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五章 抽签 - 第三十八章 玄武印VS烈火旗

小说: 不灭武尊 作者: 梁家三少 更新时间:2015-01-13 23:04:01 字数:9568 阅读进度:33/5894

旭日东升,太玄殿前的台阶最顶端,一列排开八张座椅,太玄门掌门玄天道人居中而坐,玄天道人的两旁坐着七脉的座。

广场上,已经架起了九座圆形的擂台,每一座擂台都有一丈高,五丈宽。这时,所有弟子都在小声议论着,谁会最终赢得今天比试的最后胜利,谁能进入前十强。

“李灵风、东方晨、紫羽?”古飞冷笑,他的目光在众多弟子之间扫视,留意着今天可能成为自己对手的年轻弟子,他见到了东方晨,也见到了令人他厌恶的王元智,而掌门那这一支的杰出弟子之中,站在一众年轻弟子最前面的,是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

那个人,古飞知道,他便是掌门一脉的大师兄,李灵风。入门至今,古飞并没有见过李灵风多少次,皆因两人都是修炼狂人,所有时间都花费在修炼之上,甚少走出修炼之地。

李灵风,堪称修道天才,拜入掌门一脉,不到二十岁便已经从一众年轻弟子之中脱颖而出,醒我八重天巅峰的修为,令他稳坐年轻弟子之中的第一高手的宝座。

他并没有出众的样貌,也没有修长的身材,李灵风的外表,很是普通,但是就是这样的一个不起眼的人,却显示出了非凡的修道天分。

不得不说,在修炼界当中,还是有那么一些惊才艳绝之辈的存在的,每一时代,都不乏天才人物的出现。

“李灵风绝对是一个好对手!”古飞心想,至于东方晨,虽然也是一个劲敌,但自昨晚修炼了化兵炼体之术后,东方晨,已经对他构不成威胁。

这并不是古飞自傲,而是源于武者的一种直觉,东方晨的实力虽然强,但是古飞却不认为东方晨能够阻挡自己的步伐。

同一境界的武者,近身搏斗的情况下,要比修道者强,修道者一旦被同级武者近身的话,那就意味着这个修道者已经败了。

近身搏斗,武者占据了绝对的优势。武技也是杀技,一旦近身,非死即伤,即便不近身,武技神通也能对抗修道者的术。

因此,醒我七重天的武者,对上同样是七重天的修道者,结局便不言而喻了。甚至是对上八重天的修道者,也有一拼之力。

站在李灵风身后的是一个俊朗但是却透着一股柔弱气息的少年。

“那人便是紫羽吧!果然俊俏,但是,似乎俊俏得过了头了,有点男生女相的样子。“古飞觉,那少年肌肤白皙,顾盼生辉,竟是让人甚至怀疑这个人是一个女扮男装的少女。

这时,坐在玄天道人旁边的碧云峰座玄道人站了起来,走到前面,他环视了广场两旁众弟子一眼,而后朗声说道:“我宣布,九脉会试正式开始,参加比试的弟子上前来。”

太玄九脉,其他八脉都派出了十名弟子,只有翠灵峰一脉,是一个人参加比试,这个人便是古飞。

玄道人话音一落,各脉弟子之中立时便各自走出了十名年轻弟子。古飞也走了上去,翠灵峰,只有他一个弟子,他直接得到了比试的资格,不想其他支脉,人多势众,先要在内部比试一番,才确定谁出场。

于是,广场前,台阶下,便聚集了八十一个白衣弟子。这场年轻一辈弟子之中的前十强之争,便从这八十一个弟子之中展开角逐。

在一众弟子走出来之时,台阶上也同时走下了一个中年道人和两个道童来。走在前面的中年道人右手拿着一支毛笔,左手却是捧着一本册子,而中年道人身后紧着的两个道童却是合力抱着一个木箱。

