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小说: 一上到底(军旅 高干) 作者: 舍念念 更新时间:2017-05-02 字数:3367 阅读进度:19/75



“已经一个月联系不上麟儿了。”简政眉头紧皱,在客厅不住踱步。

“爸,您先坐下来。兴许是麟儿贪玩,忘了给家里当电话呢。”麟儿大伯母急忙安慰着简政,这老人家年龄一大,身体状况不好,情绪波动这么大可怎么是好。

“不对劲,这么长时间没联系,电话不至于一直关机啊。”

简谦泽坐在沙发上全身都还在发疼,看着爷爷焦急的样子,感觉自己的旧伤没好,这回新伤添上去的时间不远了。

这会儿简谦海还没来,简谦泽还指望着大哥来给自己顶顶雷,可看架势,爷爷是一刻也等不了了。

果然,“老大,你给邓局长打电话,立个案子,赶紧给我找。”简政越想越揪心,一个月都关机,这忒不正常!

简谦泽一听,坏了,这都惊动了公安部部长了,这下玩儿大了。哎哟我的个姑奶奶,这下你可害惨哥哥我了哟。眼巴巴的盯着大门口,还不见简谦海的身影,简谦泽看见他爸开始打电话,眼睛一闭,小声的吱唔了一句。

“不用打电话。”低着头不敢看简政,简谦泽缩着肩干巴巴的挤出了这么一句。

“三儿,你知道麟儿去哪里了?”简谦泽他妈开始有不好的预感。

“麟儿在大哥那里。”

“去那里干什么?”

狠了狠心,简谦泽干脆说了出来“麟儿去当兵了!”这话的威力堪比原子弹爆炸的威力,一时间客厅里安静的就听见简谦泽槌大鼓一样的心跳声。

简政不说话,偷偷看了爷爷一眼,简政的脸还维持着刚刚听到他孙女儿去当兵的消息时的表情。

“简谦泽,给我说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儿!!!!”简政的身体都开始颤动了,这部队是什么地方,他的宝贝孙女儿是去那里的人么?

不敢再耽搁,简谦泽三言两语就说清楚了,不过顺带着说这事儿他大哥有大大的份儿,简政没动作,简谦泽他爸一脚就揣了过去,“简直胡闹,麟儿不懂事,你们当哥的也不懂事?!!”

这回简谦泽他妈都没拦,这些孩子这下闹大发了,这么大的事儿竟然没跟家里的大人商量,还这么悄悄的给做了,尤其还是关于麟儿的,闹不好老爷子就要请出家法了。

“老大,去带麟儿回来,叫老二撤了麟儿的资料。”“不,还是我亲自去吧。”急急的叫着司机,简政就往外走。

后面的一大帮子人赶紧跟上去,老爷子年龄大了,这脾气可是跟当年一样急,保不准出个啥事儿。

*************

才刚刚跟着女兵连参加完日常训练,浑身跟泼了水一样的麟儿站在队伍最后面等着解散,现在的简麟儿已经能跟着人老兵参加日常的训练了。谁见了也不能说这是刚入军一个月的新兵蛋子,不管从走姿还是日常的行事,麟儿开始像个军人了。正常三个月的新兵训练,她一个月就已经学习的很好了,只有打靶这一项还在始终练习着,其它的基本事项葛林给她满分。

这时候的简麟儿,开始有了目标感,每天的生活都有新的目标,这姑娘觉得虽然累,但是充实。以前的简麟儿,聪明劲儿全部用在邪门歪道上,上课不是YY老师的秃头生成原因就是睡觉,因为她知道,就算不学习,易南风可以让她一直读最好的学校。

但是在这里,没有人让她依靠,其他人不怎么待见她,这反而激起了麟儿骨子里的性子,一定一定要做到最好。慢慢大家变好的态度和葛林或者郝红一个赞许的眼神儿,都会让麟儿觉得自己的血汗没有白流,喜欢上这里,真的很简单。

垂着头,头发已经叫汗水全部打湿了,贴在头顶上还止不住往下流的汗水,没有解散,汗水都不能擦,咸咸的汗水流到眼睛里,蛰的眼睛生疼。麟儿索性闭着眼睛,所以她没看见直接停在宿舍楼前面的三辆车。

“麟儿!”简政一下车,满眼都是穿着作训服的姑娘,找了半天没找见记忆中的孙女儿的背影,还是简谦泽看见了,顺着简谦泽的视线看过去,简政一口气差点没背过去,他家的小公主怎么会是这个样子。

