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一章 穿shang军装就是我的兵(一)

小说: 1926之崛起 作者: 深蓝2000 更新时间:2015-02-20 07:49:49 字数:3143 阅读进度:162/639

第八军军长李品仙提醒唐生智,是不是跟宋哲武打个招呼,否则这样过去抓人有些莽撞。可唐生智对于李品仙的提醒根本就不在乎,他可不觉得有什么不妥。在唐生智眼中,宋哲武不过是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军阀而已,就是他的主子阎锡山,唐生智也没看在眼里。

胡益三是唐生智的老部下,也是湖南人,唐生智任湖南督军署卫队营营长时就跟随唐生智,也是一个眼高于顶的人。奉唐生智的命令,带上执法队和有逃兵的部队的一些下级军官就奔郑州而来。

胡益三心想,就是找到宋哲武要人,对方也不一定会痛快的交出人来,不过只要抓到了逃兵,就不怕他宋哲武不认账,就是把官司打到老蒋和阎锡山那里也是有理,所以就带着人直接来到了训练场。

胡益三领着人一进训练场,立刻就有眼尖的一个副连长在训练的队伍里现了他的脸的几个逃兵,领着人就进去抓人。其他的人都骑在马上,伸着脖子四处搜寻自己部队的逃兵。气得胡益三大骂:“都***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亲去抓人。”

胡益三一骂,这些人都急忙跳下马冲进训练的队伍里去找人抓人。他们这一抓人,训练的队伍立刻就乱了套。

唐生智第五路军的逃兵,都.是有几年军龄的老兵,到了第四路军新兵队,一经测试,黄大富现他们都是有很好军事技术的人,虽然有些奇怪,可也没多想,就把这些人都分到了西北军这个训练队伍里,招兵的事情可不归他管,他只是负责训练。这个队伍里的人都是北方人,性格豪爽耿直,一见自己的人被第五路军的人连踢带打的往外拽,自然都不干,立刻就都围了上来,有的人甚至还和第五路军执法队的人扭打起来。

这个训练场里有一万多人,这里.一乱,很快就都围拢过来,很快胡益三带来的一百来人就被愤怒的士兵搁在十几处,里三层外三层的包围起来。

在队伍外骑在马上的胡益三.一看这情形就知道坏了,这样下去,他带来的人斐贝打死不可,忙掏出手枪,对空连放几枪,在众人愣神的功夫,胡益三跳下马,带着人冲进人群救出了一处被围打的手下。一看被打的这些人,胡益三的怒火腾地一下就冲上了脑门,他的这些人都被打得头破血流,有两个人甚至都爬不起来了。就这样,还有一个头上流血的第四路军士兵,一边破口大骂,一边正在用脚猛踢倒在地上的第五路军执法队的一个人。

一个连长指着还在打人的那个第四路军士兵喊.道:“处座,这个人就是逃兵。”

一听说这个人是逃兵,胡益三的怒火更是按耐不.住,抬手就是一枪,正中那个士兵的胸口,被打中的士兵当即就倒地身亡。由于正在训练,这些人都拿着木枪,在胡益三等人的枪口逼迫下,一时不敢上前。

正在这时,黄大富带着刚集合赶来的那一个排.的士兵赶到了。一见自己的人被打死了一个,黄大富气得双眼通红,大喝道:“把他们的枪都给我下了,是谁***吃了豹子胆了,竟敢在我们第四路军里杀人!”

黄大富一下命.令,那个排的士兵立刻就把胡益三和跟在他周围的三十几人围了起来,端着雪亮的刺刀,大声吆喝着执法队的人缴枪。

胡益三一看这架势,也有些慌了,不过他自持少将身份,以为没有人会把他怎么样,咋着胆子喝道:“人是我杀的,我要见宋哲武。”

带队的这个排长因为没有拦住胡益三,刚被黄大富大骂了一通,还说要撤他的职,这时正在气头上,一听胡益三说人是他杀的,一把抢过身边一个战士的步枪,可不管什么少将上将,大喝一声,一上步举枪就刺,一刀捅进胡益三的胸膛。胡益三没想到一个小排长竟敢杀他,吃惊地瞪着双眼,摔倒在地,一命呜呼了。

一见胡益三被杀,跟在他身后的几个卫兵不干了,举枪就要打,黄大富一抬手“啪、啪”两枪,打到了这两个卫兵。黄大富枪声一响,围在四周的第四路军士兵再不犹豫,都怒吼着挺枪就刺,随着几声枪响和几十声惨叫声,胡益三周围的三十几人都被刺死在地。

