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五章 抗战 东北 江桥大捷(二)

小说: 1926之崛起 作者: 深蓝2000 更新时间:2015-02-20 07:49:57 字数:3226 阅读进度:591/639

第五百八十五章抗战东北江桥大捷(二)——

第五百八十五章抗战东北江桥大捷(二)

在齐齐哈尔,马占山表面上表现的很热情,出迎20多里,在齐齐哈尔郊外的小村梅里斯迎接风尘仆仆跋涉了几天的宋哲武一行。

在先期到达的石兰斌的介绍下,马占山很随意地给宋哲武这个副总司令敬了军礼。万福麟的儿子、黑龙江省哈满铁路督办万国宾,黑龙江省议长窦连芳等省府大员们,对宋哲武倒是表示了足够的礼貌,可是怎么看他们都是一副皮笑肉不笑的样子,应付差事的气味傻子都能看得出来。

督军署参谋长谢珂、黑龙江陆军第二旅旅长苏炳文两人,对宋哲武十分恭敬,从两人的表情也能看得出来,他们是真心欢迎宋哲武的到来,也真心希望能和宋哲武的东抗联合抗日。

谢珂、苏炳文两人和梁忠甲都是都是保定军校毕业生,又都在黑龙江省东北军任职,平素关系就很好。他们也都清楚梁忠甲在黑龙江时,受尽了万福麟的排斥,对万福麟无心抵抗外敌失望以及,才投奔第四路军。三人此时相见,自然欢天喜地高兴得不得了。

黑龙江第一旅旅长张殿九,和梁忠甲也是老相识。梁忠甲的威望,在黑龙江驻军中,又是仅次于万福麟,而张殿九对于马占山暂代省主席多少有些不服气,此时更要给马占山一点颜色看,因此也不顾马占山的感受,加入到兴高采烈的三人之中,交谈颇欢。

马占山虽然以前也和梁忠甲关系不错,可是此时的心思却和谢珂、苏炳文、张殿九不同,他还要考虑他的位子。甚至因为梁忠甲的出现,他还要顾虑苏炳文,甚至张殿九会不会听从他指挥。

因此,马占山对梁忠甲表现得有些冷淡。

而万国宾、窦连芳等黑龙江政系人员,对梁忠甲更是不堪,只是碍于和梁忠甲刚刚见面以及梁忠甲现在的身份,这才没有出言嘲讽。

对于齐兴亚,这些人则仅仅是礼貌性地应酬了一下了事。只有驻龙江,也就是驻齐齐哈尔的宪兵第六大队大队长魏福海,高兴地和齐兴亚这位老长官交谈的十分亲热。

马占山以省城尚有600多日侨,治安混乱的理由,把宋哲武的警卫部队留在城外,然后才把宋哲武迎进齐齐哈尔。

宋哲武等人此时才终于明白,马占山在梅里斯迎接他们的目的。

对于马占山,宋哲武并不感冒。虽然后世对马占山评价很高,但宋哲武心中对此一向存有芥蒂。

马占山江桥抗战不假,可是在江桥抗战后,在日军进攻哈尔滨时,对于仅仅一江之隔,在哈尔滨苦战的丁超、李杜、冯占海等人却见死不救。更有甚者,他在32年投降了日军,曾任伪黑龙江省主席、伪满洲**政总长之职。

虽说后来又反正,说当初是诈降,国民政fǔ也接受了这个说法,可毕竟有过“投敌”的历史。

而且,对于马占山诈降的说法,宋哲武也并不完全认同,至少他很怀疑马占山最初的想法。

宋哲武之所以有如此想法,是因为在马占山担任伪职后,督军署参谋长谢珂,不满马占山降日,愤然离职。

在原有的历史上,马占山到任后,谢珂全力支持马占山整顿军务,筹划战事,训练军队,成为马占山的得力助手。江桥抗战后,黑龙江省府迁移海伦,关东军唆使韩云阶等人劝诱马占山,省府大员中的投降派也极力撺掇马占山同日方合作。

唯有谢珂坚决反对同日军妥协,几次以马占山代表的身份出面回绝日方的诱惑。

马占山赴沈阳参加“四巨头”伪建国会议,入省城齐齐哈尔就任伪黑龙江省省长后,谢珂万分愤慨,毅然微服出走,经绥芬河入苏联境内,表示绝不充当日本人的鹰犬。

1932年3月中旬,谢珂从海参崴搭乘丹麦货轮返回内地,不料船至大连时,受到日本宪兵盘查被认出羁押。关东军深知谢珂的能力和在东北军政界的影响,便以伪黑龙江省省长的头衔为诱惑,劝说谢珂投降,而谢珂宁愿在监狱也托病坚辞不就,表现出了很高的气节。

