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章 中原大战炸出来的决断(二)

小说: 1926之崛起 作者: 深蓝2000 更新时间:2015-02-20 07:49:53 字数:3193 阅读进度:353/639

庞炳勋伤感地说:“我们十四师是早死了爹娘的孩子,到哪里都是后爹后娘,不管我们多么孝顺,都会永远把我们十四师当做外人,哪里都不是我们自己的家,没有本钱到哪里都不会受人待见,在哪里也都得看人家脸色,都得夹起尾巴做人。”

庞炳勋的话让王瘦吾也很是感慨,这些年来只有在孙岳的三军时日子过的最好,那倒不是给养待遇好,而是心情好,用庞炳勋的话来说,那可是在自己的“亲生爹娘跟前,是在自己的家里。此外,不论是在吴佩孚那里,还是一度短暂的投蒋,还有在冯玉祥西北军的这几年,他这个参谋长可是深深知道这其中的难处的。

庞炳勋怕王瘦吾担心,拍拍王瘦吾的肩膀,宽慰地说:“舍身老弟,你的担心很有道理,我的意思是先投张学良。”

“张作霖和张学良这对父子,对投过去的杂牌们还算宽容,我们到了张学良哪里先把部队拉足,等我们力量壮大了,再投奔中央,那时也好给弟兄们都混个好些的前程。这件事事关我们一万多弟兄的前途,是急不得的,我老庞还要再等等,再看看,这事你心里要先有个数。”

见王瘦吾一副还有话要说的样子,庞炳勋摆摆了个哈气,一脸疲态地说:“舍身老弟,我可是赶了大半夜的路才到这里的,我先去休息一会,这里还是你指挥。告诉马法五,一会进攻时把样子做足就行,不要总是想着报黑石关的仇,一副跟第四路军拼命的架势,那是各为其主,算不了什么,我们跟宋哲武可没有深仇大恨。”

“只要紧紧地咬住宋哲武的这个断后团就可以了,现在可不是我们和宋哲武拼命的时候,只要我们把架式拉开,就是张扒皮上来也不好说什么。而且,张扒皮一向以为他的部队最能打仗,那就让他跟宋哲武练练吧。”

王瘦吾知道庞炳勋这是烟瘾又犯了,他一直劝庞炳勋把烟戒了,可是庞炳勋总是以年事已高,就好这口为由拒绝。王瘦吾暗暗叹了口气,点头答应。

庞炳勋抬脚刚要下山,又猛然停下,警觉地侧耳倾听起来。

王瘦吾这时也隐隐听见一阵低沉的轰鸣声从北方天际传来,他顺着声音在北方的天空中仔细搜索起来,很快他就发现,在北方天空的云层中,钻出了十几个小黑点,看了一会,这些黑点不仅越飞越近,而且还在逐渐降低高度,是飞机已经确定无疑了,关键是这些飞机很可能就是冲他们来的。

庞炳勋再看山下,他准备发起进攻的一个营,此刻正在对面的山脚下的空地上集结。因为对面第四路军的阻击部队,打阻击虽然很坚决,可是他们是且战且退,这一天两夜,他们在每一个阵地上阻击的时间都没有超过六小时,正常情况下,最晚中午他们就会撤走。

所以,庞炳勋十四师的其余的部队,这时都已经收拾好了帐篷和辎重,只等对面的第四路军一撤,他们就准备随时跟进,现在都坐在路边休息,一眼望去,他的一万多人的部队,沿着大路排出了十几里远。

对于天上的飞机,庞炳勋心里很清楚,阎锡山是没有这么多被炸,现在没有了油,根本就飞不起来,而且即使能飞,也绝不会是从这个方向飞来,从北面飞来的飞机,只能是宋哲武的。

宋哲武的飞机这个时候飞过来,它们是来做什么的,那可是傻子都想得明白的,眼下自己的部队都留在空地上,这些飞机一到,他的这些部队还不都成了人家的靶子啊!

没等庞炳勋开口,一旁的王瘦吾早已急得脸都变了颜色,焦急地大声命令传令兵,“还愣着干什么?马上传令部队防空。”

传令兵刚刚跑到山脚,炮弹的尖啸声就呼啸而来,庞炳勋的卫兵们飞快地跑过来,手忙脚乱地把庞炳勋和王瘦吾扶到灌木丛下的一块山石后躲藏起来。

三声爆炸声从山脚下传来,庞炳勋听得出这是60mm迫击炮的声音,他在心里暗自感叹,这宋哲武就是有钱,他的部队每次冲锋,第四路军的炮都打得就像他们的炮弹不要钱似的,一打就是上百发,这回看样子是要先发制人了,这一定是他们想撤退了。

可等了一会,除了这三声爆炸,再没有动静,庞炳勋醒悟过来,一把推开卫兵,站起身说:“慌什么?这是对面的第四路军在给他们的飞机指示目标呢。”

