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五章 刨根问底

小说: 一个太监闯世界 作者: 雪里 更新时间:2015-02-21 19:10:19 字数:3347 阅读进度:225/1803

怎么会失传了呢?”张黑牛有些不信的看着刘雨瑶,么回事?”

怎么回事?刘雨瑶想掐死眼前的巨汉,但是自己显然是不具备那样的能力,不过他问自己为什么失传了,自己又怎么可能知道,只能回道:“又没有人练,自然就会失传了!”

“没有人练?”张黑牛十分奇怪,这门神功根据云观月所说的应该是道门中顶尖的功法了,没有理会没有人练的,难道是因为道门中的人都太笨了,没有人练的会,张黑牛思考了一下说道:“是没有人练,还是没人能够练成?”

“有什么不同吗?开始有人练,但是却没有成功的,后来自然而然也就没有人用练了,而没有人去练了,那么自然而然也就失传了!”刘雨瑶推理道。

张黑牛的眼中精光微微一闪,说道:“这是你心中的想法,还是事实上就是这样!”张黑牛虽然对于人性不是十分的了解,但是凭借自己那强大无比的精神力却能够大致上判断出对方心中思想的变化,张黑牛突然间发现那刘雨瑶似乎也不是那么确认神功就失传,而更大的可能是她在随意的猜测。

“我……”刘雨瑶的心中猛地一惊,张黑牛的眼神宛如利剑一般的瞬间贯穿了她的心房,将其所有的思想都展现在了他的面前,自己的心中再也没有丝毫的秘密,嘴中刚刚想说事实上就是这样的,但是刘雨瑶地嘴不由自主的说道:“这是我地心法!”

“那么说这神功不一定就失传了?”张黑牛说道。

“这个……”刘雨瑶不是十分的确认。道:“道门的神功门类多如烟海,分门别类数不胜数。谁也不知道道门的神功有多少种,也不知道道门还现存多少功法,甚至每一天都有新的功法的出现,又有老地功法消失,这些事情都不好说的!”

张黑牛微微的有些发怒,冷哼了一声。感觉到刘雨瑶似乎是糊弄自己,一股冰冷的寒意顿时席卷了刘雨瑶的全身,随之而去的强烈的气劲一个下将刘雨瑶整个人狠狠的挤压在了马车的角落处,没有刻意的作出任何地动作,只是凭借着自身那强大无比的气劲,刘雨瑶地身体从马车角落之下一下子被推到了马车的角落顶部,身上仿佛有一只无形的手掌猛烈的挤压着刘雨瑶的身体,转眼间刘雨瑶的身体似乎是被硬生生地挤压的缩小了一号。

“张大哥,手下留情!”白金月微微一惊,有的时候张黑牛还算是一个好人。不会轻易的伤害任何的一个人,但是有的时候却比世上最坏的恶人还恶。杀人那简直就好像是吹散了桌面上的一丝灰尘一般的随意与轻松,此时的刘雨瑶就是如此,触怒了张黑牛,就算是眼前地小姑娘长的再天真迷人,也不可能得到张黑牛丝毫地手下留情。

张黑牛将气劲微微的一松,原本被推到了马车的顶部的刘雨瑶的身体轻轻的下滑到了马车车壁的中间。被强烈的压力压住几乎喘不过气来的刘雨瑶此时才有了一丝喘气的机会,刘雨瑶吸了一口气,颤声的叫道:“不要杀我!”刘雨瑶这是平生第一次陷入到了这恐怖的危机之中,面对随时都有可能将自己那脆弱的身体踏成粉碎的鬼神级强者,所有的智慧都派不上用场了,这些人习惯了用自身的实力对话,其他一切的语言都显得那么的苍白无力。

“九天十地天人合一神功收藏在什么地方!千万不要告诉张某说你不知道!”张黑牛轻轻的抚住一旁的白金月,向着刘雨瑶高声的喝叫道,同时间又将自己的真气外放强度加强了少许。

“啊……”刘雨瑶顿时惨叫了一声,有些难以承受这气劲对自己的挤压。刘雨瑶有种窒息的感觉,不过现在的她勉强还可以呼吸。刘雨瑶急忙的回道:“如果说天下间还有这门神功那就一定收藏在我们玉清九重天的藏经阁之中!”

“那你去给张某取来!”张黑牛直接以命令的形式将这个刘雨瑶根本就不可能做到的任务下达给了刘雨瑶,刘雨瑶的脸色顿时就变了,刘雨瑶用力的摇头,道:“不可能的!凭我的身份不要说是去拿那个什么九天十地天人合一神功,就算是进入藏经阁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不行的,不行的……”

张黑牛的说道:“不行?那么什么人可以?”

