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五章 番外恋恋不忘142

小说: 一念倾城,一念你 作者:更新时间:2019-10-09 21:27:04 字数:4395 阅读进度:584/584

“你怎可以这么过份!这衣服明明是我们看中的,你有钱很了不起吗?”陈妮看不过唐琪如此嚣张,跳出来护主道。

“算了,别让店员小姐为难,反正这件衣服我也不是很喜欢。”

余衿欢无所谓地笑了笑,然后,转身走进更衣室,将衣服换下来。

“我们走吧。”把衣服交还给店员,余衿欢看也不看一脸得意的唐琪,拉着陈妮走出去。

“太过份了!恶人我看多了,还没看过这么可恶的人。”走出时装店后,陈妮不喋喋不休地说着,“真是的,你们明明长得那么相像,怎么心地却相差这么多,你这么好人,她却越看越讨厌”

上了车,余衿欢脸上表情一收,眼神变得冷冽,掏出手机,拨通一组号码。

“是我,我有点事没办法去开会,你帮我去开总之,我不管,你立即给我过去,如果合同签不成的话,唯你是问。”

从未听过她用这种口吻跟人说话的陈妮,错愕地望着她,直到她讲完电话,才移开视线,望向穿外,却发现唐琪正从时装店里走出来。

“开车。”忽地,耳边响起余衿欢的声音,陈妮反射性踩下油门,又听到她吩咐,“跟着唐琪。”

陈妮照做,不过有些好奇余衿欢叫她开车跟着唐琪的用意。

“余小姐,我们不是回公司吗?”

“等会再回。”余衿欢道。

陈妮还想问什么,注意力却被唐琪那边的所发生的事吸引住了。

一个身着破烂棉袄,头发又脏又乱的乞丐,从他所经过处,途人都自动退避三舍的情况来看,就知道他身体所散发的臭味有多臭。

那乞丐居然拦住了唐琪的去路,伸手向她讨钱,唐琪用手捂住鼻子,大声哟喝他走开,然后,戏剧的一幕出现了。

只见乞丐仿佛发疯似的,突然上前伸手紧紧地抱住唐琪,还想要去亲她,吓得她花容失色,尖叫声连她们这边也听得见,可想而知她有多害怕狼狈。

唐琪高声疾呼救命,但途人看戏的多,上前帮忙的却没几个。其实也有一两个男人看到这情景,想上前英雄救美的,无奈那乞丐实在太脏太臭了,男人走前一步已经受不了。

最后,幸好有经过的警察看到,那乞丐看到有警察走近,才连忙放开她,撒腿就逃。

“虽然,她那人实在讨厌,不过,看到她这样,我都替她难受了,如果我是她,被那乞丐这样轻薄,真想找块豆腐撞上去死掉算了。”

看完唐琪被乞丐非礼的一幕,陈妮啧啧有声地摇着头,说着观后感。

“如果,这件事被人放上网的话,她肯定会被人笑得无地自容,起码一个月不敢上街见人。”

说着,她转过头,正想跟余衿欢交换意见,却发现她正拿着手机对着那边录像。

注意到她的目光,余衿欢将刚才拍下的片段录档,然后,似笑非笑地回望着她。

“你拍下刚才发生的事了?”陈妮明知故问。

“你要看看我拍的效果?”余衿欢笑问。

“”

余衿欢将片子发了出去,随即陈妮的手机就响了,她掏出手机一看,居然是她发给自己的短信,疑惑地抬眸看向她。

“等会你帮我把这条片子放上网,记得要匿名。”余衿欢云淡风轻地吩咐道。

陈妮睁大眼睛,似乎有些无法理解她的用意。

“你不愿意帮我放上网?”见状,余衿欢笑咪咪地问。

明明她的笑容温和无比,可看在陈妮眼中,却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她怔了怔,才道“也不是啦,我知道该怎么办了。”“其实,你也不用太在意,又不是什么犯法的事情,只是把我们看到的趣闻放上网,跟大家分享一下罢了,再说,就算我们不放,应该也会有别人这样做的。”余衿欢道。

“也是。”陈妮回复平时的冷静,挤出笑容和应,“其实,刚才她在时装店里那样戏弄我们,现在是上天看不过眼,要惩戒她。”

“你先回公司做事吧,我还有事,先不回去了。”余衿欢让她下车,自己开车。

“那我先回去了。”

坐在驾驶座上,余衿欢等陈妮走远后,才朝另一个方向驶去。

几分钟后,余衿欢把车停在一个公园门前,下了车。

站在门口,两眼四下张望,找了好一会儿后,两眼一亮,然后,朝那边的跷跷板走过去。

“你有没有看过,在网上疯传的那条片子?”

