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五章 中原大战 夺巢(六)

小说: 1926之崛起 作者: 深蓝2000 更新时间:2015-02-20 07:49:53 字数:3511 阅读进度:328/639

二下午的图卜推演,对各种可能出现的意外都做了柑洲应变方案后,当晚力时,宋哲武按照原定计划在郑州发出了“斑鸠夺巢。23Us.cc的命令。

随着宋哲武的命令通过司令部的电台。转化成一串串无形的电波飞向广阔的夜空,第四路军全军立刻就像一部复杂的大机器。轰隆隆地开始高速精确地运转起来。半个小时后,先是蒋介石的司令部里紧张地忙碌起来,随着更多的电波从蒋介石的前线司令部飞出,稍晚一些时间后,中央军这部更加庞大的机器也飞速的转动起来。

绥远城是典型的军事城镇,城内不仅有原绥远将军衙门,还有清朝时修建的可容纳凹刀多人的兵营。佞远城周长九里,呈正方型,东、南、西、北各设城门。四门之外有瓮城、石桥和护城壕。城门上建望楼,城中央有鼓楼,从鼓楼通向四门有四条大街,向四面八方伸向众多小巷,构成整齐的棋盘状布局。

因为接远地处山西以北的蒙古草原上。是晋绥军的绝对大后方。因为阎锡山有强大的晋接军,不仅是内蒙的王公们没有人敢撸阎锡山的“虎须。”井岳秀的西北小势力,甚至是蒙古马匪也没有人敢打绥远的主意。自民国口年绥远建省后,晋绥军王靖国部就一直驻扎在这里,马匪们早都跑的远远的了。

只是,现在的绥远因为王靖国部去参加中原大战,已经没有驻军了。这里只剩下警察和馁远地方保卫团等准军事部队在维持治安,除了四座城门各有一个班的保卫团日夜值守。城防工事空无一人,保卫团的部队都留在城内的兵营里,绥远几乎就是一座不设防的城市。

晚上旧点多,接远的街上只是偶尔巡警和打更的走过,很少能看到有行人走过,店铺和酒肆早就美门打样了,整个绥远城,沉浸在一片静寂的夜色中。

在绥远的南门城楼里,此刻却是灯火通明,在这里执勤的一个班的保卫团。在班长的带领下,正在和一个身穿第四路军草绿色军装的中尉一起,围坐在一张八仙桌周围,桌上摆着一只已经吃了一多半的烤全羊和一些时令瓜果,从地上的空酒瓶可以看出。这些人已经喝了不少酒。

这个第四路军中尉叫宋明瑞,是第四路军驻佞远兵站的副站长。这个兵站是专门负责给驻外蒙的第四路军部队运送给养的。驻外蒙的部队的给养物资主要是由驻张家口的兵站运送,可是在晋北和榆林等地采购的物资都要从这里运走。

平时。这个兵站的运送量并不是很大。可是这一个月来,第四路军从晋北采购的物资大增,主要是马料和部分粮食,现在在城里的兵站里已经堆得像小山一样,据说外蒙去年冬天雪大。马料不足,这些粮食和马料都是要运到外蒙的。

由于运输都是由从山西雇来的大车来完成,路途较远,运输队经常晚上**点钟才赶到佞远。虽然按规定晚上八点后,绥远的城门时要关闭的,过了时间再想进城,那就只好等到第二天了。

可是这个规定对别人有用。对于第四路军的运输队是不起任何作用的。一向是随到随进,绝没有人敢耽搁。不要说现在的保卫团团长。就是以前的络远警备司令王靖国也没有阻拦。

要知道,宋哲武现在可是晋缓军名义上仅次于一向是的二号人物。有徐永昌这个例子。晋佞军里可没有人傻到会去得罪他。

好在第四路军兵站的人员很理解保卫团的日子过得清苦,他们团长得到的好处自然不会少,就是这些守城门的大头兵也是经常能饱饱口福。而且,这个第四路军的李副站长每次还要扔下力块现大洋的辛苦费,虽然士兵每人只能得到一块。剩下的都被班长独吞了,可这也让众人乐得不行。

以至于,现在大家都争着要来南门,这个第四路军运输队的必经之路执勤。今天,第四路军兵站早早就派人到南门通知今晚执勤的班长。“运输队因为车辆在路上坏了,来的要晚一些。执勤的弟兄们晚饭都不要吃,李副站长已经订了烤全羊来招待大家。并且,例钱加倍”

晚上六点一过,李副站长就带着五名第四路军的人。挑着两只烤全羊和一些下酒菜,以及时令瓜果来到了南门。酒是自然少不了的。专门有一人拎着八瓶第四路军的特产“北方大曲。”让路上的保卫团士兵和行人都看得直眼热。

早就翘首以待的保卫团士兵。在他们班长的带领下远远迎了出来,像迎接财神一样,恭恭敬敬地把李副站长迎上了城楼。

在城上的望楼里,里外两间房间里各摆着一张桌子,按惯例。保卫团的人都坐到里间。第四路军兵站的人除了李副站长都坐在外间。而且这些人是不能饮酒的。按照李副站长的解释。在第四路军里,除了驻川小蒙的部队在执勤时可以适量饮酒小其余的地方一概禁止饮酒,他也是要每次经

