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小说: 一上到底(军旅 高干) 作者: 舍念念 更新时间:2017-05-02 字数:4200 阅读进度:50/75

<!--start-->眼看着飞机要降落了,终于从兴奋中缓回了点劲儿,简麟儿开始忐忑不安了,人家所说的近乡亲切还真给出现了。

“你说我这回去,都没毕业,这给家里没什么影响吧?”简麟儿知道自己出去除了培训以外,还有其他作用的。

闭着眼睛假寐的易南风闻言睁开了眼睛“不算,这是上面的安排。”

看麟儿不说话,易南风又闭上眼睛,脑子里继续打转,思量着一些事。

飞机到底还是降落了,从早上天没亮飞到晚上天黑了,玻璃窗外的环境看着还真有点陌生,他们这是降落到哪儿了?

“走吧”催着麟儿起身,舱门都打开半天了,这姑娘还坐着不出去,这飞机里的乘客可就他两个人。料想到麟儿这次回来军里暂时还闹不起太大的动静,可就这样明目张胆的先走出去,易南风还是知道不太妥。易寒山把他送去的时候是仗着人情送过去的,可简麟儿是军里送进去的,况且两个人去的性质压根就不一样,这样冷不丁的他出去,引起个什么乱子,这可就大发了。

站起来从里面往外看过去,易寒山身边的第一秘书,简麟儿二伯,还有个坐着司机的红旗房车,偌大的停机坪上一眼看过去就只有两个人,易南风看到这情景就知道自己就这么下去没半点问题了,可是这后面所代表的问题却让他的眉头皱了起来,家族利益,着实不该把麟儿扯进来。

被麟儿从后面推了一把,易南风举步往出走。才刚下去,易寒山身边的人就迎了上来,“幸苦了。”易南风点头,简麟儿亦军礼致敬,随后就一下子扑到她二伯怀里了。

“首长吩咐,先回去再说。”四个人无言上车。本来麟儿中途回来,这件事是被列为机密的,只有几个人知道,偏巧简家知道这事儿的人还不止一个,想起老爷子的反应,几个人寻思着必须得去个人早点看看麟儿的状况,省的到时候回来有啥问题简政那里不好交代。对“猎人”的手段,他们还是有所了解的,迫于无奈把侄女送过去,还得防着内情不能让简政知道,简家几个将军级的,这几个月就没睡个安稳觉。

几个人商量了一下,决定让麟儿二伯也去机场,这时候,抚着麟儿的脑袋,麟儿她二伯心疼加愧疚的不得了。麟儿露出来的一双手早已经不像个锦衣玉食伺候大的公主模样儿,甚至手上还留着被沙石树枝划过的痕迹,瘦了好多。这侄女自小就聪明,长大之后这性格,不随她爸妈,倒是有部分像简政,抬眼看了看坐在对面的易南风,更多的,似乎随了对面的小子。

极倔强,认准了的事儿一定要干好,看重的事情认死理儿的较真,看这情况,怕是在那里吃了不少苦头。

“吃了不少苦吧?”压下心里的种种翻滚,二伯还是微笑着问。

麟儿摇头“不苦,大家都这样,况且还有易南风在呢。”如果是一个人,简麟儿不确信自己那么长的时间能不能熬过去,可是这个男人在,晚上睡觉的时候偷偷给自己揉捏放松全身的肌肉,适时的一个拥抱,在看不到光亮的时候总会给她点儿慰藉和希望。

看了易南风一眼,这小子到底是长了通天本事,那地方说来就来说去就去,竟是比他们还门路多些,一想到后面万一出事儿了,麟儿交到这人手里他们也是放心的。

一路上易南风都没有说话,车内只有麟儿和她二伯一直在说话,窗外的东西掠过的很快,不多会儿车就停在了大院儿里。

下车前简麟儿对着后视镜特地理了理头发,整了整衣服,这才下车。二伯,易南风,简麟儿,三个人一齐进去,那两人还一身作训服,身上带着还没有抹去的硝烟味儿。

“爷爷!!!”

简政正坐在一边儿自己跟自己下棋呢,听到这声音,“哐啷”一下,手一抖,棋子散了一地,急急的转头,就看见他的宝贝孙女儿正站在门口呢。

“麟儿!!”简麟儿快跑了两步,扑过去抱住简政,眼泪珠子在脸上乱滚“麟儿可想可想爷爷了,呜……”说着话呢,这就哭上了。

简政一听孙女儿这么说,这心啊就疼上了“爷爷的宝贝儿,乖乖,不哭啊,给爷爷看看,看我的小乖宝长大了没有。”老年人,在孙子孙女儿没结婚之前,不管你长没长,嘴里翻来覆去无非就是“长大了”“懂事儿了”这么几句,再者说了,在简政心里麟儿可是永远长不大的呢。

这都好几个月没见过了,简政还特地找了好些个基地的资料看了看,越看就越担心,这严苛的考验,让这么个粉雕玉琢的女娃娃去,这罪遭大发了喀。这会儿看见麟儿好生生的站在自己跟前,心就放下了一半儿,等到检查完麟儿的全身之后,老爷子放下的那半拉心就又提起来了,连带着还生了好大的气,为自己的孙女儿受这么大罪生气呢。

当即拍着桌子骂人,骂完了基地的骂军里的几个,边骂边还要仔仔细细的再检查一遍,生怕自己孙女儿哪里没看仔细。好在闻声赶来的简家的几个都来了,大伯,几个哥哥都来了,简政这才止住了。

早就吩咐了家里的大嫂开始做饭,这坐了这么长时间的飞机,指定是饿着了。

大嫂手脚麻利,快手快脚的炒了好几个菜,简政坐边儿上不时的给麟儿夹菜舀汤的,简直就是个孙女儿奴。看着麟儿小嘴儿吃的油汪汪的勉不了一番心疼,鬼地方连饭也不给孩子好好儿吃,其他简家的哪里见过简政这个样子,互相看了一眼,知情的几个心里就打上鼓了。

