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 倒冯(三)

小说: 1926之崛起 作者: 深蓝2000 更新时间:2015-02-20 07:49:49 字数:3497 阅读进度:146/639

北军军事会议的地点,就在华阴城内冯玉祥的第二集里。!!!超!速!首!发

今天司令部的警卫,除了有第二集团军直属的警卫部队,还有军官教育团。警卫部队负责司令部的警卫,军官教育团负责司令部的外围和城门的守卫工作。

韩复带着四个贴身卫士来到华阴的南门时,早就以巡查警卫为由等在那里的吴化文,冲韩复微微一点头。这是昨晚韩复和吴化文商定的,不用说话,韩复就知道李兴中已经到了,韩复一颗悬着的心放了下来。韩复是打定主意今天就要杀回二十师,趁李兴中不在部队,一举夺下军权,率二十师反回开封,再不受冯玉祥这个鸟气。

本来吴化文建议,李兴中一到华阴,他就来报告韩复,然后他和韩复带着人马出潼关。可是韩复觉得这样不妥,如果他不参加会议,万一派人来找不到他,就会很快现他偷跑出潼关,如果马派人追他,他就没有充足的时间夺回部队。这样的会议既要商讨军事计划,又要安排后勤物资、协调部署各部队,没有多半天的时间是不可能开完的。如果开会之初他就找个理由借故离开会场,等他们现他韩复离开华阴时,最少也是半天后了,有半天的时间,足够他夺回军权。

远远地就看见司令部所在的街口那里,有一个排的士兵在执勤守卫复心里暗笑:“不就是一个军事会议吗?在这华阴城里还搞得这么紧张,至于吗?”

在街口,韩复卫士被军官教育团的一名军官拦下,这个举动吓了韩复一身冷汗,甚至马就想到是不是吴化文出卖了他,不然为什么不让他带卫士过去?

韩复虽然不认识这个军官,可是那人确认的他见韩复惑,笑着解释说:“韩主席,是这样,今天来参加会议的长官很多,都带着卫士,如果都挤到司令部门前于吵闹,石参谋长怕影响会议,命令长官们的卫士都在这里等候。顺着军官手指的方向复看到街口右面的街角那里,已经有几百名带着短枪的卫士们牵马等在那里,这才放下心来,心里不由暗骂石敬亭。

司令部的会室里虽然冯玉祥还没到,可是已经坐满了来开会的人,几十人把会议挤得满满的。除了石三、马鸿逵、庞炳勋、二十六师师长代理宁夏省主席冯安邦等人或因为路途遥远,或因为正在与中央军在前线对峙,无法脱身不能到会外,西北军中各师级主官都来了至一些转为文职的资深将领也参加了会议,如曾任韩复、石三、冯治安、吉鸿昌、梁冠英等人的老级冯玉祥起家的嫡系部队国民一军6师长、绥远都统兼国民军西路总指挥,陆军将任郑州市长的李鸣钟;原第二集团军司令部秘长,去年在他二十九岁时就被冯玉祥任命为北平市长的何其巩等人。

这已经不仅仅是单纯的军事会了,在韩复看来,这就是西北军的战争总动员。

冯玉祥在军中的规矩很,任何人违反都会被他严惩,当年在北平南苑练兵时,西北军中老五虎将之一的宋哲元,就因为课迟到,被冯玉祥打了二十军棍。今天这样的重要会议,更是没有人赶触冯玉祥的霉头,所以大家早早都到了,韩复则是最后一个进入会场的。

参会议地这些西北军地将领们。都知道冯玉祥现在对韩复是极度地不满意。甚至是很讨厌。冯玉祥在多个场合毫不留情面地痛批韩复生活腐化。讨小老婆地事;韩复拒绝把手枪队交给冯玉祥。被罚站岗;私自到汉口同蒋介石会面等等“劣迹”。都已经在西北军中传得沸沸扬扬。就是韩复昨天在司令部里。差点被冯玉祥用他最心爱地砚台砸死这件事。都在有心人地宣传下。尽人皆知。

许多人看来。韩复这个洛佩地凤凰。可是真地不如鸡了。如果韩复还能算得一只鸡地话。那也是一只不能下蛋地老地过了气地老母鸡。被冯玉祥提案板一刀剁了只是迟早地事。甚至这件事是随时都会生。而且韩复在西北军中是出了名地骄横。许多人都有过“惨痛地经历”。他地朋本就不多。在现在这种情形下。特别是还有韩复地死对头石敬亭和孙良诚在场。自然更是没有几人愿意韩复地浑水。所以。在韩复走进会场时。一些人怕不跟韩复打招呼过于尴尬。赶紧扭过头去。或装作互相交谈。另有一些人直接就选择了无视他韩复地存在。只有杨虎城、李鸣钟、他地老部下二十九师师长程希贤、原国民一军混成旅长现在河南办理民团地韩多峰、席液池等寥寥数人同他打招呼。

对于众人地态度。韩复早已不在乎了。这样地场面他已经不是第一次经历。早在五原誓师时他就已经经历过一回了。已经见怪不怪了。更何况。他已经打定主意要离开这个已经深深地刺伤了他地心地冯玉祥、冯老总了。

