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二章抗战戴笠的奏对(四)

小说: 1926之崛起 作者: 深蓝2000 更新时间:2015-02-20 07:49:56 字数:3179 阅读进度:508/639

徐永昌已经来南京十几天了,他是来南京替阎锡山复出向蒋介石求情游说的。只不过,蒋介石还深恨阎锡山和冯玉祥发起中原大战,一直没有答应徐永昌的请求。不过,对徐永昌倒是十分热情,还罕有地请徐永昌吃了家宴。

心思细腻的戴笠,知道蒋介石很看重徐永昌的为人,十分小心地回答:“徐永昌还没走。他这些天分别拜访宴请了何总长、宋部长、杨秘书长、陈部长,还有南京市长魏道明、立法委员郑毓秀夫妇等人,谈论内容都是替阎锡山复出游说,请他们帮忙向校长求情的。”

何应钦、杨永泰、宋子文、陈果夫这几人就不必说了,都是国民政府响当当的大员。可是这个魏道明也不简单,1925年自巴黎大学取得法学博士后,隔年回到国内担任律师,在上海挂牌执业,不久后开始参与国民党事务工作。1927年出任司法部秘书长,隔年司法部改组更名司法行政部,以29岁的年龄出任首位部长。1930年出任南京特别市市长。

他既不是浙江人,又不是蒋介石的古交好友的亲属,能在短短几年时间内做到国民政府首都的市长,足见其能力出众,深得蒋介石的信任和赏识。

至于他的夫人郑毓秀,那就更不简单。

民国时期反对男尊女卑,主张男女平等,维护妇女权利的女权运动高涨,涌现了一大批思想活跃、才貌双全的杰出女性,如秋瑾、陈撷芬、何香凝等炬赫一时的代表人物。在众多的杰出女性之中,有一个集诸多“第一”于一身的女性,特别引人注目,她就是郑毓秀。

郑毓秀曾经是民国政府时期第一位省级女性政务官;第一位地方法院女性院长与审检两厅厅长;第一位非官方女性外交特使;第一位参与起草《中华民国民法典草案》的女性;中国第一位获得博士学位的女性律师……这位拥有众多“第一”、可谓开中华民国风气之先的女中翘楚。

这些还不够,郑毓秀还有更辉煌的历史,她曾经和汪精卫一起刺杀过满清摄政王、袁世凯和良弼;一战后,在她的威胁下满清外交总长陆征祥硬是没敢去凡尔赛宫签字出卖山东,也就是所谓的“玫瑰枝事件”;她还担任过北平女子师范大学校长;27年起,在国民政府中历任上海审判厅厅长、国民党上海市党部委员、江苏政治委员会委员、江苏地方检察厅厅长、上海临时法院院长兼上海发行院院长、国民党立法委员、建设委员会委员等等一系列要职。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随着南京国民政府立法院于1928年成立,次年1月即指定郑毓秀和傅秉常、焦易堂、史尚宽、林彬五人组成民法起草委员会,专门负责民法的起草工作。由此可见郑毓秀丰富的法律实践经验和扎实的法学理论功底在当时国民党内是屈指可数。

蒋介石漫不经心地问:“知道他们谈话的内容吗?何总长他们对阎百川复出是什么态度?”

“何总长、宋部长、陈部长,以及杨秘书长他们几人,和徐永昌在家中的谈话内容学生不清楚。”

戴笠偷眼看了看蒋介石,心说以我现在的身份,我怎么敢在这几个红得发紫的人身边安插人员?

蒋介石也发觉自己的问话有些不妥,接着问道:“魏道明、郑毓秀夫妇对此是什么态度?”

“徐永昌在饭店中对魏道明、郑毓秀夫妇说,今日国家要求北方安定而有把握,必国家对山西要有办法,尤其要山西自己有办法,有力量。当前晋绥政治,明明建筑在军队基础上,如军队不能统一,必致演变到紊乱混战。欲使山西不乱,必须晋绥军不乱,欲使晋绥军不乱,必须阎锡山出山方可安稳。”

戴笠看蒋介石没什么反应,又小心地说:“徐永昌还说,阎锡山已经对发动中原大战深悔不已,以痛下决心,此生再不于中央和校长为敌。还说当今山西势力庞杂,有阎锡山在山西,更能平衡各方力量,委员长应付北方地方势力时,也能有更多的选择和回旋余地。”

山西当前的各方势力都有谁,戴笠还是清楚的,其他势力倒好说,可何应钦和宋子文、林蔚都和宋哲武交好,甚至张群、杨永泰这两个政学系的领袖也都对宋哲武很有好感,张群至今仍不忘时不时地当众赞扬宋哲武,更和虞洽卿以及宋哲武的岳父李远达来往甚密。这些人每一个,可都是他戴笠现在得罪不起的人物。

