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章节 第600章抗战上海淞沪抗战

小说: 1926之崛起 作者: 深蓝2000 更新时间:2015-02-20 07:50:02 字数:8973 阅读进度:607/639

第六百章抗战上海淞沪抗战

关东军发动九一八事变已经三个月后,在中国zhèngfǔ的一再催促下,国联终于为此组成了李顿调查团。

“九一八”事变发生后,中国驻国际联盟代表施肇基奉国民zhèngfǔ命令,于9月21即向国联理事会控告rì本侵略中国领土,破坏国联盟约。要求国联采取行动,制止rì本对和平的威胁和形势的恶化。“使危害和平的局势不致扩大”,并恢复到事变爆发前的状态。

而国际联盟在英法等大国cāo纵下,却对rì本采取了十分令人失望的纵容态度。

国联理事会就rì本武装侵入中国东北问题争论了3个月,作过多次决议,但决本没有做出明确谴责rì本的决议,当然也不能有丝毫作用制止rì本扩大侵略。还是在中国代表的一再要求下,1931年12月10rì,国联理事会才终于通过决议,决定派遣一个国联调查团到远东实地调查“九一八”事变情况。

但国联又规定,调查团的任务只限于研究中、rì纠纷的背景,并向国联提出报告,而无权干预两国的军事行动或建议双方直接交涉。

也就是说,国联调查团的任务只是考察xìng质,至于中rì两国,你们该做啥还继续做啥。。

1月21,国联调查团正式成立。调查团由英、美、法、德、意等5个国家的代表组成。团长是英国人李顿爵士,故亦称李顿调查团。

李顿在英国殖民统治印度时,曾出任孟买省长、代理过英国驻印度总督。美国代表为曾任菲律宾总督的麦考益将军。法国代表为亨利?克劳德将军,曾出任法属西非军司令。德国代表为恩利克?希尼博士,曾任德属东非总督。意大利代表为马柯迪伯爵,曾任意驻南美各国公使。

根据理事会决议,中国派前处长顾维钧以中国代表处处长资格参加,于能模作为国际联合会调查委员会中国代表处专门委员身份参加。rì方“参加委员”为吉田伊三郎,曾任驻沈阳总领事。代表团秘书长为国联秘书处股长哈斯。此外还有一些翻译人员。

调查团临行前,国联行政院规定他们除调查rì本在中国发动“九一八”事变而形成的满洲问题外,也要调查中国的国内形势。

因为rì本在国联宣称,由于中国的政治形势关系,中国zhèngfǔ已不能履行它的责任,即不能保护外国利益,特别是rì本在满洲的条约权利和利益。

言外之意,就是它是不得已才采取武力手段占领东北,并且只有rì本在中国东北保有武力,才能维护它的“条约和利益。”

rì本的这一招法颇为高超。它隐含着的另一层意思是,告诉英美法意这几大列强,你们在中国也都有着靠武力夺取的以各种条约约束的许多利益,如果我的利益你们不允许我进行武力保护,让中国人尝到了甜头,那后果可是不堪设想,中国人也会蚕食侵犯你们的利益,以后你们的利益被侵犯,你们又如何来保护?

对于rì本zhèngfǔ的“善意”提醒,各国zhèngfǔ虽然心知肚明,可是他们也绝对不愿意rì本在中国为所yù为,取得越来越大的利益。

要知道,利益是要均沾的,让rì本人利用地利之便和借着经济危机列强无法更多染指中国的时机,在中国取得超越所有列强的巨大利益,这是无论如何也不能接受的,至少也是不能轻易纵容的。

因此,调查团此行就要把握好一个度的问题。何况,现在国民zhèngfǔ正在缠着列强要收回关税。

既不要让中国人以为已有条约可以随意侵犯更改,又要限制rì本人独享利益,就成了各国的一个不可明言的共识。

既然如此,调查团自然就要听取各个列强zhèngfǔ的建议了。

李顿调查团行程不是首先去遭受rì军铁蹄蹂躏的中国,而是先去询问各个列强国家对该事变的态度。2月3rì,调查团在听取了法、意、德的意见后,由法国勒哈弗尔港出发,先到伦敦、华盛顿,然后再到rì本。

