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一章 不同往日

小说: 一个太监闯世界 作者: 雪里 更新时间:2015-02-21 19:10:57 字数:3230 阅读进度:685/1803

宋秋隆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才看向跪在地上的秦裳,他首先向着四周的兵将挥了挥手,让这些人退下,事实上,这些兵将的存在除了让气氛变得更加紧张,其他没有任何的作用,自己的安全所能够依靠的人也只有身旁的刘阁老等少数高手,让这些兵将退下,还能够让在场的气氛缓和一下。

众兵将看到宋秋隆的手势,然后又看到白剑侯点了点头,开始有次序的从外围逐一的退去,房间顿时显得又大了起来,不少空余的空间被倒了出来,剩下来的人呼吸也感到顺畅了一些。

“秦小姐,请起身说话!”宋秋隆和颜悦色的向着眼前的秦裳说道,这个年纪与自己皇后差不多的女孩,远超其外表的可怕,已经在宋秋隆的心中留下了深深的烙印。

“民女不敢!”秦裳跪在原地,并没有动弹。

“秦姑娘乃是将门虎女,也是我大秋朝的栋梁之材,自有爵位在身,又岂是一般的民女!”宋秋隆勉强的在脸上堆出了一个笑容,说道:“起,起来回话吧!”

“是!”秦裳点了点头,说道:“多谢圣上隆恩!”秦裳说话间缓缓的站了起来。

“秦姑娘方才跪下之时所说的那些话,朕有些不太明白,可否请秦姑娘明言?西南秦家,也是我大秋朝有数的将门世家,这建朝以来,我朝也是恩宠有加,这所谓的公道……”宋秋隆琢磨着说出这些话,只是当其说出口之后,看到一旁白剑侯与刘阁老那奇怪的表情,才感到自己说的有些不妥。但是宋秋隆毕竟是刚刚荣登大宝不久,而且一直以来也只是关注于中原之地,对于偏于西南的秦家之事,了解的极少。

“哼!”秦裳冷冷地哼了一声。什么叫做恩宠有加,自大秋朝建朝而来,对于西南秦家的打击就从来没有停止,一直到整个西南秦家的崩解,朝廷在其中所起的作用,不用多言,只是此时地秦裳另有所图,并没有直接的指出,不过这事情。J.\\\在场的白剑侯,刘阁老等人却都是心知肚明,毕竟都是朝中的老人,而且或多或少的也曾经参与过打压秦家的举动,毕竟西南秦家太过于树大招风,建朝以来就是朝廷在西南边疆最为担心的将门世家,其鼎盛之时的力量足以勘称为国中之国。为了朝廷的统一,领土地完整,对于其的打压自然是不可避免!

其间自然牵扯了无数的阴谋,只是不为外人所知。

“秦家的事情,本帅也是略知一二!”白剑侯向前走出了一步。看到宋秋隆似乎是无以为继,他也只好向前说话,道:“但是却绝不能成为秦姑娘无视朝纲,擅闯宫禁,并于御前拔剑,大逆不道的理由!”

“这个……”柴家老五刚才被秦裳的举动吓了一跳,不过此时还是闻言,就跳出来帮助秦裳说话,只是白剑侯冷眼看了柴家老五一眼,柴家老五刚想要说些什么。但是一下子都被白剑侯这一眼给压回到了肚子的里面。

“白大帅所言甚是!”秦裳抬起头,看着眼前地白剑侯,无所谓的点了点头,刚毅的面容,有一种令人惊心动魄的美丽,令在场看到的人心中猛地为之一颤,尤其是宋秋隆,即便是有了柴玉莲。但是在这绝美地前面也是不由得心神一颤。

“秦姑娘可知御前惊驾之罪。足以抄家?”白剑侯质问道。

“民女自知,只是秦家此时也不过仅余民女一人而已!家不成家。又何来抄家一说,了不解就斩了民女一人好了!”秦裳开口说道,完全没有将白剑侯的话放在心上,说话间有一股惊人的气势从其的身上散发出来,其身旁的人顿时又紧张了起来,不知道这位女武神会不会再一次出手。

“秦姑娘出身将门世家,自然是知道这朝中的法度,何以说出这赌气的话?”白剑侯说道。

“民女只想圣上还秦家一个公道!”秦裳再一次的重复自己之前所说过的话。

“秦家的公道?秦姑娘所指地是?”宋秋隆忍不住问道。“彻查秦家灭族意识,究其元凶,恢复秦家所应有之爵位,以及在西南的属地,恢复秦家各项权力,同时并昭告天下,为秦家申名!”秦裳一字一句的说道,显然是考虑良久,只是听到这话,宋秋隆却是愣了一下,其他知道此事的众人却是皱了皱眉头,这事情,放到从前,又或是放到现在都不是一件好办的事情。

