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一章布局煽动(五)

小说: 1926之崛起 作者: 深蓝2000 更新时间:2015-02-20 07:49:55 字数:3352 阅读进度:457/639

第四百五十一章布局煽动(五)

晋南各县的县长们都是商震在职时提拔起来的,现在商震走了,新任省主席徐永昌倒是个宽厚人,大概不会过于难为他们。可是,如果阎锡山重新执政,那他们的前途可就不会有任何的光明了。因此,都不仅不对农民们的举动加以阻止,甚至还鼓动农民们去临汾找省政fǔ闹事。

于是,晋南各县的农民们都派出了请愿团,赶往临汾向省政fǔ请愿,要求在晋南进行太原行署那种模式的土地改革。

当各县满怀希望的农民们浩浩dàngdàng的赶到临汾省政fǔ时,出面接待他们的省政fǔ秘书长告诉农民们,“他很支持土地改革,不过这件事他这个秘书长做不了主,必须要省主席才能决定。可是,现在徐主席不在,徐主席从大同去北平后,现在又去了南京找中央政fǔ蒋委员长去了。所以,还请农民们先回去,等徐主席回来后,再行解决。”

这个答复虽然很合理,也不失中肯,可是要等到徐永昌回来再说,这不免让充满期待的农民们很是失望。在一些情绪jī动的“农民”们带领下,就在临汾举行游行请愿,坚决要求在晋南实行土地改革。在一些人的带动下,情绪逐渐亢奋的农民们喊出了“不实行土地改革,就支持宋哲武做山西省主席”的口号……

一句话,山西全境到处都是一片支持宋哲武,反对阎锡山留在山西的声音。

不过,令人奇怪的是,最先强烈要求阎锡山离开山西出洋的蒋委员长和张学良,这时却反倒都没了动静,只是冷眼旁观宋哲武独自在山西闹腾,就好像他们从来就没有要求过这件事一样。

对于宋哲武的疑huò,贾景德解释说:“文戈,此一时彼一时,百公刚回到大同的时候,蒋委员长那是害怕百公和冯yù祥联起手来,再在北方闹出事来,让他分心,不能安心剿共。”

“可是现在冯yù祥已经去了山东,百公已是孤掌难鸣,他再怎么闹腾也掀不起大的bō澜了,委员长已经对百公这头没牙的老虎看不上眼了,自然没有再bī迫百公的理由。相反,蒋委员长倒是对山西上下都支持你,会感到很担心……”

“他是怕搞不好在山西又出来一个阎锡山第二。”

见宋哲武等人都有些惊讶,贾景德继续解释起来。

“文戈,你拥兵数十万,又有强大的财力,比之百公当年,那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特别是现在山西上下都在支持你,这就更让蒋委员长担心了。你竟然在短短的一年间,就把山西的民心收拢如斯,这如何能不让委员长惊讶你这是犯了委员长的忌讳了。”

“委员长这时恐怕倒是会更愿意百公留在山西,甚至还会希望百公重掌晋绥军来制衡你。就是张学良,恐怕也是存了这样的心思。”

贾景德叹了口气,有些无奈地说:“这就是过犹不及,适得其反呐。”

宋哲武思索了一会,很快就明白贾景德说的是对的,心里不由得十分沮丧,默默地取出一支烟来,神情落寞地吸了起来。

他本想借此机会把阎锡山赶走,再挟民意挤走徐永昌,自己就可以把山西全境囊括手中。可没想到,闹了半天,反倒是帮助了阎锡山这可真是偷jī不成反蚀把米。

一旁的何其巩看了贾景德一眼没有出声,不过神sè上已经表lù出对贾景德不早把这厉害关系跟宋哲武说明白的不满。只不过,因为他也没有事前想清楚这件事的后果,所以也没有好责怪贾景德。

赵丕廉可就没有那么多讲究了,脸sè一沉,不悦地说:“煜如,这可就是你的不对了文戈可是真心待你,就拿这次反阎的事情来说,文戈怕你为难,没有让你参与,甚至还让我和曲永善去说服学生们。你既然看得明白,为什么不早说啊”

对于赵丕廉的责难,贾景德只能无言地报以一脸苦笑。

宋哲武挥挥手说:“芷青先生,你就不要责怪了,煜如那时确实是不方便说的。如果那时他就这么说,我能否相信还不好说,甚至还有可能猜忌煜如和阎锡山还有旧情,他是有顾虑的。”

宋哲武的话让贾景德甚为感动,不过他是一个有城府的人,轻易不会表lù出自己的情感,只是深深吸了一口气,算是认可了宋哲武的说法。

宋哲武从开始策划这件事时,就只有箫国栋、赵丕廉、何其巩、方振和王兴刚几人参与,因为是针对阎锡山的,怕贾景德尴尬,就没有找他商议。

而参与筹划的这几人,都是实务型人才,对深层次的政治权谋和手段都不是很擅长,没有事前想到现在这样的后果也不足为怪。宋哲武不仅在心里暗想,“以后还要认真笼络住贾景德,他现在这样的人才太少了”

