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五章 大战善后

小说: 一个太监闯世界 作者: 雪里 更新时间:2015-01-13 00:07:30 字数:2494 阅读进度:35/1803

贼首并没有随着张黑牛进入城主府中,反而留在外面约束众贼。而城主府城墙上也仍然有接受了月虎命令正在警戒的士兵,他们对外面的众人绝没有什么好感。此时的众贼人正在外面分食着所带的干粮,同时更监视着那些原本还属于一伙的同伴。

以贼首为首,投降众贼的实力大概分为三个档次,最精锐的自然被张黑牛气场洗礼过的约二百人众,他们的心理和生理都受到了极残酷的压迫,但已然能够忍受过去因此获得了远胜从前的强大力量。第二批是后期向城主府而来途中加入的贼人,这些虽然也感受到了张黑牛的气场,但是由于人数众多,效果也不免减弱了不少,最后则是贼首以往的部下和降伏的一些。现在经过贼首的仔细清查,不服从和强硬的人直接被杀死,而软弱的年老的体弱的单独分了出来。转眼间又形成了一支充满战斗力的山贼。

城主府的大门洞开,三个人走了出来。为首的一人身形雄壮,足足高出身旁两人数头,一双铜铃大眼虎目生威,令所见者无不望而生畏。来人正是张黑牛!月虎和路老头。

见到张黑牛走来,贼首的双膝竟然不由自主的一软,扑通跪倒在地,倒将周围的众贼吓了一跳。月虎和路老头也是一惊,张黑牛却是混不在意的一步一步向前。跪下的贼人越来越多,有些是不由自主的跪下,有些却是顺着大溜跪下。一时间数千人齐齐跪倒,臣服于张黑牛的脚下,一股豪气勃然而发。月虎等人再望向张黑牛的目光,那已经不是再看人的目光。偶尔见到了这一幕的人,无不印象深刻,直以为张黑牛果然是天神降世。

“起来!”张黑牛俯视脚下的众人,突然有种掌控生死的兴奋感。

“主人!”从未将头上那恐怖狰狞的面具卸下的贼首,此时却缓慢将其拿下露出了他真实的面貌。一见此人,月虎倒抽一口凉气,心道能从此人手里逃生,当真是兴庆无比,忍不住叫出了这个人的名号:“人妖候白衣!”

说不出扭曲,令人一眼望去就感到整个心脏仿佛被狠狠的攥了一把的阴惨眼神,令得月虎蹬蹬蹬连退三步,这样的人如何能被人降伏。这是一条身居于黑暗与阴冷之中,需要吸食活人鲜血才能生存的妖物。雪白如玉的容颜原本应该给人以一种温和柔顺的美感,他却给人一种寒到骨子中的阴冷,秀美的五官转移到任何一个女孩的脸上那都是倾国倾城,但是到了他的脸上却成为了一副充满鬼气的画皮,不由得令人想起他另外一个外号——鬼画皮!

是他!作为一个老江湖,对于这大陆上的名人都会有一个大概的认识,眼前的此人人妖候白衣却是一个绝对得罪不起,也绝对不能得罪的人。这个人说心胸狭窄,睚眦必报,满手血腥那是好的,这家伙根本就不属于人类的范畴,传说这家伙喜食小孩的心肝,每顿必啖,往往直接摘取活心,由于其手快如闪电,被摘取竟要亲见自己的心肝被食之后,方才痛死。这人武功又高,位列黑榜十大高手,一身阴功强悍无比,更是一方巨盗,是月虎这样的佣兵团的死敌,因此月虎对此人极为的在意。现在亲见活人竟然吓出一身冷汗,要早知道对手是他,自己恐怕是临阵脱逃。

但相反,张黑牛看向他却有了一种古怪的亲切感,见到月虎的反应奇怪道:“人妖,好奇怪的名号?”候白衣眼冒寒光,交织着愤怒,杀意,残忍,狂躁的目光在他那似睁非睁的凤眼中微微一闪,却好像一把利剑刺入了月虎的心脏,月虎心中一颤,心中怎会犯了这个恶鬼的忌讳。这候白衣显然不敢迁怒于张黑牛的身上,所有的憎恨竟然全部的转移到了自己的身上。

“所谓人妖……其实是说人家出生时带有残疾!”眼中寒光一闪即逝,周围的贼人却是跑的一干二净,更紧紧的遮住了自己的耳朵不敢再听,候白衣望向张黑牛的凤眼中竟有一种爱慕又有些害羞的目光,道:“身为男身,却无法人道……”幽幽的偏向于女声的阴惨声音听得周围的人皮肉发麻。死了!要死了!月虎冷汗直流。路老头虽然没听过眼前阴人的大名,却也是浑身发麻,实在是太恐怖了,闻言却不由自主的接了一句,道:“那岂不是太监!”

张黑牛恍然大悟,难道会对其有种莫名的好感,太监!这样的表情,这样的声音,当年自己是多么的熟悉,多好的一个孩子!

利剑般的目光刺穿路老头的身体,没由来的,被怨恨上了。

张黑牛微微叹了口气,以他而论是很少会出现这样的情绪化的,轻轻的拍了一下候白衣的肩膀道:“以后就由我照顾你吧!”仿佛是一片乱坟岗子上突然开起了婚宴般的诡异,候白衣那画皮一样的脸上,缓慢的缓慢的扭曲出一个难为的笑脸,眼中充满了不可思议的震惊,道:“真的吗?”天生残疾,被人遗弃,被人歧视,更曾沦落过富人的玩物,原以为自己再不会感受到温暖,被人照顾,候白衣的心裂开了一个口子。

“张黑牛说出的话又何时不算数了!”张黑牛平静的道。

候白衣突然间感到一股水气涌至双目,竟然说不出话来。

“随我来!”张黑牛道,对于候白衣的古怪反应张黑牛感受不深,只是有些奇怪,现在正事要紧,但显然的这里并不是谈话的地方。

候白衣用力的平息心中的激动,恭敬道:“主人,请容我交代手下两句!”张黑牛点头,候白衣迅速的与手下的人交代了几句。随着张黑牛三人走进了城主府中。

只有四个人存在的静室之中,现在汉沽城中最有力量的组合。关于印信的事情,如路老头所料,现被候白衣收在汉沽城外的一处,而就在之前候白衣已经派遣人手去取,毕竟不单单只是印信,还有许多的财物粮草,以及一小组负责守卫的贼人等待处理。这些东西不容有失,正是现在汉沽城所需要的。

“侯首领既然可以约束部下,在下也就没有什么担心的了……”月虎小心的观察着候白衣的反应,道:“只是双方就在昨夜还是刀剑相向,侯首领还请将部属驻扎的远点!”

候白衣冷冷的应了一声,道:“不劳阁下费心!本座的部下自然会遵从主人之令!”候白衣根本不理会月虎,只听从张黑牛的指挥。

路老头年老成精,呵呵一笑,道:“你我三人都以张老弟马首是瞻,多余的言语只是坏了彼此的和气!张老弟你说怎样,我们照办就是!”

“那路先生负责城中内政发放粮食,提供住宿,清点物资,月老弟负责军务并清点死伤,收拢尸体,白衣暂住城外并负责扫平城外流贼!我张黑牛……”张黑牛突然发现指挥人的感觉极好,道:“去带人救火!”城里大火仍有余烬,不全扑灭总是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