中年道人下到台阶下,便往旁一站,那两个道童便捧着木箱走到众弟子的前面。

“开始抽签!”玄道人的声音传遍全场,以抽签的形式,决定每一个弟子的对手是谁,这是最公平的做。

抽到好签坏签,全凭个人的运气。

掌门一脉的大师兄李灵风第一个走上前去,伸手在木箱上面的圆孔之中探了进去,掏出了一块玉牌来,而后交给旁边站着的那个中年道人。

中年道人看了看那块玉牌,便挥笔在手里的册子上记录下了一个人的名字。

广场四周,围观的弟子窃窃私语,他们都很好奇,这个太玄门年轻一辈之中第一人的对手到底是谁,谁会那么倒霉,一上来便遇到李灵风这样的高手。

木箱之中,有不多不少八十一块写着八十一名弟子的名字的玉牌,抽到谁,谁就是自己的对手。

如果运气好到掉渣,抽到自己的名字的话,那这个抽到自己名字的弟子便要重新抽一次,直到抽到别人的名字为止。

李灵风抽了签之后,便退到一旁,而后,其他弟子接连走上前去,在木箱之中抽到了自己的对手。

古飞不急着上前抽签,在八脉弟子之中,觉了赵紫柔的身影,他有些意外,赵紫柔竟然能名列紫竹峰一脉之中的前十强。

这时,赵紫柔也见到了古飞,她向古飞走了过来。

“古师兄。”赵紫柔向古飞招呼道,她在这里见到古飞,并不感到意外,因为翠灵峰一脉只剩下了古飞一人,他参加九脉会试已经是铁板钉钉的事情。

“赵师妹,想不到你也参加了九脉会试。”古飞上下打量了赵紫柔一眼,有些吃惊,半年之前,赵紫柔的修为似乎还在醒我五重天,但是今天一看,这个紫竹峰弟子,竟然已经破入了醒我六重天的样子。

赵紫柔在古飞那灼灼的目光扫视下,不禁脸上一红,低声说道:“还请古师兄在稍后的比试之中手下留情才好。”

