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小说: 一上到底(军旅 高干) 作者: 舍念念 更新时间:2017-05-02 字数:3631 阅读进度:10/75

“吧嗒”这是手机掉地上的声音,“啪”这是合电脑的声音。

易南风皱着眉头听着手机里传来的声音,这丫头又在干啥,手机都拿不住!放下手里提着的包,大步进去,麟儿刚从卧室出来,脸儿红红的,额头上怎还有汗珠子呢,哈,那是紧张的。

心下有数了,这姑娘保准儿没干好事,也不说破,就要往进走去看个究竟。

“啊,你回来了,累不累?"”简麟儿抢先一步拦住了易南风,拉着人家坐到沙发上,“我给你倒水喝啊,你先坐着休息一下哈。”背过身偷偷擦了擦汗,要不要这么吓人玩儿呀。

易南风抬眼朝卧室里看过去,没关紧的门里面黑乎乎的,心里有些子纳闷儿了,但还是不动声色,享受着麟儿难得的伺候。

一口一口不紧不慢的喝着水,虽然是个白开水,但这人怎么就喝出了一股子拉菲的味道捏?麟儿坐沙发上不安的撇了撇卧室,主要是窗帘还没拉开呢。

看易南风在喝水,没有打算起来的样子,麟儿站起来佯装自然的进了卧室,简麟儿前脚进去,易南风后脚就起来了。踱过去的时候,恰好到屏幕上一闪而过的抽、插画面,脸色当即就阴下来了,走过去复又坐到沙发上。

等麟儿出来的时候,易南风还是淡淡的样子,可是这么长时间的相处,简麟儿怎么会看不出这人的心情不好呢?刚才还好好的,怎么说翻脸就翻脸撒,麟儿心里嘀嘀咕咕的,但是没敢说出来,再加上自己心虚,愣是没表示半点儿关心的样子。

易南风当然不舒服啊,这人一贯的掌握别人的生杀大权,那种恶霸性格,怎么会看见自己都没有好好教导过的小女生去看别个男人的裸体撒。

他哪里知道一直圈养的猫儿将要把新学到的本领用到他身上喀。

“过来。”

简麟儿不动,因为易南风的口气不好,她才不要过去咧,她又不是天天陪在易南风身边的那些女人!

“小乖,过来。”口气软了下来,带着些子无奈。

不甘不愿的站起来,嘟着嘴,仗着我那啥你你就这样昂?简麟儿才走到这男人身边就被一把拉到腿上了,强捧着脸蛋儿啃了麟儿的小嘴一口,易南风淡笑。

“这几天乖了没有?”

点点头,眼珠子乱转,想起刚刚看的东西和心里计划的事情,不敢看易南风狐狸一样的眼睛。

“真的?”

“真的,有乖乖的啦,乖得不得了。”

“刚刚拉着窗帘在干嘛?”

“睡觉!!!”

易南风嘴角的笑高深莫测,也不说破,大手放在小细腰儿上慢慢摩挲着,往后靠在沙发上闭着眼不知道在想啥。

这个怀抱自己窝过很多次了呢,可是你这样跟养情妇一样的养着我到底算什么,跟外人说我是你女儿,可看看你这动作,难道真的要让我这么不明不白的过下去?她才不要咧,要是再不说清楚,她就再也不要理这个男人。当然,在不要之前要赚回她没有好好儿跟同龄人一样谈过恋爱的回票,因为这个臭男人。你想想喀,身边有这么个英俊的、成熟的带着那么些个神秘感的站在权力顶峰的成功男人,学校的那些追求者根本不够看,所以小姑娘早早喜欢上这么个男人也是理所当然的事儿。

可是看人的态度,极度宠溺,自己要什么给什么,就算不要,那也给你想得周周到到的。可麟儿就觉得他在养宠物,哼,我简麟儿要十八岁了,我的人生我再不做主,那可就真的要当宠物一辈子了。

易南风在想啥,想着两周后自己可以名正言顺的拥有怀里的小东西就一阵兴奋,当然,简政那里不好摆平,但是那只是时间的问题。

易南风为什么要一直说麟儿是他女儿,哈,那些个年连他自己都没有站稳脚跟,怎么跟人家说这是自己养来当媳妇儿的女娃娃?道上是讲道义,但是那是建立在没有把他逼狠的条件上,易南风行事狠辣,谁不想拿到他的把柄?

