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章 山雨欲来(九)

小说: 1926之崛起 作者: 深蓝2000 更新时间:2015-02-20 07:49:48 字数:3319 阅读进度:133/639

个消息的标题是《第四路军奉中华民事委员会剿匪》。

消息的内容大意是:第四路军宋哲武部奉中华民事委员会蒋委员长命令,暂驻河南郑州清剿匪患,绥靖地方。近日有人无端指责晋绥军宋

哲武部越省驻防,实乃不实之词。落款是中华民国中央政府内政部长、山西省主席阎。

陶蓉把报纸递给宋哲武,宋哲武只是简单看了看就递给孙立,待孙立看完。宋哲武对孙立说:“孙团长,你要抓紧时间训练部队,要让新加入

你的三团的新兵,尽快达到第四路军的标准,融入部队,就快要打仗了,到时候我可要看你孙团长的本事。”

孙立穿着黑亮马靴的双脚一碰,大声说道:“请司令放心,孙立定不负司令所托。”

在回柳林的路上,宋哲武报纸的事只字未提,而是就着方才对抗演练的情形,向陶蓉详细介绍了第四路军的各项训练科目,并就第四路军训

练的特点和一一细致解说。

袁村和柳林镇相距远,很快就到了柳林镇口,陶蓉实在忍不住,问宋哲武:“总指挥,你看阎锡山这次在《郑州商报》上这个消息是什么意思?而且他一定不会仅仅在郑州这样做,在其它大报上也一定会这个消息。”

宋哲若有所思地说:“陶参谋长,你说的不错,阎锡山一定会如此的,阎锡山这是要告诉国人,第四路军是奉蒋介石的命令才留驻郑州的,

并不是他山地意思。一旦我们在河南同西北军生冲突。引大战也是第四路军和蒋介石挑起地内战。可跟他阎某人无关。”

陶蓉有些疑惑地说:“可是。:锡山既给我们送粮。又给我们送钱。明显就是很我们留在郑州。他这个消息难道就不怕蒋介石就此让我

们回河北?”

宋哲武点点头说:“怕。他当然怕!不过阎锡山比冯玉祥更有心机。他这是算准了蒋委员长不会如此做。中央刚打败了桂系。蒋委员长一定会

辖大胜之余威趁势除掉冯玉祥这个眼中钉肉中刺地。别人看不出来阎锡山是能看得出来地。既然蒋委员长要同西北军动手。就一定不会放

我们回河北。”

宋哲武这样一说,陶蓉反倒更加奇怪了。“既然阎锡山知道蒋介石接下来要对西北军动手,他为什么还我们帮助蒋介石不怕蒋介石收

拾玩西北军会接着收拾他吗?”

宋哲武笑着说:“可要是阎锡山根本不相信会有人能收拾得了西北军,至少短时间不会说他会不会这样做。”

宋哲武看了陶蓉一眼,接着说:“就如开始讨伐桂系时,不管是李宗仁、白崇禧,还是冯玉祥和阎锡山,他们都没有想到桂系会败得这么快,

开战之前是陶参谋长也不会相信短短十几天,桂系在河北、两湖的二十来万人马就会如此轻易地冰消瓦解吧。从根本上说阎锡山即怕蒋

委员长收拾他,又怕冯玉祥抢他的山西。所以现在最希望看到中央和西北军大战一场,他相信蒋委员长是奈何不了冯玉祥那五十来万人马

的样就可以消耗双方的实力,让他们谁都没有能力来对付他。甚至阎锡山也很想借此削弱我们第四路军的实力。前一段,关于冯玉祥和苏

俄勾结,要抢占山西和北中国的谣言,阎锡山虽然半信半,不过他对冯玉祥一向戒备很深,他多次说过,‘从冯玉祥的历史来看,冯先后背

叛过袁世凯、黎元洪、段瑞、吴佩孚,正是由于冯玉祥的背叛,使吴佩孚元气大伤,才被北伐军打得大败。冯玉祥得以在五原誓师后,迅速

展壮大,都是得益于苏俄和的,可是一旦实力强大了,又一脚把他们踢开。总之一句话,谁和冯玉祥合作,最后都要吃他冯焕章

的亏。

’,正是他忌惮冯玉祥,所以才在山西布置晋绥军主力沿黄河布防。可是这样一来,冯玉祥怕在他和蒋委员长动手时,阎锡山借机很咬

他一口,只好也增调兵力在黄河附近戒备,这又让阎锡山更加相信冯玉祥要图谋他的山西。这个谣言我相信就是汉口那位散布的,目的就是为

了让阎锡山和冯玉祥互相猜忌,现在看这个目的已经达到了。阎锡山现在不仅希望中央和西北军动手,甚至他也和蒋委员长一样希望我们第四

路军同西北军生冲突,所以,他是绝对愿意我们留在郑州的,他这个消息还有一个目的,那就是留一个和冯玉祥携手对付中央的后路。”

