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二章 中原大战 大战(二)

小说: 1926之崛起 作者: 深蓝2000 更新时间:2015-02-20 07:49:52 字数:3224 阅读进度:315/639

…时,西北军的总兵力共有二十六万余人。费尽千辛乙。样比成阎锡山反蒋的冯玉祥自然不会藏私,冯玉祥决计动员全部西北军开赴前线。时任甘肃省主席的孙连仲建议冯玉祥要在陕、甘、青、宁保留适当部队,万一战事不顺,西北军还可全军退回西北,再等时机。

可冯玉祥认定这是同蒋介石的最后一战,“胜则南京组建政府,败则同归于尽”完全一副破釜沉舟的架势,所以坚持孙连仲全军开赴河南。十分无奈的孙连仲犹豫再三,最后还是决定不顾冯玉祥的命令,咬牙在甘肃留下雷中天一个耸,自己率其余部队徒步开赴河南。

只是他这一个几千人的师,如何控制得了广柔的西部地区,从此,青海就是马步芳的天下了。

阎锡山自领第三方面军,分为四路,以徐永昌指挥一、三两路经平汉路向阳武、中牟、延津、开封一带转进至兰封、归德,具体作战归冯玉祥指挥。傅作义指挥第二路由津浦路南下,意图与石友三联合先拿下济南。

张荫梧的第四路目标是胶济线。其中,阎锡山亲自督率张荫梧和傅作义部的十五万大军。

石友三领第四方面军,约五万人左右,前锋已经渡河,进至东明、临濮附近,图犯曹县、济宁。

万选才、孙殿英、刘桂棠、樊钟秀、任应歧、王太等部,约十余万人,分据归德、亳州、扶沟、许昌等地”卢兴邦、高桂滋两部变兵,分据福州、临沂,与反蒋联军遥相呼应。

宋哲武向阎锡山报告,他的部队刚刚进行大规模整编,最少还需要两个月才可以形成较强战斗力,因此,他先率他的副司令部直属骑兵旅到达郑州,汇合张涛的十三军组建他的总预备队司令部。

至此,阎锡山和蒋介石的关系已再无法弥合,蒋介石先是在4月4日在徐州召开军事会议,进行军事部署,当日又正式任命韩复集为山东省政府主席兼第一军团总司令。

第二天,蒋介石又以国民政府的名义出了对阎锡山的免职并辑拿令:“阎逆锡山素昔狡诈。辛亥革命,遭遇时会,倍窃一有,无所建树,既为袁氏所不容,总理犹扶掖之使安其位。袁氏叛国,该逆竟怀禄贪势,反颜事仇,始则宣告脱离国民党党籍,继且请求解散国民党,以接纳于袁氏。”

“迄袁氏称帝,该逆率先劝进,并奏请改建立宪帝国,为袁氏所激奖,故当时有一等侯爵之伪封。该逆受之,曾无愧色,其不得厕于中华民国国民久矣。及国会解散,督军团变叛,以至张勋复辟,该逆均依违其间,以为可以臣洪宪者,未尝不可帝凉仪也。”

“当此之时,总理兴师讨贼,凡使命往还于晋地者均被峻拒,故终总理之世,未闻该逆于革命有所协助,且机陛之。泊我国民革命军师次淮、济,该逆始束身来归。政府含弘光大,舍罪责功,且欲以其鹰大之才,爪牙可任,迄授以晋、翼、察、绥各省,不惟无所建设,又复诛求无厌。”

“去年李、白、冯、唐之乱多为该逆所潜煽,一方密请政府声罪讨冯,一方密款冯氏以劫持政府。举凡所有阴险狡诈,悉集于该逆之一身,近且集合各种反革命之军人、政客以图一逞。

政府奉总理之遗教,弘政之建设,际兹该逆干党纪、构国难,犹再姑息遵养时贼,何以为党?何以为国?阎锡山应即免去本兼各职,著京内外各省政府、各军队一体严拿归案讯办,以做奸凶,而申法纪。此令。”

接到电文的阎锡山心中暗喜,拿着这纸电文大肆宣传:请国人看看蒋介石武力独武的真面目。

蒋介石已经再没心思和阎锡山打嘴仗了,他对这场战争早有准备,先后调集约刃万人组成4个军团,分别集结于禹城、徐州、砌山、宿县今宿州、深河、武汉、萍乡、衡阳、广州等地。企图以一部兵力于津浦铁路、平汉路沿线先取守势,集中主力于陇海铁路沿线先制人奄取联系各战场的交通战略要地归德、开封等地,进而与阎、冯军主力决战;同时以武汉行营主任何应钦指挥的部队围歼李宗仁和张本的部队。