“你是说那女人被乞丐非礼的那条片子?当然看了,听说,才短短一个星期,网上的点击率就超过一百万了。”

“我跟你说,我有一个侄女在她公司上班,听说,自从那条片子在网上播放后,她简直就以公司为家了,因为有记者守在她家门口,要访问她对于这件事有什么看法,会不会去告那个乞丐呢。”

“哈哈,不会吧,那些乞丐的样子,看上去都一样,等她找到他再说了,换作是我,我就不想再见到他了,简直是恶梦。”

边拿着杂志看,边听着坐在旁边洗头的两个师奶聊天的陈妮,心情复杂地偷瞄着正在做烫发的余衿欢。

余衿欢仿佛没听到她们所说的话,两眼紧盯着前面的电视机,不过,微微扬起的红唇,却透露了她不但听到了,而且还听得津津有味。

其实,陈妮觉得自己没有做错什么,正如余衿欢那天所说的,就算她不把那条片子放上网,也会有别人做。

那天回公司后,她就按余衿欢的吩咐把片子放上网,之后,就把事情放在一边,直到几天后,听到公司的同事拿那条片子开玩笑,才知道那天的事已经闹得全城皆知了。

她上网一查,才知道,除了自己放上网的那条片子,另外也有人把片子放上网了,不但如此,就连杂志也报告这则趣闻,还将受害者的资料图文并茂地罗列出来。

可能因为唐琪是城中名人吧,所以,很快地这件事成为城中各人茶余饭后的话题。

看到事情如今一发不如收拾的局面,陈妮总有种做错事害了人的感觉。不过,她可不敢让余衿欢知道自己的心思就是了。

“走吧。”

做完头发,余衿欢站起身,在镜子前照了照。

见状,陈妮立即讨好地道“余小姐,这发型令你看上去很精神呢。”

“是吗。”余衿欢伸手撩了撩头发,满意地笑了笑。

“对了,刚才你有没有听那两个太太说,自从唐琪的片子在网上播放后,她简直成为过街老鼠了。”陈妮故意地道。

“哦。”余衿欢仿佛不怎么感兴趣地应了句,不过,陈妮看得出来,她的心情挺不错。

“不过,我有点担心,如果让她知道,那条片子是我放上网的话,她会买凶杀我泄愤的。”

“对于你的担心,我有两个建议,要么你就找个男朋友,让他贴身保护你,要么就找个保镖,我有相熟的,要不要介绍一个给你认识?”余衿欢戏谑地道。

两人边笑说,边走出店门口。

这时,余衿欢的手机响了起来,她接通电话,是莫宁佑约她今晚吃饭。

“你不用陪唐琪吗?”她假好心地道“现在她发生这种事情,心情肯定不太好,你应该多陪陪她才是。”

“欢欢,我们已经很久没见面了,你真的这么狠心,一直拒绝我吗?”

“听说,前天我们才一起吃饭看电影的。”

“可是一天不见如隔三秋,我真的好想你,你出来让我见见你吧”

听着他的甜言蜜语,她笑得泛起小酒窝,因为只顾着讲电话,根本没留意一个迎面而来的男人,手中拿着一瓶黄色不知名的液体。

那男人走到她面前,拧开瓶盖,将瓶中的液体泼向她,几乎在同一时间,陈妮尖声大叫,“啊!”

因为事情发生得太过忽然,余衿欢一时间反应不过来,等她回过神,发现自己被人泼了不知名的液体时,那男人已经逃得不知踪影了。

“余小姐,你没事吧?”陈妮花容失色地走上来,当看到她并没有被毁容,这才松一口气。

余衿欢惊魂未定地伸手抹着脸上的液体,似乎还没从刚才的事件中清醒过来,好一会儿后,就听到陈妮说,“好臭!”

