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小说: 一上到底(军旅 高干) 作者: 舍念念 更新时间:2017-05-02 字数:3752 阅读进度:20/75

“哎,奇怪,明明是放在这里的,哪儿去了呢?”简麟儿小声嘀咕,刚刚出去拿了件脏衣服,放在水房里的洗衣粉就不见了。

边儿上还有几个洗衣服的女兵,自打麟儿进了水房原本凑在一起的头立马散了开,麟儿扫了一眼,没理她们,径自干自己的事儿。

“哟,在找什么呢?”里面一个稍微壮实一点的开口了。

“洗衣粉。”

“找见了没有,要不从我这儿拿点儿先用着?”

“人家能看上你的那洗衣粉,人家可是使唤得动司令员呢,你还是省省吧你。”另个个子比较小,长得有些个尖嘴猴腮的瞥了麟儿一眼,语气不阴不阳。

麟儿气结,果然爷爷搞出了那么大的动静,这下后遗症出来了。咬着唇没做声,端着自己的盆子出去了,索性衣服也不洗了。才刚出了水房门儿,就听见后面又传来声音,“就算是皇亲国戚,什么也不懂的新兵,有什么资格留在我们这里……”

快步走了出来,扔下身后的声音,虽然告诉自己不要在意,可是怎么可能,自己还没修炼到这个地步,对别人的议论置若罔闻,心里开始烦躁。

“嘭”的一声扔下盆子,坐在凳子上又泄气又委屈,就算她家有那么多麦穗,她也没有在这里有过什么特权,那些人是眼睛瞎了吗?

楼下集合的哨声尖利的响起来了,看了看表,该到每天点名的时间了,穿好衣服戴好帽子跑步下楼,照例是对今天的工作的总结和对明天训练的安排,说完后很快解散上楼。

上楼的时候还听见后面有人在窃窃私语,简麟儿深吸了口气,快步走进自己宿舍,才一进去,就被坐在床边儿上的人吓了一大跳。

“你怎么进来的?”说完发觉自己的声音太大,探头往外面看了一眼,赶紧关门。

“走进来的。”易南风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迷彩服,脚上还蹬着一双军用皮靴子,整个一副现役军人的打扮。

这人的头发一直是打短的,这个时候再配上迷彩服,凭添了份说不出来的气质,麟儿看了半天,觉得易南风怎么就连穿上迷彩服,都有股子亦正亦邪的味道。

瞠大眼睛,简麟儿瞪着易南风,这人以为这是他家呢,还走进来的,刚刚她们就站在楼门口,她怎么没看见有人进了宿舍楼,又想起刚刚身后有人议论自己,麟儿心上就开始说不出的不舒服,也不想问易南风,坐在凳子上不行动弹。

原本以为麟儿至少要逮着自己问清楚的,可是却见这姑娘一屁股坐在了凳子上,一看就是有心事的样子。

易南风的眉毛皱起来了,也没心情跟麟儿开玩笑了,“怎么了?”

简麟儿不说话,易南风又追问了一句,这姑娘抬起头看着易南风,嘴都扁起来了,眼睛里满是委屈。看见易南风,简麟儿就像个受了别家孩子欺负的小娃娃一样,看见自家大人来了,委屈就被放大了无数倍。

还没说话呢,宿舍里的灯“唰……”的一下就灭了,部队里点完名,很短时间就熄灯了,本来这会儿麟儿该躺在床上了,可是这会儿还没上床呢灯就灭了。

不等易南风问清楚,门上传来的敲门声让麟儿慌了神。“简麟儿,睡了么,我是郝红。”

“怎么办怎么办……”起身抓上易南风的胳膊,麟儿四处看了看,柜子?不行,易南风这么大只装不下,床底下也不行,床单太短了底下一目了然。

“简麟儿,睡了吗?”外面的声音高了一度。

“连长,没有呢,来了。”易南风看着麟儿慌张了半天坐床上不动弹,心想还是脸上有点生气适合他家闺女,刚刚死气沉沉的样子看着就刺眼。

“怎么办,叫连长看见就惨了……”这私自在宿舍里藏人,罪名可大了去了,学习了一个月的部队纪律,简麟儿觉得自己的后背都冒汗了。

看够了麟儿慌张的样子,易南风这才起身,走到窗子跟前,指了指门叫麟儿去开门,门口的敲门声还响着,一咬牙,麟儿跑去开门,开门的瞬间下意识的回头一看,室内只剩她一人。

“连长,什么事儿?”楼道的灯光照进来,麟儿额头上的汗明晃晃的,郝红和葛林站在门外面有些奇怪,这大晚上的,出的是哪门子的汗?