“本门的掌教,门中的长老,还有就是最杰出的弟子!而要从藏经阁的里面带走,或是誊录其中的秘本,那么就只有本门的掌教,对门中做出杰出贡献的弟子,还有的就是门中的首席弟子了!我虽然在玉清九重天还算是有点头脸的人物,但是想要进入藏经阁也要先打上七八个条子,最后在里面也不

够待上半个时辰,而且其中任何的东西都不可以抄录有数位长老随同,又怎么可能带出你要的那九天十地天人合一神功秘本!不可能的,这么短的时间就算是找也找不到的!”刘雨瑶连连的摇头,这样的任务在她的心里显然是不可能完成的。

“掌教,有贡献的弟子!”张黑牛重复道:“再去找这样的人实在是太麻烦了,对了,你所说的首席弟子是什么意思?”此时张黑牛已经将自己紧压在刘雨瑶身上的气劲缓缓的收了回来,刘雨瑶又恢复了对自己的身体的完全控制权。

刘雨瑶以不可思议的目光望了望张黑牛,似乎是不相信张黑牛连首席弟子是什么意思都不知道!不过刘雨瑶自然不会象是她从前的那般个性,大声的嘲笑张黑牛的无知,因为刘雨瑶知道自己作出那样的行为简直就是找死,刘雨瑶一副乖宝宝的样子,不敢再触怒张黑牛,急忙的回道:“所谓的首席弟子,自然就是我们所有弟子当中天赋最好,武功最高,本事最大的一个了!首席的意思就是第一!也就是我们弟子当中的第一号人物了,相当是我们所有弟子的首领!”

“所有弟子当中的最强者,你们是怎么选出来的?”张黑牛问道。

“每年都会有一次武选,其中最优秀的就可以成为入门弟子,然后他再与其他的入门弟子比武,最后胜利的人就是我们玉清九重天的首席弟子,除了在实权上没有掌门那么的大,身份与待遇却是几乎完全一样……因为往往日后的掌门就是从前的首席弟子,所以首席弟子才会拥有这样的特权……”刘雨瑶解释道。

“那你怎么样?”张黑牛问道。

刘雨瑶的脸色微微的一变,觉得张黑牛是在掀自己的老底,感到微微的不爽,但是面对如此的强人,怎样的不爽也只能吞落到自己的肚子里面,刘雨瑶说道:“虽然我已经倍加努力了,但是能够在三十岁之前成为真正的成为入门弟子,那就已经是万幸了!”

“三十岁之前?”张黑牛似乎是听人提过一次,但是印象不深,此时听了略微的思索了一下,张黑牛问道:“你现在是多大了?”

“这个……人家才是双八年华!”刘雨瑶似乎是感到微微的害羞,两只手轻轻的绞在了一起。

“那就是还需要十四年的时间了?”张黑牛计算了一下,结果十分的失望。

“是的!”刘雨瑶点了点头,道:“而且还不一定,有可能有杰出的新人出现,好像是李师姐一般,十五岁的时候第一次参加武选就成功的成为了入门弟子,然后与其他的入门弟子角逐首席弟子的宝座,一举拿下,一直到现在蝉联着首席弟子的宝座,号称是我们玉清九重天有史以来最杰出的女性高手!真是天纵奇才!”

“那么说就算是没有新人的出现,你就算是成为了入门弟子也是争不到首席弟子的位置了?”张黑牛问道,虽然刘雨瑶说了不少的话,但是最终想要表达的就是这个意思吧?

“对!”刘雨瑶急忙的将自己的身子又缩成了一团,微微的感到张黑牛似乎是有要发飙的倾向。

“这样不行!”张黑牛摇了摇头,道:“再去找你的掌教之类的事情又太过于麻烦了……不如……”张黑牛的脑中突然间有了一个主意。

刘雨瑶的心中无比的惶恐,不知道此时的张黑牛要对自己打什么主意,马车中的气氛变得有些沉闷,张黑牛陷入了思考之中,刘雨瑶则是陷入了恐慌之中,白金月静静的坐在张黑牛的一侧,保持着男人说话女人就不插嘴的一贯良好风范。

“这个,我是不是令你失望了?”见到张黑牛思考的样子,实在是压制不住自己内心的恐慌,刘雨瑶试探的说了一句,话中的小心翼翼可能是其与其师父,玉清九重天的掌教真人真羽子说话的时候都没有的,而且刘雨瑶的话语中更带有一种暗暗的自卑,虽然刘雨瑶的不曾说过,但是对于她的李师姐,刘雨瑶的内心也是存在着一股淡淡的妒忌与怀恨的,同样都是玉清九重天的弟子,最美丽的两人,但是自己与其就是一个天一个地,李师姐十五岁就可以通过武选,击败所有的入门弟子成为玉清九重天有史以来年纪最小的首席弟子,成为玉清九重天乃至在整个江湖上的传说,而自己却可能在三十岁的时候也是遥遥无期,虽然是被江湖中称为道门仙子,但是与李师姐的道门真仙的称号相差之远,所有的人,包括刘雨瑶自己都是心知肚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