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章节 第六百二十八章 抗战 淞沪抗战 撕裂

小说: 1926之崛起 作者: 深蓝2000 更新时间:2015-02-20 07:50:03 字数:6252 阅读进度:628/639

几乎就在第一颗炸弹落在大公纱厂院内的同时,十九路军和第五军的反击也开始了。传更新

原本定在零点的攻击时间,在高志航的要求下,被改在凌晨两点。原因是,高志航担心在娄塘地区的总攻会让虹口的rì军提高jǐng觉,从而有可能破坏轰炸大公纱厂的计划。

虽然蒋光鼎很不愿意更改作战计划,他认为,朝令夕改是军中大忌。

可是高志航毕竟是为了炸毁rì军的飞机,是在帮助十九路军和第五军对rì军作战。张治中也劝说蒋光鼎,如果高志航能在夜间炸毁几十架rì军飞机,那对于总攻会产生巨大影响。而且,攻击时间推迟两个小时,也更利于各部队进行组织。蒋光鼎这才勉强答应。

为了迷惑rì军海派遣军总司令白川义则和前线总指挥菱刈隆,十九路军和第五军自太仓至真如,在东部全线都同时向rì军发起了炮击。由于宋哲武支援的火炮三天前就已经运到了太仓,各部队炮兵昨天就已经接收完毕。而且,大力支援海抗战的宋哲武,害怕因为突然增加了这么多火炮,十九路军和第五军一时间恐怕找不到这么多熟练的炮兵,不仅运来了火炮,还成建制地派来了几百名炮兵。

十九路军和第五军现在有75以口径火炮近二百门,再加几百门60—120的迫击炮,总计有大小火炮六百余门。一时间,二十多公里的战线炮声隆隆火光闪闪,声势十分骇人。

rì军自昨晚发动全线总攻后,就一直在追着十九路军和第五军打,根本就没有时间休息,各部队都十分疲劳,娄塘战斗一停,rì军就急忙收兵,就地构筑了简单的工事后,早早进行休息。准备明rì再发起攻击。

因此,突然而猛烈的炮击让几乎没什么防备的rì军吃了大亏,前线的部队都是在睡梦中被炸醒。然后冒着横飞的弹片冲出宿营地跑到野外躲避。

第五军两个重炮团在炮击中的目标,是娄塘和祝家宅以南的印家宅一线,正面宽度仅有两公里。主要就是尽可能为史明和孙立人的穿插部队尽可能扫清障碍。

rì军的简易工事在大口径榴弹炮的打击下,根本就不堪一击。十分钟炮击过后,rì军的简易工事就已经面目全非。直到这时,从睡梦中惊醒的rìrì军的炮兵才开始还击。

在祝家宅以西三公里外穿插部队的出发阵地,孙立人一身戎装,头戴钢盔。此时正站在一座民房顶,举着望远镜在观察前线壮观的炮击场面。

远处黑暗的夜幕中,成串的火光连绵不断,将东边的夜空都隐隐染成了红sè,轰隆隆的炮声更是连绵不断。这样猛烈的炮击场面,孙立人还是头一次见到,这让他心情十分激动。

两发红sè信号弹从西面几公里外的蓬朗升起,在漆黑的夜sè里。这两发红sè信号弹sè泽显得十分艳丽。

背对着孙立人一直在注视着蓬朗方向的参谋。急忙向孙立人报告。

“报告旅长,总指挥部发来信号,十分钟后炮火将进行延伸shè击。”

孙立人放下望远镜,转过身来,看着夜空中的信号弹,问参谋:“团营长们都到了吗?”

“到了。都在院子里等着呢。”

孙立人把望远镜递给参谋,顺着梯子下到院子里。

不大的院子里站满了一大群年轻的校级军官。只有一个四十来岁的军官是少将。

少将叫莫雄,是原税jǐng总团总参议。现任dúlì旅参谋长。

这个莫雄,字志昂,广东英德人,虽然年纪刚过不惑之年,可是资历却极老。

莫雄13岁到广州石室天主教堂当小伙夫,16岁参加同盟会。黄花岗起义时,打入清廷新军执行策反任务。武昌起义后,广东dúlì,组成北伐军北,莫雄先后在广东北伐军中担任排长、连长。屡立战功,又因其豪爽义气,在军内被称为“莫大哥”。

