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一章 中原大战 考察(三)

小说: 1926之崛起 作者: 深蓝2000 更新时间:2015-02-20 07:49:52 字数:3260 阅读进度:293/639

主干魏广惠承认他自已使用了那笔金子,惊讶的箫国栋霄,农因愤怒脸色有些红的宋哲武,急得大声斥责魏广惠。

“你好大的胆子,你既然已经知道徐善祥给你这些钱就是为了拉拢你,你好敢用?难道你真相脱离我们第四路军?”

箫国栋对自己脱口而出的这句话很有些后悔,不过在这个时候他这个老大哥必须说话,否则一旦就要暴走的宋哲武作起来,那形势可就不好挽回了。

“不过,既然你当面跟文戈实说了,说明你已经知道错了,你的心还是在我们第四路军,那些金条你到底做什么用了?快些跟文戈实话实说。都是老兄弟,文戈是不会过于计较的。”

心思细腻的箫国栋很了解宋哲武,不管是在德国的那个有些轻浮的宋少爷,还是眼前的这个学识丰富、英明果敢的第四路军总司令。

箫国栋知道,以宋哲武的性格。即使魏广惠私自把那些金条给用了。可只要跟宋哲武认个错,实话实说,虽然外蒙是一定回不去了。但宋哲武多半不会过于计较,还能在司令部给魏广惠这个收复外蒙的英雄一个体面的位置。宋哲武最恨、最计较的就是背着他做事,对做危害他亲手柿造的第四路军事情的人更是如此,徐峥就是一个例子。箫国栋这是怕宋哲武盛怒之下,处理魏广惠过重,即是存斥魏广惠,也是在提醒宋哲武。

魏广惠没有理会惊讶的箫国栋。甚至也没有多看一眼同样十分震惊的宋哲武,而是平静地回身从箫国栋手中拿过那个牛皮包,从里面取出厚厚的一摞资料、图纸还有几张地图放到桌上。

对于魏广惠坦然承认那十根金条被他自己使用了,不仅十分震惊,甚至还感到十分的愤怒,这不仅是魏广惠私自收投贿略的问题让宋哲武愤怒,更因为魏广惠竟然没有一丝的内疚和不安。宋哲武强忍住立复就要爆的怒火,用有些阴冷的目光扫了一眼那一厚摞资料,精通俄文的他认出放在上面的地图是俄文版的。

“我用那十根金条跟俄国人买了这些魏广惠指着桌上的那一摞资料说。

箫国栋不懂俄文,疑惑地说:“这是见宋哲武拿起桌上的资料翻看,箫国栋打住话头。

宋哲武仔细地逐页翻看着那些和地图一样写满俄文的资料,越翻越快。有时翻过的部分又重新翻看。箫国栋虽然很奇怪,可是见宋哲武的神色越来越好,甚至还显得很兴奋,知道魏广惠花十根金条换来的这些东西对上了宋哲武的胃口,心里一块石头终于落了地。想到自己网才为魏广惠捏了一把汗,可这扛子竟然卖了这么大一个关子,不由狠狠的瞪了魏广惠一眼。

宋哲武看完那些资料又开始翻看的图,那些地图虽然都是俄文标记。可是箫国栋这咋。受过正统教育的军人还是看得出,这份地图是外蒙地图,上面的一些标螂是边境和一些有重要意义的地点。

“好!好!太好了!这十根金条花的值,而且还占了大便宜。快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宋哲武紧紧地捧着资料,兴奋地对魏广惠大声说。

“我收复外蒙时,在苏俄驻库伦的大使馆里抓到了一个苏俄军事专家组和一批苏俄的地质勘探人员。据使馆的蒙古人员举报,这些地质勤探人员是乔巴山请来的苏俄专家。目的就是在外蒙各地勘察矿产资源。他们已经在外蒙活动了蚌多;而那个军事专家组则是为乔巴山设计国防工事的。据报,他们的设计图纸和资料一部分被他们销毁,还有一些被他们藏了起来,反复审问他们就是不说。”

“而且南京方面应苏俄的要求,还通过邵力子要我放这些人回国。还是受到徐善祥的启,在他们回国前,我逐一单独提审这些人,用金条诱惑他们,到底还是有喜欢金子的俄国人,不但把藏起来的资料交给了我,还把被他们销毁的那部分资料补足了……

接着魏广惠稍微有些不好意思地说:“之所以没有事先向司令报告。是因为我怕这些资料有假,如果我自弓被俄国人给骗了倒是小小事。如果党务了司令的大事那我可就罪过大了。因此,这段时间一直在派人核实。已经基本证明这些都是真的

