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五章布局 晋钞风波(六)

小说: 1926之崛起 作者: 深蓝2000 更新时间:2015-02-20 07:49:53 字数:3385 阅读进度:368/639

第三百六十五章布局晋钞风波(六)

第二天,阎锡山下野的通电一经发布,就好似滚烫的油锅里突然被人泼进了一盆冷水,整个太原,不,应该是整个山西立刻变得人人惶恐不安,阎锡山完了,晋绥军也完了,晋钞也彻底的没有希望了,晋钞和大洋的比价也一下子猛跌至35:1,而且还有继续跌下去的趋势。

这时,晋北等偏远地区的晋钞贬值幅度,虽然和太原等地还有一些差距,略有滞后,可是已经相差很小,虽然多少还有一些赚头,可是已经再没有任何胆大的商人敢于收进晋钞了,包括银号、商人、世家望族,甚至公职人员、市井百姓,以及农民,总之,所有的人都抱着一个心思,那就是尽快把手中的晋钞都兑换出去,免得最后这些晋钞变得和废纸一样。

不仅太原城内,以及周边地区想要兑换手中晋钞的人,想急着到北方投资发展银行去兑换,就是偏远的晋北地区,甚至大同所在的雁北地区和晋南地区的商家以及普通百姓,也成群结队地赶往太原兑换,一时间太原城内人潮汹涌,到处都是手拿晋钞,神色焦虑的人流。

可偏偏在这个时候,北方投资发展银行也彻底停止了兑换晋钞的行为。银行职员神色沉重地告诉众人,宋总司令虽然体恤民情,可是这段时间他个人已经填进去了数百万大洋,他已经尽力了,对此,宋总司令和贾继英总经理都深感歉意,希望大家能给予谅解。现在,大家如果要兑换,只有找省政府去想办法了。

想兑换手中的晋钞,没有银行、银号可去,想要换些商品,哪怕是自己根本不需要的,也没有一个商家肯卖,焦虑无助的人群,就这样聚集在北方投资发展银行前面的小广场上,久久不肯散去,看着他们手中的曾经是钱的晋钞,欲哭无泪。

北方投资发展银行这一停止兑换,对于人们的情绪影响极大,尤其是让太原城内人数最多的底层百姓们,和周边的农民们的心理防线彻底崩溃了。

这些人手中余钱很少,许多人辛辛苦苦积攒了几年也仅仅只有几十、几百的晋钞,这些钱可都是他们流血流汗,省吃俭用,一分一厘的积攒起来的,前一段晋钞贬值,他们都没舍得兑换,因为他们还幻想着有一天晋钞还能恢复原值。

可是,现在阎锡山已经下野了,他们最后的一点希望也无情地破灭了。

现在,晋钞的发行银行山西省银行自己就拒绝兑换,就连唯一一家为民解难的银行—北方投资发展银行也停止了兑换,那说明什么?只能说明一点,就是晋钞已经彻底完了,等待它的只有一种结果,那就是成为废纸。

整个太原城内,不管是本地人还是外来兑换的人,都沉浸在一种极度压抑的愤懑状态中,就像一座被压抑了很久的火山,它已积蓄了很多很多的能量,只要有一点点震动,就会引起他们的狂怒爆发。这种危险地情形,商震自然是知道的,可他一点办法也没有,他只能在心里默默地祈祷,千万不要再出什么事端引发民潮。

可是,怕什么偏偏来什么,一个惊人的消息不知从什么地方开始,悄悄地传播开来。

阎锡山不仅穷兵黩武,为一己私利,以300准备金滥发晋钞一亿四千八百万,还在下野前,卷走山西省银行大洋1200万,其中100万分给了山西省的大小官员,500万分给了晋绥军的各级将领,他自己带着剩下的600万跑到了东北的大连,过起逍遥自在的生活了。

这个消息流传之快,出乎所有人的想象,由于山西的各个大中城市,甚至一些重要村镇都通了电话,阎锡山拿走1200万的事,几乎一夜之间就传遍了山西的各个大中城市,

这个消息一出来,民众们先是震惊,接着就是愤怒。阎锡山不仅滥发晋钞,巧取豪夺山西百姓的财富,甚至还明目张胆地“抢劫”,竟然下野了,还不放过山西,还公然拿走了1200山西人的血汗钱

第二天一大早,太原的大街小巷里就聚集起很多人在愤怒地议论此事,这些人先是三五成群地聚在一起议论,很快又几群人汇集到一起,这些人越聚越多,先是愤怒地互相谈论,不久就发展到大声咒骂,不仅咒骂阎锡山,还咒骂山西的大小官员和晋绥军的各级将领,不知谁又想起了商震兑换大洋的事,人们的怒火很快又波及到了商震和山西一众官员的身上。

人群中有人提议,只是这么怒骂发泄并不解决问题,应该找省政府去讨个说法。

可是去找谁啊?阎锡山这个滥发晋钞的罪魁祸首已经卷款跑到了大连?