示意麟儿后退一步,三人进了屋,开着门,屋子里不甚亮堂,但是还是可以看见大致位置。郝红坐床边上,招呼麟儿坐凳子上,葛林靠近了窗子倚墙站着,麟儿想起外面的易南风,心都悬了起来。

“简麟儿,适应的还好吧?”郝红首先开口了。

简麟儿不明所以,“已经适应了连长。”下意识的挺直了脊背。

“放松放松,今天没什么事儿,就是跟你聊聊天,不要紧张。适应了那就好。”

“最近表现很好,训练的很认真,我相信新兵的时候你是里面最出色的。”

听郝红这么说,简麟儿心下还是高兴的,终于有个人能看见自己的努力了。

郝红顿了半晌,似乎在措辞,“我今天听见了有些话,你不要放在心上。”简麟儿明白连长在说大家自爷爷走后对自己的态度。

这时候葛林说话了“你做的很好,不要管其他人。”

“我知道,我不在意的。”话是这么说的,但是简麟儿怎么可能告诉郝红她们自己心里真的有些在意呢。

两个人看麟儿的态度,又说了几句就站起来了,“那就这样,好好休息。”简麟儿送他们出去,关上门就看见易南风从窗户跳进来。

“你刚刚躲在哪里啊?”麟儿对这人的神出鬼没很是好奇,就算知道易南风爬墙的本事似乎很高,可是这样简直就不是人!

指了指三楼,“我在上面。”说的跟我刚刚喝了一口水这么简单。

“我要睡觉了。”这话的意思是你要不要走了。

易南风没动“跟我说说怎么回事儿?”走到床边坐到麟儿旁边。刚刚在外面,易南风一上到三楼,从里面四个人的呼吸频率判断出四人皆以熟睡,遂双脚勾在三楼的窗户上,整个人呈倒挂金钟的样子,,恰好能听到麟儿宿舍里的对话。

听了个大概,明白刚刚那会儿这姑娘的脸色为什么不好了,想了想改变了注意,今晚不回去了。

两脚往床上一放,拉开被子蒙住头,“没事儿。”被子里传来粗声粗气的声音,简麟儿忽然间就不想让易南风知道自己因为这么点儿事就感觉委屈了。

不自觉的,这姑娘其实是在易南风跟前闹性子,越是跟亲近的人,潜意识里,我们越是会做出各种别别扭扭的举动。

“刺啦……”拉链被拉开的声音,易南风脱了外套直接拉被子,拉了一下,被子不动,大手一使劲儿,掀开被子,就看见被蒙的脸蛋儿发红的的小姑娘,眼睛里冒着水汽,看见易南风的视线落在自己的眼睛上,赌气的转过身背对着易南风。

其实这件事情很小,原本没人理的话,兴许简麟儿就跟刚开始那样自己慢慢努力,然后适应这种被人排挤的感觉。可是忽然之间有人来因为这件事特意跟你说,并且还有易南风在,一件很小的事,莫名的在心里的就变得不像原来那么微不足道,引起的心里感觉自然也就不一样。易南风他家闺女这个时候就是这样子,眼睛的泪腺有些不受自己控制了,自己开始冒水汽。

易南风挑眉,自己先躺下,强行把闹着不要他抱的姑娘拉进自己怀里,扣好了,等着不挣扎了,拉上被子盖好。

“没出息。”麟儿听易南风这么说,又开始闹腾“你才没出息!”

一手禁锢着麟儿不动,一手开始给麟儿脱衣服“别动,脱了睡觉。”从被子扔出脱下来的上衣,又摸索着给解开皮带,坐起身拉下裤子扔出去,复又躺好把麟儿抱在怀里。

两个人躺了半晌,简麟儿忍不住了“她们排挤我,说话阴阳怪气的。”委屈的要死的语气。

“她们为什么排挤你?”顺了顺翘起来的头发,易南风语气听不出什么情绪。

“爷爷带着大伯二伯找我了,她们看见了,说我是特权分子。”

“哦,难道你不是特权分子么?”

简麟儿眼睛睁的大大的瞪着易南风,易南风轻笑了一下,低头吻了麟儿的眼睛一下,被麟儿一巴掌扇到脸上了“连你也这么说,我这么些天这么努力,你……”眼泪又出冒出来。

易南风苦笑,这姑娘这脾气还真是不好“没特权你这会儿能在这里?没特权人家一个宿舍四个人你一个人一个宿舍?”

简麟儿沉默,复又不甘“可是我真的很努力。”

“我知道。人家说你特权分子又没说错,可是说了也改变不了事实,你总不会因为人家说你有特权你真想耍特权吧?”

“怎么可能。”

“那就结了啊,人家说了啥对你没有任何实质性的影响,你做好自己的就行。”

原本易南风给是想给麟儿提供一切便利条件让她两年完了就结束回家,自己养着就好。但是这姑娘训练时脸上发出的光让易南风不忍心,决定走一步看一步。一直以来一眼万里,所有的东西都能提早计划好的易南风,在他家闺女身上屡屡兜不住喀。

静了好半天,怀里的小身子翻了个身,头钻到自己颈窝里,寻了个舒服姿势,看架势是要睡去了,易南风知道小东西不在心里缠毛线疙瘩了。

“等我睡着了你再走。”

“今晚不走了,睡吧。”往更深处钻了钻,四肢都缠上身旁精装的男体,简麟儿沉沉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