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小说: 一上到底(军旅 高干) 作者: 舍念念 更新时间:2017-05-02 字数:4047 阅读进度:43/75

<!--start-->时间在这个时候仿佛被掰碎了,一秒的时间都被拉的无限长,垂着头只盯着自己的脚尖,易南风很沉默。这是种不正常的沉默,强迫自己,压抑自己,然后看似冷静了下来。

曼迪叹息,能做的只是陪着易南风等着。

1015也站着,站在玻璃前面,也是面无表情,在“猎人”就算死了个人,那也不是多大的事儿,只是这次跌下去的是个女人,这就稍微唤起了点这些人已经快要失去的男女性别意识,可是除此之外,一切都在正常进行,没有过考核的,依旧在训练,训练场上,一切看起来和平时没有半分不一样。

可是他知道,就算一切都没变,自己也变了,有些东西瞬间降临到自己身上了,他抗拒不了,可是这份不可抗拒,在那个沉默的像山一样的男人跟前,突然就感觉自己看不到一点光亮了。

没人知道,当那个小东西掉下来的时候,他的身形动的比那个男人快,可惜他的距离很长,他的距离,似乎一直比别人长。、

易南风不知道时间过了多长,当推拉式的门被拉开的时候,曼迪看到眼前的年轻人出现了个类似冷颤的动作。

“怎……咳咳……怎么样?”才刚说话,嗓子竟然有些沙哑,易南风清了下嗓子,在看到医生蠕动的嘴唇时,一瞬间竟然听不清人家的话,仿似失聪了一样,声波传进耳朵,可是传不进大脑。

反映了一两秒,“没事儿”三个字最先被大脑接受,然后才听见医生后面的话。“腰椎第五第六错位,髋关节裂隙变大,子宫正常前屈有异,可能会对以后的生育有影响。”没有起伏,医生只是以陈述语气在说明病人的情况,在他看来,从十米的地方掉下来,这样的伤势已经很轻了,可是易南风还是如遭雷击。

“我……她……还能参加训练么?”有些语无伦次,可是最先问出的却是这句,因为他知道麟儿对这次的机会有多重视,这是他替麟儿问的。

“能是能,关节错位的问题不大,可是你明白的,后遗症会出现在子宫和骨盆的位置。”外国人在学术问题上向来严谨,这医生考虑半天才精简的说了句。在医生看来,关节没有骨裂只是错位就是天大的幸运了,大多数人在高空坠落后轻则骨折,重则瘫痪。

“会出现什么问题后面?”这个时候的易南风反而不慌乱了,把自己能想到的所有问题都一一问清楚。

“可能会胚胎不宜着床的问题,也可能出现其他问题,但是这个问题现在的手术就能解决。”

站直身体,易南风肩膀轻抬,小臂升起,打折,弯曲,一个标准的军礼后径自推门进去,留下愕然的曼迪,认识了这么多年,从来没见过易南风给谁这么大的厚待。

易南风进去的时候,他家小宝贝还在昏睡中,脸上一点血色也没有,整个人纤弱的就像要被被子和枕头吞进去了一样,伸出手压平了还翘在头顶的几缕短发,顺着头发下来,手掌贴在小脸蛋儿一侧摩挲了好久,感觉手掌里传来温热的感觉,缓缓的,缓缓地,易南风低头,然后轻轻的吻了一下小姑娘光洁的额头。没人知道他这一刻有多感谢老天,感谢老天垂怜他,没有给他一具冰冷的身体,也没有夺去这具身体上的任何部件儿。

把盖着的被子揭开一个缝儿,看见细腰上颤着的厚厚的白色绷带,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盖好被子,拿手背又揩了揩麟儿的脸,易南风起身,悄悄的出门了。

“不行,这件事儿绝对不行。”曼迪坐在椅子上,看着站在桌前的人,不可置信的睁大眼,这人疯了。

一点都不动怒,易南风这会儿很沉的住气,也不说话,就只是看着曼迪不说话。

“我说不行,这件事儿不能这么干,好歹我们还穿着这身儿衣服。”

“哦,你是说军人么,我不是。”

“你不是我是,这事儿我干不出来。”

“哈,十年前的你干这事儿比我顺手的多,这会儿开始跟我讲这个?”

曼迪不说话,十年前,十年前的自己还不是将军……

“总之不行,这事儿不能这么干!!”

看了曼迪半天,易南风点点头,转身出去了竟然,这么干脆的放弃原有的念头,留下后面心惊胆战的曼迪在办公室转圈子,总觉得这小子会干出点让自己提前退休的事情。

拐进厕所,易南风悄悄的拿出刚刚在曼迪办公室顺走的私人手机,四下看了看,拨了个电话。

“对,马上过来,找辉子拿他的那架。”

“嗯,给我好好儿的招待,不要弄死,等着我来。”

“好,这件事儿除了你,不要让第二个人知道。”

收了线,又拨了个电话,过了好长时间,易南风才从厕所走出来,哗啦啦的水流声后,刚刚的电话已经在下水道管道里了。

“猎人”的训练场上,包括易南风在内,所有人都在泥坑里互相缠斗,已经看不清谁是谁了,只是出自本能的在挪动着腿脚和胳膊。

尽管麟儿还躺在病床上,可是易南风还得训练,因为他此时还是学员,虽然这个不重要,可是对麟儿,这个很重要,因为她两都不在训练场上的话,中国的国歌没有人去放。基地里有在训练完唱国歌的,简麟儿选择每天早上去放国歌,这是她每天早上唯一期待干的事情。

