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小说: 一上到底(军旅 高干) 作者: 舍念念 更新时间:2017-05-02 字数:4121 阅读进度:25/75

<!--start-->“那你们真的干过特务?”简麟儿小心翼翼的问了句。

“或许说间谍更好一点哈,特务听着不怎么好听是吧?”那这么说就是有搞这个的了。

简麟儿心动了,可是还在犹疑自己为什么会被挑中“为什么会是我?”

牛宝儿笑了一下“你适合。”其实她想说的是“看你顺眼。”又顾及到连里的形象,才忍住了这句话。

“你让我想想。”简麟儿低着头,这个时候这姑娘完全没有想起要和爷爷或者易南风商量一下,她认为这是自己的事,自己决定就好。

“你要知道,这是所有女兵的梦想,你甘心在地方军区里一直混么?我们那里的所有人都是为了祖国为了人民,为了荣誉而战!”

简麟儿的脑子一热,所有人不管男女,都有个拯救世界的梦,简麟儿当然也不例外,“好,我要去。”

易南风和苏堪跑过来的时候,远远看见麟儿低着头,等跑过来的时候恰好就听见麟儿说的最后一句话。

“不准去。”两个女人转头,看见跑的气喘嘘嘘的两个男人。

苏堪接上易南风以后,急急忙忙的带着人往这边跑,易南风生怕迟了麟儿就被牛宝儿给拐走了。

可是跑到近前的时候就听见最后也是最关键的一句话,两个男人的脸同时黑了。

“你怎么来了?”麟儿不解,不是说最近都不过来么。

牛宝儿一看见易南风来,再看简麟儿貌似和易南风认识,心里开始浮现不好的预感。

“牛宝儿,滚回你的海南去。”易南风瞪着牛宝儿,拉上麟儿的手一把把人带到怀里。

“小风风,好长时间没见还是这么不可爱,你拉着我们麟儿是为哪般啊,你们认识?”苏堪已经抚着额头说不出话了,自家女人被易南风教训了不是一次两次了,可老是学不乖。

简麟儿挣着要站好,这里这么多人呢,何况自己还穿着军装呢,“不要动!!”易南风冷着声音喝了一声。简麟儿不解,这人怎么了,感情这姑娘完全没想刚刚易南风说的那三字啊。

“牛宝儿,再跟你说一遍,不要妄想带简麟儿去你们那里,这不可能。”

“为什么啊,人姑娘都同意了,你说有什么用。”

“我不同意!”

“为什么?”两句话同时出口,一个是简麟儿的,一个是牛宝儿的。

“没有为什么,走。”扯着麟儿就要走。

牛宝儿在后面跳脚,“易南风,这姑娘我要定了!”

易南风顿住,回头“你敢!”随后扯着还在挣扎的简麟儿大步走。

被易南风的两个字吓得瑟缩了一下,牛宝儿看向苏堪,苏堪摇摇头,牛宝儿不甘心,可是易南风曾经摔断自己两根肋骨的事儿到现在还是记忆尤新,这男人从来不管你是不是女人,惹到了他,多狠得手都下的去、

“你干嘛?!!你放开我……”易南风不语,强行带着麟儿朝宿舍走去,无视来往士兵和执勤的岗哨的注目礼,易南风沉着脸拉着简麟儿径自走。

“易南风,你放开我!”简麟儿一个虎口小翻转竟然挣脱了易南风的禁锢。

易南风的眼睛眯了起来,简麟儿看都没看清楚,人家的手臂竟然成人体锁扣在自己的腋下。

“很好,竟然跟我使你们的小把戏。”易南风叫气笑了,拖着简麟儿快速往宿舍楼的方向走。

简麟儿不好再大喊大叫,因为一路上的岗哨已经向他们投了无数个注目礼,易南风脸皮厚,屁股一拍走人了,她可是还要在这里过活呢。

一脚踢开宿舍门,部队上的宿舍没有锁门一说,进去后,关了门。

“你要跟着牛宝儿去海南?”

“嗯。”简麟儿还在气易南风刚刚的举动,歪着头不看他。

“你想好了?”

“嗯。”

易南风真的被气到了,攥着拳头瞪着低自己一头的小姑娘,瞄见大眼睛里全是倔强。

“这么爱当英雄?”显然易南风知道“赤炼”是干嘛的,嘴角弯出讥诮的弧度。

简麟儿回头,易南风语气里的轻视和不以为然太明显,明显的轻易激起了简麟儿的反骨。

“对,我就是想当英雄去,怎么了?”

易南风看着这么不懂事儿的姑娘,额角的青筋在突突的跳“你想过爷爷么?”

“这跟爷爷有什么关系?”

