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 章 第 5 章

小说: 穿成反派的贴身猛禽 作者: 红杉林 更新时间:2021-10-30 字数:4733 阅读进度:5/92

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林洛愣了一下,嘴里叼着的肉pia叽掉进了爪下的肉堆里,不见踪影。

如果不是他现在不会说话,林洛恨不得站起来振臂高呼。

霸气!反派就要这么霸气!

“这……这是猛禽处的规矩。18号猫头鹰昨天晚上被记了夜间执勤睡觉,所以扣了100点积分。没积分的鹰都只能吃这些,这也是给它们的惩罚和教训……”

看着负责人战战兢兢,满头冷汗的样子,林洛心中一阵舒爽。

让你刚刚扔我!嘿,活该!

自从变成猫头鹰,林洛一直忍气吞声,忍辱负重。这下也总算是借着自己这便宜主人,扬眉吐气了一回。

小猫头鹰拍拍翅膀,远程指导。

继续继续!请务必加大力度!

林洛却不知道,它关注着战况的同时,秦清羽也在关注着它。

刚他远远走过来,就看到这只大毛球垂头丧气地在池子里挑挑拣拣。说实话,差点没认出来。但现在看来……

嗯,这精神百倍的极速变脸,应该是他那只鹰无误了。

“你说的这个情况,我倒也清楚。”秦清羽看了身边的负责人一眼,语气莫名柔和下来。

负责人抹了一下额角的冷汗,明显放松了不少:“少爷您能体谅就好,您的鹰出现这种差错,也是我们猛禽处的工作失误,请少爷再给我们一点时间,我们保证让它成为一只优秀的……”

“哦,可这是我的鹰。”秦清羽眯了眯眼睛:“它优不优秀,什么时候轮到你来评判了。”

负责人没说完的话堵在喉咙口,他憋得脸通红,却是生生把没说完的话咽进了肚子里。

秦清羽笑着看了他一眼:“给周年打个电话。”

“!”负责人一愣,赶紧拿出终端开始拨号。几秒钟后,周年的脸出现在半透明的光屏里。

昨天还一脸谄媚的中年男人此刻非常不耐烦:“都说了今天没重要的事情别找我,食堂里……”

他一句话还没说完,就从光屏的边缘秦清羽的脸,那颐指气使地表情立马僵在了脸上:“少……少爷,您怎么在。”

“当然是有重要的事了。”秦清羽眉梢微挑,示意食堂负责人把终端镜头对准碎肉池子里的猫头鹰。

“周年,好好看清楚,这是谁的鹰?”

“是……您的。”

“嗯,我的。”秦清羽点点头:“所以你就打算这么对它?”

“这……”周年卡了半天也没说出一句话来。

秦清羽:“哦?难道是我想错了,我这只鹰的扣分情况难道不是周叔亲自登记的?”

周年:“……”

那自然是。

他昨晚因为这只鹰吃了个大亏,还丢了人,最后还要冒着掉官位的风险。周年也不是个什么心胸广阔的人,他昨晚前脚刚出了秦清羽的院子,后脚就把那只鹰的分给扣了。

当然,他扣的时候理直气壮,甚至感觉十分解气。但现在……

“少爷,是我思虑不周,我这就把它的分加回来,您看怎么样?”

“嗯。”秦清羽点点头:“对了,刚刚他说……”

秦清羽的手指向旁边的负责人,那个男人脸色一凛,吓了一跳,周年刚放下一点的心立马又提了起来。

“他说我的鹰出了问题也是你们猛禽处的责任,让我给你们一点时间,肯定还我一个优秀的猫头鹰。”

周年眼睛一亮:“那当然!只要少爷肯给我这个机会!”

秦清羽:“陆尤,你到我院子里来之前,是在哪儿接受训练的?”

陆尤:“侍卫处。”

秦清羽点点头,语调轻快:“那如果我现在对你不满意,是不是也得联系一下侍卫处,把你送回去练练?”

陆尤眉间一皱,毫不犹豫地单膝跪地,低下头:“少爷若是对我不满意,给我一间训练室就行,半个月后陆尤自会来请少爷评判。”

“嗯,我觉得也是。”秦清羽轻描淡写地点了点头:“周叔怎么看?”

这主仆二人你来我往,旁边的人哪怕再傻也听懂了其中的意思。

周年欣喜的表情尴尬地僵在脸上,他屁都不敢放一个,只敢连声附和。

秦清羽似乎也没多少跟他计较的心情,他一脚踩上池子的边沿,看到里面乱七八糟的碎肉和内脏,又略带嫌弃地皱了皱眉。

原本准备踏进去的脚步就这么停住,他蹲下来,朝着里面那只棕白色的猫头鹰勾了勾手指:“过来。”

“?!”林洛唰一下瞪大了眼睛。

它不由自主地挺了挺胸,坚定地踏出一步。

这可是360度的视觉中心,它此刻就是全食堂最靓的鹰!主人都这么霸气了,那猫头鹰肯定也不能怂吧,一定要拿出气势来!

碎肉池子里的大毛球昂首挺胸的,毛绒绒的小胸脯挺得老高,那步伐……简直像是要走过来接受什么表彰一样。

秦清羽忍不住有点想笑。

一只猫头鹰而已,怎么还像得了中二病一样。

林洛架子十足,短短一截距离赚够了四面八方的眼光。终于,在距离池子只剩下一步远的时候,秦清羽终于不耐烦了。

他突然起身,伸长手臂一捞,就直接把玩偶大的小猫头鹰捞进了怀里。

哎!等等!

