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八章 阴阳童子 1

小说: 半生道 作者: Le华子 更新时间:2020-10-18 00:26:07 字数:2292 阅读进度:269/275

接下来,我和秦一良没有急着去确认那面馆老板,到底是不是那晚出现的店家老板?

而是返回了杜可儿住处中,小黑则悠闲的跟在我们身后。

回去的路上,我告诉了秦一良说黄中天过来麻子柳的消息,还把黄中天跟我说的事情都跟他说了一遍。

秦一良听闻后没有说话,眉头紧锁,不知道在思索着什么!

午时吃完午饭,可儿妈妈照常去麻子柳打理白事铺了,杜可儿则担当起了家里的琐事。

那三个妹妹开始了新一天的调皮玩耍,随着女孩儿们的欢乐声由近及远,留下了一串清脆的欢笑回荡在我们耳畔。

一想起昨夜可儿妈妈的行为,我此时心中还有不解,便把这事当成疑惑告诉了秦一良。

哪知秦一良听后目光一凝,突然站了起来!

“方大哥,你说的那不是金童玉女,是古曼童!”

“什么?”

我当下大吃一惊,虽然我并不太懂古曼童是什么,但这不代表我未听闻过!

早有听闻,古曼童多是东南亚地区所特有的法物,也被称为“金童子”或者“佛童子”!

一般来说,古曼童多是用小孩骨灰,骨头等物品,也有加入一些圣物制作成为孩童的样子。

在经过高僧或巫师净化,使堕胎或意外死去的孩子的鬼魂入住!

不仅如此,在这里还有一个讲究,据说供养古曼童者须常怀慈悲之心,积德行善,这不仅可以使自己福报不浅,功德无量,还能为自己子孙后代积福,亦或保家宅平安之类。

当然,这其中还有很多考究,总的来说,这就是古曼童!

然而听完我所描述古曼童的凶狠样貌,秦一良却微微摇起了头!

他告诉说,古曼童虽然制作的方法不一样,用处也不仅相同,但也无非是为供养者消灾解难,添福聚财,看守门户,预报危难等等。

因此,在一些风水圈子里,还有人把古曼童叫守护灵!

只是我的话让秦一良犹豫了,他不太确定的看向我,说:“如果那对古曼童真像方大哥的你说的模样,怕是可儿妈妈供养的是鬼曼童中的阴阳童子了!”

“阴阳童子?”

听秦一良解释,阴阳童子多是枉死的双胎死婴,分一男一女,男阳女阴,且出生的时间点还必须是在正月十五的月圆之夜,阴气最重的那一刻。

这里说的是阴阳童子的形成条件,因为形成的条件极为苛刻,所以古往今来,在秦一良的见闻里,他便从未有见过阴阳童子的阴相。

之所以能了解这事,不过也是听他师父提及而已!

如此,在经过心术不正的能人加持淬炼,将双胎死婴装在密不透风的瓶子里,接着在埋在坟地或是极阴之地温养九九八十一天,在使用秘法将双胎死婴制作成鬼曼童的模样,这样一来,阴阳童子便得以形成。

那什么是阴阳童子呢?

它们的存在则比较特殊了,是介于灵童与鬼灵的存在。

作为灵通,它们拥有实体,可以自由的穿梭在阴间,不受阴间秩序约束,哪怕是黑白阴使也无法收服它们!

基于此,它们就像心性顽皮的孩童,常常会使一点坏点子,多是以戏耍阴兵阴将为乐,或者捉弄他人,也有的曾抓过冥王的两撇胡子。

对此,冥王便会向教育小孩般教育它们,再多的,便是任由它们了。

因为阴间的所有生灵都知道,阴阳童子它们伤不得。

其因有两点,一是它们不受阴间约束,二是它们枉死后还要遭受苦难被制作成灵童,如此,也有出自同一生灵不忍的成分!

但作为鬼灵,阴阳童子无疑是带有攻击和危险性的,在过去,阴阳童子会去到阴间,寻找那些游荡的孤魂野鬼作为美味。

直到后来,奈何桥上出现一守阴犬驻足,以后,鬼灵便不敢踏过奈何桥。

这就如同孩童怕恶狼一样,相同,守阴犬便是它们的克星!

我恍然大悟:“所以你觉得可儿妈妈供养的是阴阳童子?”

“嗯,十之八九!”

秦一良沉重道:“之所以鬼曼童叫做阴阳童子,其中最大的特点,还是因为它们可以为将死之人续阴命,听师父讲过,续阴命在过去曾掀起很大风波,诱惑可想而知,我想可儿她妈妈正是猜到杜胡才支撑不了多久,这才不惜借用邪术,以此来为可儿阿爸谋得生机!”

“还有这种事情,为将死之人续阴命?”

我有些惊愕,对于什么续阴命的我也是头一回听闻!

见秦一良凝重不减,我不禁好奇的问道:“一良,难道这续阴命的还有什么隐讳吗?”

“没错,其实续阴命在我们阳世来讲是一种禁忌,因为这种邪法违背了天地阴阳法则,不被世间接纳,就拿杜胡才来说,阴阳童子每为他续一天阴命,就等于供养者要献祭数十个阴魂野鬼给阴阳童子,这种做法太伤天害理,时间久了还容易反噬了自己!”

我们不难想象,以此也能看出可儿妈妈救之杜胡才的心切!

秦一良似乎有些无力,他第一次在我面前叹了口气,道:“希望我们这个发现不算太晚吧,虽然不明可儿妈妈为什么要供养阴阳童子为杜胡才续阴命,现在既然我们知道了,那就不能让她继续给杜胡才续阴命,方大哥,我想我们是时候找可儿妈妈聊聊了。”

我郑重的点点头,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杜可儿那女孩儿,但在这一刻,秦一良给我的感觉似乎变了,他开始变得多愁善感了。

经过了一个漫长的下午,傍晚,可儿妈妈从麻子柳回来了,我们也开始了晚饭的时间!

可儿妈妈好像忘记了昨夜的事,亦或者是担心我们从中看出端倪吧?

因为秦一良是小道人,这点可儿妈妈早在杜可儿口中得知,所以我相信,她一定猜测到我将昨天的事情告诉了秦一良。

故而,大家在吃饭的时候,她的眼神总在有意的躲闪我和秦一良!

四个女孩儿没注意到她们妈妈的反常,开开心心的吃着,直到吃了完饭,可儿妈妈便直接回了房间。

见此,我和秦一良对视了一眼,彼此默不作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