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 怒火释放

小说: 一个太监闯世界 作者: 雪里 更新时间:2015-02-21 19:12:04 字数:5395 阅读进度:1773/1803

()前方有骑士开道,中间是层层叠叠手持长枪,身穿铠甲的步兵,华丽无比的马车,尽显主人家的气派与不凡,同时更有数量众多的侍女自左右随行,如此的气派,即便是天皇一族出行可能也有所不如,一面面随风招展的旗帜绣着代表家族的纹章,只是宋惜惜当然不认识这纹章所代表的意思!

不过若是换做任何一个rì出国人,哪怕只是一个平民,他也会瞬间从旗帜上的纹章得知这车队的来历,然后跪倒在地上,静静的等待车队从自己的面前行过。

宋惜惜不会,宋惜惜不但没有下跪,相反她硬生生的撞了上去,毫无顾忌的撞上去,此时的宋惜惜就好像是载满了沙土的无牌照大卡车一般,她开动了起来就不会停下来,不管眼前的是什么人,只有你给她让路的人,她绝对不会给你让路,哪怕就是再大的人物在她的面前,她也会义无反顾的撞上去,因为她现在想停也停不下来了。

当然车队并不知道此时向他们撞来的是这样的一个人物!

车队前面有骑士开道,只是一个没头没脑向着车队冲过来的人,这样没大脑的事情,不是傻子就是疯子才会做出来,说是刺客都要高看其三分!

刺客不可能傻到这种程度!

而且对方只是一个少女而已。

马上的骑士轻轻夹了一下马腹,催动马匹向前跑去,坦白的来说,这个骑士还算是好心,他只是想以自己的行动,硬生生的迫使宋惜惜停住脚步,但是他显然没有意识到自己遇到的是个怎样的怪物!

骑士将挂在马上的长枪拿了起来,随手一刺,对于其而言,敢于做出冲撞车队行为的人,即便是杀死也是活该,不过眼前的宋惜惜胜在是一位少女,骑士不自觉就手下留情了,挥舞的长枪只是取向宋惜惜的大腿,而且枪尖带有一定的角度,即便是击中宋惜惜,也只是打在她的大腿上,而不会真正的伤到宋惜惜。

骑士的同伴们也相继拿起了长枪,只不过这些人都没有跟着行动,恐怕是认为只有骑士一个人就能够解决眼前的问题,当然他们此时也看清楚向着他们冲过来的实际上只是一位少女,尽管这少女的块头有点太大了。

不过这并不妨碍男人们对女人天生所带有的一种轻视。

只是一个女人而已。

男人们的脸上露出淡淡的微笑,对于他们一开始的紧张,感到有点好笑,那实在是没有必要的事情。

“滚开!”宋惜惜大声的喝骂,原本就一肚子的火,现在遇到了眼前的这群家伙,宋惜惜顿时间更是火不打一处来,反正也停不住自己的脚步,宋惜惜所幸就狠狠的撞了过去,首当其冲的就是一人一马,这比起一座墙壁而言,实在是太脆弱!一个冲锋,拥有速度优势的骑士,或许能够与宋惜惜比拼一下,一个静止不动,而且身上只有简单轻甲的骑士,则实在是太脆弱了。

宋惜惜加速,毫不犹豫的撞了上去。

而这时,骑士刺出来的长枪,越过了宋惜惜的身位,到达了她后面的位置,宋惜惜突然加速,令骑士的长枪落空。

“轰!”这声音不似乎是人撞在了马匹上,而像是飞驰的卡车撞在了沙包上的声音,瞬时间,宋惜惜狠狠的撞在骑士所骑乘的马匹之上,剧烈的撞击引发气流蹿动,沉重的声音令所有在场的人心中都不免为之一颤!

这是怎么一个状况,只是一瞬间,所有看到这一幕的人都傻眼了!

竟然真的撞上了,这……那究竟是一个人,还是一头怪兽!不过很快,所有人都得出了一个结论,那绝对是一头怪兽,而绝对不是一个人!