尽管如此,调查团的成立,还是给rì本zhèngfǔ带来了很大压力,zhèngfǔ内对关东军的非议也开始增加,指责本庄繁、板垣征四郎、石原莞尔、土肥原、花谷正不遵从zhèngfǔ政令和军部军令擅自挑起对华战争。

这让关东军很委屈,也很愤懑。他们明白,这是zhèngfǔ内一些畏惧西方列强的势力,在为列强可能的制裁做准备了,他们需要找几只替罪羊。

既然明白了国内保守势力的yīn谋,那就要想办法解决危机,决不能坐以待毙。

本庄繁、板垣征四郎、石原莞尔、土肥原、花谷正等人商量了几天,最后想到了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

要想减轻压力,一个很好的办法就是转移别人的注意力,这样压力就会分担。而且,如果替罪羊太多,zhèngfǔ内部的反对势力也不敢对他们怎样。

想到了办法,那就要选择事发的地点。哪里最合适、又有哪个势力更合适呢?

最后,石原莞尔建议,最合适的地点是上海。因为上海是远东最繁荣的国际大都市,只有在那里发生的事情才最能吸引列强的眼球。而且,那里是海军的地盘,除了事,海军绝对难以置身事外,只要把海军拖下了水,他们就不会有任何事情了,zhèngfǔ和军部的反对派是绝对不敢同时挑战陆军和海军的权威的。

石原莞尔的建议得到众人的一致同意,必须要在上海这个大国际都市搞出点事情,让包括rì本zhèngfǔ在内的大家都去关注上海。

要点燃战火那是需要火星的,可这个火星怎么找呢?上海不是陆军的地盘,是rì本海军的势力范围。关东军要是请海军帮忙来捣乱,只怕那些把陆军当成山猴子的海军,根本就不会上这个当,甚至压根就不会理会。

不过,这可难不住板垣和土肥原,做这些事情,在他们来说那可是手到擒来的小事。

做事情,还是要靠陆军自己的兄弟。于是,板垣和土肥原找了驻上海领事馆的陆军武官田中隆吉来扔这个火星。

田中隆吉先后在参谋本部支那班和北平、张家口特务机关任职,30年十月到rì本驻上海总领馆任武官,和板垣、土肥原都是老同事,极为熟悉。

为了干这一票,本庄繁很豪爽,当年炸死张作霖,关东军的经费也只出了一千元。为了这单生意,本庄繁竟然一次拿出两万元。

两万元?张学良贿赂rì本政客动辄数十万元。两万元能做什么?

虽然板垣和土肥原对于本庄繁的小家子气很反感,可是也不好多说什么。因为此时rì本全国的军费也仅有五亿rì元,因为大规模入侵东北,军费大幅超支,为了满足军费需求,国内现在已经不得不增税了。

别人嫌钱少,这位田中隆吉却宁愿贴钱干。这个rì后被自己的同僚也骂成yīn谋家的家伙,居然还真从上海的rì本企业那里又弄来了10万元。

钱有了,还得有人帮忙,因为他本人的身份,出面做这件事很有些不便。于是,田中隆吉找来了一个神秘的女人,一起做这单大生意。

这个神秘的女人,就是此后大名鼎鼎的川岛芳子。

一说起这个名字,很多人都会联想起“魔女”、“艳谍”等等。她是抗战期间,在中rì两国如雷贯耳的rì本女间谍。战后对她的审判,曾引来无数记者旁听,中rì两国都拍过以她为题材的影视剧,书籍文章就更不用说。直至今rì,还有人在考证她到底有没有真的被枪决。

然而,和之后的大红大紫相比,此时的川岛芳子,在江湖上还没什么名头。

虽然她确实认识不少rì本军政官员,但并没有人把她当成一个优秀的间谍来看待,他们对芳子感兴趣的,只是她的身份,满清铁帽子王肃亲王第十四女,如假包换的大清格格。

肃亲王,满清开国八大铁帽子王之一,皇太极长子豪格。

按照满清的成例,一般王爷的爵位是降等承袭的,也就是王爷的儿子不会是王爷,只能降一等爵位。但肃亲王不一样,他这个王爷是世袭罔替,王爷的子孙还是王爷,所以也叫铁帽子王。身份高贵非同一般。

豪格功勋卓著,明末的张献忠,就是被这位肃亲王给宰掉的。川岛芳子的老爸,就是这豪格传了9世的末代肃亲王善耆。

大清一亡,满清显贵顿作鸟兽散。然而这位肃亲王却与众不同,铁着心想复辟。

要复辟得有帮手,肃亲王认为满清贵族们都是一群脑满肠肥的无能之辈,受到孙中山革命的启发,他也拉上一群rì本人帮忙,尤其是一个叫川岛浪速的,简直成了肃亲王的心腹智囊。

这两位哥俩好极了,好到什么程度呢?