自打易南风消失三年回来后,第一年,鬼魅一般的行踪,没人知道他在干啥。一年后,道上的人谈起这个少年,得首先四处观望观望,然后才能压低声音说两句。

易南风已经不再想起那几年的岁月,但是麟儿被劫持过一次他却永远记着,虽然连小姑娘都没发现带走自己的黑西装是要拿她来做筹码。

当两帮人马坐下来的时候,易南风淡淡的说“这是我女儿。”眼睛里像有个漩涡一样,盯着为首的那人说。那些人知道自己真的惹到这个年轻人了,没想到这个女娃娃有那样的身份。随后轻易的,易南风处理了这件事,可是后怕却一直存在着。想不出其它的身份来保护这小娃娃,易南风只能说女儿,虽然这个身份让敌家觉得这是易南风的软肋,可是没人敢随意动简麟儿,因为第一批动过麟儿的人已经消失了,没人知道他们去哪里了。

有手下的人跟易南风说过把麟儿送到简政那里,易南风没说话,也没有送回麟儿,因为他的女人,他要一步步的教导,这个男人的心理真的有些阴暗呐。

为了不给那些伺机而动的人机会,六年多,易南风扫清了所有能威胁到他的人,然后一步步的,把所有的黑色东西变成白色或灰色,然后,变成了四九城的传奇。

终于,渴望了十年的小娃娃将要在自己身下绽放了,易南风感觉着自己的大脑皮层在活跃的放电中,噼里啪啦的作响。

原本可以更早的跟麟儿说说这些的,可是想着要有个合适的机会来宣布,于是他选在了麟儿的生日上。可是,所有的这些他怀里的小姑娘不知道,不知道这个男人的隐忍,不知道这个男人的的期待,于是小姑娘迫不及待的要自己来了。

随后的几天,简麟儿忐忑而又兴奋,常常不自觉的会盯着易南风脸红红的,易南风当然看见了,心下奇怪,自家这小姑娘不对劲儿,可是他不知道到底哪里不对劲儿。

迷迷糊糊的甩了一下头,易南风睁开眼睛,等到感觉全身光溜溜的被绑在他家四角大床上的时候,他知道哪里不对劲儿了。

“该死的,简麟儿,我觉得你有必要给我解释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这个男人,越是生气,语气越是低沉。这会儿的语气已经显示这人在爆发边缘了,你想想喀,任谁在刚回家喝了杯水醒来成这幅模样儿都会不淡定的撒。

简麟儿不说话,看着易南风的身体,眼睛里流光溢彩,明晃晃的灯管子下,床上的健硕男人任自己宰割,麟儿心底里隐秘的地方在急剧的发生着化学变化。

“麟儿?”

“我要上了你!”易南风呆愣了片刻,怀疑自己听错了。

“什么?!!”

“我说我要上了你!”给自己壮胆一般,麟儿大声说。

易南风忽然就觉得这一幕绝对是个经典画面,自己肖想了这么长时间的女娃儿说要上了自己,忽然间就有种命运着实在耍着他们玩儿的感觉。

电光火石之间,这人的大脑急速运转着,暗暗动了下手腕脚腕,嘴角扯出一抹古怪的笑“哦。你会么?”

看不起一般的口气彻底惹恼了,小姑娘愤怒了,觉得被人看扁了,哼,这些天的功课可不是白做的。

双手叉着腰,唾沫星子都喷出来了“老娘今天不上了你,老娘就不叫简麟儿!“

听听,这是明儿个才满十八岁的奶娃娃说的话,她要强了太子爷!!哈,这话要是让跟易南风一起的几个听见,保准儿能笑死,自家老大要被个奶娃娃强了?!

可是这会儿室内就他们两个,于是易南风也就不在乎被谁知道不知道的了,看了茶壶状的小姑娘一眼,然后转过头,佯装不情愿的说了句“不要胡闹,赶紧放开我。”但是小姑娘只听出了不情愿,没听出佯装。

哈,这男人知道他养大的这姑娘是你不让她做一件事儿,她偏得做,尤其是跟他对着干的时候。

“不放!你今天乖乖的等着我吃掉你!”豪气干云的,简麟儿越说越觉得自己有电视上的女王范儿,可是小女王的视线一直停留在易南风的上半身,自打脱衣服的时候瞄了人家的下身一眼后,愣是没敢再看第二眼去。

易南风转过头,眼神儿高深莫测,上上下下的打量着站在床边儿上脸上闪着兴奋光彩的小女娃娃。

简麟儿在爷爷和易南风的要求下,一直是标准的小公主打扮,上了高中才改穿T恤牛仔裤,把她的公主裙塞到易南风的衣柜里永远不想再穿。因为那会儿小公主开始喜欢和易南风对着干了,倒是长头发一直蓄着,平日里挽起来,如果散下来的话那就快要包住屁股了。

嫩白的小脸蛋儿,眉毛很黑,细黑细黑的弯在眉骨上,眼睛圆溜溜的大,鼻子翘翘的,嘴唇儿是很丰厚的那种,肉乎乎的粉红,脖颈修长,看着就像个小天鹅。这会儿穿这个居家的到大腿的短袖儿睡衣,底下的腿儿光溜溜的,显然是前期准备都做好了。

暗暗赞叹他养大的姑娘,易南风脸上看着沉的像滴出水,“你今天要是敢那样,我就打烂你的屁股。”

“哼,在你打烂我屁股之前,我可以把你的屁股打得稀巴烂!”看吧,简麟儿得意了吧,这话都说出口了,平日里要是敢这样说,那后果她可担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