韩复想找一个不引人注意地角落坐下。一会好方便

正在四处张望寻找座位。坐在条形会议桌前地宋哲元他过去。韩复无奈只好硬着头皮走到会议桌前。在会议桌前就坐地人。都是现任省主席或改编前有军长或是一方面总指挥资历地西北军大将。再就是像李鸣钟这样地元老。这里地位置韩复是有资格坐地。

在宋哲元和鹿麟两人中间有一个空位。鹿麟笑着说:“向方。这个位子是明轩给你留地。”

宋哲元和鹿麟两人不仅是冯玉祥的五虎大将在还是冯玉祥的主要助手,就是说左右手也不为过,别人怕石敬亭和孙良诚,他们可不怕,就是冯玉祥现在也是要给他们两人面子的。

韩复只好坐下苦笑着说:“那我就谢谢两位老长官了。”

韩复的话让宋哲元有些吃惊,看了韩复一会开玩笑说:“我说向方,你今天怎么转了性了是否叫过瑞伯老长官我可不知道,不过你可从没有这么称呼过我。”

韩复性情高,虽然曾是他们两人的部下,可他一向认为在西北军中他的能力和军事才能没有出其右的,虽然骄横惯了,可是他们毕竟做过他的长官他们两人还是很尊敬的,不过也是仅此而已,老长官这样的话他可是从没叫过。今天是韩复想到就要离开西北军别是两人昨天在冯玉祥砚台的威胁下还“奋勇”护着他,心中有感而。

正要再对两人说些感谢语的韩复,一抬眼正看到坐在对面的石敬亭和孙良诚两人那幸灾乐祸的眼神,心头怒火不由一窜要说的话又咽了回去,骨子里的那股傲气又冒了出来,向椅背一靠,大大咧咧地大声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鸟之将亡其鸣也哀。我韩复是将死的人,要亡的鸟复是从真心里感激你们两位一向对我的关怀照拂,你们不是势利小人我韩复行将挨刀,就疏远我躲着我不叫你们一声老长官我韩复可就也是小人了。”

一见韩复又要飙,鹿麟在桌子下面用手碰了韩复一下宋哲元则是直接就是一脚。两人都注意到对方的动作,不由都相视苦笑。

“冯总司令到。”随着副官的喊声,冯大步走进会场,全体人员起立迎接。冯玉祥威严地扫视了一圈,一摆手,示意大家坐下。

冯玉祥掏出怀表,看了看间,又仔细逐一看了一遍众人,见人都到齐了,并没有坐下,而是清了清嗓子大声说:“自从二次北伐成功消灭孙传芳、吴佩孚、张宗昌、打跑了张作霖这些旧军阀后,蒋介石不思安邦治国之策,却一心独裁,消灭异己。先是借编遣之名削弱我们这些北伐功臣的力量,继而又得寸进尺,变本加厉采用各种无耻手段打击迫害革命同志。不仅用金钱收买各部将领……”

说这里,冯玉祥用眼睛扫了韩复一眼,韩复故作没看见,还是仰着脸听着冯玉祥的激昂演讲。

玉祥狠狠瞪了一眼韩复,继续说:“还无故扣留现总理重臣李济深,扶植大军阀唐生智,和新军阀宋哲武,打击北伐功臣李宗仁和白崇禧的桂系。他污称李宗仁和我冯玉祥是新军阀,其实他蒋介石自己就是军阀,而且是最大的军阀,他的所作所为,同张作霖、吴佩孚有什么区别?”

停了一下,冯玉祥又大声说:“蒋介石打垮了桂系,又把矛头对准了我们西北军,对准了我冯玉祥。先是在3月,日本与南京政府签订撤出济南的协议,按协议,济南应由负责山东防务的西北军接收,而蒋介石则急令西北军不许接收济南,并通知日方,由中央军接收。后又散布谣言,污蔑我冯玉祥,说什么苏联东方政治分会于1929年2月1日致驻外各临时政治分会及军事分会训令一件,内称:苏俄与我冯玉祥合作,支持我冯玉祥向天津、浦口展,进攻蒋介石;向山西展打阎锡山,将中国西北部与苏联连成一片。由前苏联顾问鲍罗廷负责支持冯玉祥的军事行动,甚至还说我冯玉祥是苏俄的代理人。为此,我曾经于1日打电报给蒋介石,要求他出来辟谣,恳请他速派负责大员,切查究竟,以明真相。可蒋介石于22日给我复电,假惺惺地说:‘我辈患难与共,相知尤深,此等伪造文字,故意挑拨,显系别有作用,同人均甚明了,我兄弟匆置怀也。5月日,蒋介石在南京跟我派去的曹浩林说,要请我到南京去议事,不要介意谣言。这南京我是不去的,我怕蒋介石这个不讲信义的流氓政客再像扣押李济深那样把我也扣押了,要谈他就来潼关谈,我冯玉祥是做不出来不讲信义的事来的。”

今天是2009年的最后一天,这一年里,外面的世界很无奈,可我们每个人的世界都很精彩!

在此即将迎来新的更加精彩的一年的时刻,深蓝衷心祝愿大家新年愉快,新的一年更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