第五路军的人都是带着短枪,虽然前面的人没想到第四路军的人竟然比他们还要蛮横,说动手就动手,不仅把他们的军法处长给挑了,竟然还要要他们的命,粹不及防之下都被刺倒,可是圈里的人还有时间举枪射击。这些人都是湖南老兵,一想就比较凶悍,虽然寡不敌众,可也绝不甘心坐以待毙。一阵枪响过后,第四路军也是三死五伤。

这边枪声一响,其它十几处围打第五路军执法队的人群都冲了过来,那几十个第五路军的人也被拖了过来,这些人多数都被打得奄奄一息,只有二十多人还能自己走。一见第五路军的这些人,杀红了眼的那个排长,端着步枪就要冲上去。被黄大富及时喊住,否则这几十人的性命也只得留在这了。

黄大富命令马上把第四路军受伤的人马上送到团医务连,在叫来一些卫生员给第五路军的伤者救治。

看着一地的尸体,已经冷静下来的黄大富心里有些不安,知道自己今天这是给第四路军惹祸了,第五路军的死者中不仅有十几个尉级军官,关键是还有一个少将。少将这个级别的军官,可不是说杀就能杀的,就是自己的司令也不会轻易杀死一个少将,更何况这个少将还是友军。

不过人死不能复生,杀就杀了,这善后的事还是等司令来处理吧。

黄大富刚要吩咐训练的士兵整队,人群闪开一条路,宋哲武、陶蓉、李文田走了进来。宋哲武是在训练场边上遇上得到报告匆匆赶来的陶蓉,几人一边赶往出事地点,陶蓉一边把他的道德报告讲给宋哲武。黄大富站的较远,所以去报告的人甚至不知道是哪个部队的人来捣乱。还是宋哲武告诉陶蓉,是第五路军执法队的人。

黄大富见宋哲武和陶蓉来了,立刻有些紧张地上前报告事情的经过。新兵训练营现在由黄大富全权负责,很明显就是宋哲武要提拔重用他,这事不仅黄大富有感觉,就是一营的人也都看出来了,几个平素要好的人还拉着黄大富要他请了客,就是团长也鼓励他好好干,不要辜负了司令的信任。可是他这才干了几天就通了这么大一个篓子,甚至还杀了一个少将。

黄大富可是听说第五路军总指挥唐生智不买自己司令的帐,自己的司令亲自到车站迎接唐生智,可唐生智竟然连车都没下,这次自己杀了第五路军一个少将,唐生智还不和司令闹翻天?看来自己提职的事可是泡汤了。可是黄大富并不后悔,既然让他负责新兵训练,那这些人就是他的弟兄,他可不能眼看着他们被人毒打,甚至杀害,大不了再回一营做副营长。

不仅是黄大富紧张,动手杀人的这个排的士兵也都很紧张,要是第五路军要凶手,天知道这个司令是否会把他们交出去。

宋哲武叫过来一个被打得鼻青脸肿的第五路军上尉询问。这个上尉见问话的是一个中将,知道这个人就是宋哲武,本想理直气壮地说他们是来抓逃兵,可是一看一地的尸体,又吓得脸色白,哆嗦着嘴唇说:“报告长官,我们是第五路军执法队的。”

用手一指胡益三的尸体又说:“这是我们军法处长胡益三,我们部队最近有大量逃兵,据说是跑到第四路军来了,我们唐总指挥就要我们来抓人,没想到生了误会,还请长官高抬贵手,放我们回去。”

“这里真有你们的逃兵?”宋哲武皱了皱眉问道。

那个上尉指着几个脸上有伤的第四路军士兵说:“长官,他们都是,我们第五路军这几天跑了五百多人,估计都是到这里了。”

那几个被指认的逃兵见宋哲武冷着脸看着他们,都吓了一跳,一个头上还流着血的逃兵一下子跪倒地上带着哭腔说:“总指挥,我们都是第五路军跑出来的,出来的人都是河北和东北人,我们都不愿意到南方去。第四路军是河北的部队,我们这次路过郑州,知道第四路军正在招兵,我们就投奔过来了。总指挥,求求你,尼克不能把我们送回去啊!回去我们这些人非被活埋不可啊!”

见宋哲武只是冷着脸不出声,一个高个青年大声对跪在地上的那个人说:“哭什么哭!都远我们命不好,投错了第五路军,站起来,大不了就是一死!”

又对宋哲武说:“总指挥,我们听凭处置,只是黄教官和不忍心看着我们弟兄们被毒打,他都是为了我们,还请总指挥不要怪罪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