一个披着少女皮的怪兽!

“呜……”惨叫,虽然并没有直接的撞到他,但是骑士也承受了撞击所产生的强大冲击,只是一瞬间,浑身上下的骨节发出咯咯的破碎声,强烈的气流自身前爆发狠狠的推在他的身上,骑士的身体向着后面倒去,同时间手中的长枪更是无力抓牢,掉向地面,所有的一切都发生的十分突然,以至于骑士完全没有防备,甚至于都没有做出任何反应。

一个高大的身影冲破障碍,向前坚定的迈出自己的脚步。

马匹嘶鸣,同时间身上传出咔嚓的粉碎声,巨大的力量令其直立了起来,然后狠狠的摔向一旁,这样的场面一般而言只有在战场之上,骑兵对骑兵,而且是疾驰冲锋的时候才会发生,但是现在……众人都亲眼看到了,这不可思议的一幕。

“王八蛋!”宋惜惜痛骂,即便是皮坚肉厚,没有受到什么伤害,但是宋惜惜到底也是有痛觉的,撞击之后她也会感觉到痛楚,虽然这样的痛楚远不如撞在墙壁上所产生的痛楚强烈,但是宋惜惜还是忍不住开口骂道。

“怪物,怪物!”四周的众人叫道。

被撞到的马匹嘶鸣倒在地上,背上的骑士被狠狠的摔在一旁,一条腿很明显的扭转了一百八十度,这个人暂时派不上用场了,不过总算这一人一马还有那么一点功劳,那就是令疾驰当中的宋惜惜停下了脚步。

“刺客,是刺客!”宋惜惜所做得事情,引发了四周众人奇妙的联想,一开始大家都认为是一个疯子,但是现在没有人会这样认为了,若是再这样认为的话,那么疯子不是对方,而是自己了。

就目前而言,最为合理的猜想,莫过于如此。

“王八蛋,你们都是王八蛋!”身上的痛楚令宋惜惜很是生气,她发脾气的时候才不会管眼前的人是谁,更加看不到眼前的众人人多势众,宋惜惜只想要发泄自己心中的怒火,一伸手,宋惜惜将身后的家伙取到了手中!这把家伙可是相当带劲的,无论远战还是近战都绝对是宋惜惜的好伙伴!

巨火枪取在手中,宋惜惜不管眼前的人是什么来头,现在的她只想要大干一场!

宋惜惜也是见过血,杀过人的,因此一旦出手,自然不会有所顾忌,枪口一挑,她就瞄准了最近的一个人。

“怪物!”口中大声叫着,眼前一人的速度竟然比宋惜惜还要快出少许,不过这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首先乘坐马匹,居高临下,再来手中的武器远比宋惜惜手中巨火枪的份量要来的轻,最后这人手中的武器,原本就处于蓄势待发的状况,一旦出手,其速度自然要比宋惜惜来的快速。

长枪刺出,眼前一人毫不犹豫的将手中长枪狠狠的刺向宋惜惜,长枪如电,只听当的一声,这一枪却是正好与宋惜惜手中举起来的巨火枪撞在一起,只是一瞬间,两个人手中都是一震,宋惜惜手中的巨火枪向着一旁荡去,而眼前之人手中的长枪,也弹开向着一旁。

“混帐!”宋惜惜开口骂道,对方还真是好运气,若是被自己瞄准,也只是扣动一下扳机的事情而已,而现在对方竟然好死不死的以手中长枪格挡自己手中的巨火枪,救回了自己的一条小命,幸运,实在是太幸运了!