酒菜摆好后,李副站长简单的寒暄几句,就立刻邀请大家喝酒吃菜。看着烤的冒油的娇嫩的全羊,早就垂涎欲滴的保卫团士兵,立刻就在班长的带领下大快朵颐起来。

这个李副站长是沧州人,虽然年纪轻轻就是中尉,可是一点官架子也没有,每次都是和他们称兄道弟,酒量又很好,保卫团从上到下对他都很有好感,几乎就把他当成了保卫团的一员。

在李副站长热情的招呼下,众人推杯换盏,很快就喝光了蹦酒,这5瓶酒一下肚,十几个保卫团的人都有了酒意。

这个北方特曲酒,是第四路军在外蒙的酒厂产的,酒劲很大。味道浓烈,特别是不是像这时的国产酒用瓷坛盛装,而是用装洋酒的玻璃瓶盛装。商标上是一只五彩斑澜的金龙。这种酒是专供第四路军在外蒙的部队喝的,在市面上不多见,大家都叫它金龙酒。

这种烈酒很受北方人喜爱。酒是那些蒙古王公们也以能喝到这种酒为荣。

只是数量少,价钱也高,一瓶就要两块大洋。一般人喝不起。

保卫团的班长有些大着舌头地笑着说:“李长官,烤全羊好!这金龙酒更好”。

接着又有些遗憾地说:“就是这价钱太妾,我们兄弟喝不起

李副站长也笑着回答:“不要说你,就是我也不会舍得花两块大洋买这种酒喝。我们原第四路军的军饷据说是全国最高的,我的军饷每月一百多大洋。可要养家,我也不会买。好在每次外蒙来的人都要给我们兵站带来十几箱,我们站长又不善酒力,这酒就都归兄弟我了。”

看着保卫团的人都露出羡慕的眼神,李副站长有些得意地说:“看在经常让弟兄们辛苦的份上,这样,我回去明天再让人送给你们每人一瓶。”!

一听说还要送他们这金龙酒。保卫团的人眼里都放出光来,在他们班长的带领下,又频频举杯,和李副站长极其亲热的喝了起来。

“副站长,运输队到了。”

因为保卫团的执勤哨兵也被叫进来喝酒,李副站长带来的兵站的士兵一直在外面查看。在大家正喝得酒酣耳热的时候进来报告。

已经习以为常的保卫团的班长,踢了身边的一个正撕着一只羊腿的保卫团士兵一脚,催促说:“二狗子,别他妈塞了,快去开门。”

二狗子极不情愿地站起身。一手拿着啃了一半的羊腿,一手掏钥匙。

李副站长对外间的兵站的人喊道:“去两个人,帮助这位弟兄把门打开。让我们的运输队进城

随着城门落锁的声音,城门吱吱呀呀的打开了。很快就传来了一阵虽然不是很响,可是十分整齐急促的脚步声。从声音可以听出。人很多,一些人顺着马道奔城上而来小更多的人则奔向城里。

“这次怎么有这么多人?你们的大车怎么不进城?”醉眼朦脑的保卫团的班长疑惑地问。

“这次没有大车,进城的是我们的大部队。”

李副站长一边说着,一边站起身,掏出了二十响驳壳枪,和涌进来的十几个身穿草绿色军装,端着上着雪亮刺刀的步枪的第四路军的人逼住了一头雾水的保卫团的人。

李副站长一挥手,他带来的几个人立刻涌了上去,把十来个保卫团的士兵捆绑起来。

进城的可不是什么运输队,这次进城的是赵凤武的一个师。赵凤武和徐放两人带着他们的两个军按照斑鸠计划。两天前就跋涉几千里,秘密的进入绥远北面的大青山里掩蔽起来。

因为兵站里的第四路军特种大队的人早已经控制了电话局,赵凤武的这个师进城时,虽然在保卫团驻守的旧军营发生了微弱的抵抗,还是顺利地把保卫团缴械,并把李培基的省政府和所有特别市政府,以及警察局都控制起来。

徐放和赵凤武两人并没有在绥远多做停留,在佞远兵站的人组织人员车辆。把兵站里早就准备好堆积如山的马料粮食运出城后,这两支配备了马匹的快速机动部队的马匹吃饱后,立刻向南分路急进。

赵凤武的任务是带领他剩下的两个师,从泉子坡进入山西,控制右玉、平鲁、朔州、山阴一线,和由灵丘进入山西的部队一同警戒大同方向。同时赵凤武还要抽出部分部队控制晋西北地区。

徐放的部队则由偏关入晋,经神池至原平,利用他们的速度,直接杀向太原,帮助在太原的部队尽快控制住太原的局势。

感谢冷若寒被、、心凰曰凹碧凶刀几个书友的月票和评价票!还特别感谢有儿比书友提供的大量建议!

深蓝祝所有书友新年快乐!兔年全家吉样幸福!大发利市,财源滚滚!(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