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二章布局委员长真被冤枉了

小说: 1926之崛起 作者: 深蓝2000 更新时间:2015-02-20 07:49:54 字数:5341 阅读进度:438/639

第四百三十二章布局委员长真被冤枉了

心情焦虑的张学良不想再提日本人的事情,又把话题转到石友三的身上。

“对石友三决不能小觑,他和日本人也勾搭上了,据天津方面的情报,日本人送了石友三大批军火,我们现在奈何不了日本人,可绝不能放过石友三这个为虎作伥的叛徒。我同意霆午和孝侯的意见,从东北增兵,求人不如求己,关键时候,还是我们自己的人保靠,就按霆午的意思办,调辽宁的四个旅进关平叛,一定要宰了石友三这个忘恩负义的小人。”

张学良这番话说的语气十分激愤,仿佛把对日本人的无奈和愤怒全部都撒在了石友三的身上。

见张作相和荣臻要出声阻止自己,张学良一摆手说:“就这么定了,这四个旅待平定了石友三后立刻返回东北原驻地。”

见张学良明显已经下定决心,张作相和荣臻再不好说话。

他们很了解张学良,只要他自己真正决定了什么事情,是没有人能让他回心转意的。如果说张学良什么地方最像张作霖,那就是这一点了。只不过,极为聪慧的张作霖做出的决定,都是经过他深思熟虑的,而张学良的决定中,轻率冲动的成分往往要大一些。

当然,也不是说就没有人能劝说得了张学良,可是这样的人是极为稀少,现今要说有人能劝说张学良,那也只有一人有这个能力,那就是这两年闹得沸沸扬扬的赵一荻赵四小姐了。

赵一荻出身于一个颇有名望的官宦之家。其父赵庆华是浙江兰溪人,在北洋政府时代,历任津浦、沪宁、广九等铁路局局长,曾任东三省外交顾问,并官至交通次长,为人耿介不阿,为官清廉。1928年赵一荻与张学良相识于天津,29年3月私奔沈阳,赵跪求张妻于凤至接纳,并许诺终生不要名分。于凤至无奈,只好应允,后一直以秘书身份伴张。张学良染病后,一直由她陪伴。

今天因为知道这些人要和张学良谈论重要事情,赵一荻已经避开。而且这个赵四小姐也绝不会为了他向张学良分说这件事,这个赵四小姐虽然非常得张学良宠爱,可却很有分寸,从不会在政事上为任何人关说。

想到这里,荣臻不由得神色黯然。

“洪主任。给蒋委员长去电,请中央军做好准备,一旦石友三公然反叛,就和东北军联合夹击石逆;另外,再请蒋委员长命令徐永昌和宋哲元、孙殿英部出兵共同剿逆。带我们讨逆大军集结完毕后,如果石逆畏惧,不敢作乱,我们就武力将其缴械,在不留着个祸害。”

说完这些,身体虚弱的张学良仿佛耗尽了体力,脸色苍白,十分疲惫地歪靠在床头。

众人知道这是张学良的烟瘾又犯了,再议下去也不会有什么结果,除了洪钫,其他人都起身告辞。

众人出去后,洪钫急忙从抽屉里拿出一个银盒,从里面取出一根特制的香烟递给张学良。张学良急忙叼在嘴上,在洪钫手中燃着的打火机上点燃,深吸一口后,闭上眼睛靠在床头,许久才吐出一口烟来。

张学良很早就染上吸大烟的恶习,后来几次想戒掉都没有成功,不过现在他要注意身份,再吸大烟十分不雅,于是改为吸这种“特制的香烟”。

一支烟吸完,张学良精神振奋了许多,又闭着眼休息了片刻后才坐起身,对侍立一旁的洪钫道:“给沈阳荣参谋长去电。”

张学良这话吓了洪钫一跳,荣臻明明刚刚离开这间病房,今晚回沈阳,最快也要明日才能到,张学良给荣臻的电报竟然要发到沈阳?难道是张学良刚才的烟吸多了?

洪钫迟疑了一下,小心地问:“副司令,荣参谋长不会走远,我派人去喊他回来?”

张学良脸色忧郁地摆摆手说:“不必,我们东北军的中下级军官不乏性情刚烈之人,仅凭荣参谋长的几句话恐怕压不住他们,我给他一封电报,他也好有个凭证。”

洪钫这才明白,感情不是张学良因为吸食这种参有吗啡的香烟过于亢奋,忘记了荣臻刚刚离开,而是怕荣臻压不住在沈阳的东北军官兵,和日本关东军冲突起来,他这是要给荣臻一封类似于手谕的电报,让荣臻压著那些东北军的悍将们。

洪钫急忙拿出纸笔,做好准备记录。

“荣臻吾兄:现在日方外交渐趋吃紧,应付一切,亟宜力求稳慎。对于日人,无论其如何寻事,我方务当万方容忍,不可与之反抗,致酿事端。即希迅速密令各属,切实遵照注意为要。张学良。鱼。子。秘印。另告荣臻,事情紧急时,为避免发生不必要的冲突,可收缴北大营驻军武器,存于库房。”