陈妮递上纸巾给余衿欢抹脸,用力嗅了嗅,然后,想到什么似的向后退了一步,用手捂着嘴巴,惊恐地盯着她。

“难道,刚才那男人用来泼你的是尿?”

余衿欢脸本难看的脸色,此刻又黑了几分,一脸想呕又吐不出来的表情。

突然受到袭击,再也等不及回家的余衿欢,就走进附近的时钟酒店洗澡。

足足洗了三次澡,她还是觉得那种尿味留在身上。

“余小姐,我帮你买了套新衣服,因为我不知道你喜欢什么款式,所以,我只是买了这件t恤跟牛仔裤。”

陈妮把买来的衣服递给她,又看了看她丢在地上的那套衣服。

“那么,这套衣服怎么处置?”

接过新衣服,余衿欢也毫无顾忌地就在陈妮面前换上,眼角余光瞥了眼地上那套衣服,脸色不善地道“帮我丢了它。”

“丢了它?”陈妮有些心疼地道“可是这套衣服,你上星期才买的,今天才第一次穿就丢掉,会不会太浪费了。”

“你喜欢的话,可以拿去穿,不过,别在我面前穿。”一看到它,就让余衿欢想起刚才不好的经历。

陈妮吐了吐舌头,其实她也没有穿别人旧衣服的习惯,不过觉得与其就这样丢掉,不如把它捐赠出去更好。

她用刚才装衣服的袋子,把那套旧衣服装进去,随口找了个话题道。

“余小姐,你说刚才泼你的那个男人,是是认错人呢,还是精神有问题呀?”

闻言,余衿欢眉心紧锁,脸色阴寒得能刮下一层冰霜。

“他是不是精神有问题,我就不知道,不过街上那么多人,他不去搞,偏来泼我,那他也傻得很彻底。”

“如果,当时我镇定些,及时抓住他的话,就知道他为什么那样做。”陈妮歪着脑袋,自言自语地道,“如果他不是认错人,精神也没有问题的话,那会是谁指使他呢?”

听着她的话,余衿欢表情变了变,脸色变得有些沉。

这时,她的手机响了起来,是莫宁佑打来的,皱了皱眉头,才接通电话。

“欢欢,刚才发生什么事了,为什么会突然挂断电话?”

“没什么事,刚才不小心把手机弄掉了,不过,手机好像有点问题,我找人检查一下,回头再跟你聊吧。”

又说了两句,她就把莫宁佑打发掉了。

一直在旁边偷听着的陈妮,瞅了眼被余衿欢随手丢在床上的手机,却也没多说什么,人家两夫妻的事,她还是少理为妙。

没多久,电话又响了,以为又是莫估打来的,余衿欢烦躁地瞅了一眼手机,任它响个不停。

“那个,你不接电话吗?”陈妮小心翼翼地问。

“你帮我听,随便找个借口让他别再打来。”余衿欢走到镜前,拿起梳子梳理着头发。

陈妮领命,拿起电话接听起来。

“是张董的电话。”一会儿后,她用手捂着话筒,对余衿欢道“那你要不要听?”

放下梳子,余衿欢接过手机,没好气地道“找我什么事?”

“大小姐,你还问我什么事,你忘记约了林公子见面的的事吗?”张劲阳道。

他这一提,她才记起确有其事,本来她打算做完头发后,就陪张劲阳到林氏商谈两公司合作的事的。

看了看时间,就算她现在坐火箭赶过去,只怕也赶不及了,因为有关的文件还在公司里。

“我发生了一点状况,应该没办法陪你去见他了,你自己去吧。”

“小姐,他会愿意跟我们谈,都是因为他喜欢你,看在你的份上,现在你不去,还有什么好谈的。算了,既然你有事,我就推掉这次的见面好了。”

“抱歉。”

“你现在在哪里?”

听到他问,她迟疑了下,才报出所在的地方,沉默了下,他突然吐出一句,“你就是因为跟人开房,而不理正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