泰,杨永泰微微摇摇头,没出声。

宋哲武向问话的方向看去,在记人群前面,一个俏俏生生的年轻女记在看着他,他身边的记们都有些惊诧地看着她,刚才向韩复难地的那个男记已经缩回到人群里,不知去向。

见宋哲武看向自己,那个年轻女记也不示弱,挺挺胸,直视着宋哲武大声说:“我是上海申报记史珍,请宋将军回答我的问题。”

宋哲武知道,《申报》,是旧中国在上海出版的历时最久、影响最大的报纸。提起《申报》,不能不谈到为《申报》展作巨大贡献地史量才先生。正是他将《申报》扬光大,展成中国影响最大的报纸之一。在他主持办报期间,黄远生、邵飘萍、戈公振、俞颂华等著名记、编辑都先后在《申报》工作过。

史量才是名副其实的上海报业大王。他凭借在报界的实力,还向其他产业展,19211年,参加创办中南银行,还起设立民生纱厂,帮助扩大五洲药房,协助复兴中华书局。

“独立之精神”、“无偏无党”、“服务社会”是史量才办报思想的核心。他生前把世界幸福寄托在完全独立的报纸上,包括经济上的独立,不接受任何政治势力、军阀的津贴。政治上自主,不听命于任何一个政治集团,不受官方或军阀操纵。

史量才和《申报》的无党无偏,不带色彩的独立精神,并不是没有自己地观点,只是这种观点是不以一个政党或集团的利益出,而是以大多数人民利益出。“国有国格,报有报格,人有人格”,是史量才掷地有声的誓言。他认为“报纸是民众喉舌,除了特别势力的压迫以外,总要为人民说些话,才站得住脚”。

现在好像正是有史量才在办报,如果这个史珍真是申报地记,那就绝不会是蒋介石安排的。可是不管是否是蒋介石安排地,这个问题他是必须回答的,不回答或是回答的不好,不仅蒋介石对他的看法会有改变,就是报纸上一登出来,他宋哲武在国内民众的形象也就会毁了。而且他注意到蒋介石在最初的惊诧后,现在正在神态专注地看着他。

宋哲武镇静了一下,笑着说:“史小姐地问题好犀利,不过我觉得这个问题我没有必要回答。”宋哲武在尽量拖延着时间,在想着如何更好的回答这个棘手地问题。

“如果宋将军不回答,我是否可以理解你默认自己是一个新军阀呢?”史珍不依不饶地追问。

宋哲武绷起脸,严肃地说:“史小姐,我想请你先要明确军阀的概念。我宋哲武既没有以武力割据一方地政权,又没有以武力作为政治资本、拥兵自重,占有国家土地、国家资源,以扩充地盘为目的。何来军阀一说?”

史珍不由脸一红,她刚才是怕宋哲武在向韩复一样上车不下来,没有认真想就提出这个问题。现在一想,这个问题问地的确有些唐突,这个宋哲武还真是有些特别,至少他现在还没有地盘,也就谈不上武力割据,源还是河北省政府管辖的。说他以武力作为政治资本、拥兵自重也有些牵强。

不过她虽然年纪不大,却干了几年记,在美国她可是见过那些老外记的提问,那才叫刺激。话题一转,抓住宋哲武的话里漏洞,继续追问道:“那以宋将军的标准,‘武力割据、拥兵自重、占有国家土地、国家资源’这几条,国内这些地方实力派是否都应该算是新军阀?”

宋哲武笑着说:“当然不是。”宋哲武心里暗叹今天怎么这么倒霉,遇上这么一个难缠的角色。这要是回答说是,蒋介石会很高兴,可自己就把国内所有的地方实力派都给得罪了。而且,以后自己再向蒋介石要地盘做抗日基地,也就不好说出口了。

“那宋将军认为,什么样的实力派才算军阀?阎锡山算不算军阀?”史珍决定不给这个年轻的小军阀从容回答的时间,而且她认为这个宋哲武现在就在阎锡山的晋绥军里,好胜心驱使她要难一难这个英俊、思维敏捷的小军阀。

宋哲武平静地说:“我认为服从中央政府,听从蒋委员长命令的就不是军阀。山西阎主席听从蒋委员长命令,派我带领第四路军来讨伐桂系,自然不是军阀。”

说完再不停留转身上了汽车,林蔚松了口气,也忙跟了上来。透过车窗,宋哲武看到蒋介石微笑着也上了车。

血压升高,带病坚持,盼月票、推荐!

不好意思,朋友求推荐:《非完美同居生活》一个俊男和美女们同居的浪漫ji情故事。

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