记录完张学良口述的电文,洪钫转身要去发电,可又被张学良喊住。

张学良犹豫半晌,最后低声对洪钫说:“给戴雨农去电,告知阎锡山即将离大连返晋,如有需要,可在天津找王霆午接洽。还有,把阎锡山要回晋的消息再告诉文戈。”

当宋哲武拿到王叙的军事情报局的人截获的这封《鱼电》时,不禁愕然,久久无语。

宋哲武认为,两国交战是大事,不轻启战端,慎重、冷静地处理日方的挑衅是必要的,但是,慎重、冷静不等于完全放弃有理、有节的抵抗。以忍让求息事,完全放弃抵抗,将会助长敌人的气焰与野心。

张学良的《鱼电》虽然是针对小规模冲突而言,以为日本人还是像以往那样,制造事端后讨要好处罢了,他完全没有想到关东军这次是要占领整个东北,但它仍然是一项错误的决策。

在他前世,所有主流媒体,甚至是他所受的历史教育中,都说蒋介石在九一八事变前,关东军挑衅日益急迫时,曾有一《铣电》致张学良谓:无论日本军队此后如何在东北寻衅,我方应予不抵抗,力避冲突。吾兄万勿逞一时之愤,置国家民族于不顾。传说张学良曾将这个《铣电》转知东北各军事负责长官,一体遵守。

张学良也正是因为遵从了蒋介石的这份电令,才在九一八事变当夜,指令东北军不予抵抗。甚至还有说法,在九一八事变当夜,张学良就向蒋介石请示方略,是蒋介石下令不予抵抗。可是,后市已经证明,张学良当夜根本没有吧关东军占领北大营的消息告诉南京方面,南京方面是在第二天才知道东北发生的事情的。

蒋介石是第二天从上海方面得到沈阳发生事变的消息的,立即致电张学良,要张向外宣传时“力辟”日方散布的侵略借口,即东北军“有拆毁铁路之计划”,无一语谈及军事准备与军事行动计划。这也能确定不抵抗的命令不是蒋介石下的,蒋委员长确实是被人冤枉了。

更有人说,张学良此后,一直将这份电报随身携带,以便必要时洗清自己不抵抗将军的罪名。

不过,《铣电》的存在与否,在国民党机密档案大量解密后,却发现也还难于论定。这是因为,该电始终不见于各种文献档案。台北政治大学的刘维开教授曾遍查大陆和台湾的各类档案,包括保存蒋介石资料最为完整的《蒋中正总统档案》,均不见此电。有一说这封《铣电》现存于美国哥伦比亚大学,亦不见有人确定。甚至当张学良被解除软禁,在纽约接受采访时,他本人也一口否认。

不过这份《鱼电》倒是确实存在的

对于张学良本人否认,宋哲武前世还以为是张学良人格高尚,不愿对已经逝去的蒋介石加以诋毁,当时还另宋哲武为之唏嘘不已。

没想到,不抵抗的直接命令竟然还真是张学良下达的,至少从这份《鱼电》看,张学良早已经有这个意思了。

吃惊归吃惊,现在宋哲武终于确定了他无法改变历史的轨迹,九一八这场中国大劫的开始,是注定要发生了。既然如此,那他就要加紧做应变准备。他虽然避免不了九一八事变的出现,可他会尽力避免前世那样让关东军在占领沈阳后获取巨额财富和大量武器装备。

加紧备战的石友三,为防备泄露真情,他下令将张学良派到部队的秘书长张云责活埋。随后,石友三将部队扩编为九个军,以孙光前、米文和、程希贤、沈克、张学成、梁方起、王心斋、唐帮植为军长。

七月十八日,石友三在归德宣誓就任广州政府所委任的第五集团军总司令职,并发出讨张通电,督率各部沿平汉路北进,准备一取石家庄,二占保定,三进平津。

七月二十四日,南京政府下令免去石友三所兼各职,并通缉拿办。同时以刘峙为总司令组成“讨赤南路集团军”,下辖三个军团;有了蒋介石的明确支持,张学良任命张作相领衔,组成“讨赤北路集团军”,下辖两个军团;又将东北精锐部队四个旅调入关内,准备随时和中央军夹击石友三。

蒋介石也致电宋哲武、徐永昌、韩复榘、孙殿英,要他们出兵参与剿灭石友三。

不过,蒋介石的这份电令来得不巧,这时宋哲武正在忙于筹备婚礼,自然不能率兵出征。

原来,宋哲武早已答应李如娟,要在六月成亲,因为石友三的事情,婚礼的时间被宋哲武一推再推,在宋哲武知道自己无力回天后,正好借此机会拒绝出兵,这样的理由正合适。

宋哲武的婚礼很简单,也很简朴,而且还是举行的集体婚礼,他和张亚飞一起办的。

张亚飞和王亚丽两人相处已经两年,早就想要结婚,可是宋哲武迟迟不办,张亚飞也不好先结婚,一直拖着呢。

简短的婚礼仪式有贾景德主持,箫国栋和赵丕廉两人证婚。这个新式集体婚礼的仪式虽然不长,可也从早上进行到中午才结束,时间多数用在宣读国民政府各位大员们的贺电上了。

仪式结束后就是请前来观礼的第四路军系统的师以上军官、太原行署、绥远、南蒙的高级官员,以及太原各界代表会餐。因为北蒙路途遥远,而且那里正在加紧做军事准备,北蒙的军政官员宋哲武一个也没让来。