1922年6月,陈炯明部发动兵变。当时莫雄在驻梧粤军中担任营长,兼梧州卫戍司令。此间,莫雄拒绝陈炯明的高官引诱,秘密派手下连长张域到永丰舰向孙中山表示忠心,请孙中山派要员到梧州联络滇军和桂军以及尚存的部分粤军,发动和组织联军东下讨陈。孙中山先后派出副官张猛和在jǐng卫团任营长的薛岳等前往梧州。-在莫雄的帮助和联络下,是年12月,滇、粤、桂成功举行“白马会盟”,莫雄担任前敌指挥官,率义师四万之众沿西江而下。西路联军一举将陈炯明赶出广州,为孙中山第三次在广州建立革命政权立下汗马功劳。由于拥立有功,孙中山亲自委任莫雄为粤军少将旅长。

中山舰事件发生后,蒋介石先是任命莫雄为粤军第十一师中将师长,命令他去收缴粤军杨锦龙、梁士峰的武装。孰料完成任务后,莫雄的粤军第十一师却被第一师包围,强行缴械。

1930年底,莫雄只身一人,到海找到老朋、时任国民zhèngfǔ财政部长的宋子文,被宋子文留在财政部任少将视察员,每月领着200大洋的薪水,rì子倒也过得清闲。淞沪抗战开始后,宋子文小舅子、税jǐng三团团长张远南畏战,被宋子文大骂一顿后,还强令不得脱离部队。可最终宋子文碍不过夫人的眼泪,就想请莫雄任第三团团长。

在宋哲武推荐孙立人担任dúlì旅旅长后,考虑到莫雄的资历,孙立人建议宋子文任命莫雄为参谋长。

除了莫雄,院子里还有第一团团长赵君迈、第二团团长韩文源、第三团团长刘天绍、第四团团长龚贤湘、坦克营营长刘天啸、战车营营长王通、特务营营长楚天、骑兵营营长汪莫志等,此外,还有工兵营营长刘晓、高炮营营长、炮兵营营长、通讯营营长、辎重营营长等人。

原本宋子文只派出了一、二、三三个团到第五军组建dúlì旅,第四团和所有总团直属部队全部留在总团部。之所以如此,这是宋子文抱定在海与rì寇誓死一战的决心。不过,税jǐng总团毕竟是他一手建立的美式风格的部队,来之不易,他想要为税jǐng总团留下一个种子。

可在宋哲武推荐孙立人担任dúlì旅旅长后,孙立人坚决要求把他的第四团也带战场,否则他就拒绝就任。宋子文一狠心。不仅同意了孙立人的要求,还除了留下教导队,干脆把几个直属营也都交给了孙立人。dúlì旅总人数达到两万四千多人,比史明的17师人数还要多。

在这几个直属营中,原本并没有坦克营和装甲营,坦克和装甲车都是以连排为单位分散在四个团里。孙立人在读完宋哲武关于装甲突击新模式的电报后。大受启发,对坦克和装甲车的使用有了全新的认识,建议组建坦克营和装甲营,并由坦克营、装甲营、骑兵营、特务营、工兵营组成装甲团,由孙立人亲自兼任团长。

听说是宋哲武的意思。宋子文当即同意了孙立人的建议。

看着摩拳擦掌的团营长们,孙立人大声正sè说道:“诸位,再有十分钟,我军炮火就要进行延伸shè击,时间紧迫,多余的话我就不说了,我只想告诉你们,这一仗。是我们税jǐng总团成立以来的第一仗。而且还是一场硬仗,能否歼灭rì军第九师团,就全看我们dúlì旅能否按时完成穿插分割任务了。”

孙立人指着院外道:“我们dúlì旅的装备即便在全中国所有的军队中,也是装备最jīng良的。我们拿着这么jīng良的武器,就不仅要打好这一仗,还要必须打出dúlì旅的威风。否则我们不仅会愧对国家花在我们身的巨额钱款。更对不起全力支援我们的海民众。你们说,我们能不能打好!”

“能!”团营长们有力地齐声回答。

“好!”孙立人挥手止住众人。

“五分钟后。装甲团作为全军突击先锋出发,为全军打开通道。我会亲率装甲团进行突击。后续部队由莫参谋长负责指挥跟进,各部队行动务求迅速,不得恋战。”

“一团赵团长。”

一团团长赵君迈,身高一米八,十分健壮魁梧。衡山县白果乡人。先后毕业于rì本成城中学、美国威斯康星大学土木工程系、美国诺维支骑兵学院。

别看赵君迈在美国受到过高等教育,可他似乎天生就是军人的材料,他不仅泳技高超,还好柔道,擅摔跤,曾扬名美国,是中国第一个国际zìyóu式摔跤手;而且还骑术高超,练有一身内、外家功夫。

值得一提的是,赵君迈1926年入美国诺维奇大学改习军事,很快就成为该校摔跤队队长。1927年,参加美10所重点大学摔跤对抗赛,是当时唯一保持不败的选手。

君迈前一步,脚铮亮的马靴“啪”第一碰,立正报告。

“装甲团撕开rì军阵地后,一团要迅速跟进,守住突破口,保证后续部队安全通过。记住,能否守得住突破口,不仅关系到装甲团的安危,更关系到我军能否围歼rì军第11师团,甚至也会关系到海抗战能否胜利。能完成任务吗?”

