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0、会心一击

小说: 白菲菲柳伏城 作者: 想飞的鱼z 更新时间:2020-11-22 01:19:59 字数:5558 阅读进度:250/264

我之所以敢这么笃定的扎进寒潭里面,是因为我曾经从这里被带进古墓过,就凭我现在的水性,如果柳伏城不在里面,我也应该能够顺着水流再折返回去。

白玄武很快会发现我没有跟着他,他会折返来找我,我并不怕自己在这片水域里面真的被困。

除非运气太差,遇到不可控因素。

漩涡的吸力特别大,越往深处,水流越湍急,温度也越低。

可能是因为童心之前度的灵力很好的保护了我的肚子,即便是在这样的环境中,我暂时也没有感觉到不适,但必须得速战速决,待的时间越长越危险。

寒潭很深,穿过了漩涡最急的那一块,再往下,四周一片静谧,空旷旷的水域之中,到处都冒着细小的水泡,身侧时不时的咕嘟一声,冷不丁的能把你吓出一身的冷汗。

但让我始料未及的是。等到我穿越了一段静谧地带之后,水流忽然大幅度的动荡了起来,搅得我身形一个不稳,直直的朝着下面坠落。

几个翻滚之后,有什么东西缠了上来,环着我的腰,稳住了我的身形。

等我定睛看去,正对上黑色的蛇头,赤红的双目之中如要喷火一般。

是柳伏城。

我张嘴想要叫他,但在水中,根本发不出声音,一张嘴便被呛了一口水,赶紧用内力将水逼回去,才没出事。

他就那样圈着我,稳稳地将我圈在蛇身之间,在寒潭之中不断的翻滚。

他看起来特别痛苦,翻滚间,有殷虹的血混入水流之中,很快散去,但随即便又会有血丝渗透期间。

柳伏城受伤了,不知道伤口在哪,我也不明白为什么他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似乎所有能做的,只是伸手紧紧地抱住他的脖子,陪着他。

我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直到柳伏城眼里的血色渐渐隐退,恢复到正常的样子,他才圈着我,一个纵身飞跃而出,将我带出了寒潭。

”小白,没事吧?”柳伏城一把将我抱起来,脸颊贴着我问道。

我摇头:”没事,就是有点冷。”

”先回去再说。”柳伏城抱着我往前走。

很快,大巫师和白玄武迎了上来。急切道:”终于出来了,菲菲你太任性了。”

”这不怪她,关心则乱。”柳伏城替我开罪,转而说道,”夜里太冷了,大巫师有话,方便和我们一同回去说吗?”

大巫师犹豫了一下,交代白玄武善后,然后跟我们一同上了车。

……

回到柳文亭的宅子,不仅柳怀安在,就连地坤、凤青帆他们也在,聚的特别齐整。

柳伏城什么话都没说,直接将我抱上了楼,放了热水将我泡进去,自己也冲了一下,换了一身衣服,就要出去。

我一把拉住他:”你不等我?”

”下面那么多人等着,我得先去打招呼。”柳伏城揉了揉我的头,说道,”乖乖听话,多泡一会儿,穿厚点再下来。如果累的话,先睡也行,我们谈的重点到时候跟你说。”

我瘪了瘪嘴,没说话,他转身下楼。

我哪能待得住,他前脚走,我后脚就从浴缸里出来,擦干头发,换了衣服,裹了一件羽绒服就下去了。

吴妈贴心的给大家都端了姜汤,自己去厨房忙活去了。

我过去的时候,他们正在聊,柳伏城眉头皱了皱,还是伸手朝我招了一下,我窝到他旁边去。

凤青帆立即说道:”这么大的事情,我竟然一点风声都没听到,你们到底有没有把我们三门放在盟友的位置上?”

”事出意外。”柳伏城说道。

凤青帆一肚子怨气:”意外你们怎么每次都能赶上?”