“好!很好!”宋哲武再次兴奋地大声夸奖魏广惠。

宋哲武小心地把怀里的资料和图纸地图放到桌子上,兴奋地说:“这些资料里标明了外蒙的金、银、铜、铁、铝、煤、鸽、锡、石油等矿山十几处,甚至还有一处钠矿。你们知道这铀

宋数武切心汪冲动,稍停了下接着说!”外蒙的矿产资源非常丰嚓,几处矿藏按他们标明的勤探储量都不是很大,都是中型矿,应该是他们没有探明,或者还有更大的他们还没有现,不过即使这些也足够我们用上几十年,而外蒙的所有矿藏我们一百年也用不尽。”

在宋哲武前世的记忆里,引世纪初,俄罗斯、中国、日本还有其他国家就为了争夺外蒙的矿山开采权争相拉拢外蒙。外蒙的主要矿物有煤、金、铁、石油、鸽、锡、萤石、水晶石等。煤的分布最广,库伦东南就有纳来哈煤田,和达尔汗东南的沙楞河露天煤矿、东方省的阿敦楚伦煤矿并称为外蒙三大煤田;铁矿主要分布在库苏泊附近和色楞河流域;金矿则较为分散,在肯特山、杭爱山、阿尔泰山及库苏泊附近都有;而乌布苏湖矿物盐又十分丰富。

在化工方面最重要的两大领域就是煤化工和盐化工,而这也是他最为熟知的,现在他不仅有了煤。还有了丰富的盐原料。这足以让他在化工领域尽情展了。

宋哲武激动地又说:“我们要建设自己的国防工业体系,就要有自己的矿山,而要我们自己去找,以我们现有的地质方面的人员,没有三五年甚至更长的时间是绝对做不到的。还有这些国防工事的设计图和地理地貌资料也十分珍贵,这些工事都是在外蒙的东南方向,是用来防御我们的,也正好是我们以后的防御方向。外蒙的北面和西面以及西南方都是山区,山峰高度都在千米以上,而东南方则以低矮的丘陵为主,是最难防御的,有了这些资料也会给我们节省许多时间

“近段时间给你运去大量从天津买来的水泥钢筋主要是用来修建营房、永备机场和仓库,还有在库伦周围修建必要的工事群。一旦这些工程完工,我们马上就要在外蒙的东南方向修建工事群,做好对东北东部和内蒙东北部的防御准备。我和参谋长已经通过我们在德国的同学聘请了德国的军事工程人员,他们很快就会来华,有这些姿料作参考他们会很高兴的

看着激动的有些忘形的宋哲武。箫国栋长长出了一口气。他知道,宋哲武不仅原谅了魏广惠没有及时报告的事情,还对魏广惠买来这些资料很满意,甚至还可以说魏广惠立了大功。

箫国栋笑着说:“文戈,广惠可是坐了一天的飞机,我们还是坐下说吧

“对,对,坐下,都坐下说宋哲武突然又想起什么,对箫国栋说:“魏军长做的这些事情都是为了我们第四路军,钱都花在了公事上,这钱可不能让他白掏,你得如数还给他。”

箫国栋明白宋哲武的意思,故意打趣地说:“这些钱可不是他的,这是徐善祥的,确切地说是南京蒋委员长的,这钱花了也就花了,我们总不能还给蒋委员长吧?。

宋哲武笑着一挥手说:“也好。蒋委员长的钱自然是不用还的,不过魏军长立了大功,还是要奖励的,我看就奖励他十根金条,外加十万大洋吧。

晚上给魏广惠、徐放、赵凤武的接风宴会很是丰盛,南北菜式都有。因为接下来还要开会,参加宴会的人并不多,只有箫国栋、陶蓉、李文田、王叙这几个正副参谋长。以及张亚飞、高宗宝、张涛、梁芳、魏广惠、李思炽、伍进、韩光弟、梁忠甲、李瑞芳、叶长贵、徐放、赵凤武、楚风,这些宋哲武的军政大员,另外还有方振和跟宋哲武一起回来的孙佳惠。

这个宴会之所以南北菜肴都有。主要是因为陶蓉、李文田、李思炽、李瑞芳、赵凤武、韩光弟、梁忠甲几个后加入第四路军的大将都主动把家人接到了沫源,箫国栋为了能让这些人的家属过好年,特意在腊月二十三前,就派人到北平、天津请来了能做南北方菜肴的五六位大厨。宋哲武对此非常满意。

这顿酒饭大家吃的很痛快,也很热烈,自到沫源以来,特别是去年以来,第四路军南征北战,不断扩军练兵,虽然多数人都在沫源,可聚在一起的时间并不多,为了让大家尽兴,宋哲武早早就下了桌回到他的办公室等着大家吃完喝好。

没想到,八点一过,箫国栋就来找宋哲武,告诉他众人都已经在会议室等着他了。见宋哲武有些诧异地看看表,箫国栋笑着说:“文戈,你的心意大家都知道,虽然你在场他们还有些拘谨,可是你一走,他们就更坐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