举个例子来说,肃亲王当年一指自己一个女儿说,我就把这个女儿送你作女儿得了。这个女儿,就是川岛芳子,那时,她还叫显玗,还没几岁。

为了复辟,川岛浪速和肃亲王在东北没少折腾,肃亲王甚至变卖家产筹措一百万充军费。然而起事不顺,每一次都让张作霖给利索地剿灭了。肃亲王直到咽气,也没看见他的满立。但他这个女儿,接受rì本教育长大,又被灌输着复辟的思想,慢慢的,却成了能周旋于rì本要员和满清遗老遗少之间的厉害角sè。

最开始,没人打算让她做间谍。1927年,川岛芳子20岁那年,嫁给了一个蒙古贵族,但是三年后,川岛芳子离家出走回到rì本,和一帮rì本整天想闹事的青年将校纠缠在一起。

而最终将她带入间谍生涯,正是其中之一的这个田中隆吉。

很多中国人知道田中隆吉,是因为电影《东京审判》,对这个出庭指证rì本战犯的“田中隆吉中将”印象颇深,甚至有的观众认为他“坚持正义、不畏人言”。但是很遗憾,这个田中隆吉,充其量也仅仅是个污点证人而已,在中国时,到处煽风点火,唯恐天下不乱,即使在rì军内部,田中隆吉也被人看成是怪物。

一个是想借助rì本势力复辟满清,另一个想利用满清贵族的残余势力和对中国情况的熟悉,成就个人的功勋。就这样,这一男一女,很快混到了一起。

用rì本人自己的话来说,这是蛇和魔的结合。

在上海的rì子,在田中隆吉的安排下,川岛芳子到底做了些什么,现在很少有人说得清。有人说她曾化装成舞女在舞厅中获取情报,也有人说她曾用美sè接近曾任南京zhèngfǔ的大员。甚至还有传闻,她和孙中山的长子孙科相交不错,从孙科那里套取情报。

国际间,但凡要找事,一般都是一个套路。那就是先把自己擦破点皮,然后不分青红皂白地一顿老拳把人打倒,踏上一只脚还义正词严信誓旦旦地说自己是受害者,要大家主持公道。

九一八事变,那是关东军把自己的铁路小小的炸了一下,可那毕竟是rì本人驻守的地方,做手脚容易。

上海情况不一样,rì本人的所谓权益大部分都集中在租界里面。负责租界治安的工部局都是些蓝眼睛大鼻子的老外,想让中国人声势浩大的冲进租界去破坏“rì本权益”,那可不是那么容易做手脚的。真要那样,恐怕中国人一进到租界里面,就会先被巡捕驱散。

田中隆吉和川岛芳子两人想来想去,最后认定,比较可行的,还是弄出点人命,弄死个把rì本侨民,来点燃rì中战火。

可让谁去做这个冤大头呢?

这个冤大头可不能随便找,这是很有讲究的。

第一个,这个冤大头不能是个地头蛇,在上海住久了的侨民。那样的人,弄死一个,七大姑八大姨的发动关系查起来,容易露馅,搞不好就真的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第二个,这个冤大头要无知无畏。胆子小机灵的rì本侨民,看风头不对才不愿随便到抗rì情绪浓厚的中国人聚居区去转悠。第三个,这个冤大头得死得有点价值,他的身份足以让rì本人为他的死而特别愤怒。

想来想去,有几个rì本人就被圈进了这个名单。这些冤大头是一帮从rì本来上海还没多久的rì莲宗和尚。

rì莲于1222年诞生在rì本千叶县的一个小渔村。12岁出家,16岁正式为僧,取名莲长。翌年,他前往镰仓修学,之后在比睿山、奈良等地钻研当时所有佛教学派的教理。32岁,他通过《法华经》领悟到潜藏于每人生命里宝贵的‘佛界‘,并教示开启此佛界之南无《妙法莲华经》才是佛法的究极。他立宗宣言,改名为rì莲,开始了宗教改革的计划。

rì莲宗教化方法有所谓“折伏”和“摄受”两种。灭后由其门下的rì昭、rì朗、rì兴、rì向、rì顶、rì持等六老僧葬其遗骸于身延山,建久远寺,即今rì莲宗的总本山。著有《守护国家论》、《立正安国论》等300余种著作。后来rì莲的弟子分成许多派别。近代rì本新兴宗教的几十个教团,有70%都属于rì莲系。在rì本很有影响力。