皇城之乱之前,打压秦家那是大秋朝的一个长久的政策,秦家的灭族,其中有朝廷放手为之地原因,这是朝廷希望地最好结果,彻底的瓦解秦家在西南地势力,这是为了西南长治久安的着想,也是一个虽然对于秦家残酷,但是却绝对正确的政策。或是那个时候,秦裳一旦出现,所面临的只有是无情的追杀与镇压,根本不会让她有任何翻身的机会。

现在的局面不同往日,朝廷的实力大减,所有能够利用的上的力量,都是朝廷争取的对象,就算是此时还不知道敌我的秦裳,但是她既然展现出来了自己的强大实力,那么她就是一个可能的争取对象,尽管根据之前所发生的一系列事情,秦裳可能是站立在于朝廷的敌对面上,但是现在却是发生了转机。

那就是秦家的事情。

这是可以指的利用的,但是也是因为朝廷的实力大减,彻底的将其彻查,却变成了一件难以做到的事情,而且其中牵扯的方方面面太多,对于朝廷自身也不是什么好事,虽然也能够给秦裳一个交代,但是却不知道做到一个什么程度,才会令双方在都满意的程度上,达成一个认识上的统一。

宋秋隆很难把握这个度,白剑侯也是一样。

“秦家的事情自然是要彻查,但是其间却是需要时间,只是不知道秦姑娘能不能等得起?”白剑侯沉思了片刻开口说道。

“自然!若是能够还给秦家一个公道,秦家自然是无论多长时间都能够等得起!”秦裳点头说道。

“那么……”白剑侯与宋秋隆对视了一眼,白剑侯说道:“那么这段时间,就请秦姑娘先留在这皇城之内,直到秦家的事情彻查清楚,还秦家一个公道为止!”

“是!”秦裳点了点头,没有任何反对的意思,只是听到这话的同时,隐藏在房中某一个角落当中的侯白衣突然间消失无踪,他已经有点看出了秦裳的意图,只是还没有完全的理解,侯白衣的脸上的表情不太好看,秦裳是否是想要背叛!恢复秦家的辉煌,又或是想要自汉沽城独立而出,侯白衣的心中想着这些问题,心思徘徊不停,也没有继续的旁听下去,离开了房间,以其的轻功之妙,不是十分熟悉他气息的秦裳,包括刘阁老在内的众多高手,也没有完全察觉其的离去,只是刘阁老若有所感,但是也无法确认。

侯白衣一个人站立在附近的一座高屋之上,自己心中所有的揣测,都是自己一个人凭空的猜想,只有面对面的问一问秦裳才能够知道其的心意,侯白衣这个人原本就不是什么善解人意的人,但是这个人也有一个优点,那就是他会给人一个解释的机会,但是这也是最后的一个机会。

一旦秦裳的解释不能够令他满意,侯白衣会毫不犹豫的亲手将其诛杀!就侯白衣而言,他绝不会允许背叛,尤其背叛的人是秦裳,这个足以将整个汉沽城辛苦至今所建立起来的实力,完全颠覆掉的人!

侯白衣在等待,等待一个与秦裳单独面谈的机会。

此时位于皇城的一个角落当中,再被秦裳追逐着东躲****,终于的成功逃脱而出,但是却在宛如迷宫般的皇城当中迷失了自己道路的天大小姐,奇怪的向着四周所在的位置,看了一圈!就在刚刚,一脚跨入到这片土地的瞬间,她生出了一种极为奇怪的感觉,那是直接的作用在其精神深处,触及其心灵所产生的感觉,天大小姐的心颤动了一下。

这里是什么地方?

在皇城当中,想不到也有这样空旷的地方,只是这绝不是什么广场,又或是阅兵场,只是一片被摧毁的遗迹,其上的建筑还没有完全被清除干净,又或是只来得及清理了一半,就被迫中断,走在这一片空旷之中,天大小姐感觉自己好像是步入到了另外的一个时空。

四周的地面,也是大青石板结构,但是更多的地方却是露出了黄土的地表,天大小姐吃惊的看着大青石板与黄土地表的交界处,极为细小的青石粉末,虽然在这里还只剩下一点,但是却已经很好的向天大小姐说明了一切!这露出地表的部分,分明是被人以极强的功力震成粉末。

天大小姐快速的在空地当中行走,碎裂的兵器残片,人体残缺的尸骨,越是向着空场的中央走去,天大小姐心中的感觉就变得越发的古怪,就在一瞬间,天大小姐的眼前产生了一个极为惊人的扭曲!她整个人被拖入到一个奇怪的景象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