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小说: 一上到底(军旅 高干) 作者: 舍念念 更新时间:2017-05-02 字数:3745 阅读进度:7/75



易南风看着睡得像小猪一样的小丫头,暗地里叹息,罢了,等到睡醒之后再算账,收紧怀里的小身子,易南风准备闭上眼的时候,怀里的人儿悄悄往外挪的动作让这人的眼睛又睁开了。

手腕上巧劲儿一使,麟儿的门牙磕在硬邦邦的胸膛上了,简麟儿暗暗呻、吟,终于不能装睡下去了。

“你怎么来了?”这话听着可真不是欢迎的语气呐,易南风咬牙。麟儿暗地里翻了翻眼睛,这个男人是疯子,她简家是说翻就能翻的么,这军政大院儿晚上的岗哨可是轮三班的,这人是有通天本事还是怎的,把翻墙当兴趣了还。

哈,这才翻个墙上个小二层,人家可是徒手没带任何防护措施爬过拉西莫尔山呢,就为了给美国四巨头那里留个记号,这就扯远了,以后再说。

总之这会儿易南风的眼睛是半眯起来的,这不是为了玩深沉,这是这人习惯性的一个动作,通常做这个动作的时候,预示着有人倒霉了,这会儿除了他就是简麟儿喀。

易南风没回答麟儿的问题,倒是开口了“跟你弟弟关系很好?”

简麟儿不说话,推开这人就要起来,神经病吧,大半夜的就为了说这个。

易南风一个翻身,麟儿就笼罩在这个男人的阴影之下了“说话。”

“你神经病啊,大半夜的不让人睡觉就是为了说这个?”

易南风不语,一副等答案的样子。

“对啊,我跟小昕关系很好。”

“以后不许跟他搂搂抱抱的。”这人是发号命令发号习惯了,出口就是以陈述句结尾的命令语句。

简麟儿听这人口气不好,想着我都没跟你算下午的账呢,你又在这里一副兴师问罪的样子是闹哪样啊,况且那是我弟弟,想着就要挣扎着起来。

“别动!”

小腹上抵着的硬硬的东西,散发着绝对的高温,提醒着麟儿她的存在。简麟儿怔住了,又是这样,又是这样,口口声声跟人说我是你女儿,可是有谁整天和快要成年的女儿抱在一起睡觉?有谁压在女儿身上硬起来了?

十二岁的简麟儿,二十岁的易南风,暗红色的沙发上,易南风对着坐在对面的人说,这是我女儿。哈,二十岁的人有个十二岁的女儿,说出去谁信?没人信。可是坐着的黑衣人必须信,于是简麟儿当了易南风名义上的女儿六年多。

简麟儿从来就猜不透易南风的心思,这人对自己很好,真的很好。简政提供给自己的条件已经极好了,可是这人完全是把她当公主一样的养着。

别个小女孩儿不懂什么叫名牌儿的时候,简麟儿从头到脚Benetton,就连一个水壶,都是限量版的,那时候易南风的兴趣是全世界的给他的小女孩儿搜罗好东西,然后看着他的小女孩儿兴奋的尖叫。

可是渐渐的,简麟儿有心思了,少女的情窦总是要开的,身边最优秀的男性,亿万个女性幻想的对象,她自自然然的也幻想过,并且现在还在幻想中,希望有一天自己是以另一个身份被介绍给别人的。

可是这人老是虚虚实实的,当麟儿感觉到这人对自己有欲望的时候后,既彷徨又高兴,可是最后关头人家总是似笑非笑的看自己一会儿,然后起身离开。

这样时间一长,麟儿觉得自己看见易南风就是对自己的折磨,索性不去关注他。可是总会在各种时机看见他,还带着各种风情的各式美人儿在自己周围晃,简麟儿觉得自己很委屈,我不想惹你了,老大你我惹不起,我滚蛋行不?可是这个男人连睡觉都不放过她,大半夜闯进来还这么顶着自己是要干嘛?

简麟儿的眼睛长得实在是太好了,猫儿一样,黑暗里眼睛睁的大大的瞪着身上的人,易南风感觉下身更硬了,可是话还是要说清楚的“以后再看见跟哪个男的那样抱在一起,你就给我等着。”

简麟儿不说话,“听见没?!!”低低的喝了一声,热气晕染了一方小空间,简麟儿的脸热起来了。

“我就不,你下去!”简麟儿想着老是叫我听话听话,我又真不是你女儿,这姑娘,几时听过话撒,你越硬气,她就要比你更牛气,都是叫惯的。

这人一百八十三公分,可是要一百五十多斤,全身就没个软和的地儿,简麟儿觉得自己快要喘不过气了。

“下去!”一激动,唾沫星子喷了出来,两个人挨得近近的,这下好了,喷到易南风的脸上了,素日里有轻微洁癖的易南风没有伸手擦,反而伸舌舔掉了嘴角附近的湿液。

邪肆的举动惹到简麟儿了,又来撩拨我,你丫的你个变态,有本事上了我。我的个天呐,你说爷爷是遗世老贵族,后来的易南风又是个极为优雅的人,这前前后后相处时间最长的两个男人都不是这样儿的,怎教出来的女娃娃这粗鲁喀。