”好了,凤青帆。”我插嘴道,”我倒是赶上了,一起去了,不也是在外围看了个寂寞?我还没怨气呢,你撒什么野?”

凤青帆翻了个白眼,不再纠结这个问题,转而说道:”我一路急匆匆的从长桥镇往玉龙山赶,半路上得到消息说那边结束了,又往这边赶,一路上听说了很多匪夷所思的事情,有点不敢相信,走蛟没了?”

”走蛟被柳镇海咬死了,我亲眼看到的。”我说道,”柳镇海现在可不是一般的厉害。”

”终究是养虎为患。”凤青帆愤愤道,”凤无心就没出现?”

我摇头:”没有。”

地坤接嘴道:”柳镇海那边,已经把控了整个江城龙族和钱江龙族,修炼法门变化也很大,他完全已经朝着一条不归路上走了,解决掉了走蛟,下一步,我看就是我们这一行人了。”

”柳镇海的目标一向很明确。”柳伏城说道,”地坤,接下来你们那边一定要特别小心,下游钱江龙族已经被他拿下,他接下来必定是要逆流而上,柳春生那边就靠你协作了。”

地坤点点头道:”一直在防备着,但能不能顶得住。现在我们心里也没有底,毕竟柳镇海的修炼已经达到了怎样的境界,我们摸不透。”

”还有一点,我听说今夜,柳昆仑……”

一提到柳昆仑,大家都沉默了下来。

柳昆仑是今夜最大的意外吧,他本是首当其冲的那一个,结果虎口逃生最及时的,也是他。

并且从我们的人手回来汇报的消息中来看,并没有人知道他之后去了哪里,他的落脚地在哪,我们也从不知晓。

好一会儿,大巫师率先打破了沉默,说道:”柳昆仑暂时不会再露面,并且还有一点很重要。”

他说着,看向我道:”菲菲,他带走了战魂。”

”啊?”大巫师一提醒,我这才意识到,最终我们并没有确定战魂的归处,我甚至以为战魂是被白少恒带走了,却没想到会是柳昆仑。

柳伏城也附和道:”战魂的确是被柳昆仑带走了,金棺棺盖被打开之后,走蛟立刻蹿了出去,当时战魂还在,白少恒冲了上去,我立刻拦阻白少恒,我们俩打斗之间,只有柳昆仑进来过,我记得他离开的时候,整个墓室里面瞬间一片黑暗,玉龙山也是那时候塌掉的。”

”战魂是白家的所有物,按道理来说,是不可能跟着柳昆仑走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不解道。

”这件事情的确很让人意外,但最终柳昆仑如何处置,我想,到时候他会给你们,特别是给菲菲你一个说法的吧。”大巫师也不确定道。

我有些担心:”白少恒是不会轻易放弃战魂的,他如果找到柳昆仑,对他下手怎么办?这个柳昆仑也是,到底躲哪里去了?”

柳伏城拍了拍我的手背,说道:”别瞎想,他能躲得无影无踪岂不是更好?”

大巫师点点头道:”走一步看一步吧,还有,玉龙山的事情,到目前为止,算是已经有了最终的了结,之前我就说过,这件事情之后,我就要暂时离开一段时间了,九爷、菲菲,接下去的事情,就要看你们自己了。”

”大巫师,玉龙山的事情怎么能算是了结了呢?”我脱口而出,”难道你真的不知道白家庄园后山……”

大巫师抬手。阻止我接下去的话,说道:”菲菲,我不止一次跟你说过,以前各方势力并没有完全浮出水面,争斗也是我们这个层面上的小打小闹,如今玉龙山坍塌,将各大势力全都摊在了平面上,谁不是拼尽全力将对方的底细翻个底朝天?

我只是大巫师,在我头顶上,还有大祭司,还有门主。他们迈出了第一步,而我,已经跟不上他们的步伐了,在他们看来,我亦是跳梁小丑罢了。

我留下来,只会成为他们的眼中钉肉中刺,何不去做一些我想做的事情?”

