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小说: 一上到底(军旅 高干) 作者: 舍念念 更新时间:2017-05-02 字数:4090 阅读进度:45/75

<!--start-->很残酷,所有人对这次的所谓小组训练都是这种认知,在特定战术背景下,队员们携带总重约40公斤的武器和装备连续行军7天6夜,总行程不少于200公里。在这期间,学员们要穿越草地、河流、原始森林等不同地形,途中还必须完成河道运送、解救人质、转移伤员、弹药给养输送、军事地形、隐蔽行进等多个课目的训练。

这是真正实战背景下的训练,而这,也正是“猎人学校”的宗旨。

按小组分队,易南风,简麟儿,1015,泰恩,1017五个人一组,站在一边,等候着出发的时刻。

偷偷的看了易南风一眼,这个男人皱着眉头,不知道在想啥,又看了看其他几个人,看到一直很沉默的1015时,简麟儿泛起奇怪的感觉。

最开始的敌意消失后,按说这个人也不像其他人一样光明正大的下流,总之明面上简麟儿发觉这人还挺不错的,训练的时候表现的很强,也不聚众斗殴说闲话,看着还像个男人。有次在睡觉的时候,因为知道有易南风在,所以简麟儿睡得很是放心,可是半夜的时候,忽然醒了,就发现越过易南风,有人睁着眼睛看着她,在发现她醒了之后,沉默的翻身,自此,简麟儿总觉得自己似乎到哪里都能看见这人在。

“请记住,这是小组作战,除非死亡,否则没有哪一个人能被小组舍弃。”罗斯言简意赅的话后,所有人都开始为了这地狱般的一周做准备,等待着发放装备。

可是在拿到装备的时候,所有人都恨不得没有所谓的装备。精确计算过的七小袋干粮,估计是成年人一顿饭的一半儿,一小壶水,一把军刀,一个信号弹,还有最常用的枪,五十颗子弹,一张地图,还有用于军事补给的装备,简麟儿猜这些子弹只要你浪费一颗,那说不定你身上就能多出个窟窿。

深吸了口气,等着教官喊出发,在太阳没有升起以前,他们出发了。同一个地点出发,不同的方向自己选择从哪里走,总之,教官在终点等着大家。都拿着地图端详,看着几个不同的路线,没人说话,泰恩是一贯的温和,简麟儿是里面唯一的女性,1017是个加拿大人,平时也很沉默,自己做好自己的事,从来不跟别人打交道,而易南风与1015,两个人对对方都有一些了解,一时间,这个队伍里竟然没人说话。

一个小队伍,总会选出一个领头的,好的领导人能给团队带来最大的生机。脸上的油彩道子模糊了每个人的表情,简麟儿看不清这些人到底是怎么想的。等了半天不见人说话,试探着开口了,“我们从哪里走?”

“这边。”两道声音同时传来,指的也是同一个方向,1015,易南风,这两个人的目光没有相撞,可是多少都带点惊讶,“好,那就这边,出发。”那两个人没人出声儿,简麟儿一锤定音,率先朝着人家所指方向小步跑,身后的几人也跟着小步跑,“战事”一触即发。

首先设定的障碍是草地,可说是草地,那其实就是沼泽,到处都是未知的凶险,热带雨林地区,平静中透着诡异的喧嚣。隐隐从其他地方传来脚步声,可是没有一个小组选择他们这个方向,简麟儿忐忑不安。

刚开始是麟儿在前面,可是等到跑了几步后,赫然最前面的变成1015,易南风断后,简麟儿在中间,几个男人有默契的把唯一的女性放在最安全的位置上,简麟儿有所察觉,明白自己毕竟这个时候逞强不得,于是顺从这无声的安排,这个小组开始具备一个团队的初级模样儿了。

“停下来,休息一下。”易南风在后面喊,太阳已经在头顶正上方了,易南风果断决定休息,十一年前,他在小组训练中没有拿到成绩,因为那个小组只有他一个人最先到达,这个时候,为了麟儿,他决定好好的玩一下。

“可是其他组肯定正在赶路,我们还是不要休息了吧。”小组与小组之间的竞争肯定是存在的,简麟儿担心其他组赶超过他们。

易南风哼笑了一声,“让他们跑吧,真正的较量在后面。”这话是拿中文说的,排头的1015先停下来,泰恩和1017没有异议,显然这些都是真正有实战经验的人,他们明白越是到后面,越是考验一个战士的素质。

简单的休息后,继续前进,越往下走,显然是越不好前进,几个人都碰到过一脚陷进沼泽然后半个身子急速下降的恐惧感,每次易南风都很沉默,大脑迅速打转,下脚果断迅速,抓住同伴的手坚定有力。这,是只有经历过生死的历练的人才能在那个时候有那么镇定的反应。

拧着**的衣服,天黑透之前,他们淌过了一条河,刚下过雨,虽然是亚马逊河的一个小分支,可是水流还是很急,索性众人都有惊无险的过去了,易南风知道真正的大河他们还没遇见呢。

“找地方休息吧。”没有异议,找了避风处,所有人都停下来,易南风看着脸蛋儿青紫的麟儿皱了皱眉。

小包装防水的干粮放进饿了一天的肚子里,引起的饥饿感更甚,加之衣服还被水流打湿,有惊无险前进了一天,所有人都没有说话,多说一句话就意味着消耗一分体力,各自靠着石头闭着眼睛希望黑暗赶紧过去。

“嚓”擦火柴的声音伴着一丝光亮响了起来,简麟儿睁开眼睛,易南风不知道何时去收集的树枝腐木堆放在一边儿,自己竟然毫无所觉,慢慢的,小火变成大火,明明灭灭的火光中,几个人都来了精神。