直到当年九月,才利用关东军要其说服苏炳文降日的机会,跑到海拉尔,担任苏炳文任总司令、张殿九任副总司令的东北民众救**总参谋长。

如果说,当初马占山就是诈降,宋哲武认为,像谢珂这样的东北军黑龙江高级军职人员,绝不会一点不清楚马占山的想法,他也不会私自跑了。

不过,宋哲武有信心,既然他来了,就绝不会再让马占山“诈降”。

在城内,宋哲武果然见到大街上有很多日本人,而且这些日本人还嚣张得得很,即使见到马占山一行人,也不避让,就在大街上跳起日本的民族舞蹈来。

这样的场景气得梁忠甲大骂不已,跟随宋哲武进城的第四路军的人,也都十分不解,中日双方已经在东北大打出手了,这些日本人怎么不仅没有受到限制,相反还趾高气扬?

脸上有些挂不住的马占山,有些发窘地向宋哲武等人解释。

因为少帅有令,‘中日双方没有宣战,现在日军侵占东北部分地区只属军事冲突,须等待国联调停,东北驻军万不可主动挑起事端,给日本人以口实。东北驻军若主动攻击日军,均不得以东北军正规番号行动。’

鉴于日军目前还没有明目张胆地进攻黑龙江,对于这些嚣张的日侨,他也没什么办法。

不过,在宋哲武面前,就这么丢份子,也不是马占山的性格。

马占山狡黠告诉宋哲武,他明天就要“好好收拾”一下这些狂妄的小日本。

当天晚上欢迎宋哲武的宴会,场面很大,龙江的大小官员和龙江有头有脸的名人商绅全数到位。宴会也极为丰盛,是地地道道的山八珍,只不过宴会的气氛却感觉不到热烈和融洽,在黑龙江的政fǔ官员和第四路军的人员之间,除了少数几人,好似都隔着一条看不见的隔阂。

马占山在致辞中,大赞宋哲武当年率第四路军数千里驰援满洲里,帮助东北军抵抗苏军,却绝口不提当前如何联合抗日。对张海鹏部的进攻更是不屑一顾,认为仅凭东北军驻黑龙江的部队,就可确保黑龙江的安全。并当众嘉奖了警卫团团长徐宝珍和工兵营营长刘润川每人500大洋。

对于马占山的态度,宋哲武虽然很失望,可还是在答辞中极力向马占山和龙江军政士绅们说明,关东军挑起“九一八事变”,绝不是仅仅想要多得到一点好处而已,而是全面侵略的开始,是在切实推行占领满蒙,进而占领整个中国的《田中奏折》中的计划。

宋哲武呼吁,面对日本的侵略,东北军全体官兵民众,必须放弃幻想,拿起武器保卫自己的家园,同侵略者进行殊死抗战,用鲜血和生命保卫国土。

宋哲武表示,抵抗外敌入侵,保家卫国不仅仅是东北人的事情,而是全体中国人的义务,虽然第四路军主力刚刚经历大战,部队在北蒙暂时还无法脱身,可是第四路军愿意通过东抗,和东北军民一道,同侵略者做殊死战斗,愿意用鲜血和生命保卫东北。

宋哲武的讲话,引起了龙江名人商绅和记者们的强烈共鸣,都在餐桌上兴奋地互相交谈。有宋哲武这位常胜将军参与保卫黑龙江的战事,他们都感到心里更有底。

这些名人绅商纷纷上前向宋哲武、梁忠甲、齐兴亚敬酒表示敬意。

与龙江兴奋的绅商不同,马占山、万国宾、窦连芳等人,除了称赞宋哲武高风亮节外,对于如何联合抗战就是只字不提。

更有甚者,万国宾和几个省府官员竟然不停地对梁忠甲、齐兴亚冷嘲热讽,气得梁忠甲几次要拍案而起,都被宋哲武用眼神制止。

相比之下,齐兴亚要安然的多,只是微笑着默不作声,后来干脆端着酒杯跑到魏福海和徐宝珍、刘润川等人的酒桌喝起酒来。

谢珂的表情中既有愤怒也有忧虑,看得出他只是碍于场面,才没有表示不满,只是一个人坐在那里不停地和这闷酒。

因为马占山、万国宾等人的态度,黑龙江军政官员都不敢给梁忠甲敬酒,只有苏炳文、张殿九全然不考虑马占山、万国宾等人的感受,不停地向梁忠甲劝酒,三人又旁若无人地大谈昔日东北军中的逸闻趣事。

酒宴持续到半夜,因为马占山态度含糊,万国宾、窦连芳更是话里话外表示出不愿让东抗参与黑龙江事务。甚至万国宾还借着酒劲告诉宋哲武,守卫黑龙江是东北军自己的事情,少帅对此早有指示。而且东抗到黑龙江,会给关东军入侵黑龙江的口实。

万国宾的意思就是告诉宋哲武,不欢迎外人插手黑龙江。

即无奈又悲哀的宋哲武,只得怏怏回到住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