这些rì莲宗的和尚们,从rì本来上海没多久,在上海侨民里没什么亲友,死了都没人认识。而且这些和尚现在自己也还搞不清上海的情况。

更妙的是,在rì本,和尚是方外之人,不问俗事,很受国民尊敬。如果慈悲为怀不问红尘的和尚都被中国人杀了,当然比一般rì本人被杀更容易引起rì本人的愤怒。

此外,这群rì本和尚还不是一般的和尚,这可是rì莲宗的和尚,rì莲宗出了名的具有攻击xìng,早期传道的时候,rì莲宗的和尚会跑到街上和人激烈辩论。而这帮和尚的老师就更是个狠人了,正是此时rì本有名的暗杀组织血盟团的龙头老大,rì莲宗僧人井上rì召。

和尚组织暗杀团,很给力。这就是rì本和尚的特sè。

能吵能打有后台,又是刚来上海的和尚,绝对是很不错的冤大头。

准备被弄死的冤大头找好了,接下去自然要考虑把屎盆子扣到谁头上了。很快,一家名为三友实业社的企业被田中隆吉选中了。

三友实业社,听着很像rì本名字,但却是标准的中国企业。

虽然今天知道三友实业社的人已经不多了,但当年在上海滩可是赫赫有名,在rì本人本来占据绝对优势的纺织业,这家企业硬生生杀进去,抢了rì本人好大一块市场份额,号称中国第一个大规模的纺织厂,早就成了rì本纺织厂的眼中钉。

三友实业社由陈万运、沈九成、沈启涌于民国初年创立,因为经营有方,很快成为我国有史以来第一家具有大机器生产规模的纺织厂。

陈万运,又名陈曼云,出身于浙江慈溪一个小商人家庭。陈万运幼年时在家乡进私塾读书,15岁随父到上海谋生。先在市郊浦镇三阳泰烟杂店当学徒,后转入虹口嘉兴路上的乾新祥烟纸店当学徒。少年陈万运做事认真,又肯动脑筋,深得店主器重,满师后留店当伙计。

辛亥革命后,“实业救国”的思cháo在国内风起云涌,关心国事的陈万运受其影响,萌发了走实业救国道路的意念。经过长期细心观察,陈万运终于找到了一条创业门径。

当时西方列强大肆对中国商品倾销,rì用商品更是洋货独步天下,单洋烛一项,1910年进口就达百万两,洋烛取代了中国老式的油盏灯和土蜡烛。陈万运发现,洋烛烛芯一直由rì中桐洋行独家经销,尽管要价高,却供不应求。在烟纸店工作多年的陈万运揆情推测认为可以从这个本轻利厚、生产技术较为简单的项目入手,步上创办实业的征程。

1912年4月,他找到了两个合伙人,一个是同乡沈九成,在上海高裕兴蜡烛店当学徒,另一个是陈的亲戚沈启涌,当时也在“乾新祥烟纸店”工作。3个人倾其所有,集资450元,在四川北路横浜桥南堍士庆路鼎兴里租借5间小屋,购来10台手摇烛芯车,开始制造洋烛烛芯。小作坊取名“三友实业社”,内涵3友合作,实业救国之意。产品商标定为“金星”牌。

一年后,沈启涌跳槽,拆股分手,不久陈万运的同乡陈律甫入股2100元,其时资本增加至2400元,并在厂名上加注“美记”二字。产品出来了,要打入rì商垄断的烛芯市场,又成了难题。为了打开局面,陈万运和沈万成自己走街头,在rì商洋烛行附近,摆摊点燃自制的蜡烛。行人纷纷围观,看到蜡烛不淌油、不弯头、不中途熄灭,确实不比洋烛逊sè。这一街头活*使“金星”牌烛芯从此名声大振,“三友”的烛芯也以价廉质优的优势迅速打开市场。