“出手不留情,留情不出手,但是,如果对手是赵师妹的话,我会破例。”古飞一脸严肃的说道。

“好个出手不留情,留情不出手!”忽然古飞的身旁传来一声不屑的话语,而后一个丰神俊朗的白衣少年一脸傲然的自古飞与赵紫柔的身旁走了过去。

“东方晨?”古飞盯着走上前去的那个少年,眼中历芒一闪,今天我要你好看,古飞心中不禁生出了一股怒火。

这时,就在古飞与赵紫柔交谈的时间里,已经有一小半的人,走上前去,自那两个唇红齿白的道童捧着的木箱之中,抽到了各自的对手。

“师兄,我们也去抽签吧!”赵紫柔见到大部分人已经抽了签,便对古飞说道。

“嗯!”古飞应了一声,便与赵紫柔一起走上前去。

第三十六章比试开始

抽签完之后,很快,一张对决榜便贴了出来,一众弟子顿时便围了上去观看。经过这种抽签的方,每一个参加九脉会试的弟子,都会与另外两名弟子对决两场。

在两场对决当中,两场完胜的弟子,以及一胜一负的弟子,便能进阶下一轮的比试,而两场皆败的弟子,就会被淘汰掉。

之所以不按照一场定胜负的做来进阶下场比试,就是因为一场定胜负,往往会埋没掉了其他极具潜力,还有很大发挥空间的弟子。

就好像,如果李灵风对上东方晨的话,那东方晨一旦落败就会被淘汰掉,而以东方晨的实力,绝对不会止步于此的。

因此,为了避免这种事情的发生,每个弟子便有两场比试,即便在两场比试之中有一场落败了,也不会因此而被淘汰掉。

当然,如果有人抽到像是李灵风这样强劲的对手,而自己又被另外的一个强劲对手抽中的话,那就合该他倒霉了。

“哼!想不到我的第二场对手,竟会是他!”古飞混在一众弟子之中,观看着那张贴出来的第一轮比试的对决榜单,脸上露出了似笑非笑的神色。

两个对手当中,有一人是熟人。想不到,在第一轮的比试上,两人便遇上了。

“嘿嘿!古飞,这次你注定倒霉了!”忽然,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在旁边传来。

古飞听到这个声音,不禁皱了皱眉头,他不用看也知道这个声音的主人是谁,他懒得理会这个讨厌的家伙。

不过,这个家伙却是非常的不识趣,见到古飞不理会自己,竟然不退走,反而凑上前来,在古飞的耳边低声说道:“如果你肯将那道符箓还给我的话,我或许可以叫东方师兄让你输的体面一点,不那么难看。”

“嗯?”古飞猛的转过脸来,眼中迸射出两道锐利如刀锋般的凌厉眼神,盯着这个不速之客,沉声说道:“王元智,想不到你竟然无耻到这种地步,这就是所谓的世家子弟?”

那人被古飞那凌厉的目光一瞪,本已心生害怕,但是,一听到古飞这话,却是脸色一变,一张脸由惊变怒,脸上肌肉由于愤怒,轻微的抽搐了一下。

“哈哈!好,古飞,你有种!”那王元智怒极而笑,说完便转身向着东方晨那边走了过去,看来是去找东方晨为他出气了。

周围的弟子已经有人注意到了这一幕,尽皆吃惊异常,他们想不明白,为何古飞敢于激怒王元智。

在太玄门中,翠灵峰一脉都是废柴,这已经在众弟子之中成了共识,而且古飞的修为一直在门中年轻一辈的弟子里垫底。为何这一次,底气却如此之足?他就不怕那王元智找他算账?

原来,古飞打败王元智的事情,竟是没有在门中传开来,这王元智竟是有些手段,令那两名一向与他交好的弟子守口如瓶。

果然,古飞便见到那王元智不知道在东方晨的耳边说了些什么,东方晨的目光立时便向古飞望了过来,眼中精光闪烁。

却是谁也没有想到,现在的古飞,已经不惧王元智,这王元智的修为不过在醒我五重天巅峰,而古飞的修为已经足足比他高了两重天,现在的古飞,一只手便能打败王元智,他又何须在意这个远比自己要弱的人?

即便是东方晨,不过是与他同级的修者吧了,而且,他在同级修者之中,天生便占据了优势,比同级修者要强。

“师兄,那王元智来和你说些什么?”赵紫柔这时从旁走了过来有些担心的问道,那王元智的为人她还是知道的,那是在年轻弟子之中,八面玲珑的一个人物。

“呵呵,没什么……”古飞不想让赵紫柔知道自己与王元智的恩怨。

就在赵紫柔再要说些什么的时候,忽然,太玄殿中“当!”的一声,传出一下悠扬的钟鸣,所有弟子顿时精神一振。一时间原本喧闹的广场上顿时安静了下来。

那一声钟声,也打断了古飞与赵紫柔的谈话。

只见太玄殿前的台阶上,玄道人的身影出现,他走上一步,环顾着台阶下广场上的无数弟子,朗声说道:“比试开始。”

说着,他袖袍一拂,走回了座位上,坐了下去。隆隆鼓声顿时响彻云霄,有若沙场上征战的战鼓齐鸣,古飞听在耳内,忽然间竟有种热血沸腾的感觉。

“开始了!”

一通擂鼓之后,一众弟子便向着那广场上的九座擂台蜂拥而去,九座擂台,一次十八人上去对决,八十一个参加比试的弟子,九次便能完成各自的第一场比试。

“师兄,我上去了!”赵紫柔就在这第一次上擂台的十八人当中。

古飞看了看赵紫柔,说道:“嗯!祝你旗开得胜!”