具体部署是:以刘峙第二军团由陇海西进,占领归德、开封一带;何成俊第三军团同时由平汉方面出击,时机成熟时合力攻取郑州、洛阳。而韩复等第一军团除派第二十六军扫除鲁西渡河的石友三一部外,其余部队对津浦路北段及沿黄河南岸暂取佯攻姿,品迷驱摇鲁北的反蒋联军六等把河南的反蒋联军丰力,即会同各军团分途并进,肃清河北、陕、甘、晋、察、接之逆部;以陈调元为总预备军团总指挥,与马鸿逞部布防于鲁西济宁、曹州,拒止石友三部。此外,并以杨虎城部警备南阳一带,范石生部警备襄樊一带。

以陈济棠部第八路军朱绍良部、第六军何健部、及刘和鼎、张贞二师,分别解决桂、闽溃军,以靖后方。由何应钦主持武汉行营,就近处理武汉方面军事。海军司令陈绍宽指挥舰队维护长江之交通

4月日,蒋下达讨阎令。蒋介石亦于同日以国民革命军总司令名义,抛开李宗仁和宋哲武,出《为讨伐阎冯两逆告将士书》,历数阎锡山、冯玉祥两人“存封建之心理,具军阀之积习”以“割据之野心处心积虑必欲破坏统一。等“罪状。”要求“各将士须知此役为封建军阀最后之挣扎,亦即革命战争最后之一幕。其各忠勇奋,灭此朝食,以竟革命之全功而奠国基于永固

明日,蒋介石在南京表《讨阎誓师词》,双方摩拳擦掌,开始进入军事行动,中原大战正式爆。

而就在双方一触即的时候,已在郑州组建了总预备队司令部的宋哲武却突然做出了一个让阎锡山和冯玉祥都大惊失色的举动。

那就是宋哲武没有和任何人打招呼,突然在郑州出通电宣称,驱逐南京派往外蒙的副主席邵力子及所有中央派往库伦的官员,任命太行行署副主任楚风为外蒙副主席;同时,宣布,他自己担任河南省主席,以郑州为省政府所在地,河南各地各级机构必须服从郑州省府的领导,否则他不惜以武力解决。

对于宋哲武驱逐邵力子,自行任命楚风为外蒙副主席一事,阎锡让和冯玉祥都是理解的,宋哲武早就对蒋介石任命邵力子做这个拥有实权的副主席感到十分不满,这个时候自然没有还让邵力子做这个副主席的道理。可是,宋哲武在阎锡山已经任命了万选才当河南省主席,并且万选才已经在开封就任,竟然突然宣称自己做河南省主席就是明显的对阎锡山不满了。

对于宋哲武的做法,阎锡山十分愤怒,这明显就是对他的蔑视!可是他也感觉这件事很棘手,虽然宋哲武的部队是作为预备队使用的,最终是否派上用场还不一定,可是宋哲武身后毕竟是有四十多万的部队做靠山,宋哲武的一举一动都足以影响反蒋的形势,甚至也足以决定反蒋的成败。

特别是张学良现在态度暧昧,对于反蒋一事闭口不谈,他派去沈阳的说张学良早日就任反蒋联军副总司令的贾景德,几次面见张学良都没有结果,仅仅是答应供应他军火,现在更是连见张学良一面都困难。而据贾景德报告,蒋介石已经派吴铁城去了沈阳,也在做张学良的工作。

阎锡山知道,这是张学良在待价而沽,就是想等个更好的价钱,以最小的代价给他换取最大的利益。

还有韩复集,对这个狡猾贪婪的家伙,阎锡山也很头痛,弗复集出尔反尔,早已经撤回他的代表,并已经通电表态支持蒋介石,而且已经接受了蒋介石山东省主席的任命。仅这两人,一下子就让他的反蒋联军的兵力减少了近田万。还有一个刘春荣,到现在还迟迟不表态到底支持哪一方。

而且,刘文辉来电表示,刘湘已经联络四川的军阀,准备趁他出川的机会抄他的后路,他的部队现在无法出四川一步。这已经让他先前计算好的双方实力生了很大的变化,这个时候,宋哲武可是万万不能再出什么岔子了。

可是阎锡山也决不能因为宋哲武这一举动,就乖乖地把万选才的省主席撤了,虽然他把河南交给万选才只是为了暂时笼络他,可就这样把河南交给宋哲武,这会让他这个成名已久的风云人物很没有面子,甚至也会对这些小军阀的归心造成极坏的影响,这些人非得都被冯玉祥拉过去不可。而这件事不解决有肯定不行,这会影响到宋哲武对他的忠心。

而且这件事阎锡山在任命前,事先给宋哲武过电报说明,并保证战后一定把河南交给宋哲武,可是宋哲武竟然不理解,这让气急败坏的阎锡山一时束手无策。

感谢还没现、教授、我兜兜有枪书友的月票!,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凶叭,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