陶蓉犹

,最后还是说:“总指挥,陶蓉深感总指挥知遇之得不说,说错了还请总指挥勿怪。”

宋哲武带驻马,看着陶蓉说:“陶参谋长请讲,我们都是一家人,哪里会怪你。”

陶蓉吸了一口气说:“总指挥,请恕我直言,既然已经知道蒋介石和阎锡山都对我们有所防备甚至是不安好心,为什么我们还要留在郑州,我

们回河北不是更好吗?留在河南,一旦和西北军生冲突,万一冯玉祥齐集主力来对付我们,我们必然抵挡不住。

虽然我们第四路军兵强马壮

,可毕竟仅仅有万多人在河南,要抵挡西北军的主力我是没有信心的。”

陶蓉能如此直言,让宋哲很高兴,这说明陶蓉已经真正把自己当做第四路军的一员了。“蒋介石防备我们,那是出于他作为国家领袖从心里

就要清除所军阀的思想,我们虽然有二十来万人,在国内个个地方实力派里已经可以排在第四位了,可是我们崛起的时间太短,根基很浅,

我们既没有西北军兵势大,也没有晋绥军根基深厚,我们现在是不能不服从中央的命令的。至于以后蒋介石会对我们如何,这个先不谈,但

是有点可以确定,只要我们不违抗他的命令,只要还有拥兵自重的地方实力派的存在,他就会容忍我们。所以,我们现在返回河北那是绝对

不行的。阎山则是一直想消灭我们,我们在河北,始终是他的一块心病,只不过他现在已经没办法轻易吃掉我们了,如果能借西北军的手削

弱我们的实力他倒是很。可是如果我们得罪了阎锡山,我们第四路军在河北也是无法立足的。所以,我们现在明知道,谁都对我们没有安

着好心,可也只能服从命令在郑州驻扎。至于你所担心的西北军齐集主力来对付我们,这一点我倒是不担心。”

宋哲武还是第一次在人前称呼蒋介石这三个字,这倒不是宋哲武口误,而是他有意为之。宋哲武认为,不到一年就要生中原大战了,在那之

后,他一定会免不了同蒋介石明争暗斗,现在需要向他的这些部下表明他对蒋介石的态度了。

宋哲武轻轻一带马缰,控着马慢步缓行,笑着对跟上来的陶蓉说:“冯玉祥已经吸取了桂系的教训,再不敢把兵力分散,这次把河南地区的兵

力撤回陕西就是明证,只要我们不做的过分,他就不会跟我们大动干戈,他之所以指责我们擅自跨省驻军,这是他不放心,怕我们阻挡山东的

孙良诚部回陕西。”

陶蓉看宋哲武问:“总指挥的意思是冯玉祥会放弃山东?孙良诚也会撤回陕西?”

没等宋哲武回答,随即释然地一笑说:“是啊,总指挥说得对,孙良诚一定会回陕西,桂系的前车之鉴就在眼前。如果孙良诚还赖在山东,一

旦蒋介石跟冯玉祥动手,必然先对付孙良诚,以解除后顾之忧。”

陶蓉想了想又有些忧虑地问宋哲武:“总指挥,可是不管是蒋介石还是阎锡山,他们都盼着我们和西北军火拼一场,如果我们在郑州一直无所

作为,万一他们给你下命令,怎么办?”

“这是很可能的,我猜蒋介石是最想让我们在郑州以东截住并消灭西撤的孙良诚,先断了冯玉祥的一条臂膀,逼冯玉祥改变计划率兵来救孙良

诚,这样中央军就可以趁乱出兵豫西,将西北军主力堵在河南,在没有后方的情况下,在河南的西北军必然无法持久作战,失败是必然的

,即使能退回陕西,也会损失极大,这样主动权就会彻底掌握在中央的手中。可是这样一来,我们必然先遭到西北军救援孙良诚的部队的打

击,我们的损失也会很大,这是我们要极力避免的。所以,一旦蒋介石或是阎锡山下了这样的命令,我们不执行是不行的,关键是看我们如

何做。我们要做得即没有违反他们的命令,又要让冯玉祥感觉不到刻骨铭心的痛苦,也不会不顾一切的找我们复仇,要做到这样的恰到好处,可就要看你陶参谋长的本事了。”

两人说话间,已经来到设在柳林镇里的司令部门前,众人下马后,簇拥着宋哲武进了院子。

刚一进院子,在院子里那棵合抱粗的老槐树下就冲出了一个人,直奔宋哲武,宋哲武身后的叶青一个箭步跨到宋哲武身前,腰里的双枪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端在手中,指向来人。(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章节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