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六章 中原大战不眠之夜(五)

小说: 1926之崛起 作者: 深蓝2000 更新时间:2015-02-20 07:49:53 字数:3417 阅读进度:339/639

蒋介石继续布命令:“蔚文,立刻向全国表通电,宣布文戈已经率第四路军战场反正归顺中央,现已遵照中央命令,调集包括外蒙部队在内的五十万大军进军山西,并以占领绥远和山西太原等各大中城市,阎、冯等叛逆部队已经土崩瓦解,中央军正对叛军展开最后围剿。23Us.cc

同时强调,通缉阎百川和冯焕章的命令继续有效,对西北军、晋绥军各部从逆将领概不追究。”

“致电张汉卿,中央扫灭叛乱军阀指日可待,顺应时势正当其时,在明晨6时前,中央先前承诺仍然有效。

北方四省久于战乱,民生凋敝,急需恢复,望吾弟汉卿当机立断,兵抚北方。”

“设立郑州行营,由敬之任行营主任,统一指挥协调中央军各部对叛军的进攻,并负责长江以北所有军政事务。”

蒋介石叮嘱道:“请敬之注意,如果张汉卿如约出兵,晋绥军和石友三等杂牌武装可由东北军进行收编,西北军各部力争全部由中央收编。

并且………”蒋介石狠狠地说道:“西北军不允许有统一指挥系统,只能分散收编。”

“还有”蒋介石转头对林蔚说:“蔚文随敬之去河南,专司负责收编愿意归顺中央的各军阀部队。

蔚文要牢牢记住一点,所有愿意归顺中央的将领,官职你尽可以封,而且还要尽量的大,不必事事请示,你和敬之商议后报我即可,可他们的兵员要尽可能的压缩………”蒋介石果断地下达完一连串的命令后,林蔚和戴笠马上出去传达命令。

屋子里只剩下蒋介石和震惊无比的陈调元和何应钦。

陈调元震惊是因为他万万没想到,蒋介石竟然隐藏了这么多杀手锏,不声不响间已经有这么多的冯玉祥和那些杂牌军的部属,偷偷归顺了中央,不要说有宋哲武袭占山西,端了阎锡山的老巢,断了阎锡山的根基。

就是没有宋哲武,仅以这么多归顺中央的部队在战场反正,反蒋联军就必败无疑。

陈调元疑惑地问:“委员长,有这么多的部队归顺中央,甚至冯玉祥的西北军主力吉鸿昌、梁冠英两部都归顺了中央,为什么我们不早些动反攻?”其实陈调元还想说,“为什么非要等宋哲武动后才启动这些人。”

只是他害怕再触了何应钦的霉头,才把后面的话硬生生的忍住没说。

因为这些策反的事情是绝对机密,陈调元这个暂编高参是不知道的,对于这时才启动这些“暗子”感到震惊是必然的。

蒋介石微微一笑,眼里流出得意的目光,对陈调元解释说:“雪暄,不要看这些人现在能归顺中央,那是因为他们知道文戈已经占领了山西,阎百川和冯焕章必败无疑,他们才会做出明确选择。

如果没有文戈的压力,他们还是要看看风向的。

不过,尽管如此,他们这个时候过来还不晚,我蒋中正是不会计较他们的。

在促使他们反正这件事上,张伯英可是为党国立了大功了!”张钫奉蒋介石之命策反西北军和那些杂牌军的事情,何应钦知道得很清楚,他在武汉时,蒋介石已经把这些都给他这个黄埔二号人物了。

何应钦的震惊和陈调元不同,他震惊的是,蒋介石所说的关于宋哲武和张学良的事情。

宋哲武为了取得阎锡山的信任,假意加入反蒋联军,明明是得到蒋介石同意的,可在蒋介石的口中说出来就变成了反正。

如果这个通电一,因为宋哲武的从逆行为,他在国人心中的形象可就要大打折扣了。

还有,先前蒋介石为了让张学良出兵,给张学良不仅开出了任命张学良为中华民国陆海空副总司令的价码,还把北方四省的管辖权也交给了张学良。

那时,何应钦就对把北方四省交给张学良颇有微词。

可是考虑到这场大战会有诸多不确定性,至少他也不认为应该把宝都压在宋哲武身上,那样会很危险。

蒋介石用这样巨大的诱饵拉拢张学良,就是怕张学良被阎锡山拉走,这样做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所以,当时他并没有反对。

可是现在因为宋哲武已经率兵杀进山西,阎锡山和冯玉祥已经必败无疑,再不用担心怀疑宋哲武对中央的忠诚了,张学良是否出关已经不是很重要了,甚至也可以说是根本就没有必要。