郝红一看停下来的车里竟然来了司令员,顿时吓懵了,再看又下来个还是曾经在电视上看过的,每次读领导人名字的时候在前五的精神抖擞的老爷子,慌里慌张的跑过去报道,这怎么了,她们这里怎么见天儿的来这么大的人物。

麟儿二伯,已经是大军区的司令员了,这回接到简政的电话也是一怔,且不说麟儿适不适合当兵,老爷子这关就过不了,赶紧开着车往这边赶,在门口等到了简政一行。

简麟儿的身体僵住了,在这里的一个月过的太快了,都忘了爷爷这茬了。鸵鸟似的不敢回头,站在原地挺得直直的不动弹。

麟儿二伯挥挥手让郝红散了其它人,郝红听令,大家排着队上楼的时候,好奇的看着下面的一群人,当兵的对军衔极为敏感,来的人军衔最小的都两杠一星,更不要说司令员都在里面。

两手上去胡乱的擦了把汗,麟儿识相的没有跟着大家一起上去,站在原地不敢回头。

“简麟儿!!”简政甩开司机扶着自己的手,带着强大的气场走过来了。

“呀,爷爷,您来了!”暗暗调整自己整出了一脸笑容,简麟儿转过身跑到简政身边挽上简政的胳膊。

简政拂开麟儿的手,黑着脸看着唯一的孙女儿终于变成了假小子的样子,一口气险些没提上来。

“爸,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咱去……”

“就去麟儿的宿舍,上去给收拾行李。”说着率先就朝着宿舍楼走去。

简麟儿咬咬唇,心下的主意已经定了,“爷爷,在二楼最里面的那间。”后面的一行人都跟上去。

小小的宿舍,一目了然,这会儿挤进去了这么多人,不大空间,简麟儿开始觉得氧气不够用了,因为爷爷当真指挥司机开始收拾自己的私人用品。

“爷爷,我要当兵!”简麟儿站在宿舍当中央,简政坐在唯一的凳子上,爷孙两隔着不远的距离开始对峙。

“胡闹,这里是你来的么?”

“别人都能来,我为什么不能来?”

“你……总之我不同意你来.”简政叫气得不行,头转过去不看麟儿,

简谦泽拉了麟儿一把,麟儿走过去,把简政的手拉起来“爷爷,你看着我,看着我嘛。”语气放软,开始在她爷跟前撒娇。

“不看,你做出的这混账事儿我不想看你。”简政还是不转头,语气倒不像原来的那么硬。

强行的扳过爷爷的脸,简麟儿很认真的说“爷爷,我喜欢这里,我想要当兵,我在这里做的很好。”

简政看出了麟儿眼睛里的认真,可是心里到底放不下,当兵那么苦,怎么忍心让麟儿在这里受苦。

“爷爷,我不怕苦,训练是很累,可是我在这里很充实,我要留在部队里,以前一直有这么多人,有您为我着想,这一回我想为自己做主。”

简政不说话,心里还在挣扎,麟儿二伯出声了“麟儿,你要想清楚,部队不是你想像中的样子。”

“二伯,我想清楚了,我要留下来,不要让我回去。”

“爷爷,你不要让我回去。”麟儿的眼睛里已经开始蓄积泪水了,摇着她爷的手,哭声儿拉出来了。

简政原本就因为孙女儿头一次跟自己这么认真,心里就开始动摇,这下看麟儿都开始哭起来,那就彻底的投降了。

站起来,“你要做孬兵,以后就不要见我。”大步开始往外走。

这是爷爷答应了,简麟儿擦掉挤出来的眼泪,偷偷跟简谦泽眨了下眼睛,“爷爷放心,一定不给您丢人。”

简政没理,为自己的心软生气,来的时候心里想着一定要把麟儿逮回去,可走的时候还是自己回去,一肚子气没处发,估计简谦泽和简谦海要倒霉了。

咧着嘴跟简谦泽比着大大的“V”,简麟儿真正放下心了,没人再不同意自己待在部队了,心里暗暗发誓,一定要干出个样子,绝对不能叫爷爷失望。

苦哈哈的下楼了,简谦泽看着还是黑着脸的爷爷,觉得嘴里苦的没边儿了,回家指不定还有一场好事儿等着自己呢。

“回头跟她们连长说说,多看着点儿麟儿。”坐进车里了简政交代麟儿二伯。想了想又说“算了,让她自己一个人摸索,一个月你带出了见见我,不要给搞特殊了。”

哈,这算是简麟儿私自决定当兵这事儿随着简政的轿车离去真正敲定了。果然爷孙干仗,赢得不会是爷爷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