赵紫柔的脸上莫名的一红,竟是露出了一丝羞涩的神色,而后便向着其中的一座擂台走了过去。

九座擂台,从一丈多高,直径却是有五丈,西到东,一字排开,分别是从一号擂台到九号擂台,赵紫柔与人比试的擂台是三号擂台。

这时,紫竹峰的一脉的弟子都已经聚集在台下,赵紫柔的对手是望月峰一脉的弟子名叫楚战。

望月峰一脉的一众弟子也来到了台下与那楚战打气助威。

“师父!”赵紫柔来到台下,向她的师尊燕行云展颜一笑,脸上却是看不出丝毫的紧张之色。

“小心一点!”赵紫柔的师尊燕行云吩咐道,燕行云,是紫竹峰一名风韵尤存的中年女道者,一身青绿道袍,看去竟是风姿绰约。

同门比试,点到即止,但是,比试毕竟是比试,偶有失手,令对手受伤的事情,也是会发生的。

赵紫柔应了一声,右腿便在地上猛的一蹬,身子立时冲天而起,轻飘飘的落到了台上。一丈高的擂台,即便不用任何道术也能一跃而上。

赵紫柔貌美如花,白衣胜雪,台下弟子包括紫竹峰在内都是男弟子居多,乍一见到赵紫柔上台,顿时便有一种惊艳的感觉,引得台下一众男弟子齐齐注目。

这时,赵紫柔的对手,望月峰的楚战也随后跃上了擂台,两人相互走近,双方距离约莫有一丈来远左右,便各自站定。

赵紫柔向楚战拱手道:“请楚师兄赐教。”

第三十七章水火不相容

“赵师妹,请了!”那楚战不敢怠慢,向着赵紫柔一拱手,而后便神色凝重的手捏诀,身上力全开,一层蒙蒙的火光顿时便将楚战笼罩住,一股炽热的气息立时自他的身上扩散而出。

“火系道?”赵紫柔一见那楚战身上散发出的力波动,立时便心中一喜,因为,她自己修炼的是水洗道。

所谓水火不相容,在五行之中,水是克火的,水系道术在对上火系道术之时,无形中便占据了先天上的优势。

但台下赵紫柔的师父燕行云却皱了皱了眉头,喃喃道:“这楚战的修为不低啊!看来有一场硬仗打了。”

“楚师兄,打败她!”

“赵师妹,让他见识一下我们紫竹峰弟子的厉害。”

“望月峰必胜!”

“紫竹峰必赢!”

两人还没有交手,台下的两脉弟子便教起了劲来。不过,如在人数方面,却是望月峰占优,因此,望月峰弟子的叫喊声要明显比紫竹峰的要响亮。

“切,这又不是在比谁的声音大!”不少紫竹峰弟子虽然如此想,但是嘴里却是喊得更加起劲了。

这时,赵紫柔手捏诀,身上立时扩散出一**肉眼可见的涟漪,她的身周有若出现了一阵阵透明的波涛一般,汹涌起伏,重重水气,令众人的视线都扭曲了,透出的力波动,不比那楚战弱。

“火球术!”那楚战一声轻喝,双手挥动间,重重火气翻滚涌动,在他身周迅速凝聚出了九个直径约有一尺的大火球,一股热浪汹涌而出,即便是台下观战的一众弟子,也感到炽热异常。

“去!”楚战朝前一指,那九个火球立时便化作九道火光,向着赵紫柔飞砸了过去,擂台之上顿时火光大作,烈焰冲腾。

火球未至,那股强大的火劲已经将赵紫柔身前的水幕冲击得产生道道涟漪,这让赵紫柔感到了一股强大的压迫感。

台下混在紫竹峰众弟子之中的古飞,见到这一幕,也不禁有点为赵紫柔担心,虽然是水可克火,但是,如果火足够强大的话也能反过来克水的。

“两人都是醒我之境六重天的修为,赵师妹要打败那楚战,恐怕有些难了。”以古飞现在醒我七重天的修为,眼光也变得毒辣了不少,一眼之下,也将两人的修为境界猜了个**不离十。

“篷!”九大火球狂砸而来,空间震荡,擂台上的空气似乎都被那恐怖的火劲蒸发掉了,火球荡起铺天盖地般的大火,向着对面的赵紫柔笼罩而去,封锁住了前方的一切空间,令她避无可避,如若后退,楚战便会紧接着发出下一波的强大攻势,将她逼下擂台。