胸脯开始上上下下的起伏,压在身上的男人也开始气息微粗,香馥的,柔软的,渴望了十年的人儿的反应这么好,就等着自己采撷,终究是没忍住,低下了头。

简麟儿的眼睛睁大老大,惊骇的看着越来越靠近的薄唇,脑子里“轰”的一声,彻底炸开了,这是头一次,易南风吻自己。这傻姑娘,不知道同床共枕的多少个日日夜夜里,这男人用唇舌膜拜过她身体的每个角落,没一处放过的,每个角落小缝隙儿都曾经被细细的亲吻过,可是她不知道,这是头一次,她清醒的情况下被叼上了小嘴儿。

侧着头,嘴上大口大口的吞咽着伸舌就能卷进来的香津,舌头舔过那个密闭的小空间里的所有角落。麟儿叫吓傻了,张着嘴任由敌人长驱直入,直捣腹地,反射性的咽下人家渡给她的湿液。

易南风很饥渴,饥渴又兴奋,麟儿清醒着,这个认知窜进脑海里的时候,很奇怪的,他亢奋异常。许是每次夜晚都是偷偷摸摸的变态一样的摆弄着小身子,这回终于在对方有意识的时候进行着亲密活动,被人拿枪指着脑袋的时候,他的情绪波动都没有这么大,他甚至能清晰的感觉到肾上腺在激素的分泌着。

终于,简麟儿回神了,因为她喘不过气了,这人的大嘴密密实实的堵住了自己的呼吸通路,麟儿的脑子发糊,眼前发黑,终于开始挣扎了。底下的微小举动惊醒了易南风,他的大手已经捂上了少女发育极好的最高地,又抵着研磨了一下,手撤下去了,嘴也松开了。

“以后不要和任何男的除了我搂搂抱抱,听见么?”这个时候,这个男人还没忘今天来的目的。

麟儿只有忙着吸气的份儿,“听见没。”脑子糊成一团的姑娘乖乖点头,喉咙里发出类似猫儿打呼的声音。

“我的女孩儿真乖。”易南风哑着声音说了一句,还压在麟儿身上不愿意下来,唔,这种滋味太好了,在麟儿的理智没回笼之前,容他多享受一阵儿,什么优雅贵公子,这个男人本质是无赖!

终于脑袋不浆糊糊的那么厉害了,简麟儿的脑子很乱,可是还晓得让身上的人下来,推了好几下,易南风才不甘不愿的下来。重新抱着麟儿,两只腿夹着麟儿的,粗大腿竟然压在小姑娘细细的腰上。

麟儿很慌乱,慌乱中又兴奋,兴奋中又害怕,这人吻自己了,可是为什么啊,还是逗弄自己么?小姑娘第N次讨厌自己与人家年龄差这么多,要不然阅历多点还可以想清楚点儿。哈,天真的小姑娘呀,就算你比人家多活了几辈子,你也不见的有这人的老谋深算。

这人终于吻自己了,还那么来势汹汹的,羞怯的瞄了人家一眼,易南风的下身硬硬的顶着自己,简麟儿觉得自己的小裤裤好像有点湿黏黏的。

两只小腿儿磨弄了一下,易南风暗暗呻、吟,自己无数次偷偷j□j品尝过的小身子,有任何反应自己都熟知,看小丫头的样子,易南风脑子里自动出现粉红的花瓣儿带着露水的样子。

克制了又克制,最终忍住了,麟儿偷偷动了一下,被一巴掌拍在屁股上喝住了,两个人抱在一起,静静的,简麟儿是忘了还要不搭理这人的,易南风是这次的目的达到了,于是乎,温暖的怀抱,两个人睡着了。

可是悲剧的是,这一觉睡得太熟了,天亮了都不知道,麟儿的屋子又在角落,平日里极为安静。易南风是干什么营生的,耳朵一个抽动,有脚步声靠近了,急忙睁开眼睛,可是门外已经有声音传来了。

“麟儿,起床了。”“嗑喳……”门开了,简谦昕的声音响起来了。

简麟儿还迷迷糊糊的,就感觉一阵天旋地转,自己身下睡了个人,可是眼看着弟弟就要扑上来了。

“小昕,不要扑上来,我没穿衣服!”大脑的应急反应发挥作用了,简麟儿大喝一声,同时想起易南风还在身下,要是让爷爷发现,自己就惨了。

简谦昕止步脚步“我是你弟弟,有什么关系。”一副随时就要上来的样子。

一大早的,简麟儿脑门上的汗下来了。缠着自己的双腿,靠近后颈的灼热呼吸,再再提醒着自己,千万不能让弟弟上来。

“小昕,你先下去啊,我一会儿就下来。”

“那你亲我一下我就下去。”简谦昕贼笑着提出要求。

感觉扣着腰的大手加重了力道,模模糊糊的想起来昨晚自己似乎是答应过不再和弟弟搂搂抱抱的,但是眼下没办法,简麟儿无视腰上攥的紧紧的大手,“好,过来。”

“吧唧。”这是简谦昕回亲来的声音,简麟儿哪敢亲这么大的声音,随着简谦昕转身的动作,简麟儿忍下了一声痛呼。

这个男人,竟然在简谦昕还没出去的情况下狠狠的咬了麟儿的后颈一大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