是啊,大巫师是我们白家人,攘外必须先安内,如今白少恒既然要出手了,首先估计就得拿下大巫师。以防他再坏事,大巫师留下来,的确危险。

关键是,大巫师的身后,关乎到白溪,白少恒想要真正站在制高点,必定是留不得白溪的,大巫师是怕白少恒会顺着自己这条线去找白溪吧?

如是诸多,似乎都成了大巫师不得不走的原因了。

我心中不免难过,毕竟,大巫师对于我来说,很多时候都像是一个精神支柱,有他在,我总觉得,很多事情还有的可商量,他这一走,我和柳伏城就得完全靠自己了。

大巫师笑了笑,说道:”不过走之前,玉龙山那边我还是会和玄武一起处理好的,以后也不是再也不见,后会有期吧。”

说完,他站起来便离开了。

众人一直送到大门口,看着他上了车,默默地看着车子掩入夜色之中,好一会儿,才有悻悻的回到大厅。

凤青帆捏着太阳穴说道:”白家庄园的事情,我几乎是插不上手的,我的主要目标还是凤无心,将来真的打起来,我能挡的,主要也是他。”

”如今凤无心和龙族已经撕扯不开了。”地坤说道,”到时候我与你必定是会一起联手,共同抗敌的。”

凤青帆伸手。和地坤会心一击。

断断续续说着,天边已经泛起了鱼肚白,外面淅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雨,吴妈留着大家吃了饭,之后他们离开。

我和柳伏城上楼,很累,但脑子里面乱七八糟的事情太多,睡也睡不安稳。

柳伏城站在阳台上,看着外面的天,阴沉沉的,雨点儿也越下越大。

”眼看着就快过年了。”柳伏城背着手。喃喃道,”不知道今年,我有没有机会陪着你一起守岁了。”

我苦笑道:”看眼下的形势,这个年注定是过不好了,但我相信,以后还会有很多个年,我们可以一起守岁,一起快快乐乐的过。”

”跟我们的孩子一起。”

提到孩子,柳伏城这才转过身来,几步走到床边,靠在床背上,伸手覆盖住我的小腹:”现在只希望,在他们出生之前,我们能解决掉所有事情了。”

”希望吧。”我说着,伸手勾住柳伏城的脖子,将他拉近了一些,问道,”灵根,你拿回来了吗?”

从一回来我就想问,但又不想大家担心,一直忍着。

柳伏城点头:”白少恒抢战魂的时候,我从他手里抢回了灵根。之所以会跌进寒潭,是因为灵根入体,需要融合。”

我激动道:”融合的顺利吗?我看你在寒潭里面的时候,眼睛红的吓人。”

”暂时是控制住了,但毕竟过去了这么多年,排斥性还是会有的。”柳伏城说道,”但毕竟本就是我身体里的东西,我相信是可以控制好的。”

我点点头:”你自己一定要小心,如果排斥性太大的话,还是得找人看看为好。”

”放心吧,没事的。”柳伏城说着。拉过被子,帮我盖上,自己也滑进被窝,抱着我说道,”睡吧,趁着他们刚刚经历一场恶战,都在修整,阴雨绵绵,咱们先休息好,之后静观其变。”

我也实在是累的不行了,便缩进他怀里,闭上眼睛,没一会儿便沉沉的睡去。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似乎断断续续的开始做一个奇怪的梦。