这个望月峰门下的楚战,似乎懂得一些战场上的则,出手无情,抢占上风,然后一鼓作气将对手彻底打败。

“以水破火,水漫天地!”赵紫柔神色凝重无比,她手上不停捏动诀,无尽水气自她身前汹涌而出,掀起重重大浪,发出隆隆之声,向着那砸过来的火球席卷而去。

“轰!”滔天大浪与那漫天火海瞬间冲撞在一起,爆发出了一声惊天巨响,两股不相容的力量剧烈冲撞,浩荡而出的余威立时便让擂台剧烈颤抖起来,眼看就要坍塌了。

在台下观战的一众弟子,顿时大声哗然,发出阵阵惊呼,而后向远处退却,不敢再呆在近处。

古飞也不动声色的跟着那望月峰与紫竹峰的弟子退了开来,不过,他的眉头却皱了皱,似乎,如此正面硬拼,似乎对赵紫柔有些不利啊。

就在那些年轻一辈的弟子以为擂台要倒塌之时,那以木材搭建而成的擂台,忽然散发出一阵蒙蒙的青光,一股隐晦的力波动浩荡而出,那擂台顿时便不动如山,再没有晃动分毫。

水火之力在台上冲撞抵消,再也影响不了两人脚下的擂台,水火之力冲击在擂台上,尽皆被那蒙蒙青光化解于无形。

以木材搭建的擂台,显然被施加了某种力,以确保擂台不在比试之中被毁坏。虽然参加比试的都是年轻一辈的弟子,但是,他们施展出来的道术的威力,却不是区区普通擂台能够抵受得住的。

赵紫柔与楚战的身影在擂台上移动,接连打出各自的道术,一时间,台上或是火气蒸腾,浩荡出一**令人难耐的热浪,一时间又透出阵阵清凉的水气。

两人硬撼一招之后,却是稳打稳扎起来,两人并不急于取胜,先与对手切磋一下道术。赵紫柔与楚战的实力再伯仲之间,谁也不可能一上来就可以彻底压倒对方。

刚才那水火相撞发出的一声巨响,却是将在另外擂台旁观战的其他支脉弟子的目光也吸引了过来。

就连高坐在广场前台阶上方的七脉首座与太玄门掌门玄天道人也向三号擂台投来了一丝讶然的目光。

“龙师弟,你紫竹峰的那个女娃儿很不错啊!”玄天道人向坐于旁边的紫竹峰首座龙鸿学说道。

而那望月峰首座玄苍道人却是皱了皱眉头,像他们这样的高手,目光何等高明?一望之下,谁胜谁负便一目了然了。

“呵呵!掌门师兄过奖了!”龙鸿学笑道,本脉弟子能得胜,他也脸上有光。

紫竹峰首座龙鸿学,是七脉首座之中,少有的不用道号的门中首脑。他是有道号的,但是他在年轻之时,闯荡修炼界,便用的是本名,反而他的道号却是甚少人知道。

九大擂台,除了那三号擂台上的赵紫柔与楚战,一时间打得难分难解之外,另外八座擂台上较量的人,便已经陆陆续续决出了胜负。

“你就是翠灵峰的古飞?”正当古飞在凝神观看太上的比斗之时,冷不防身旁传来了一声轻柔的话语。

“嗯?”古飞连忙转头一看,但见身后站着一个白衣少年,当古飞见到这个少年的面目之时,只觉眼前一亮,这是一个足以令美女也为之妒忌的少年,因为他英俊得近乎邪异,他的容貌就是比之赵紫柔也毫不逊色。