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欧货烛芯供应中断,rì商借此抬高售价,英美厂商不得不向“三友”订货。这样,金星牌烛芯逐步将rì货烛芯挤出中国市场。“三友”的生产规模也开始扩大。

1915年3月,沈陈两人将资本增加到8400元,将《三友实业社美记》改为《三友实业社无限公司》,同年12月16rì,“三友”改组为股份公司《三友实业社股份有限公司》,资本增至3万元,成立董事会,推举慈溪在沪实业家史悠风为董事长,沈九成、陈万运为董事,并兼正副经理。同年,“三友”还在横浜桥南面建成三层厂房一座,工人增至百余人,添置电力烛芯车16台,烛芯球车2台,烛芯品种发展到6种,rì产量达到500~600磅,市场份额进一步扩大,各地厂商竞相向“三友”订货,使“三友”在国货界初露头角。

1917年,陈万运在杨树浦引翔港购地30亩,建造规模较大的生产总厂,生产“三角”牌毛巾,与西邻rì商东华毛巾厂抗衡。1918年,经董事会讨论,决定再增资,向外招资7万元,资本金总计达10万元。1919年,“三角”牌在běijīng农商部注册备案,其图案是由一个圆圈加内三角组成,寓意三人同甘苦、共患难。同年,又在川沙设立工场,添置木机百余台。

陈万运聘请了刚从美国留学回来的郑祖廉为第一任厂长,把好技术关。他们把生纱漂白改为熟纱漂白,使毛巾的吸水、手感、白度、纱支脱脂提高到一个新水平,是当时漂染工艺上的革新。

接着,三友社继续开展毛巾花式的研究,他们把原来生产多年、式样单调的红蓝档式毛巾,改进一下,用鲜红sè在雪白平布上印上“祝君早安”字句,还为大宗客户免费加印字号。以后,三友实业社又研究生产新颖别致的多片综织造的回纹浴巾。这三招,招招都使国产毛巾的质量得到了巨大飞跃。投放市场后,深受用户青睐,甚至远销东南亚一带。

三角牌毛巾受到国人欢迎,畅销全国,同时也使rì货铁锚牌毛巾营业rì益衰退。rì商不甘心失败,遂改变策略,用廉价政策,再来争夺市场,运进单幅毛巾铁机二百台,设瑞和毛巾厂于华德路高郎桥与兰州路之间,用廉价劳动力大量生产铁锚牌毛巾,来势凶猛。

三友实业社则提高质量,jīng益求jīng、减少浪费、降低成本。在提倡国货、抵制rì货中,人民觉悟普遍提高,爱用国货深入人心,rì货铁锚牌毛巾产量再多、价格再廉,无法与优质三角牌毛巾竞争,存货积压、工厂停工,不到三年,rì商瑞和毛巾厂被迫歇业,而rì货铁锚牌毛巾也于1923年完全退出中国市场。1926年在美国费城举办的世博会上,《三角牌》毛巾荣获得金奖。

陈万运还聘请漫画家叶浅予等为三友实业社*科绘画宣传;著名的漫画“三毛流浪记”的作者张乐平那时就在三友实业社*部当绘图员。

三友实业社由于经营管理得法,企业发展很快,三友的产品之多、营业之盛,在当时实业界中是屈指可数的。随着“三角”牌毛巾市场占有率的不断提高,三友社的利润也水涨船高,职工的收入水平远高于其他工商企业。陈万运还在厂里设立图书馆、俱乐部、医疗室等设施,处处为工人福利着想,因此三友社的工人们以社为家,凝聚力极强。不久,三友实业社又盘买了杭州通益众纱厂和鼎新织布厂,改为三友社杭州分厂,成为国内著名的纺织企业。

这个陈万运活脱脱就是一个《大染坊》中的“jiān商”小六子。

陈万运虽然是一介商人,但极其爱国,九?一八事变后,陈万运在总厂成立了抗rì救国会,组织了三友抗rì义勇军,多达400余人参加,陈万运亲任大队长,队员自费做了军装,天天在上班前cāo练。张乐平还在厂门口高墙上贴了一幅巨型宣传画,标题是“定要收复东北三省”,画的是一个义勇军战士,拿着长枪对准rì本兵。