可蒋介石不仅还要让张学良出兵,甚至连当初开出的价码一点都不减。

要知道,北方四省可是包括现在已经被宋哲武占领的绥远和山西,宋哲武怎么办?既惊讶又疑惑的何应钦实在是忍不住问:“委员长,说文戈此举是反正,是否不妥?”蒋介石看了何应钦一眼,毫不在意地说:“敬之多虑了,我之所以要对外说文戈是反正,主要是考虑要大大的动摇那些军阀们。

我要让他们知道,就连宋文戈这样的人都支持中央,临阵反正,他们还有什么理由附逆?”蒋介石的解释虽然有些牵强,可是还是有一定的道理的,何应钦虽然还有一丝不满,可也不好再说什么。

可是关于让张学良入关的事,何应钦还是要表示他的不满的。

“委员长,文戈率兵一入山西,阎锡山和冯玉祥也就没有了山西的粮弹支持,败局已定了。

只要中央军和文戈内外夹击,晋绥军和西北军绝无胜算,彻底解决晋绥军和西北军指日可待,完全不需要张学良的东北军入关。

更不要说还要把北方四省交给张学良,这对文戈是否不公平?”蒋介石一副很无奈的样子说:“敬之,你是清楚的,这次平定阎、冯、李等叛逆,军费消耗巨大,国家元气大伤,财政尤其困难,对这四省的战后恢复,中央实在无力顾及。

把它们交给张汉卿,中央也可以减轻一些负担。”

“再者,在江西的朱毛红军,他们趁中央军平定阎、冯、李这些军阀无暇顾及他们的机会,在江西闹得很欢,不仅攻城掠地,还大肆扩大部队,现在他们已经从最初的数千人扩充至几万人,甚至还一度占领了长沙,若不是敬之你指挥得当,把他们赶出了湖南,说不定湖南也会让他们赤化了。”

蒋介石沉下脸来又说:“阎百川和冯焕章、李德邻,还有汪精卫他们这些人,只是想要把我蒋中正赶下台,可**不仅想把我蒋中正赶下台,他们还要把整个国民党赶下台!剿灭江西的匪患现在已经到了刻不容缓的地步了。”

“虽然我们这一场大战彻底打垮了西北军和晋绥军,可是还不能把他们的势力连根拔除,这还需要时间,现在仅仅可以说是暂时能让这些军阀们安稳一些罢了。

在我们还没有力量彻底铲除这些军阀以前,想要他们遵守党国法纪,唯一的办法就是要有强有力的力量压制他们。”

何应钦不甘心地说:“可有文戈的第四路军已经足够了?”蒋介石摇头,看着何应钦意味深长地说道:“文戈要兼顾外蒙,仅kao文戈一支力量是不够滴,如果再有了张汉卿在河北,那些宵小之徒才会老老实实地遵守党纪国法,不敢再兴风作浪。”

蒋介石把目光转向窗外,微微叹息一声又说:“我曾经答应过文戈,要把山西交给他,可为了北方的安定大计,只好先委屈他了,文戈应该能理解我的苦衷。”

“不过,敬之你也不要担心,山西的精华全在太原,现在文戈不仅占领了绥远,还拿下了太原,而且阎百川留在晋北的部队都在大同,也就是说文戈应该已经控制了太原以北,除大同以外的所有地区,如果不出意外,晋中也会被他收入囊中,晋南能否得到,那就看文戈的实力了。

这次你到郑州组建行营任务艰巨,那里会有大量叛军等待收编,在没有处理完这些反正部队前,中央军是无力过黄河地,帮助文戈解决西北军和晋绥军残部的,只有kao张汉卿和他的东北军了。”

蒋介石为了安抚何应钦,略微思索了一下:“张汉卿即使入关,他也绝没有能力在山西驻军,即使张汉卿在山西、绥远安排了省主席,文戈控制的区域也不会让他cha手的,那里还是文戈说的算。

我看这样,阎百川曾经答应把内蒙交给文戈,我也可以答应他,文戈对外蒙处理的就很好,相信内蒙事务他也会做好的。

内蒙可以仿造外蒙模式,正副主席都由他推荐。”

“另外,在太原设立北方边防长官公署,文戈为北方边防总司令,内外蒙和绥远、山西的军事由他全权统筹。”

蒋介石说到这里,何应钦算是彻底明白了蒋介石的意图,这是蒋介石又玩起了他最拿手的平衡游戏,他是怕宋哲武的力量过于强大,所以才以北方四省为诱饵,把张学良拉进关内,制约宋哲武。

当然,蒋介石也不是对宋哲武和张学良有可能联合起来没有防备,他即把包括山西、绥远的北方四省交给张学良,而又成立北方边防公署要宋哲武统筹北方军事,这样,山西、绥远不仅在军事上张学良cha不上手,就是山西大半地域的民政事务,宋哲武也肯定不会让张学良染指的,这明显就是要在两人之间打进一个楔子,给两人制造矛盾,让两人互相牵制。

即然明白了蒋介石的心思,何应钦就更不能再多说什么了,叹了一口气,摇摇头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