不过,既然已经知道自己不xiǎo心又犯了蒋委员长的忌讳,再要是做下去,那可就是不知轻重了。

对于要把他们一手策划的这场轰轰烈烈、十分成功的驱阎运动,就这么悄无声息地偃旗息鼓,鸣锣收兵,众人都有些不甘心。可是,这也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除了贾景德和一向极少发言的方振外,其他几人都无奈地建议还是就此停下来的好。

宋哲武征询地看了贾景德一眼,贾景德知道这时自己要是再不建言,那可就真的是自外与宋哲武了,会让宋哲武从此真的对自己产生隔阂。

“我不同意就此摆手。”

贾景德的话让众人都很惊讶

既然已经知道了这么做会给宋哲武惹来麻烦,甚至还会让阎锡山得利,为什么不停下来呢?

贾景德分析说:“现在民众反对阎锡山的情绪已经被彻底地鼓动起来了,就这么草草收场会伤及民意。”

正在紧张倾听思索着的宋哲武,并没有注意到贾景德已经在不经意间不再称阎锡山为百公,而是直呼其名这个变化。

贾景德继续说道:“虽然蒋委员长和张学良他们可以不表态,坐观事态发展,可是当事人阎锡山却不能不有所表示,他很看重民心。如果阎锡山失去了山西的民心,即便他留在山西也不会再有什么作为,就是晋绥军能不能保住都是个问题。”

“因此,我们还要再坚持下去,要等阎锡山表态后再收兵,否则会显得过于突兀。现在山西各地都闹得厉害,我猜,阎锡山也快tǐng不住了……”

果然,在两天后,一直保持沉默的阎锡山终于出面了,他广邀在大同的各地记者们,在大同杨爱源的司令部里召开了记者会。

在会上,阎锡山对这些天来对他的指责逐条一一进行了辩解。

首先,阎锡山表示,他一个被国民政fǔ通缉的人,此次回到山西绝没有任何非分之想,更不会,也不愿让山西父老乡亲遭受战火涂炭。他只是因老父病重,不忍离开老父千里之外。

宋哲元说他阎锡山指使晋南的晋绥军攻击二十九军,完全是无理取闹,hún淆视听。不要说他阎锡山现在上只是一介平民,根本无法指挥晋绥军,就算他能指挥得动晋绥军,他也不会做这样的事。

阎锡山还提醒记者们,“长治城本就是晋绥军驻扎,如果是晋绥军攻击二十九军,为什么二十九军现在在城里,而晋绥军却在城外。这完全是宋哲元借机侵占山西的利益,妄图将长治地区从山西分离出去据为己有,行一己之sī的借口和狡辩。”

其次,他确实是乘日本飞机飞回大同的。不过,这飞机可不是日本人主动提供给他的,他也和日本军方没有任何勾结。那飞机是他阎锡山huā了4万美金雇来的日本民用xiǎo货机。

再次,他到大连时,确实是带走了600万大洋,不过那不是省银行的钱,而是他早就存在省银行的军费。

此外,他在大连这一年来实际使用了290万,剩余310万。他回来时,也的确从大连日本富士银行取出740万大洋本票。

不过,这多出来的430万绝不是日本人或者其他什么人送给他的,更不是他阎锡山出卖山西利益换来的,是他利用日元被低估,bō动剧烈的机会,炒卖日元赚来的。如果谁要是不相信,大可以去大连富士银行查询,那里都有他炒汇的底根。

对于他所乘坐的日本飞机侵犯了中华民国领空一事,阎锡山万分诚恳地表示,‘他只是忧虑老父病情,不得已而为之。为此,他愿意向国人道歉。’

阎锡山并信誓旦旦地保证,一旦老父康逾,他会马上出洋,离开山西,绝不滞留。

至于他为什么不肯现在离开山西,阎锡山进一步说:“吾国乃几千年传承之礼仪之邦,唯孝至上。蒋委员长在任黄埔校长期间,也亲题《亲爱jīng诚》之校训。那个亲爱两字,就是要求**同志要像亲人一样互相爱护。委员长既然要求**同志要互相爱护如亲人,为何却独独不准méng来爱护老父……”

说到动情处,年近半百的阎锡山禁不住涕泪横流,、痛哭失声。

这种场面,其情令人心酸,其景让人不忍相bī,现场的山西籍记者集体失声,都不忍提问,几位山西籍nv记者更是潸然泪下,不能自制……

祝全体书友中秋快乐

感谢“cn2541‘书友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