“大家一起出手!”看出宋惜惜不好惹,有人大声的提议,而实际上即便是没有人提议,也早就有人开始这样做了,宋惜惜手中的巨火枪刚刚弹开一根长枪,转眼间,三四把长枪自各个角度,各个方向,如电一般的袭来,枪声破空,强烈的撕裂声伴随着枪身的前进,将大气破开,转眼间闪亮的枪刃就来到了宋惜惜的面前。

宋惜惜的心中暗叫一声,就算是自己自负,但是三四把长枪在训练有素的骑士手中同时向着自己攻来,宋惜惜也不得不暂时的向后退让,毕竟她还是血肉之躯,若是宋惜惜是真正的金刚之躯,她自然是毫不在意的用自己的身体迎接眼前的长枪,但是很遗憾,宋惜惜不是,即便可以撞破墙壁,尽管可以连人带马将对方撞飞,但是要用血肉之躯抵抗钢铁铸就的枪刃,那还不是宋惜惜能够做到的事情。

无奈的向后退出一步。

宋惜惜的双眼当中释放出愤怒无比的目光。

“她退开了,哈哈,怪物也不过如此啊!”眼看着宋惜惜向后退去,眼前的骑士们当中有人已经忍不住大声的叫道,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击退了宋惜惜的事情,似乎是给予了他以极大的成就感。

“王八蛋!”宋惜惜骂道,退后的同时,她手中的巨火枪重新进行了标准,这一次准确无误的瞄准了最近的一个人。

“她手中的东西是什么?”一个骑士注意到了这一点,宋惜惜手中的武器看似是一根巨大的铁管,但是与一根铁管又显然有着相当大的区别,骑士们从未见过这样的武器,但是某种类似的武器,在他们的记忆当中却是可以找到的,只是一时间骑士们有点想不起来。

“似乎是有点眼熟,但是一时间想不起来了,不管这些了,大家散开,不要挤在一起!”另外一个骑士拍了拍自己的脑袋,终究没有想起宋惜惜手中的巨火枪到底与什么武器相似,而是先提醒同伴们保持阵型。

“废话,知道了,这还用得着你提醒!”骑士们都是经过严格训练的jīng锐战士,一旦行动起来,自然而然就会形成严谨的阵型,这一点不需要任何提醒,即便是阵营因为某些事情而暂时的混乱,他们也会以极快的速度进行调整,恢复到正常的阵型。

实际上现在就是如此。

刚刚宋惜惜的惊人之举,着实是有点吓到了眼前的这些骑士,但是在他们发现宋惜惜也害怕长枪枪刃的时候,这些骑士们的勇气与信心就回到了他们的身上,既然有办法可以令怪物害怕,那么这就说明他们有方法制服眼前的怪物,而既然有办法将怪物制服,那么他们又有什么好怕的!

初时的害怕消失之后,剩下来的自然就是平时无异的战斗,只是眼前战斗的对手比一般人要强大一些而已。

“大家上,将这怪物拿下!”骑士们信心满满,同声的叫道,提振着士气。

“轰!”而就在这个时候,宋惜惜毫不犹豫的将已经瞄准好的巨火枪扳机扣下,杀人之类的事情对于宋惜惜而言实在是一件稀疏平常的事情,尤其是盛怒状态下的宋惜惜,完全称不上什么障碍,想到便做到!

巨大的声响伴随着火光的闪烁,只是一瞬间,就宛如天上的炸雷出现大地之上,自枪口当中喷shè出来的弹丸以可怕的高速贯穿大气,形成炙热的轨迹,瞬间击打在一位骑士的身上,钢铁锻炼所制造出来的胸甲,在一瞬间扭曲破碎,原本可以抵抗刀枪数十次斩击的铠甲,此时就宛如一块破布般的被贯穿,甚至于连减慢飞shè弹丸千分之一秒的时间都无法做到!