易南风也在吃饭,看见伺候麟儿的事简政一个人包揽了,当即自己吃自己的,看见简家的其他人,眼皮子都不抬一下。勉强跟长辈问了好,其他几个同辈的,都没搭理一下,心里对简家除不知情的人外恨上了,尤其方才来的时候机场那形式,看那样子,麟儿这事儿还完不了。

易南风脸色不好,长辈们识相的不敢说啥,知道怕是易南风知道了点啥,几个同辈的也不敢搭话,易南风自小就是他们仰慕的对象,哪里敢在这人跟前吆五喝六的说道。

简麟儿看易南风面无表情,在吃饭之余询问看了一眼,接触到麟儿的眼神,易南风安抚性的一笑。

抹了抹嘴,放下手里的东西“爷爷,看个时间我跟麟儿的事得定下来了。”没有询问的意思,直接就说了这么一句,简麟儿觉得基地里跟回来的易南风不一样。

简政还夹菜的手一顿“先吃饭,吃完饭再说。”

易南风不说话,移到沙发上,倒了杯茶慢慢的喝着,其他几个人面面相觑,也没人说话。

乍然听到易南风这么说,简麟儿吓了一大跳,虽说两个人已经这样又那样了,可是这人就这么随意的说出口,跟今个晚上吃个凉拌黄瓜一样的语气,眼里丝丝的冒怨气,总归还是有些娇毛病在的。眼珠子跟着人家移动的时候,看见易南风身上还没有脱下来的作训服,那点子怨气就没有了,这人都到这份儿上了,她还能怎么办呢?继续吃饭,一则有些个饱了,二则都这样了,她还哪里吃的进去,遂放下筷子,“爷爷,吃饱了,别再夹了。”

“再吃点,才这点哪够啊,来,再吃点。”又夹了些菜。

“饱了啦,不想吃了。”抹着嘴,拉着她爷起身往客厅走去,今个在的简家人也都聚在客厅里,等着商讨简家老爷子心头肉的终身大事。

都坐下了,可简政也开始倒了杯茶慢悠悠的品上了,易南风也不急,也是一口一口的喝着茶。简麟儿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实在不敢开口,“我困了,我要睡觉去了。”

“坐下。”站起的身体叫易南风的两个字又压下去了,这男人低垂着眼睑,看也不看人一眼,着实挺可怕的。

“咳咳……”清了清嗓子,简政说话了,“你和麟儿的事儿,总归得看麟儿的意思。”

简麟儿睁大眼,怎么球踢到她这里了?这种情况下,她还能说啥,易南风看着她的两个眼珠子又不是作假的。自打麟儿在基地见识过易南风的种种后,总觉得自己想要跟以前一样跟这人对着干的那股子拧劲使不出来了,当下连忙摇头“爷爷做主就好。”

简政看了自家孙女一眼,暗暗伤心,这架势是怎样,自己成了硬要拆散有情人的恶人了?

“跟麟儿她爸说过没有?”

“说了,他没意见。”

简麟儿乍一听见自己爸爸,脑子里几乎想不起她爸长啥样了,正兀自发呆的时候,听见他爷说话“你这是也去了麟儿那里?”

易南风点头,没有居功,也没有说明,仿佛去那里是理所当然的事情,简政暗自点头。可还是不舍得孙女儿才这么点儿年纪就被人家领走了。

“即是这样,我也不好说什么,你看着办就好,日子我给你们挑。”

易南风点头,简麟儿没反应过来,她的终身大事儿就被这么三言两语的决定了。

“那我就上去休息了,有些个乏了。”对简政欠了欠身,这人竟然径自上楼去了,注意,是上的简家的楼。

一干人瞪着易南风挺拔的身姿目瞪口呆,简政恨得牙痒痒,这死小子的态度要不要这么自然,八字还没撇出去呢。

又跟爷爷说了几句话,简麟儿做了这么长时间的飞机也累了,简政看她一直打呵欠,催着上去赶紧睡去。

“吧嗒”浴室的门被拉开了,简麟儿看见里面的情景是时瞠大了眼睛。

“你这是怎么了?!!”

易南风暗自咒骂着转过身去“没怎么。”

方才自己上楼的时候,等了半天不见麟儿上来,想着定时简政拉着麟儿说话,一时半会儿上不来,就进浴室换药去。从刚刚吃饭的时候,肩膀上就开始隐隐作疼,知道三十多个小时没换药,伤口又发炎了,感觉自己在发低烧,易南风脱了上衣用冷水洗了洗脸,许是发烧警觉性降低加上水流声,竟然没听见麟儿进来了。

简麟儿三步并作两步跑过去,扳过易南风的身体,健壮的上半身缠着的纱布分外碍眼。

“这是啥时候的伤啊?说话啊!!”看易南风不说话,简麟儿急的后半句都吼出来了。

“没事儿,一点点小伤,大惊小怪的你。”看麟儿这样,易南风忙忙的软声哄着。

“我看看,易南风你混蛋,你还瞒着我你!!!”

作者有话要说:哈被闺女发现了下章可能香艳一下

瞄了个咪的你说这么勤奋码字的人你们现在是想干么子事啊当霸王哈潜水干啥的忒费劲还是撒个花干个啥的撒爬榜的人你们还这么狠心对待嘤嘤嘤~~~~~~

剧情稍微透露一下麟儿和迪默也就是1015还有后续甜蜜啥的吃醋啥的还在后面这文估计25W就撑死了实战啥的后面都会一一说开隐情啥的也会有的慢慢看着<!--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