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四章 古怪老道

小说: 一个太监闯世界 作者: 雪里 更新时间:2015-02-21 19:10:20 字数:3274 阅读进度:234/1803

亮的银块掉落在饭碗的里面,竟然没有发生一丝的声佛是什么也没有感觉到的样子,保持着自己那原本的样子静立不动,反而是周不同缓缓的睁大了自己的眼睛,似乎是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那掉落在饭碗之中的银块竟然凭空的悬停在了饭碗的中央,上不着天,下不着地!

周不同轻轻的策马向着后面退去,此时的他有了不祥的预感,那悬停的银块突然间发生了微微的颤抖,仿佛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在揉动这银块,令其缓缓的变形,竟然缓慢的形成了一个圆形,周不同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感觉似乎是发生了灵异事件,这个老道完全有可能是一个妖怪!哦!不!在见识了天下间的诸多高手之后,周不同急忙的将自己的这个念头用力的从自己的脑中甩掉,这个老道肯定是一个功夫不得了的绝世高手。周不同没有丝毫的犹豫,转身就跑!

四只马蹄重重的敲击着大地,周不同回头向着车队的方向而去,不过老道似乎是不想令周不同如此轻松的从自己的面前跑掉,久久不动的手中的饭碗轻轻的向下一倒,那完全化为了圆形的银球,从饭碗中轻轻的下落,然后发出了一声嗡的长鸣,一溜银光急速的飞驰而出,向着周不同的背后就狠狠的刺了过去。

周不同几乎是魂飞魄散,与高手交手的经验也不是一次两次了,自己多少也具有了一种对于危险的高度警觉性,不过银球的速度相当地快速。快速地超过了周不同的想象。此时的周不同只来得及将自己手中地长刀挥刀在自己的身上一挡,那银球击中周不同的长刀发出一声清脆的鸣叫,没入了刀面。带着那长刀向着周不同的身上狠狠的一撞,周不同只感觉自己地身体仿佛是被一头暴烈的骏马狠狠的撞了一下,身体猛地向着前方一张,几乎完全的趴在了马头的上面,喉间一热,一口鲜血从周不同的口中猛然间喷射而出。将前面的马头弄的一片血红,似乎是感到了主人所遇到地危机,胯下的骏马也是猛的加速,四蹄快速的飞舞,很快地消失在了老道的眼前。

老道似乎是微微地感觉有些奇怪,没想到周不同竟然挡住了自己的一击,老道的身体一动,向着远方消失不见。

周不同强忍着自己身体痛疼。向着车队的方向冲了过去,周不同知道除非自己跑到了车队的范围之内,那么自己绝对是不算安全,于是此时的周不同那完全是一副拼上自己性命的样子。也顾不上自己的伤势是否继续的恶化,后面的那个老道实在是太厉害了。自己要不赶快的回去,说不定就要交待在这个地方了!

很快的周不同就看到了那自己无比熟悉的车队,此时的周不同才微微的有些松了一口气的感觉,为首的一个护卫奇怪的拍马迎了上来,可能是觉得周不同的样子有些奇怪,上前叫道:“怎么了……周兄弟,是不是前面又有人拦道比武?”

周不同脸色微微的一变,要不是此时的他的嘴中还憋着一口血,真想狠狠的骂这个家伙一顿,拦道的是有!比武的也在!但是这一次却是要命的,周不同没有理会却是径直的向着车队为首的张黑牛所乘坐的马车旁跑去,旁边的护卫此时才似乎是发现周不同的不妙,心中一惊,因为他看见了周不同用一只手背负在自己身体背后的长刀,那上面似乎是多了一点奇怪的东西,护卫急忙的随上。

陈小翠微微的一拉拉车的骏马,马车的速度一缓,随之后面的车队也跟着将自己的速度变慢,陈小翠奇怪的望着周不同问道:“周大哥,前面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周不同用力的点了点头,一口鲜血从周不同的口中猛地喷了出来,此时的众人从发现不妙,陈小翠急忙的将车一停,同时间刘雨瑶的身影也出现在了一旁,车队相继的停下,周不同的身体在马背上微微的一抖,从上面向下掉落,后面跟上来的一个护卫急忙的上前将周不同扶住,马车的车帘一掀,张黑牛的身影从里面走了出来!

周不同虽然看似是摇摇欲坠,但是神智还算是十分的清楚,被旁边的一个护卫扶着,手中的长刀却是当啷的一声掉在了地上,那护卫在周不同的背上看到一处鲜红的血迹,竟然是吓了一跳,要知道周不同的功夫虽然在众人当中也是最强的,但是却也不是最弱的,在神枪黄岩衣的枪下还能够顺利的逃生,可是现在却似乎是受到了极为严重的伤势,会是什么人在周不同的身上留下来的!