“请旅长放心,第一团即便战至最后一人,也会保证突破口大安全。”赵君迈大声回答。

“好!”

“张治中军长在2月15rì的《zhōngyāngrì报》发表了《告全军将士》,现在,大家一起跟我宣读。

“。。。。。。rì本倭寇不仅是中国的敌人,且为世界的公敌。打倒rì本帝国主义,不仅为中国去了一敌人,且为世界去了一公敌!。。。。。。我十九路军将帅守土沪,抵御暴rì,冲锋陷阵,血战兼旬,为国家争人格,为民族求生存,屡建奇勋,功在党国。”

“。。。。。。治中个人,誓与我军将士共患难同生死!深望我全体将士,人抱必死之心,以救国家,以救民族!”

“。。。。。。消灭倭寇,这不仅是我们战士的勋绩,亦即我国家民族无尚的光荣!党国存亡,在此一举。。。。。。建树我们伟大的功绩。发扬我们黄埔的jīng神,扩大我们历史的光荣。”

“同志们!努力,努力争取最后的胜利!以我们的血。去洗涤人间一切的罪恶;以我们的白骨,去奠定国家的基础!”

孙立人大声背诵张治中的《告全军将士》,他每念一句,众人就大声跟着诵读。众人越念情绪越激动,到了最后几句,大家完全是用怒吼的音量喊出来。

孙立人一挥手道:“装甲团军官留下,其余人员马赶回部队,准备出发。”

这些神情激动的团营长们。都一路小跑着冲出院门,纷纷马,打马而去。虽然dúlì旅各部队此时都集中在方圆一公里的范围之内,可这些人心急似火,都是骑着马来的。

孙立人对坦克营营长刘天啸、战车营营长王通、特务营营长楚天、骑兵营营长汪莫志、工兵营营长刘晓等人道:“我再重申一遍,我们装甲团最重要的就是火力和速度,你们都要记住,战斗开始后。一定要猛、快、狠。明白没有?”

“明白!”几个营长兴奋地大声回答。

孙立人和莫雄简单交代几句后,领着众人大步走出院门。

此时,在排列整齐的六十辆坦克、装甲车,端着冲锋枪担任的搭载掩护任务的特务营士兵都已经就位。卡登.罗伊德坦克扁平的车体尤其适合搭载掩护的步兵。

孙立人跳07号装甲车钻进车内,然后从里面打开舱盖,探出半个身子。威风凛凛地一挥手,二十四辆卡登?罗伊德坦克和三十六辆维克思装甲车顿时轰隆隆地发动起来。然后坦克营在前,装甲营在后。紧跟着装甲车的是骑兵营和特务营,最后面是工兵营。

中国装备最jīng良,也是最具先进意识的这支部队,浩浩荡荡地杀向祝家宅rì军防线。

在十九路军和第五军突然猛烈的炮火打击下,rì军在娄塘至印家宅一线的工事已经被摧毁殆尽,十分钟后,两个105榴弹炮群已经开始转向,对rì军分布在祝家宅两侧的rì军第11师团和第十四师团的炮兵进行压制。

对中**队的火力已经很熟悉的rì军,一来十分疲惫,二来也根本没有想到他们会遭受如此猛烈的炮击,所以rì军在宿营时根本没有什么防范。

印家宅驻有rì军11师团的一个大队,在105榴弹炮的猛烈轰击下,rì军设在村外的工事,甚至印家宅村的大半房屋都已被摧毁,睡得很死的rì军伤亡惨重,许多人甚至在睡梦中就被炸死和被倒塌的房屋压死。

不过,这毕竟是rì军的常设正规师团,战斗力十分强悍,残存的几百rì军在军官指挥下,迅速冲出村子,进入村口前的战壕和残存工事中。

按照rì军的思维,在对方炮火准备后,随之而来的就是步兵进攻。而且,准备的炮火越充分,随后的步兵冲锋也就越猛烈。他们做好拼死抵抗的准备,只等对方的步兵进攻。

可让rì军没有想到的是,他们并没有迎来中**队步兵的冲锋,也没有听到中**队惯常冲锋时的呐喊声,而是在隆隆的炮声中,听到了马达轰鸣声,而且这轰鸣声还越来越近,越来越响。