对于这个陈万运,田中隆吉早就恨得牙痒痒,把这个屎盆子扣到陈万运头上正合适,绝对是一石二鸟。

九一八事变一起来,爱国不分老板、工人,这家三友实业社作为华资大厂,全身心投进了对rì经济绝交的活动。

总之,用田中隆吉的眼光看,这是一个有着“很,很排外”面貌的工厂。给它栽一顶杀害rì本人的帽子,看起来很合理。

田中隆吉挑起事端缺钱,从rì本纺织厂那里弄了十万块钱。趁机搞垮一个rì本企业的强劲对手,也算是对rì本老板们的一个回报了。

至此,冤大头和被栽赃的都找好了,下面就是怎么挑选一个合适的机会罢了。

不知田中龙吉和川岛芳子用了什么招法,反正他们很容易地就说服了rì莲宗的僧人。

1月18下午,两个和尚和rì本三个信徒,出现在了上海公共租界马玉山路的三友实业社门口。

他们一出现,先把这里的中国人搞迷糊了。谁都知道这里的抗rì气氛浓厚,平时rì本人根本就不敢来。

现在倒好,rì本人不但来了,而且还敲钟打鼓,唧唧歪歪,好像特别要跟你强调他是rì本人似的,怎么看怎么像找茬的。

三友实业社所在的这个地方,叫引翔港,这里的西部和南部,包括三友实业社这里,都属于租界,但北面一带却属于华界。

中国工人拦阻rì本和尚进入“纯属内地”的华界,这些都是田中隆吉完全可以预料到的,而这些来上海没多久的rì本和尚却完全不清楚,更何况言语不通,吵架甚至推搡自然难以避免。

这个时候,“爱国民众”登场了。

“爱国民众”由和田中隆吉关系密切的上海青帮老大常玉清的徒弟来担当。但见聚拢来的人群中,有人越来越言语激昂,很快就动起了手。

常玉清是“安洁帮”的帮主,在闸北一带开着一家叫“大观园”的浴室,实际上就是个暗娼馆。青帮老大一出手,弄几十个徒子徒孙上就行了,甚至都不需要他讲明白,一声喊打自然有人替大哥扁人,更何况扁的是rì本人。

一人动手,万人喊打,一片混乱中,两个rì本和尚都被打伤,有一个送进医院后呜呼哀哉了。等巡捕赶来,青帮弟子们早没了踪影,租界巡捕只好抓走三名三友实业社的工人回去应数。

一个rì本人被打死,两个rì本人被打伤,田中隆吉很满意。火星已经起来了,现在他需要再狠狠地扇扇风了。

事情发生后第二天深夜,几十个rì本“热血青年”突然手持刀枪冲入三友实业社放火,附近的华籍巡捕正要叫救火会,却遭到rì本人的围攻,三名租界的华捕一死两伤。两边都出现了死伤,鲜血一旦流淌,局势顿时急转直下。

原本rì僧遭袭后,rì本侨民开会提出的要求还是循着正常的交涉途径向上海市zhèngfǔ抗议,但是一把大火烧了三友实业社,使得大多数rì本侨民也跟着疯癫起来。

第二天,在有心人的煽动下,六百多rì本侨民在租界大肆打砸中国商店,殴打中国人,甚至把赶来制止的英国巡捕也打伤了。这还不算,这些癫狂的侨民还向驻在上海的rì本海军陆战队请愿,要求海军增兵上海。

在侨民的巨大压力下,原本秉承zhèngfǔ指令,还企图控制局势的rì本领事馆的态度也随之强硬起来。21rì,rì本领事向上海市zhèngfǔ发出四项要求,道歉、捕凶、慰问伤者三项倒还是就事论事,但第四项,取缔抗rì活动,解散抗rì团体的要求,却一下子把个案拔高,把上海市zhèngfǔ逼进了墙角。

22rì,rì军在上海的最高指挥官,第一外遣舰队司令盐泽幸一也甩开领事馆,单独发表声明,威胁上海市zhèngfǔ如果不答应这四项要求,rì本海军就要采取“适当行动”。

战争的乌云迅速笼罩起来。而接下来的事情,已经不需要田中隆吉和川岛芳子这两个始作俑者cāo太多的心了。。。。。。

感谢“70生人”书友的评价票!

第600章抗战上海淞沪抗战

第600章抗战上海淞沪抗战,到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