张黑牛的眼睛在周不同的身上

扫视了一眼,微微的将自己的手掌向着其的身体一探无比的气劲轰然间打进了周不同的体内,周不同只感觉自己的身体每一处的经络都发出闪电般的爆鸣,张黑牛所发出的那强烈无比的气劲似乎是瞬间引发了自己身体之中气劲的共鸣,一个巨大的波澜在其的体内生成,瞬间的向着外面扩散,一股圆形的气状波澜向着外界涌出,旁边扶着周不同的那个护卫也被一下子撞开,周不同的身体略微的向着空中一浮,然后又掉落在地面,一股血雾从周不同的身上散发出来,周不同重重的跪在了地上。

“张大哥!”白金月在旁边不解的问道。

张黑牛摇了摇头,似乎是示意白金月不再多问,向着周不同问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伤你的那个人功力不弱!”

周不同的状态极度的好转,缓缓的从地上站起来的时候就没有了刚才那副半死半活的样子,众人觉得异常的神奇,当然周不同也感觉十分的神奇,听闻张黑牛的问话,周不同急忙的回道:“回大人的话,是一个样子极为古怪的老道……不过功力相当的强悍!”周不同快速的将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此中云观月等人也来到了其的身旁,听闻了周不同的话感到极为的不解,对于周不同的描述,众人综合起来,江湖上似乎是没有一个人是这样的!

不过有些人将目光移到了刘雨瑶的身上,毕竟她的本家就是天下道士的大本营,而且她几乎是被张黑牛击败两大门派的高手强抢回来的,大有可能是刘雨瑶的本家高手出动了,十大门派成名已久,有一些不出世的高手也没有丝毫的奇怪,不过刘雨瑶却是急忙的否认,道:“你们不要看我呀……我什么也不知道的……而且玉清九重天没有这样的古怪老道……至少我是从来没有见过!”

云观月快速的将江湖中有名的道士高手在自己的脑中过了一遍,没有什么收获,然后将周不同那一把被银球击穿的了长刀拿在了自己的手中,仔细的看了一下,虽然说是击穿,但是实际上只是击穿了一半,银球的质地比较的柔软,在贯穿坚硬的长刀的时候微微的有些变形,银球有所拉长,两端都有一部分露了出来,停留在了长刀的里面,不过也幸好如此,要不然可能周不同的身体就要余劲贯穿了,云观月仔细的观察了一下银球在长刀上所留下来的痕迹,摇了摇头,道:“看不出是哪一家的手法……”

“太普通了……只要是功力达到的人灌注自身的真气于其中都可以达到这样的效果!”王道统看了看在一旁说道。

“这样的人天下间屈指可数……”鬼剑也在一旁说道。

“而且又是道士的那么是少之又少……可是这样的高手从未听说过,难道是……”云观月脑中灵光一闪,似乎是想到了什么!

“张老……”周不同将自己的目光移到了云观月的身上。

“张兄有什么发现吗?”王道统说道。

“绝对不是我们玉清九重天的人,我们玉清九重天行事一向以来都是堂堂正正的!”刘雨瑶生怕别人怀疑是玉清九重天的人干得,自己才刚刚要融入这个小集团,要千万不要引起别人的坏印象。

“这个……的确是堂堂正正的呀……”周不同思考了一下说道:“光明正大的站在道路的中央,完全看不出来任何的鬼鬼樂樂……”周不同回想了一下,的确与那个老道光明正大的站在路的中间等待自己的到来,自己转身就跑反而显得才有些鬼鬼樂樂的。

“你胡说!”刘雨瑶有些生气了,道:“玉清九重天的人不会从背后伤人的!”

周不同似乎被刘雨瑶的怒气吓到了,此时的刘雨瑶的功力也是相当的惊人,发起怒来一股无形的气势竟然有点张黑牛的样子,周不同分外的受不了,而且为刘雨瑶的怒气所摄,旁边的众人也是下意识的向后一退,白金月的身形却是微微的一闪走到了刘雨瑶的身边说道:“雨瑶妹妹不要生气……听听张老是怎么说的!”

“我怀疑……”云观月的声音微微的拉长,说道:“是不是大乘道教的人?”

除了张黑牛以外的人,身体都是微微的一颤,当今天下大乘道教的威名可是还要在玉清九重天之下,不是因为它名望德行超过了玉清九重天,而是大乘道教彻底的将整个大秋朝搞得四分五裂,从此群雄并起天下大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