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三章 神射黄忠

小说: 三国有君子 作者: 臊眉耷目 更新时间:2019-09-11 06:00:01 字数:2860 阅读进度:613/620

麴义负气签下了军令状,陶商随即给了他一部兵马,让他为前部先锋,从陆路进攻昌武县,夺取其地,打开江夏的进兵门户,用以作为后续大军的立身之本。

麴义着急立功,随即率兵当先出发了。

临出发前,陶商叮嘱麴义,一定要配合水军的行动,彼此互为犄角,徐徐而进,谁也别争先抢行的把友军落下了,这样万一出了什么事,还能有一个相互帮助的机会。

麴义表面上很听话,实在却根本没把陶商的话当回事。

在他看来,这天下的强军只有河北,中原,徐州,西凉等军,荆州或是益州这等南方衰军,根本就拿不上台面,称不上气候。

凭自己河北第一名将的头衔,说出名号还不得吓死他们?

荆州军和益州军,有甚名将?

就这样,麴义雄赳赳气昂昂的向着昌武县出发了,而且根本就没有等甘宁的水军。

他要第一个杀进昌武城去,给他们瞧瞧自己的厉害。

就是带着这种心理,麴义率领着一行兵马,争先赶到了昌武县城。

一到昌武县城,麴义便命人将县城重重围定,并派遣使者进县城,让人向县城中的守将报上自己的姓名,并令其克期投降。

在麴义的心中,自己河北第一统兵上将的名头,一定会把这群乡巴佬吓得尿裤子,区区小县,根本连打都不用打,就可以手到擒来。

但结果却令麴义的自尊心受到了严重的挫伤。

昌武县的负责人,面对麴义的劝降使者,很痛快的手起刀落,直接将使者的鼻子和耳朵统统割下来泡酒,并让这没耳朵没鼻子的人回去告诉麴义自己的话。

带回的话很简单,大致的意思就是。

劝你麻痹,赶紧打过来,大家一起嗨。

非常的不给面子。

麴义当时便是雷霆震怒。

想不到荆州人的骨气倒是远超自己的想象,居然丝毫不惧自己。

他随即向左右询问目下昌武县的负责人是谁。

有探子很认真的告诉麴义,昌武县的负责人叫刘磐,乃是刘表的从子,其本领高强,骁勇善战,而且手下有几名战将颇为了得,昔日在荆南自成一股势力,其兵马的战力不输给刘表在襄阳的中军,他本人此番乃是奉刘表之命,先行来江夏支援黄祖,并受任镇守昌武县这个门户。

刘磐虽然颇有战绩和名气,但在麴义眼中完全不值一哂。

刘表的从子算个狗屁?他老子来了,我亦是不放在心上!

麴义当即命令三军养精蓄锐,准备攻城器械,择日攻打昌武县。

昌武县的城池不高,也不甚坚固,再加上麴义瞧不起刘磐兵马的战力,认为攻破此城,根本用不了个把时辰。

但他这一次却被教做人了。

麴义攻城的当日,刘磐领着他的亲信战将们登上城头,仔细观察下方的攻城情况。

但见麴义命令兵士们正在准备巨木冲车。

百十个壮丁用许多粗大的绳子分担着巨木的重量,他们一边高喊着口号,一边试图将巨木架上冲车。

城上的人,看着那些金陵军的兵卒们将巨木缓缓抬起,接着重重的放在冲着的架子上,然后徐徐的推着冲车前进,很是费劲。

刘磐年纪不轻,却也不甚大,年约三旬,正是壮年。

他仔细的盯着那巨木冲车,突然转头问身边一名身材精壮,面容彪悍的沧桑大汉,道:“汉升,依你之见,咱们此番可挡得麴义否?他眼下既然想用冲车破敌,那不妨一会便杀将出去,乱起阵脚,如何?”

那大汉正是刘磐最为亲信并信任的战将,乃是刘表亲敕的中郎将黄忠。

黄忠仔细的观察着远处麴义的营盘,摸着黑白参半的胡须,道:“不得不说,麴义的营盘布局很是老辣,根本就是滴水不漏,他现在于城下装填巨木,乃是故意卖给我们破绽,少将军眼下若是率兵冲出去,只怕就是中了麴义的计了。”

刘磐勇烈善战,但也知人善任,黄忠的本领刘磐很是清楚的,在他看来,黄忠虽然名声不显,但论及本领,刘磐认为黄忠足可担天下名将四个字。

正面交锋,黄忠未必输给麴义。

“汉升,那眼下咱们怎么办?”

黄忠呵呵一笑,道:“不急,见招拆招而已,麴义拿这些糊弄小儿娃的东西糊弄我等,那老夫便也拿糊弄娃儿的东西回应他便是。”

说罢,便见黄忠冲着身后的侍卫吩咐道:“取老夫的硬弓来!”

少时,便见那些人将冲车装填完毕,然后,巨大的圆木冲车,便在金陵军士卒们的推动下,向着昌武县的城门,缓慢的轰隆轰隆而来。

众人望之皆变了脸色,但黄忠却只是微微一笑。

他抬手一箭,瞄都没瞄,用硬弓随意的一射,便直接射在了最前面的一名推冲车士卒的额头之上。

攻城之时有伤亡乃是家常便饭,那士卒刚刚倒地,很快便有后续的士卒上前补他的位置,继续推动冲车前进。

但黄忠抬手又是一箭,射中了那名补充士卒的前额头。

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同样的站位位置,同样的被射中的位置,同样的死亡方法。

后续的人一旦补上,黄忠就将那个位置的人射死。

而且射中的位置绝对是额头,且都是一箭致死,多余的地方一块不射。

这一下子,推车的士卒们顿时都慌了!

这也太神了吧?

谁射的箭啊,这不是玩呢么?这水平该不是后羿吧?

在连续死亡了十个人之后,那个推动冲车的最前位置,便再也没有人敢往上上,而那个地方偏偏是一个重要的推动着力点,也是引领位置,那个地方没有人站位,冲车根本推不动。

但问题那地方眼下跟受到了诅咒似的,谁上去谁死啊。

哪个敢往上站去?

城墙之上,刘磐看到这种情形,不由是乐的哈哈大笑。

“汉升真是好本事,这一手百步穿杨的绝技,依旧是神乎其神,让人过目难忘。”

黄忠摆手呵呵笑道:“少将军谬赞,不过是雕虫小技而已。”

“雕虫小技?只是这区区的小技,就让金陵军寸步难行了。”

眼见那些士卒们,眼巴巴的看着那个站位,慌慌张张的没个敢上去补位的,黄忠双眸微眯,阴沉道:“如此犹疑,如何成得大事?既然如此,便让老夫帮帮你们吧。”

说罢,便见黄忠认真的拉开强功,这一次却是认真仔细的瞄准,略显褶皱的额头上,汗珠开始滴答而下。

“落!”

突听黄忠一声暴喝,那支利箭离弦猛然射出,夹杂着风声,竟然是一箭射传了吊着巨大的一根麻绳。

少了一根麻绳做支撑,那块巨木在冲车上轰然而落,发出重重的一声顿响。

在众人的欢呼声中,黄忠缓缓的放下战弓,捋着须子道:“听说陶商军中的太史慈极为善射,亦是一名弓手豪杰,可惜听说他眼下留在彭城镇守,如若不然,老夫倒想凭着这点手段,领教领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