“你去了那里,你的命随时都不是你的。”一个字一个字的挤出这句话,易南风控制着自己不要打昏人带走。

简麟儿沉默“我知道,我愿意去。”

长久的静默后,“简麟儿,你真没良心。”与其说愤怒,不如说易南风这会儿开始伤心了,因为他掏心挖肺废了无数心思养大的姑娘压根没考虑到自己。

听到易南风的话,简麟儿想到了爷爷,甚至想到了易南风,可是对“赤炼”的向往大过了一切。我们在年少的时候,打着追求自己梦想的旗号,可能会一次次的伤害到身边最亲的人,及至经历了很多,看过很多人事之后,可能会对曾经做过的那些后悔。可是人生就是这样,一个年龄段有一个年龄段的思想,那些不成熟的倔强的少年影子是我们必须经过的一个拐弯处,所以那些青涩的想法可以理解,因为那是当时那么强烈的渴望。

简麟儿刚过十八岁,“赤炼”对她来说很陌生,陌生而神秘,简麟儿的骨子里就不是安分的人,所以她强烈希望自己能进“赤炼”,于是,易南风注定唏嘘。

“我之于你算什么,简麟儿?”易南风忽然间就很想知道在这小姑娘心里自己算什么,他觉得长期以来他似乎忽略了什么东西,好像只有他认定了非她不可。

简麟儿不说话,她清楚的知道易南风之于她算什么,因为只要她一想到或许以后和她睡在一张床上的是另一个男人,她就不能忍受,这份心思一直在她心里存在里好几年,自打晓事以后就一直想法设法的想要把易南风圈进自己的势力范围内,可是这个时候她反而说不出了。或许是因为易南风的脸色,或许是因为其它,在简麟儿的心里,如果非要表明自己的心迹的话,应该不是在这种情况下。

“哈,是我多事了,你的事情我不想再管了,自己看着办吧。”没有再问下去,易南风顺然就感觉很累,许是看到简麟儿没回答的缘故,易南风觉得自己好像被人对准头部狠狠来了一下子,可是你还没办法还手,这种感觉很糟,糟的易南风这么强大的人不知道该怎样反应。

易南风在商场上翻云覆雨,是个老狐狸,可是认真算起来,在感情方面他好像还很青涩。碰到这么倔强的姑娘,较真儿的话,输的肯定是他,他似乎还没找准如何以一个成年人对成年人的方式对待自己养大的姑娘。

简麟儿的眼睛瞪得大大的看着易南风,这么多年来,头一次听到易南风以这么生分的语气对自己说话,嘴唇动了动想说什么,可是易南风转身就走,背影冷萧,带着生人勿进的气势。

说服简政真的不难,至少没有经历经历像易南风那样灾难性的一场,于是一周后,牛宝儿带着简麟儿上飞机了。

***********************************

“赤炼”的总部设在海南,因为那里最适合训练海陆空三种技能,但是由于路途太远,军用直升机不方便开动,于是两个人坐民航。

飞机场内,两个身穿军队常服的女人在候机厅内异常扎眼。各有特点的漂亮女军人刮起的飓风不亚于大牌明星出场引起的骚动。

整个候机厅内的人目光不由自主的会停在牛宝儿和简麟儿的身上,连其他候机厅的人闻风都跑过来看这两人。

牛宝儿对于这样的眼神儿是免疫了,简麟儿是一直低着头想自己的心事,所以这么大的动静对两人没造成任何影响。

可这大的动静让易南风一下子找到了简麟儿,没过去远远的看了简麟儿半天,易南风没等到她们上飞机就走了。

那天回去后,毁了办公室,颓废的靠着墙坐了半夜,仰着头看着外面的月亮,神色渐渐清明。

回休息室睡了几个小时,第二天秘书进总裁办公室的时候吓了一大跳,可是在易南风面无表情的说整理一下办公室,秘书识相的没有说话。

处理完手头的事儿后,易南风驱车赶往简家大院儿,那时候简麟儿刚跟简政说了自己要去“赤炼”的事。

易南风看见简政佝偻着身子坐在沙发上,就知道简麟儿已经跟简政说了。

几年前易南风在书房里跟简政说过他认定麟儿的事,隔了这么长时间,这还是头一回他再次明确提出简麟儿一定要嫁个他。简政没说话,因为这么长时间他是默认两个人的关系。

易南风从来就不是轻易认输的人,认准的东西就一定要拿到手。他决定给简麟儿时间,让这不懂事的姑娘心里先长满荒草,然后自己再亲自拔掉,为了后方战线更加稳固,他找了简政。

所以这会儿在机场,一扫颓废气的高大男人心里写满笃定,无妨,且给你时间蹦跶。

*******************************************

一年后。

“啪……”再一次把别人摔倒在泥浆里,今天的训练结束了。

浑身裹满泥浆,一张脸只能看见嘴里的牙齿是白的,其它全是稀泥。

“小麒麟,你个小怪物,这么大力会死人的啊。”简麟儿站起身,被后面刚从泥浆里站起来的人一把揽住脖子。

“哈,谁叫你这么逊。”简麟儿哧了一声。

“我逊!!”侯筝怪叫“姐姐让着你好不好,你个不懂尊老爱幼的小怪物。”

两人嘻嘻哈哈的往连里走,其他散伙儿的人也跟上来,一群人继续打打闹闹,谁也不能把这群无纪律无组织疯闹的泥人跟“赤炼”联系在一起。

来了“赤炼”才发现,牛宝儿果然不是正常人,因为这里的军队真的不像军队,除了训练和执行任务时严肃认真外,这里的每一个人都率性而为。

没有军队的纪律框着,那些非常人能忍受的训练也便不再那么难以忍受,刚来训练的时候,简麟儿心说自己还是把一切想得太简单了。

简麟儿长得好,刚去“赤炼”,还是年龄最小的,那里的所有人都是有个性的人,只有一个特点是相同的,那就是豪爽。

作者有话要说:下章可能肉、、、、、、、<!--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