面对人们的疑问,人群中有人喊道:“跑了和尚跑不了庙,这晋钞可是山西省政府发的,阎锡山这个老和尚跑了,可山西省政府这个庙还在,商震这个接替的新和尚也在,我们大家找商震去,他如果不给我们山西人一个说法,就让他这个庙关门。”

“对说得好,我们就去找商震,走啊”人群中有人大声呼应。

有人一倡议,愤怒的人群立刻群起响应,他们一边走一边大声呼朋唤友,这群人在向省政府去的路上,人数越聚越多,到了省政府前时,已聚集起有数千人之多。

有人带头喊起了口号,要求省政府恢复晋钞币值,并强烈要省主席商震出来回复。

站在窗前的商震,铁青着脸看着外面的人群一言不发。他不是不想管,而是他实在管不了。

要恢复晋钞币值,笑话,这件事不要说他商震办不了,就是财大气粗的张学良也不行,谁会白白地向这个“无底洞”里大把地扔钱呢?

至于要他出去,那是更不可能的,如果他出去能解决他们的要求还好,可是如果他解决不了,那可就是火上浇油了,这个时候只有冷处理才是最好的办法。

来电脑*访问W最快到他办公室等商震拿主意的几个厅长们,见商震没有出去的意思,一时都不知所措,政务厅长催廷猷见这么下去不是个办法,拿起电话就给已经好久不到省政府来的警察厅长孔维打电话,话还没说上半句,就被商震喝住。

上次就被这个孔维摆了一道,让他商震吃了一个闷亏,孔维明显已经投到了宋哲武的怀抱,这个时候如果孔维带着警察来,驱散这些请愿的百姓,那非引起更大的祸乱不可。

而且,商震几乎可以肯定,孔维正等着他的电话呢,甚至孔维和宋哲武还盼着看他的笑话呢因为,不管引起多大的乱子,这个帐都一定会算到他商震的头上。

果然,这些请愿的百姓们闹了半天,见没人理他们,也就渐渐的散去。

省政府前的请愿人群散去不久,山西各地官员的电话又纷纷打来,都是反映当地出现动乱的事情,这些电话商震一个都没接,只是要催廷猷告诉他们,务必要安抚好当地百姓,以免事态扩大。

可是这些外地的县市长们也都不是傻子,这解决晋钞的事情可不关他们的事,那都是省政府应该管的,再说各地的百姓也不是真的找他们解决问题,而是仅仅要他们向商震反映情况而已,如果他们无动于衷,必定会引来更大的乱子,搞不好他们的乌纱帽就没了。

所以,他们可不愿意窝在各自的办公室里傻等着,都是一再大义凛然地向当地百姓保证,他们马上就去太原,把百姓的民意反映给省主席商震。

这些县市长们来到太原后,无一不是被商震训斥一顿,不过这些人中多数人并不在乎,因为绝大多数都是应付差事而来,至于商震是否能解决问题,对他们并不重要,他们只要回去,把商震的态度如实跟请愿的百姓们叙述一遍就完事,这可跟他们没有半点关系,百姓们不满意,那就骂商震好了。

不过,就在他们纷纷准备打道回府的时候,赵丕廉亲自把他们一个个热情地请到了位于小东门附近的太原饭店。

在宴请他们的席间,赵丕廉首先替山西百姓感谢他们这些为民请命的父母官,接着又表示,宋哲武总司令一心为民,对于晋钞贬值带给山西百姓的苦难深表不安,他很想帮助山西人解决这个问题,只是现在不是时候,请这些父母官们在太原饭店多留一段时间,宋总司令要和大家一起商量一个妥善的解决办法。

在宋哲武控制的太原周边地区,以及晋北地区的这些地方官员们,还有绥远的代表们,心里早就大致有些数,因为在他们来时,当地的第四路军驻军不仅极力赞同他们来太原,还提供了很多方便,那可是有车的提供车,没车的提供马,而且还是一路派专人护送到太原。

说是护送,倒更像是押送,好像怕他们这些人半路跑了不去太原似的。赵丕廉现在这一说,这些人大都明白了宋哲武的意思。

而来自大同、晋南地区的山西地方官员们,虽然对于宋哲武这个外省人,关心山西百姓疾苦很有些怀疑,不过赵丕廉出面好吃好喝地供着他们,他们也不好回去,都抱着拭目以待的态度住在了太原饭店里。

因为前几天宋哲武独抗晋绥军和西北军围攻一事,在各地闹得沸沸扬扬,各大报的记者们都一窝蜂地赶来太原,这些记者们有许多也住到了太原饭店,这些官员们正好给他们提供了充足的采访对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