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小说: 一上到底(军旅 高干) 作者: 舍念念 更新时间:2017-05-02 字数:3943 阅读进度:28/75

<!--start-->“啊……”能想象到那种全身的细胞都在酥麻的战栗的时候,突然一个狠戾的撕咬,这种极致的酥麻与战栗会擦出什么样的火花么?

简麟儿的胸膛起伏的厉害,眼睛没有眯住,圆溜溜的眼睛睁的大大的,抓在易南风胸肌上的手一使劲儿,半天才吸了一口气。

“不要咬……”声音沙哑了已经,侧头看向伏在自己脖子上的脑袋,恰好易南风抬头了。

狭长的眼眸幽深幽深的,猫儿样的眼睛流光溢彩,两厢碰在一起,漫天的星光在两人眼前炸开了。

“没良心的东西!”简麟儿觉得易南风好像在恨自己,因为这人说话时的眼睛就像盯着自己的敌人,狂热中带着迷乱的隐恨。怎么办?能怎么办,脑子里早就不存在理智这种东西,只知道与人家一直贴近贴近再贴近。简麟儿的□款摆了一下,易南风的眼睛更狂热了,似乎更加发恨了,这人竟然在恨着自己?

急促的喘息,易南风的手上抓握的劲儿大了,眼睛饿狼一样的盯了简麟儿半晌,没看见自己想要的东西,低下头复又啃咬,恨不能活生生的咬下几块肉来吃下去,或者把这么个小妞妞一口吞下去,这样两个人就能听见同一个心跳了。

“咳…………'”往下扯开了老大的圆领忽的一下拉上去了,易南风按着简麟儿的脑袋藏在自己怀里,抬头朝假意咳嗽的地方看过去。

牛宝儿两手插着裤兜站在不远处,“我说这里好歹是军营吧!”

“滚!”易南风的眼睛里还有一丝被激情冲出的猩红,眼睛眯成一条线言简意赅的发出了一个字。

简麟儿听见自家连长的声音,恨不得现在自己在水下二百米,动了一下想要站好,易南风按着没让动。

“你现在站的可是我的地牌儿,搞搞清楚好不好。”牛宝儿看易南风射来的眼刀实在很锋利,硬着头皮说了句。

易南风不说话“你怀里的那只好像是我的人耶。”牛宝儿不知死活又加了句。

她的?易南风嘴里发出了一声气音似的哧声,懒得再跟牛宝儿废话,一个弯腰,打横抱起不安的小姑娘转身就走“明天送回来,跟简家老大说明天再走。”

牛宝儿瞠目结舌,这男人要不要这么无视她无视的彻底,这就走了?!!尼玛啊,老娘是打不过你,要不然,真想……以下省略一千字牛宝儿脑子里对易南风的无数痛扁招数。人都被抱走了,没胆去夺人,牛宝儿骂骂咧咧的往回走,途中吓跑了一只落在树上的母雀儿。

这头的简麟儿还在挣扎“你干嘛,我要下去,明天还要训练。”虽说见了真人才知道自己如此想念这副胸膛,可是刚刚被连长看见了啊,牛宝儿虽然平日里与她们说笑打闹,但是训练的时候基本就是六亲不认,最烦训练不认真的人。

“干、你!!!”

简麟儿怀疑自己听错了,这两个字绝对不可能是易南风说的吧,这人的嘴里怎么可能说出这种粗话?大步大步的往前走,易南风细细感受怀里小身子的触感,先前被打断的情潮在走动间又起来了,只要一想到自己碰触的是活生生的有温热体温倔强性格的东西,再也不是冷冰冰的平面照片,心里的火就烧起来了。

偷偷伸出头去看了下牛宝儿,见连长好像对自己被抱走没有什么声儿,简麟儿遂闭嘴,连长都没说,自己还矫情个什么劲儿,刚刚如果没人的话,说不定两人这个时候都是负距离了吧。

远处停着一辆白色的小巧直升机,“嘭”的一声,简麟儿被扔进去了,随后一道黑影压了上来。

“唔……”腿碰上座椅把手了,简麟儿吃疼的一缩,没顾上呼痛,易南风就已经压了上来。

嘴里才被翻搅了两下,腿上的那点儿疼就已经消失了,因为简麟儿的脑子重新迷糊了。

终于不用顾及是不是外面了,易南风嘴上亲咬的狂猛,手拉上T恤下摆,一手揽抱起人直接脱掉,形状美好的两个兔兔随着衣服的勾拉弹跳了一下,晃荡出了火辣的波纹。

“给我脱……麟儿给我脱……”声音几近嘶哑,易南风大喘气儿,看见麟儿裸、露出来的上半身,脸上出现疯狂神色。

这样的男人,或许一年以前的简麟儿会害怕,可是一年以后的简麟儿却跟着开始兴奋。试过跟你的恋人或者爱人分别很长时间么,等到你们见面的时候,肌肤相碰的时候,所有的化学反应顺时爆炸式发生,你唯一想做的或者渴望的只是紧紧的和那人抱在一起,如果条件允许,肯定想要灵魂最直接的交流。那个时候,哪怕互相身上背着命案,眼中除了彼此,你绝对不会想太多。

这架直升机很小,只有两个座位,一看肯定是私人飞机,堪堪只容两个人坐下,这会儿简麟儿半躺在副驾驶座上,易南风半弓着腰,身体成诡异姿势扭曲着压在简麟儿身上,喷出的气晕染了密闭的空间,小小的机舱内只闻狂乱的心跳和急促的呼吸。