看着易南风掏出军刀绑在枪托上,挑着水壶伸长胳膊架在火堆上方,听着嗞嗞作响的水壶和噼里啪啦的火苗乱窜声,简麟儿忽然就觉得很安心。抿着嘴唇的男人,眼帘低垂着,火光照耀下的影子落在身后,影子很高大。

水开了,先递给泰恩,五个人围成一圈,易南风,泰恩,1015,1017.,简麟儿,捧在手心里暖了一下,等到水稍微凉点的时候,喝了几口,递给1015,一个一个都喝了几口,传到麟儿手里的时候,水温刚刚好,正准备喝的时候,易南风拿过了水壶,架在火上又烤了一阵子,“捧着暖暖。”对着易南风笑了一下,双手捧着水壶,感觉精神恢复了不少。

看见麟儿脸上的青紫退去了,变戏法一样的从怀里掏出一条蛇,在其他人目瞪口呆的情况下,易南风熟练的处理好蛇,然后又放进水壶里,挑在水壶上开始炖蛇羹。

“你哪来的蛇?”

“捡的。”逗小孩儿似的语气,从头到尾,简麟儿发现易南风表现的一直很轻松,想是这人在今个路上的时候估计是弄来的,只是众人都没发现罢了。

嗔了易南风一眼,可能是衣服湿,也可能是无意识的,总之无自觉的,简麟儿偎在了易南风身边,这一眼,引起的麻烦大了去了,易南风坏笑着低头,狠狠一口嘬在了麟儿的嘴上,小麒麟大惊,一把推开易南风,扭头看其他人的反应。

泰恩脸上带笑,1017还是面无表情,只有1015睁着眼睛看她,然后转过头,看大家的样子,竟是知道她与易南风的关系,简麟儿脸上开始火烧火燎了起来。哈,这都三四个月过去了,除非是个瞎子,否则谁看不出易南风与这中国小姑娘的关系。

“你……怎么这样!!”和着水壶里叽里咕噜的声音,麟儿羞恼的声音给这难熬的夜里添了些生趣。

“哪样?教官又不在。”带着笑,感觉到麟儿捶了自己一下后,脸上的笑意加深,小姑娘的脸现在红扑扑的,很可爱。

每次看见麟儿在训练场上全副武装的时候,易南风隐秘的角落里总会有小人叫嚣着要扒尽麟儿的武装,恢复软绵绵的样子由着自己在手里搓揉,可能在心里,易南风一直不想简麟儿踏上这条路。

没有意外的,在大家都想着怎么避免意外的时候,易南风这厮脑子里竟然一直想着怎么把前方的小身子弄倒,该说这男人自信过头呢还是邪恶过度了呢?!!

红着脸,敌不过易南风的厚脸皮,就算两个人的时候做尽了各种羞人的事,可那是两个人的时候,何况现在还是非常时期。

收回伸长的胳膊,拧开盖子的时候,浓浓的蛇香味儿传来,肚子立马响应般的叫了一声,低头看看自己的肚子,再看看其他人,简麟儿难堪的要死,悄悄捶了自己肚子一下,柔软的动作也柔软了其他几个大男人的心。

自然,大家都是象征性的喝了几口,传到麟儿手里的时候还有大半壶,易南风先接过去喝了几口,这才递给简麟儿,这男人不愿意承认自己的心眼儿小到这种程度,别人喝过的怎么可能让麟儿直接搭上嘴去。

跟着易南风,有肉吃,这是包括麟儿在内的所有人的心声,包括1015号,易南风的野外生存能力娴熟的,根本不像是在文明社火过活的人,倒像是经常出没野外的人。

“衣服脱了。”

“不要。”

“脱了,还湿着呢,明个感冒了怎么赶路。”

“不要,快干了,再说脱了我……”

精神终于恢复了,靠着大石头,各自蜷缩起身体准备休息,轮流值夜,防止野外未知的危险。简麟儿开始和易南风拉锯,扯着衣服领子不放开。

“乖,赶紧脱了,他们看不见。”一手攥上麟儿的双手,一手就去解风纪扣。长腿踢了易南风好几下,这人两腿一张,乱扑腾的细腿儿就被夹在人家粗大腿中间儿了。

你挣扎我脱衣服,造不成干扰,等到一会儿后,简麟儿就只剩下贴身的衣服了。羞愤的蜷缩着,偷偷看没有人注意,两只眼睛睁得大大的瞪着易南风,看见人家两杆枪一顶挑着衣服晾到火堆旁,简麟儿这才放弃抢回衣服的打算。

给易南风一天一夜时间,这些项目保证人家全拿下,所以所有人都如临大敌的时候,他一直抱着啥心态大家猜去吧。专门挑了个最为凶险的路线,这算是易南风唯一期待的事情,小组战那就是没人管的时候啊,人少还在野外,这男人的心思滴溜溜的转,狂妄的匪夷所思。

一把抱起麟儿走了几步,避开众人,易南风复又抱着麟儿靠坐在一个大石头上。扯开自己的衣服,把麟儿圈进去,“冷吗?”

摇了摇头,钻进易南风怀里,算了,湿衣服穿着也很难受。

亲了麟儿的眼睛一下,易南风的胳膊紧了紧。

作者有话要说:请大家群起而攻**发了半天死活发不上来的某人要疯了

还有没完

话说必须把我闺女弄到文明世界了

答应大家的肉啥的估计近期会出现请不要着急

不要吝惜大家的花花啥的开荤的就撒吧<!--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