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 以人拉车

小说: 一个太监闯世界 作者: 雪里 更新时间:2015-02-21 19:10:09 字数:3277 阅读进度:115/1803

张黑牛指了指自己。

那小姐叫道:“想什么呢!说的就是你呀!能给本小姐拉车,三黑你也是光宗耀祖了!”众人心道这丫头找死,张黑牛那是什么人物,平时随便还能一巴掌将个人头扇飞,这个小丫头怕要是尸骨无存。云观月的神情一变,生怕张黑牛动怒,只是张黑牛是什么人物,一张脸上喜怒皆无。

白金月却是不乐意了,她怎么也是跟张黑牛相好过的,张黑牛给她拉车,那自己成了什么了!冷哼一声,道:“没有家教的东西!”

那小姐的脸色一变,猛

将头转向白金月,一身的金碧辉煌反射出强烈的太阳光,竟然令人无法直视,挥舞起手中的长鞭,无数的宝石碎钻反射出耀眼的光辉,一瞬间在天空中形成五彩斑斓的银河,锐利的声线刺破长空,叫道:“死贱妇,一脸的风骚相,本小姐一看就恶心!怀里抱着一个野种,一定是背着我的三黑生出来的!本小姐撕裂你的臭脸皮,看你去哪里卖弄风骚!”一朵七彩的鞭花闪电般罩向白金月的面孔。

白金月一个怔神。已经有两个人准备出手,张黑牛准备踏前,云观月抓向腰间的长剑,其他的人却被五彩光芒迷花了眼睛不知所措。

异变突生,原本就在僵持当中的马车因为后面少了一个人,有些支持不住,而那小姐在前发力,那车身一个晃荡,向下滑去,这小姐虽然招数巧妙,但是却是根基不稳,一个摇晃身子向车里一歪,手中的长鞭一个转向狠狠的击打在了前面拉车的白马身上,那长鞭似乎生有倒刺,这一下就在白马的身上刮下了一块血肉,白马不是人,如何忍受的了,猛的一疼,还不发狂,剧烈的一个摇晃,马车旁边的随从心生恐惧向四处散开,那马车不稳已经向下滑去。

“啊……”那小姐一声惨叫栽倒在马车之中,马车的车轮犹在土坑之中车身整个的向左歪去。事情极为的突然,任谁都无法做出有效的反应,华丽的马车已经有一边车轮离开了

面。

白金月长出了一口气,她的功夫虽也不弱,但是也是吓出了一身冷汗,怀里抱着孩子,再加上眼睛被光彩遮挡,难以躲避,生怕真的被一下击中,那真的是没脸见人了,心狠这小姐嘴中毒辣,手中狠辣,冷眼旁观,心道恶有恶报!

云观月却是不一样的想法,纵身正欲上前。这时却有一个人影出现在他的面前,一只擎天巨手轻松的将马车一撑,马车的车轮回到了

上,那巨手再在车辕上一压,这车子稳如泰山,白马在躁动努力的想要翻腾起来,却在巨压之下动弹不得,众人这才看的清楚,出现的却是张黑牛,心中一奇,张黑牛微微的一皱眉头,身上受伤的白马仿佛感到一股强劲的压力笼罩全身,不再挣扎,后面的随从急忙上前将车扶住,张黑牛一较劲,这车向前而去。

“张大哥!”白金月一阵心酸,怎么说也是一日夫妻百日恩,怎么却为那个毒辣的小姐真的拉车。

张黑牛一出力,这车子顿时宛如装上了发动机,轻飘飘的就上了土坡。

“小姐,你没事吧……”原来里面还有一个小丫环,语话里带着点点的疼意,仿佛也是撞得不轻,但是她却更加的担心那个小姐。

“狗奴才,狗奴才!”一声清脆的巴掌声,随即响起小丫头的轻微的哭声,那小姐捂着自己的头走了出来,头上的定冠有点歪了,骂道:“一群养不熟的奴才,教不会的贱民,难道真的要让本小姐剥了你们的皮做灯笼!”感觉到马车再动有些奇怪,向旁边一看却发现了张黑牛,高兴道:“三黑,还是你乖……大白不乖,一会剥了它的皮!”

不多时,这马车上了坡顶,那小姐拍着手笑道:“看不出你这个大块头果然长的不假,很有一番力气,比这些狗奴才强的多了,本小姐高兴,把小苹果赏给你做老婆!”小苹果?张黑牛奇怪。

里面却传出了小丫头的哭声,道:“小姐,奴婢一辈子都伺候小姐,小姐千万不要把奴婢送人!”

那小姐叫道:“我高兴!”

张黑牛不在言语,一把抓向那小姐,那小姐大惊道:“三黑你干什么!”云观月等人将马车也推了上来,见到张黑牛的举动,心中一惊,这张黑牛的举动一向的反常,刚才就是如此,现在又要发作了,看着张黑牛抓向那个小姐,云观月高叫道:“不要!”