越是狭小的空间,越是危险的环境,体内的迷乱因子越是急速的窜动着,一个人的呼吸带动了另一个人的呼吸,简麟儿的呼吸频率加快,扳起啃咬着自己胸前的头嘴凑上去,寻到男人线条利落的嘴唇咬上去,只有唇齿一刻也不分离,简麟儿才觉得嘴里不会空泛的厉害。

伸出去解易南风军队常服扣子的手不再白嫩,但是小巧依旧,弓起下半身贴合着易南风的身体,简麟儿快速的脱着几乎穿戴整齐的易南风。

放开寻上来的小嘴,一路向下,咬上随着主人动弹而兀自颤抖着的东西,“啊……”简麟儿尖叫,只觉的自己体内最深处有东西被易南风吸出来了,通过那个小尖尖儿处脱离了体内。

软了,彻底软了,连同胳膊上也使不上劲儿再支撑自己去解开扣子,脱掉人家衣服,可是全身渴望着和这人裸裎相对,嘴里开始依依呜呜的软声嘟囔。

焦渴的双腿有了自己意识般的夹着易南风的劲腰,早已经蹭掉鞋的脚丫子竟然窜进易南风衣服底下,蹬着系的紧紧的皮带,眉头皱起来,眼儿里面的水汽晕湿了长睫毛,脸上的神色媚的要死。

易南风低吼一声,站起身,差点头顶与机舱顶部亲密接触,飞快的脱掉上衣,连同裤子内、裤一齐卸下,解开还系在麟儿身上的皮带,小屁股轻抬,瞬时机舱前方的玻璃上滑落了一条军裤。

咬着牙看着头在操作台上,细腰半腾空两只蜜色长腿以撩人姿势搭在座椅上的小女人,易南风的肌肉蹦出了杰克逊的太空步,踢开脚下的衣服,一把攥上麟儿的屁股,折起两条长腿,自己坐在副驾驶座上,不等易南风动作,简麟儿自己一使劲儿,轻巧的仰卧起坐后,易南风的身上就骑跨了个曼妙的女体。

搁在花、穴儿前的巨大肉刃散发着湿意与热意顶着自己,简麟儿的两只手搭在易南风的肩膀上,有些着迷的摸着不同于自己的坚硬肌肉。

“呃……”腰上的攥着的大手一抬,驽张的肉块的顶部正正好的抵在了花口儿前,手一松“卟嗞……”简麟儿的尖叫声在密闭的小空间里来回游荡。

花瓣儿深处的水儿绝对足以润滑以供巨大的肉、身进去,可是简麟儿还是觉的涨,既涨又热,狂乱的摇着头,不由自主的低泣着“混蛋,招呼不打……就闯……闯进去……”易南风难受,等不及再做什么了,只有把自己插、进这里,心里的焦躁才能减缓一分,可是他错了,插、进去了,他反而更急躁。

深深地吸了口气“忍不住了,乖,动动……”空间实在狭小,不方便易南风大开杀戒,捧着手里还是软乎的滑肉一上一下的捧放着,幸好简麟儿这里的肉没有练成硬硬的。

嘴里啊啊哦哦的哼唧着,随着易南风的动作上下晃动着,这男人没有所谓的几浅几深之说,每次都是实打实的,快要抽出来的时候,再一下子放到底,回回都是插、进花心最深处。

嘴里咬上两个白嫩的肉馒头处,哪边儿都不放过,轮流的写下自己到此一蹂躏的痕迹。吸着粉尖尖儿,眼睛向下看去。大开的双腿间,半截白嫩的地儿中心是一团茂盛的黑,再下面就是极致的红,中心还有紫红的巨物出出进进,啧啧,这幅画面是男人心里的圣景,简麟儿感觉进出的巨物明显又涨了一圈。

从外面看过去,你会发现透明玻璃里面,有个全身都是蜜色肌肤但是只有肩胛以下的两三寸还有丰满圆润的屁股上是嫩白色的曼妙女体正在上上下下的骑跨着身下有健壮大腿的男人,抓握着嫩白屁股蛋儿的双手都快要陷进嫩肉里面了。

易南风要死了,爽死的,自己的巨物进去的时候,经历了重门叠户的吸咬后,顶端再刺进花心里面,棒身有无数张小嘴儿安抚,顶端竟然像是有小触手在碰挠着自己的小眼儿,低沉了好几度的男人声音响了一声,夹杂着舒畅的吸气声。

不满意这样的速度,攥着两只手恰好能捧住的腰,□开始起伏顶刺。

“慢点儿……呃……啊……”简麟儿的声音带着哭声,汹涌澎湃的激情快要溢出来了,后仰着脖子由着底下的东西进出着,花心深处的水儿不间断的往出流,濡湿了易南风的浓密体毛。

浑身已经软的动弹不了,脑袋垂放在易南风的颈窝里,颤抖着僵直了好几□子,经不住再多的GC,简麟儿有错觉奶、尖儿处都在叫嚣着有东西喷出来。

易南风的鼻翼开始翕动,极快的顶刺抽、插,终于最后一次抽出自己,由着麟儿坐在自己大腿上,两手快速的撸动自己,半闭着眼睛的简麟儿感觉两腿间被喷上几股热液,屁股下的肌肉绷紧了一会儿就松了下来。

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这场□过于凶猛,虽然有过高强度的体能训练,简麟儿还是觉得很累。

感觉抱着自己的人弯腰,一阵悉悉索索之后,简麟儿睁眼,易南风手里攥着一厚沓小包

作者有话要说:话说受气了有人出头的赶脚为毛这么爽捏感谢大家那么多的支持念念鞠躬菜有可能上齐了亲们慢用苦逼念退下~~~~~~~~附带说一句:我最讨厌刷锅洗碗啊啊啊啊啊!!!!!!

ps:咒抽风的**更文一个小时更不上有木有!!!!!<!--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