“紫羽?”古飞很吃惊,为何这个看似柔弱的翩翩美少年会找上自己。

第三十八章玄武印VS烈火旗

“借一步说话!”紫羽说着,便向旁边的一处人少的地方走去。

古飞虽然有些疑惑,但还是跟了上去,旁人正在全神贯注的观看着擂台上那激烈的比斗,却是没有谁注意到古飞与紫羽的互动。

“你找我,是为了何事?”两人站定之后,古飞单刀直入的说道,他很好奇,这个太玄峰掌门一脉的杰出弟子,为何会找上自己。

“听说你与东方晨,似乎有些误会!”紫羽也不造作,开门见山的直入主题。古飞与东方晨的摩擦,并没有瞒得过有心人的耳目。

“哼!是那东方晨找上我,我虽然不想惹麻烦,但是,如果麻烦偏要找上我的话,我也不介意将这个麻烦处理掉!”古飞双眼一翻,眼中顿时迸射出两道寒芒,直射在紫羽那英俊到堪称妖异的脸庞之上。

迎着古飞那有若星辰般明亮且凌厉的眼神,紫羽没来由的心中便是一震,他在古飞的眼中看到了一丝杀意。

这竟是令这位掌门一脉的杰出弟子心中凛然,心底竟是冒出了一丝不安来,在这刹那间,他知道,眼前这个翠灵峰一脉唯一的弟子,已经向自己表达出了明显的敌意,这可不是一件好事。

“咳咳……”紫羽咳嗽两声,不动声色的将心中的那一丝不安压了下去,而后笑道:“千万别误会,我并无恶意,只是,我要提醒你,千万不要将东方晨逼急了,要不然,你会有危险!”

在紫羽展颜一笑之时,古飞竟是觉得眼前一亮,他简直以为这个紫羽不是个爷们,而是一个绝色倾城的美女,这种感觉很荒谬。

“哦?那多谢师兄提醒了!”古飞对紫羽的那股子敌视立时便消失了,不以为然的淡笑了一下,而后又将目光转到了擂台上的比斗上去。

见到古飞似乎对自己的忠告不以为意,紫羽有些无奈,而后道:“言尽于此,师弟你自己小心,我要准备上场了。”

“不送!”古飞回过头来,向紫羽点头道。

紫羽笑了笑,而后便转身向着广场前的台阶下走去,那里,李灵风看似无意的向着古飞这边望了一眼。

“紫羽,李灵风,掌门一脉……”古飞继续摸了摸下巴,沉思了一下,先是掌门传了自己一片化兵炼体的诀,现在似乎紫羽与李灵风都关注起了自己来,太玄峰掌门一脉为何要关注自己?这令古飞想不通。

忽然前面传来一阵喧哗之声,古飞连忙抬头看去,但见前方的三号擂台之上,赵紫柔与楚战的对决,已经到了白热化阶段。

但见擂台之上,数十道水龙张牙舞爪,并非真的是水形成,而是那五行之中的水之力量形成,浩荡出滂沱的水行之力。

可见,赵紫柔已经将水系道术发挥至淋漓尽致的地步,而那望月峰弟子楚战,也已经施展出浑身解数,只见他身周飞腾着无数的火鸟形相,一**恐怖的热浪,令周围的空气都蒸发了似的。

水龙与火鸟不断撕咬腾扑,不住幻灭,水龙自四面八方包围火鸟,那楚战死在死死支撑,双手连连捏动诀,打出一道道力,灌注在身周的火鸟之上,令其威力大增。

而隐身于重重水浪之中的赵紫柔也是捏动诀,将自身道力打进那数十道水龙之中,扑灭楚战身周那仿佛无穷无尽,不住幻化而出的火鸟。

楚战将力量收缩,似乎已经不支,其实,他即便处于下风,但依然有能力反扑,他在等待机会,胜负依然难料。

旁观者清,古飞已经注意到了楚战的异样,也隐约猜到了他的意图,他有点担心赵紫柔会上当,认为已经彻底将楚战压制,如果事情真的按这种情况发展下去,赵紫柔便很可能在楚战的反扑之下,输掉这场比试。