“不要!”张黑牛的高度比之小姐站在车上的高度还高,拎着那小姐就扔了出去,完全没

的反抗的余

,重重的跌在了

上,白金月一喜,云,那小姐大叫,道:“你干什么!”周围的随从冲了上来,被张黑牛随手打得东倒西歪,云观月冲上去一看,还好没死,只是被张黑牛打晕了。

“不干什么,刚才张某听人说要张某拉车,张某拉了,所以现在想换你拉!”张黑牛随口说道,仿佛再说一件正常的不能再正常的事情。

“你……说……什……么?要本小姐拉车?”那小姐猛的跳了起来,道:“你知道本小姐是谁?”

“废话真多!”张黑牛踏步向前,一只手掌从天下压了下来,仿佛一瞬间整个天空塌了下来一般,护卫们不敢再看却怕张黑牛一个兴起这小姐的头被拍到了肚子里面,云观月无计可施,心道反正自己是易容改装,所有的事情都找不到自己,随张黑牛事后去头疼吧。

那小姐下意识的一扬鞭,手中一轻,长鞭落到了张黑牛的手中,头上也少了一物,顶冠不翼而飞。张黑牛将顶冠向白金月的手中一扔,道:“送你了!”白金月心中一甜,心道这黑大个真的是对自己别有一番情谊,这顶冠光彩夺目,有无数的宝石构成,是连她这雷音国王后都爱不释手的宝物。

“我的!”那小姐大怒。张黑牛的手掌在长鞭的前面一抹,所有的倒刺全被磨平,那小姐睁开了眼睛不敢相信。鞭影在张黑牛的手中一闪,一团金光在那小姐的身上暴起,小姐一声高叫,道:“本小姐的金偻玉衣!”那金光却正是原本在那小姐身上的金缕玉衣,张黑牛的鞭影不断,小姐身上的首饰宝物一一的被扯了下来,只看的山贼部出身的护卫一个劲的叫好,果然是俺候大首领的老大,这一手绝了。

“拉车的东西,带这么多干啥!”张黑牛道,白金月的怀中堆满了珠光宝气。

“不要!”那小姐吓得痛哭,似乎是生来没有见过如此的强人,所有的娇气化为了乌有,所幸她的身上还有一件单衣,只是所有的金银珠宝全都剥了下来,小姐捂着自己的眉心,不断发抖,道:“不要拿这个,别的都给你……”

“小姐!”一边脸上还有一道五指印的小丫头冲了上来,向着那小姐跑了过去,这小丫头十三四的样子,极为的讨人喜欢,不过不象她的小姐,身上朴素的很,还有什么首饰,只是一身的青色丝衣,一脸的着急模样。张黑牛的手掌一伸,道:“你以后伺候她!”张黑牛一指白金月,将那小丫头扔了过去,那小丫头哎呀一声竟被摔的晕了。

“以后你就叫小小花!这个待遇……”张黑牛学着那小姐之前的口气,道:“与小花等同!”小花是谁?众人疑惑。

“哇……”那小姐算是遇到了这天底下更加霸道的人,跪在

上大哭,张黑牛也不言语,一鞭狠狠的抽了过去,啪的一声脆响,那小姐一声惨叫跳了起来。众人大惊。

其实张黑牛并未真的打她,鞭梢在渐近其的一瞬间就收了回来,只是发出一道气劲击打在她的身上,虽然极痛,但是对身体没有损伤。

云观月心说今日真的是开了眼界了,敢打这位小姐的人,这天下

上终于出现了一个。

“我们上车!”张黑牛这霸道的无人能挡,不但强占了这华丽的马车,又要驱使主人拉车,而且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顿时令周围的众人羡慕不已,白金月一脸羞涩的被张黑牛拉到这刚刚来被自己无比羡慕的华丽马车之上,小心翼翼的观望着周围那金碧辉煌的装饰,各种奢侈贵重的用具,就是这位前雷音国王后也感到无比的震撼。

张黑牛豪放的在原本那本小姐的专位一躺,感到太小,一用力将前面的一个以极品黄梨木制成的木台踹的粉碎,白金月看的目瞪口呆,张黑牛将脚伸开。

这道路上出现了令人震撼的一幕,一个娇娇巧巧的小姑娘身穿着一件单衣被一根绳子锁着与两匹白马一起拉动后面的一辆华丽无比的马车,而只要那小姑娘敢有一丝的松懈,一道黑影瞬间就落在其的身上,小姑娘如蚂蚱般的一弹,又急忙的向前冲去。

“张管家……我不是花了眼?”周不同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不敢相信的道。

“老夫宁愿是花了眼?”云观月道。

“为什么?”周不同问道。

“李……”云观月望着那华丽马车上的咧咧作响的李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