因此,戴笠没有敢把徐永昌的原话说出来,只是含糊其辞地用各方势力来替代。不过,他相信,蒋介石是明白他话中的意思的。

沉默片刻,蒋介石淡淡地对戴笠道:“徐次宸不计个人名利,甘愿把省主席的职位让给阎百川,足见其不追名逐利,不计个人得失。阎百川今生结交了徐次宸,倒是福气不浅。你去告诉徐次宸,我明天要再见他一面。”

蒋介石抬头看了一眼落地钟,转头问戴笠:“还有事情吗?”

戴笠知道外面还有几位蒋介石的心腹大员在等候,这是蒋介石在下逐客令了。不过,他还有一件他认为很重要的事情没来得及说,他心里很不安。所以,迟疑着没有马上离开。

蒋介石看出来戴笠还有事没说,语气温和地说:“雨农,你我师生之间,有什么话就直接跟我讲,说对说错,我都不会责怪你的。”

戴笠斟酌了一会,小心地说:“学生这两年借着第四路军扩军和招揽学生的机会,向第四路军里安插了一些人,可是绝大多数人都被第四路军保卫局以各种名义给清退了。”

“是他们发现是你的人了?”

见蒋介石脸色有些阴沉,戴笠忙说:“不是。”

“学生仔细分析过,这些人只是身份历史有些模糊引起了他们的怀疑。而且据我所知,还有一些有共党嫌疑的人也被清退了。”

见蒋介石很有些不以为然,戴笠接着说道:“这次,学生有一个手下本已经在庞炳勋的部队里安稳下来,近日又取得了隐藏在庞炳勋部队里的一个共党分子的信任,并且还被发展成党员,可是学生这个人连同其余几个共党都被他们的保卫局秘密抓捕。”

“很好”蒋介石赞叹道。

戴笠苦笑着说:“可是他们都没经拷打,也未经任何讯问,就被保卫局的人直接开除军籍,送上火车赶出了山西。”

戴笠迟疑了一下道:“学生怀疑,这些共党分子是被第四路军保卫局的人识破了身份。”

蒋介石神色凝重地思索了一会,一摆手笑着说:“文戈对党国还是忠诚地,至少是和共匪还是没有瓜葛地,这一点我可以保证。只不过文戈是有些迂腐罢了,对国人内部争斗很反感,因此不愿对共匪大开杀戒。殊不知,治乱世用重典,他还是手太软了。”

蒋介石又冷声说道:“不过,他这样扎紧篱笆也是好的,总还比那些让共党分子混到自己身边的人要强得多。高桂兹不就被共党拉走了差不多一个旅孙连仲二十六路军的赵博生,董振堂,季振同、黄中岳等人,不也是乘孙连仲不在防地之时,率领一万七干名官兵投了江西共匪三十师的吉鸿昌不是也有谋反投共嫌疑更有甚者,竟然还有共党分子混进了党国要害部门”

戴笠清楚,蒋介石所说的共党分子混进党国要害部门,是在指责中统调查科混进了**特工李克农和胡底。

其实,蒋介石和戴笠都不知道,还有一个在这起泄密事件中起着最主要作用的共党被徐恩曾和陈立夫隐瞒了,那就是徐恩曾的机要秘书钱壮飞。

正是钱壮飞私自破译了何成浚发给徐恩曾的密电,才让**上海临时中央的高级领导人逃过了一劫。

**特工竟然成了调查科长的机要秘书,这样的家丑让徐恩曾和陈立夫都很有顾虑,因此,严密封锁了这个消息。甚至,在抓捕了钱壮飞的妻子后,很快又悄悄地给释放了。

见蒋介石对中统调查科不满,戴笠心中不由暗暗高兴,这可是他扩充他的调查小组天大的好机会。虽然心里高兴万分,可是戴笠的脸上不敢有丝毫表露。

戴笠借机道:“校长,为了收集详细可靠情报,学生想要在北平、太原、济南、武汉、广州等地设立半公开的办事机构……”

没等戴笠说完,蒋介石已经明白了戴笠的心思,思考了一会道:“你的通讯调查小组现在隶属于侍从室,做起事来有些不方便。我看这样,贺衷寒、郑介民、康泽几个准备成立复兴社,你可以加入这个组织,在复兴社内成立一个专门进行谍报活动的特务处,由你任处长……”

感谢“还没发现”书友的月票再次感谢“大汉国姓”书友康康的打赏。

更多到,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