血光四溅,骑士的后背出现巨大的血口,高速高热的弹丸将其的身体整个贯穿,从前面shè入,然后从后面飞出!带起的破碎血肉,内脏还有鲜血,宛如下雨一般将其后面的骑士们笼罩其中。

“啊!”这时候一声惨叫才响了起来,骑士的身体被巨大的动能带的向后飞了起来,身体离开了马匹,横移在空中。

“王八蛋,死翘翘!”宋惜惜张口骂道,然后将巨火枪的枪口调整一下,瞄向另外一个骑士,宋惜惜的巨火枪是经过特殊改造的火器,拥有连发的能力,不过打完之后,就需要再填装火药弹丸,当然宋惜惜的速度极快,只是在这样的近距离当中,却显然不可能给她以足够的时间填装火药,而届时巨火枪就要变成一件冷兵器了,不过变成冷兵器的巨火枪一样能够在宋惜惜的手中发挥出极大的威力,完全以jīng钢打造的枪身,其重量并不比一根狼牙棍差到哪里,而且在宋惜惜的手中,这玩意的威力在近身战斗当中也绝对堪比一根狼牙棒。

真的是死翘翘了,整个后背被弹丸掀开,就算是神仙也要死掉了,更加不要说是一个普通的凡人!宋惜惜下手极狠,一出手就要命,丝毫没有给对方活路。

“是火铳……火铳……这怪物用的是火铳!”目睹同伴的死亡,终于有人想起了宋惜惜所使用的武器是什么,脑中的记忆因为同伴的死亡也变得灵光了起来,这个时代,在rì出国已经有火铳这样的武器出现,而且在京都城已经有小规模装备有这种新式武器的部队出现,并且在战争当中取得了相当不错的战绩,只是因为种种原因,这种新式武器还没有完全的推广开来,但是作为一种新式武器的存在,其却是已经拥有了相当的威名!

伴随着雷鸣一般的响声,其产生巨大的火光,发shè高速的弹丸,百步之内可以将无视武士身上的铠甲,将其连人带甲shè穿,取敌xìng命!

骑士们大多都知道这种新式武器的存在,但是实际上却没有一个人真正的见过,而此时的这一刻,毫无疑问是他们第一次亲眼目睹这种新式武器的强大威力,但是这显然不是骑士们所希望的,因为其代价是自己一位同伴的死亡!一位jīng锐武士的死亡,这对于骑士们绝对是难以忍受的事情。

“火铳只能单发,大家不要害怕,接下来……”其中有一个骑士想起了有关于火铳这种新式武器的特xìng,这玩意虽然威力巨大,破坏力惊人,但是毫无疑问发shè的频率远不能与弓箭相比,而且jīng准度更是低下到可怜的程度,也只有相当数量的火铳形成规模才能发挥作用,只是一把火铳,实在是没有什么好怕,之前的同伴也只是倒霉,正好撞在了枪口上,而其余人,却是已经没有危险了。

“轰!”就在骑士们松一口气的时间当中,宋惜惜再一次的扣动了扳机,巨火枪巨大的枪口当中爆出与之前相同的声音,喷shè出愤怒的火焰,巨火枪说是一把火抢,实际上按其的口径来说,倒不如说是一门小炮,若非是宋惜惜这样的怪物,一般人根本承受不住其发shè时所产生的冲击力,但是也因为巨火枪拥有了远超一般火枪的可怕破坏力。

又一个骑士从马背上飞了起来,下场与之前的那个骑士一模一样,胸口的铠甲完全破碎,背后出现一个不规则的窟窿,身体可悲的被贯穿,血肉在空中化为血雨。

“死翘翘!”宋惜惜连杀两人,心情稍微平静了一些,怒火藉由眼前的杀戮发泄出来,此时的宋惜惜虽然还是一副恼火的样子,但是杀xìng已经不如之前来的强烈。

“啊!”谁说火铳只能单发来着,四周的骑士们呼啦一下子向着四周散开,随着第二名同伴的倒下,前面的骑士们谁也不敢说宋惜惜手中的火铳是否有发shè第三发弹丸的可能xìng,毕竟如此近的距离,那可是需要用自己的xìng命来验证这一点,而毫无疑问,这世间对于自己最重要的东西,就是自己的xìng命!

没有了xìng命就没有了一些!

武士的jīng神固然是舍生忘死,但是毫无意义的死去,却是一个武士所难以接受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