因为忙于在江西剿匪,蒋介石是不可能脱身的,他派了林蔚代表他来太原道贺,并送上其手书的“民族英雄,国民楷模。”的条幅,对张亚飞也有贺电。夫人宋美龄,则送了李如娟和王亚丽每人一条项链镶有钻石的项链;韩复榘、杨虎城也都派代表来了太原。

徐永昌和杨爱源领着杨效欧、李服膺、李生达代表晋绥军前来道贺,其它晋绥军将领和山西省政府的官员则是一个都没来。

这倒不仅仅是他们还记恨宋哲武阵前倒戈夺了太原,还因为宋哲武进行土地改革,让这些晋绥军将领都收了损失,因此恨透了宋哲武。

因为这些晋绥军将领和省政府的官员们,许多人都在太原行署有大量土地,新政策是30亩以下自有土地不交税,30亩以上则是土地越多,交税也就越多。这些晋绥军将领们以为,他们既然接受国民政府整编,那也和宋哲武一样,也是国民**军军官,‘我就是不交税,你宋哲武还能敢把我怎么样’。

正是因为抱着这个心思,这些人都指示家人既不出卖多余的土地,也不多交税。

太原行署征收农业税的时间也是像阎锡山时期一样,半年一征。收税时,这些人家早已商量好了,集体拒征,本以为法不责众的这些人,第二天就后悔不迭。

第二天,各县警察局局长亲自带队,在各村保卫团的配合下,强行查没拒绝缴税的人家所有土地。这立刻就让山西省政府和晋绥军的中高级将领们炸了锅,纷纷去找商震和徐永昌,并联名向南京中央政府控告宋哲武强抢民财。

做事一向拖沓的中央政府这次办事效率很高,第二天就下文处理。可让他们失望的是,中央并没有指责宋哲武,只是轻描淡写地责成商震、徐永昌和宋哲武会商解决。

没有办法,商震和徐永昌只好一起来太原找宋哲武,想让宋哲武把没收的土地还给这些人。

可是,宋哲武的态度很坚决,没收的土地一概不予返还。不过,如果这些人肯补齐所欠税款,可以返还30亩,其余的土地太原行署以平价购买。最后,这些人都乖乖地缴纳了税款。

这件事让这些人对宋哲武充满了怨恨,现在在山西省政府和晋绥军中高级将领中,谁要是敢说一句宋哲武的好话,都会受到同僚们的敌视。因此,这次宋哲武结婚,除了徐永昌和杨爱源,只有杨效欧、李服膺和李生达来了,而且李服膺和李生达还是宋哲武亲自打电话邀请才来的。而山西省政府不仅没有下面的官员来,就是商震也没来。

宋哲元则率萧振赢、张自忠、冯治安、刘汝明等二十九军全体高级军官前来观礼道贺。宋哲元想得明白,自己这个族第现在可是了不起,二十九军要想生存下去,少不了还得请这个弟弟多关照。

林蔚推说军务繁忙,婚礼结束后,宴会也不参加,马上就要走。林蔚要走,宋哲武自然是要去送的,不过林蔚却坚决拒绝其他人相送。宋哲武也只好安排箫国栋、贾景德、赵丕廉等人陪同这些人晋绥军和二十九军的人。

宋哲武和林蔚两人来到太原火车站,这时车站内外都挤满了等车的人,这些人都在大声咒骂。车站工作人员则在不停地解释劝说。说是南燕竹一带的铁路损坏,正太铁路局的人正在抢修,估计要到晚上才会恢复通车。

宋哲武和林蔚两人则相视一笑,从贵宾通道直接进入车站。车站里空荡荡的只停着一列客车,两人一上车,这列客车就呼啸而去。

火车没开出多远,在榆次站就停了下来。只不过让人有些奇怪的是,榆次车站站台上挤满了穿着土黄色军装的晋绥军的军人。

宋哲武和林蔚两人一下车,早已等在车站的山西省主席、三十二军军长商震和第五十军军长庞炳勋立刻迎了上来。腿脚有些不便的庞炳勋身高步长,几步抢到商震前面抢先给宋哲武和林蔚敬礼。

商震此刻满脸是笑,对庞炳勋的举动毫不在意,上前紧紧握住宋哲武的手说:“文戈,老哥哥这次可是要谢谢你啊”

宋哲武也笑着说:“商主席,你可不要谢我,我们都是党**人,都要服从委员长的命令,要谢你就谢委员长吧。”

商震摇着手说:“文戈,你可再不要称我什么主席了,我这一出娘子关,就再也不是什么山西省主席了。”

一旁的林蔚微笑着插嘴道:“启予兄,山西这个省主席你当的艰难,委员长早有所闻,这个省主席不当也罢。委员长很看重你,以后换个地方作省主席也完全有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