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1章 哭了

小说: 一夜情深:隐婚娇妻惹人疼 作者: 许苒苒 更新时间:2019-08-13 14:40:23 字数:2392 阅读进度:381/467

第381章哭了

“没有”。

“最好没有,这件事你们所有人都知道?所有人都瞒着我?”

怪不得上次沈钰忽然跑到他公司里来说了一大堆莫名其妙的话。

说什么让他好好珍惜眼前人,过去的就过去了。

那个时候沈景然还以为沈钰是因为自己的事情所以有所感慨,从来没有往这上面想,没想到……

陆旭道,“沈钰少爷也是为了您好”。

“那是你们觉得为了我好!”

如果他没有忘记的话,说不定早就把许宁宁给找回来了。

沈景然道,“我这段时间头痛的时候总是会想起一些片段,大概是跟以前事情有关,把白越给我找来”。

“好”。

许宁宁陪着沈桉桉学画画,自己顺便也学了学,两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

放学的时候,她们收拾好东西,一抬头就看见沈景然站在窗外等着她们。

许宁宁心里有些不安。

走上前去,“沈总,你对我就这么不信任?你看我一个人不是也把桉桉照顾的好好的吗”。

沈景然看她的眼神让她觉得有些奇怪。

沈景然看了她一会儿只是说,“回家吧”。

“沈总,你今天这么闲专门来接我们回家”。

他该不会是怕她把他女儿给拐跑了吧。

沈景然一路上都没有说话,回家陆旭已经把饭菜做好了。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今天”。

那就奇了怪了,陆旭都已经回来了了,沈景然居然还亲自来接。

许宁宁想接过他手里的东西,“我来吧,怎么说也是我的工作”。

“你陪桉桉,我来”。

“那好,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到时候不准用这种借口炒我鱿鱼”。

“……”

晚上吃饭的时候,桌面上异常的安静,安静的许宁宁吃饭都小心翼翼的。

吃过饭沈桉桉不想一个人睡觉,许宁宁就躺在她身边给她讲故事。

她随手拿了一本故事书。

沈桉桉道,“这些我都看过了,阿宁你能给我讲一个我没有听过的故事吗”。

“我啊……”

许宁宁还真的不擅长讲故事。

她听过的童话故事沈桉桉都看过来了。

“我想想啊……”

许宁宁思来想去都没有想到。

她准备在手机上查一查。

摸了摸手机好像在她的房间里。

沈景然从外面走进来,“我给你讲”。

许宁宁道,“那好啊,沈总,你给桉桉讲吧”。

“留在这里”。

“啊?”

沈景然道,“你可以听一听,如果我哪天不在你可以讲给她听”。

“好……好啊”。

许宁宁觉得这个理由完全没有问题,也就没有动。

可是当沈景然在床的另外一边躺着的时候,她忽然感觉这个气氛……不太对劲啊!

虽然中间隔了一个沈桉桉,可是他们两个毕竟躺在同一张床上……

许宁宁不自在的扭动扭动,沈桉桉靠在她身边,她一下就不好动了。

沈桉桉一手拉着她,一手拉着沈景然。

这氛围太不对劲了!

沈景然讲的故事她一点都没有听进去。

回过神来沈桉桉已经睡着了。

许宁宁放下她,给她盖好被子,跟沈景然一同走出了房间。

“沈总晚安”。

许宁宁话刚说完,沈景然抓住了她的手腕。

“沈总还有事?”

“没什么……早点休息”。

“好……”

第二天许宁宁送沈桉桉去了学校,沈景然还没走。

上午十点白越准时的到了。

“你都好久没找我了,今天这是怎么了?你又哪里不对劲”。

“我想知道我怎么样才能恢复记忆”。

“你恢复记忆找我干什么,我又不是脑科医生”。

沈景然道,“我去检查过了,医生说我的脑部没什么问题,在医院得不到帮助,所以……”

“所以你想在我这里得到帮助?你想要什么?催眠?”

“能做到吗?”

“催眠是没有问题,不过能不能想起来我可不敢跟你保证,不仅不敢跟你保证,我觉得希望渺茫”。

白越也不知道他们两口子怎么回事。

不过谁让他们是他朋友呢!

沈景然道,“拿要怎么样才能做到?”

“我不知道,我是心理医生,再说你这失忆又不是催眠造成的,我能有什么办法”。

“先把你能做的试一编”。

“好吧,反正不试一试你也不会放心,找个时间……”

“就现在”。

他已经迫不及待想想起以前的事情。

白越看了看陆旭,陆旭点点头。

“现在就现在吧”。

白越给沈景然进行催眠的时候,陆旭退了出去。

陆旭大概也猜到了就算有效果,效果也一般。

果然,半个小时候白越从里面出来了。

脸色很不好。

白越道,“他喝了安神茶这会儿在睡着,他这段时间是不是睡的很不好”。

以沈景然这么谨慎的人,居然会因为一杯安神茶就睡着了。

陆旭点头。

昨天晚上沈景然很晚才回来。

之前两天他也从许宁宁那里听说了,每天他们睡的时候沈景然都还没有睡。

“效果怎么样”。

白越艰难开口,“说实话,我还是第一次看他……这样”。

“那样?”

白越声音很小,好像生怕被什么人听见一样,。

“他……哭了”。

“什么?”

陆旭不敢相信。

白越道,“不是那种嚎啕大哭,就是留了一滴眼泪”。

“……”

“我说真的,你以前见过这样的沈景然嘛?”

“没有”。

别说哭了,他跟在少爷身边这么久,就没有见他除了许宁宁为任何人悲伤过。

白越也觉得惊讶,他们认识也有这么多年了。“那不就得了,我就说吧他不正常”。

“少爷说了什么?”

“情况很复杂,我就是问了他有关以前的一些事情,问道有关许宁宁的事情的时候,他就……四年前他们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四年前,白越有一段时间不在国内,回来的时候就已经变成这样了。

问他们谁都不愿开口说。

陆旭明白,大概少爷还在愧疚吧,他现在就算不知道,但是内心的愧疚从来没有消失过。

他和少夫人两个因为孩子的事情吵了架,一直到出事的时候两个人都没有和好。

少爷可能认为这是他的责任吧,所以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