从深深的夜幕后传来的这巨大的轰鸣声,让rì军产生一种恐惧感,在大队长的命令下,rì军的轻重武器开始向传来轰鸣声的黑暗中,进行猛烈shè击。这样的shè击,能让rì军多少有些安全感。

只不过,rì军的这种安全感很快就消失得无影无终了。当第一辆卡登.罗伊德坦克从黑暗中冲出来的时候,rì军的神经就基本崩溃了。

rì本坦克研发此时才刚刚起步,是以法国的“雷诺”FT17轻型坦克与英国的“维克多”轻型坦克为基础,进行研制的。rì军仈jiǔ式“奇哈”中型坦克自1927年开始设计,战斗全重10吨,最大速度25公里,发动机功率100马力,越壕宽2米,装37炮及机枪1挺以,主要部位装甲可抵御600米内37炮弹的攻击。可rì军研制速度缓慢,直到1929年4月才在大阪兵工厂完成样车,同年定型为仈jiǔ式中战车。去年才投产,数量很少,只有rì军近卫师团才刚刚装备了八辆。

rì本陆军在和海军争夺军费时一向比较吃亏,海军陆战队可以有钱买英国装甲车,可陆军却买不起。因此,rì军虽然听说过坦克、装甲车这种东西,可绝大多数人都没见过坦克长得是什么样。

税jǐng总团的卡登.罗伊德坦克其实是波兰生产的英国改型,装有一门47短身管火炮和一挺机枪。

rì军的轻重机枪子弹打在它的身,除了发出叮当乱响的声音,对它再无任何作用。而这辆坦克炮塔稍微旋转后,只见坦克的小炮炮口火光一闪,rì军的一挺重机枪就被炸得零件乱飞,机枪手更是被炸的支离破碎。

随着轰鸣声不断接近,一辆又一辆黑黢黢的坦克和装甲车从黑暗中冲出来,在rì军战壕60米前一字排开。不仅二十四辆卡登.罗伊德坦克的短身管火炮一个又一个地不断清除rì军的机枪火力点,坦克和装甲车的机枪也用密集的弹雨打得rì军抬不起头来。

虽然rì军拼死挣扎,派出了十几名抱着炸药的敢死队冲出战壕,想要炸毁这些可怕的“夺命的杀手”,可这些rì军敢死队员几乎都没有能冲过二十米,就被多个方向shè来的密集机枪弹雨达成了筛子。

在rì军眼中,维克斯装甲车和坦克相差不大,两者都有炮塔,只不过,坦克有一门小炮和一挺机枪,装甲车没有小炮,而只有两挺机枪。在它们密集的火力压制下,楚天指挥特务营已经开始向rì军的两侧迂回。

这六十个不断喷shè着火舌的黑黢黢的钢铁怪物,彻底摧毁了rì军的意志。想撤那是不可能了,而留在战壕中,只有等死,冲去,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rì军大队长瞪着血红的双眼,挥舞指挥刀大声叫喊着首先带头冲出战壕,嚎叫着率领残存的rì军发起了决死冲击,企图冲到这些钢铁怪物前,和它们“近身肉搏”。

因为rì军是背对已经被炮火炸得燃起大火的祝家宅,在他们冲锋时,火光把他们的身影映衬得十分清晰。rì军敢冲出战壕,这是坦克和装甲车的机枪手们求之不得的,抱着车内的机枪就是一阵猛扫。

二十四辆坦克和三十六辆装甲车共有机枪96挺,这样密集的弹雨绝对是一二八海抗战以来最密集的,rì军若有人能在这样密集的弹雨下逃生,那除非他们的天照大婶真管用。

跟在坦克、装甲车身后的特务营,虽然没有装备重机枪,但却每班都有zb26轻机枪,人手一支冲锋枪外加一把驳壳枪,全营一千多人没有一支步枪。一见rì军冲出战壕,特务营的人也都从坦克、装甲车后冲出来,端着冲锋枪猛扫rì军。

只不过,让他们很失望的是,不要说绝大多数特务营的官兵没有机会挤到前排shè击,就是最先冲出来的战士,也没有人有机会打完一梭子子弹。因为,仅仅一会功夫,在六十辆坦克和装甲车面前,就再也没有一个站着的rì军了。

这样的阵势,让特务营长楚天兴奋不已,连呼过瘾。

祝家宅仅仅是一个突破口,孙立人可不想在这里多耽搁时间,命令楚天派出一个连进村搜寻残敌,并坚持到赵君迈的一团跟来,其它部队在坦克的带领下,绕过村子,迅速向东插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