然而,古飞的担心,其实在场的紫竹峰高阶弟子也已经看了出来,尤其是赵紫柔的师尊燕行云,眉头已经紧皱了起来。

在比试之中,是不准提醒的,一切只有靠赵紫柔如何去掌握战斗的技巧与节奏,在战斗之中磨练,才会真正的获得进步。

望月峰一脉的弟子,却是已经停止了为楚战呐喊助威,全都紧张的望着擂台上对战的两人,楚战虽然处在劣势,但并非没有机会。

于是,三号擂台周围,都静了下来。

不过,楚战注定要败了,但见擂台之上,猛的传出一股浩瀚的力波动,而后,一方水气缭绕的白玉印出现在了赵紫柔的头顶,自印上,浩荡出宛若汪洋大海般的水行力量,霎时间,擂台上的水行之力,浓厚到了极点,那缭绕在楚战身周的火鸟纷纷消散。

那楚战顿时大吃一惊,他想也不想,便将右手一伸,一面巴掌大小的朱红小旗立时便出现在了他的手里。

“玄武印?”高坐广场台阶上的玄苍道人的脸色立时便一变,他想不到,那龙鸿学竟然将紫竹峰一脉的至宝玄武印,交给一个年轻弟子使用。

有玄武印在手,赵紫柔便等若在醒我六重天之中无敌手,即便是对上醒我七重天的对手,她也能与之抗衡一二。

可以说,这场比试,赵紫柔已经胜了。

这个时候,悬浮在赵紫柔头顶的哪一方浩荡出令人心悸的白玉印,已经在赵紫柔的力灌注之下,涨大到了一座小山般大小,而后向着对面的楚战飞砸了过去。

仿若一座大山在移动,又像一片浩瀚的湖泊自天上倾泻而下,一方天地尽皆笼罩在无尽的水行之力当中,无数的透明涟漪将那一座擂台也淹没了。

“吼……”玄武印下,楚战怒吼连连,他拼命将力灌注入手中的那一面朱红小旗之上,那小旗顿时爆发出一团耀目的烈焰,掌中小旗瞬间变成了一面烈焰缭绕的大旗,旗上冲腾出巨大的火鸟形相,那火鸟爆发出的恐怖高温顿时便将那赵紫柔以道力凝聚而出的水龙蒸发掉,声势猛恶之极。

“烈火旗?”那坐在掌门玄天道人身旁的紫竹峰首座龙鸿学,见到那楚战驱动出那一面大旗来抵挡玄武印,却是一点也不觉得意外。

而那太玄门掌门玄天道人却是始终面带微笑的观看着九大擂台上的弟子的比试,目光似乎并没有注重在那一座擂台之上。

赵紫柔与楚战分别动用玄武印与烈火旗,声势浩大之极,立时便引起了广场上其他支脉的弟子的注意,所有人都吃惊的望向三号擂台,目光尽皆被擂台上那紧张的一幕吸引住。

古飞也不例外,但是,他却是在想,他以化兵炼体之融入**的那根可以发出凌厉剑气的短棒,是否能够抗衡玄武印与烈火旗。

楚战挥动大旗,烈焰腾空,无数巨大的火鸟浩荡出无边的大火,冲天而起,向着天上隆隆砸下的玄武印冲撞而去。

驱动威力巨大的宝,消耗的力是惊人的,那楚战只是将那烈火旗摇动了几下,一张脸便变得撒白,仿佛被抽空了**的力一般。

同时,赵紫柔也不好受,催动那一方玄武印,同样要消耗大量的力,她也显得吃力异常,一身衣衫这时已经被汗水湿透。

“轰隆隆……”自楚战头上直印而下的那一方玄武印,似乎不可阻挡,印下的一方空间都颤动了起来,那冲天而起的巨大火鸟,冲撞在如小山般大小的玄武印上,只是荡起了阵阵涟漪,根本阻挡不了那一方大印向下砸的步伐。

广场上所有关注着这一场比试的九脉弟子,尽皆紧张无比的看着三号擂台上的一幕,胜负就在这一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