“轰隆隆”一架贴地很近的飞机在基地上空开始盘旋,一闪一闪的指示灯在黑暗的映衬下很扎眼,盘旋了好长时间就是不落下。

易南风的嘴角勾起来了,等着意料中的人出现。

“1048!!!!”曼迪气急败坏的声音响雷一样的传过来。佯装很认真的又一次给自己身边的人一个过肩摔,易南风对于曼迪的声音没反应,直到罗斯的声音传来才甩了甩手上的泥巴走出去。

曼迪转身就走,易南风跟着曼迪往办公室走,才刚进去,曼迪的蓝眼睛就睁得大大的。“你给我说说这是怎么回事儿?”手指直直的指着外面还在隆隆作响的飞机。

“没怎么,今个不管你答不答应,反正人我是要带走,借口你自己看着办。”很随意的说了句。

曼迪气疯了,如今可不比当年,不是自己想要干啥就能干啥的,“赶紧叫你的飞机回去,不要再出现了,这样下去会引起世界的恐慌的。”曼迪试图跟易南风讲道理。

“跟我没关系,我现在不是军人。”

半空中的飞机还在盘旋着,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飞机走过的弧线是有规律的,而这种痕迹在十年前就已经消失了。

曼迪无法,指着门口“给我滚出去。”摸着自己还剩不多的头发,“猎人”的校长开始头疼。

得逞的笑了一下,随即脸色阴沉了下来,转身走出去。

一会儿后,飞机终于落下来了,就在大家都不明白发生什么事儿的时候,1032就在不明不白中被送上了飞机,曼迪将军亲自送他上的飞机,最后甚至还给了他一个拥抱。驾驶座上只有一个人,1032坐到座位上时还在想着校长说的话,总统亲自打电话派飞机来接他。还在思索着这句话,猛然发现架势飞机的似乎是个东方人。

第二天,全球各大网站的头条赫然写着,疑似“沙漠之狐”的成员又出现了,销声匿迹了十年之久的飞机舞又出现了。

拿起曼迪办公桌上的巧克力放进口袋里,易南风对曼迪差点要指在自己鼻子上的手指视若无睹。

“你要害死我,总统亲自打电话过问了!!“

“哦,知道了,要是人家不要你了,你来我养活你好了。”脸涨得通红,曼迪气的不知道说什么好。

易南风转身出去,赶着给麟儿巧克力去。

“猎人”每年在有学员的时候,总会是各个国家暗中监视的对象,不少媒体也暗中派了专门的跟踪记着偷偷等待着。曼迪一看见显示屏上出现的红色痕迹就知道坏了,这下引起民众恐慌自己就该真的退休了。

果然总统清早就打电话关心了,好不容易搪塞了过去,曼迪觉得过了这么多年,易寒山给自己的顽劣小子依然让他的心肝经常颤。

三天后,“猎人”的基地病房里,黑暗中一抹身影快速的溜进去了。

简麟儿睁开眼睛,就看见易南风熟练的脱衣服、掀被子上床,“怎么又来了?”嘴里嗔骂着,还是自觉的偎进了已经张开手臂要揽抱自己的怀里。

“小心着点儿,能不能动?”呵出的气息暖暖的洒在脸颊上,悄声说着,易南风的声音带着点鼻音,听着很是性、感。

“早就能动了。”下手主动往易南风衣服底下钻。养了三天,关节错位,复位了之后静养就好了,可是麟儿□老有种坠胀感,吓得易南风小心翼翼的对待麟儿,深怕一个不好给小姑娘的身体留下更大的隐患。

简麟儿不知道自己除了关节问题还有其他事儿,这个时候她不知道,或许知道了她也会选择训练,可是很久之后,已经独当一面扛大旗的易家小宝贝无比后悔自己的决定。

“别动别动。”一把攥住不断乱动的小手。

“嘻嘻……”细细的笑声飘了出来,易南风低下头,对准咧着的嘴儿重重亲了一口。

这三天,虽然偷空会来病房里看着麟儿,可是易南风还是得参加训练,所以晚上会溜进病房来,次数一多,不说这里是“猎人学校”,你就说是个平常的地儿,那也肯定有人发现易南风的举动。

罗斯在曼迪的示意下不再管这件事儿,易南风这人索性也不藏着,知道别人发现还是照旧来。

于是这么着来了几次,麟儿的探访大家都习以为常都是易南风来的,可是每次在麟儿换完药昏睡的时候,有个人总会来看半天,然后转身离去。

“身上痒。”睡了半天还不见麟儿睡着,岂料静了半天忽然传出来这么个声音,易南风愕然。然后失笑,自己这么些个天怎么没想着给擦擦身上?

作者有话要说:课排满了晚上下课后匆忙更了现在说一下这周的可能更新时间星期二下午可能会早一点下午没课星期三更新时间和星期二差不多星期四更新时间在晚上星期五更新时间也在晚上晚上估计最晚不超过今晚这么晚

爬榜中求花花求收收神马的感谢大家不时扔雷鼓励留言顾不上回复明天下午一起回复乃们不许偷懒~~~~~<!--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