透过树丛的缝隙,庞炳勋看到,在他准备进攻的那个营的集结地点不远,三股烟尘正在随风飘散。

而此时,发现了飞机的十四师部队就像是蚁群被突然浇进了一瓢沸水,这时已经乱作一团,不仅集结在山脚下准备进攻的这个营四散乱跑,各自寻找掩蔽地点,在大路边等候的部队,这时也都乱了建制,官兵们乱糟糟地没命地向两边山坡上跑,那里的树林都很茂密,是防空的好地方。

只不过还是晚了,十二架灰色涂装的双翼机轰炸机和四架小一些的战斗机已经飞临了头顶,十二架轰炸机机翼一摇,两两一组,对着还留在集结地附近的庞炳勋部官兵就俯冲下来。

随着十几架飞机不断的呼啸着俯冲拉起,一枚枚黑乎乎的航弹从机腹里掉了出来,随着这些不祥之物的落下,地面上立刻响起震耳欲聋的爆炸声,随之暴起团团猛烈升腾的烟尘,在烟尘中,不断地有被狠狠地撕裂的灰色的人体和残肢断臂被猛然抛向空中。

四架战斗机并没有参与对地攻击,甚至也没有降低高度,它们的任务显然是护航,只是在高一些的空中反复盘旋。

重新飞到高空的十二架轰炸机,好似在品评着它们轰炸的效果,或者是对地面上的惨状感到不忍,在一轮轰炸过后,并没有继续轰炸还在没命地连滚带爬,向树林里狂跑的西北军,而是在空中不断盘旋,既不投弹,可也不飞走。

硝烟散后,再看山脚下此时已是一片狼藉,原本被绿色草木覆盖的严严实实的山坡上,赫然出现了几十个泛着黄色的大土坑,在这些丑陋的土坑周围,散落着近百名以各种姿态仰卧倒伏的十四师官兵和大滩大滩的鲜红的血迹,有许多重伤员还在地上拼命地翻滚挣扎。随着微风飘来的不仅有带着浓厚血腥味的硝烟,还随风传来阵阵痛楚的呼号声。

由于第四路军的飞机还在头上盘旋,对于满地呼号急需救助的伤员们,竟然没有人敢去救援。第四路军的飞机在盘旋了二十多分钟后,才在空中好整以暇地整好队,施施然地向北飞走。直到这时,躲在树林中的官兵才敢急忙跑出来救助伤员。

可是,仅仅间隔了不到10分钟,又一批十二架双翼轰炸机在四架战斗机的护航下飞到了战场,这让惊恐的十四师官兵再也顾不得救治伤员,扔下受伤的同伴,又急忙躲进了树林。

新飞来的飞机在低空盘旋了几周后,似乎是发现了地面上十四师的窘境,在一架领头的飞机带领下,全部都高高拉起,在高空中盘旋起来。见此情景,知道不会有什么危险的十四师官兵们,才又战战兢兢地跑出了树林,连背带扛地把受伤的人都弄进了树林。

直到空地上再没有活动的人员后,这些飞机才机翼一摇,又从高空上呼啸着俯冲下来。

不过,这些飞机并没有投下一颗炸弹,它们好像是在进行训练一样,两架一组地一次次地俯冲拉起,然后再俯冲拉起,而且越飞越低,飞机俯冲带起的强风,吹得树梢像波浪一样绿波荡漾不止。

对于第四路军的飞机近似于挑衅的行为,让十四师的官兵们气愤难耐,在这些飞机几次俯冲后,终于有四个士兵忍无可忍,在一座土丘上,使用对空射击支架,架起了一挺马克辛,对着一架呼啸着俯冲下来的轰炸机“哒哒哒”地猛烈射击起来。

骤然受到地面攻击的这架双翼机,没等俯冲到尽头,就猛然拉起向匆忙地高空爬升,跟在它后面的那架飞机并没有紧跟着爬升,而是把机头稍稍拉起,对着射击阵地的位置,继续俯冲下来,在投下两颗航弹后,才拉起机头开始爬升。

由于匆忙调整目标投弹,这两颗航弹并没有落到土丘上,而是在30多米以外爆炸,由于射击的几个士兵在航弹落下时都已经卧倒掩蔽,两颗剧烈爆炸的航弹竟然没有伤到他们。只是这样的爆炸已经让他们彻底的清醒过来,以他们这一挺机枪,是绝对对付不了在他们上空耀武扬威的十几架飞机的。

这几个“挑衅者”扔下机枪,撒腿就往几十米外的树林中狂奔。

地面上的射击显然彻底激怒了正在天空盘旋的飞机,他们就像一群正在荒原上苦苦搜寻猎物而不得的猎犬,猛然发现了猎物的踪迹,立刻就极度兴奋地蜂拥而至,凶狠地猛扑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