梦里面,我像是置身于一架火炉之中一般,很热很热,想要醒来,却怎么也睁不开眼睛。

之后就感觉有一道软绵绵的,却烫的吓人的东西在脸颊上游走,几次之后,惊得我一下子醒来。

房间里很暗很暗,能听到阳台窗户那边传来的哗啦啦的雨声。以及吼吼的风声,夹杂着树枝拍打窗户的声音。

房间里静悄悄的,可耳边的呼吸声却急促而又沉重,身旁的柳伏城,如烙铁一般的炙烤着我。

他的双手紧紧地箍着我,滚烫的嘴唇若有似乎的滑过我的脸颊,我这才意识到,刚才做的梦,其实并不是梦。

我挣扎着伸手去开灯,好不容易按开床头灯,昏黄的灯光撒下来的时候。我正对上柳伏城赤红的双目。

那种眼神,跟在寒潭中的时候,一模一样。

”柳伏城,你怎么了?”我轻声的问他,害怕声音大了惊到他。

柳伏城难受道:”对不起小白,扰到你休息了,我……我可能还得去寒潭一趟。”

”怎么回事?”我问,”是灵根排斥了吗?”

”是。”柳伏城说道,”灵根是纯阳之物,想要彻底融合回身体,这个过程大抵是必须经历的,寒潭冰冷,能帮我。”

”可,”我看了一眼阳台,摇头,”灵根融合排斥,这一点白少恒肯定也很清楚,以他的老奸巨猾,可能早就想到你需要借助寒潭水去压制,再者,你也总不能一直泡在寒潭里面啊,还有没有别的什么办法?”

柳伏城将脸埋进我脖子里,不说话。

”我……我帮你?”好一会儿,我才意识到了什么,脸瞬间通红,但还是试探着问道,”我身体里有一股没有被完全清除的孽力,如果双x的话,是不是一举两得?”

柳伏城摇头:”孩子要紧。”

我无力扶额,原来是真的可以,他只是在担心我的肚子。

”童心用灵力帮我护住了……”

我话音落下,有人便急不可耐的翻身上来。

窗外的雨点噼里啪啦的一刻不停,清扫着人间大地的每一处污垢,随着时间的推移,那人身体的温度也在慢慢的降低下来。

……

再醒来,已经是傍晚时分了,浑身跟散了架子一样。

外面的雨点小了,风声依旧。

床头灯开着,身上的衣服被换过了,我躺在那儿怔楞了一会儿,这才忽然捂着脸,拉高了被头,鸵鸟似的自闭了一会儿,才起身下床。

柳伏城已经不在房间里了。我洗漱了一下才下楼,柳伏城正在大厅里,跟柳怀安轻声说着什么。

哼,这人这会儿精气神倒是好。

我拽了拽高领衫的领子,护住脖子,这才下去。

柳伏城抬头看到我,问道:”醒了?饿了吗?”

我点头,吴妈立刻说:”饭菜都给你热着,我去盛。”

”你们在聊什么?”我坐过去,问道。

柳怀安说道:”是瑣儿,今天下半天忽然闹腾的厉害。问他怎么了,他只说心里慌得很,却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我想让九叔过去帮他看看,害怕这孩子再出事。”

”心里发慌?”我心里咯噔一声,下意识的说道,”这孩子天生敏感,会不会是感应到了什么?”

柳伏城面色凝重,犹豫了一下,说道:”怀安,你去将瑣儿接过来。跟我们一起住吧。”

”我说没用。”柳怀安苦恼道,”你不知道那个柳春生,整天守着瑣儿,跟看什么稀世珍宝似的,如果他放手,我也不至于自己单独跑这一趟,外面风大雨大的。”

我连忙推了一把柳伏城:”你去接嘛,你说话,柳春生肯定听的。”

柳伏城想了想,答应了下来,转而交代我:”那我快去快回,你一个人在家,一定要小心,虽然这周围做了结界,但难免有疏漏之处,懂吗?”

”放心吧,那就只有我一个人了。”我催促道,”去吧去吧,瑣儿要紧。”

柳伏城和柳怀安便起身离开,吴妈盛好饭菜,叫我过去。

吃完之后,我还是有点累,便回房休息了。

睡也睡不着,便靠在床头,回温白溪交给我的骨笛音律。

就在这个时候,后窗上,忽然传来两声叩叩声,惊得我一下子坐直了身体,朝着那边看去,就看到一个人影靠在窗户上,吓得我心都要跳出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