“啧。”林洛还没反应过来,就听见头顶传来一声略带嫌弃的轻声。

秦清羽把自己身上的外套一脱,直接把怀里的猫头鹰包了个圆。

“!”干什么干什么!

小猫头鹰从衣服里挣扎出一个缝隙,用力地把脑袋顶出来。

它抬头怒视自己的便宜主人。

你这是什么行为!我好不容易这么有牌面的走过来了,结果到最后拉了挎。

帅气的猫头鹰就应该昂首挺胸地站在主人的肩膀上,被人裹着个外套抱在怀里多没牌面。

当然,秦清羽并没有理会猫头鹰怒气汹汹的小眼神,浅淡的笑意慢慢深入眼底。他嫌弃地伸出手,拍了拍猫头鹰毛绒绒的小脑袋,教训道:“爪子收好,都是血,脏死了。”

“?”林洛愣了一下,低下头。

哦,对。它刚还在碎肉池子里踩过,还是只脏鹰。脏鹰确实不配拥有牌面。

怀里的小猫头鹰瞬间软化了下来,它抬头温顺地叫了一句:“嗷。”

要洗澡。

.

被人一路像包粽子一样裹在衣服里抱在怀里,林洛也不安分,全程都活动着小脑袋左顾右盼。

毕竟人的双腿走起来还是没翅膀飞起来快,那些吃完了早饭纷纷返岗的猫头鹰们从他们身边路过,全都好奇的伸着脖子往下看。有些性格活泼的更是一边飞,一边嗷嗷地跟林洛打招呼。

怀里的小猫头鹰就只露出了一颗小脑袋,还像个交际花一样跟半空中的鹰嗷嗷着对话。

“你主人对你真好,羡慕。”——哪里哪里。

“被主人抱着舒服吗?我主人还没摸过我呢。”——害,也就那样,还是自己飞比较爽。

“你翅膀受伤了吗?你主人为什么不让你自己飞啊?”——嗷?

林洛疑惑一歪头。

对啊!既然嫌弃它爪子脏,干嘛不让它自己飞呢?还非要抱回去……怪腻歪的。

秦清羽饶有兴趣地看着猫头鹰们有节奏的嗷嗷着,进行着它们族群特有的加密对话。

之前他到没注意过,原来猫头鹰们也这么话痨的?

猫头鹰略带嘶哑的小烟嗓叫起来实在不算好听,更何况林洛为了跟天上那些鹰对话,嗓门还开的有点大。

秦清羽被迫听了好一会儿,还半点都没听懂,顿时有点不乐意了

他看着怀里嗷得正欢的小猫头鹰,空出一只手,无情地戳向它的头顶。

“!”林洛被戳的一个缩头。完全不知道自己被羽毛包裹的圆润脑袋顶上,已经被戳出了一个圆圆的小洞。

慢悠悠的慵懒声音从头顶传来:“小点声,吵死了。”

“……”这下招呼也不敢打了,林洛忍气吞声地把自己大半个脑袋都缩进了衣服里,只留下一双又圆又亮的大眼睛。

行,谁让你是主人呢?要是不出意外,他接下来的日子还得在这个人的手下混饭吃呢。

给钱的是大爷,给口粮的自然是上帝了,更何况……被抱着也确实挺舒服的。

林洛对此接受良好,默默窝在衣服里当个不会说话的毛绒玩偶。

它不开口嗷了,头顶上的人倒是又新奇起来:“能听懂我说话?”

那当然了。

小猫头鹰傲娇地扬了扬下巴,澄黄色的大眼睛干干净净,像两颗漂亮的玻璃球。

反正它现在是只鹰。怎么着?这年头连小狗都会做算数了,还不允许猫头鹰聪明点了?

它这傲娇又欠揍的小样实在是过于生动,秦清羽低头看了一会儿。到底没忍住,伸手在猫头鹰的小脑袋上rua了两把。细细密密的小绒毛摸起来又软又舒服,就好像上好的绸缎。

“!”林洛灵活地一扭头,威胁地张了张嘴。

不准摸头!猛禽哪能这么被随便摸脑袋,一点都不霸气。

.

就这么一路被人从猛禽处抱回了小院子里,已经饿了一天的猫头鹰饥肠辘辘,他迫不及待地仰头对自家主人叫了一声。

“嗷。”要恰饭。

秦清羽低头瞟它一眼,转手递给陆尤:“去给它洗个爪子,再去叫厨房切点生肉过来。”

“是。”陆尤点头。

洗爪子!

离开了秦清羽的视线,刚刚还乖巧如鸡的鹰立马活跃了起来,它大着胆子从衣服里探出大半只身子。

害,又热又紧,真是憋死鹰了!要不是被秦清羽抱着,它早就拍拍翅膀飞了。

毕竟是海盗团下一代继承人的院子,秦清羽住的地方还是挺大的,院子里不仅种了树,还有许多叫不出名字的花花草草,后院里更是留有方便给花草浇水的小水池。

陆尤还没走到水池旁边,猫头鹰就已经把包裹它的衣服挣散开,自己拍拍翅膀,飞了出去。

林洛第一次觉得飞翔的感觉如此之爽,它在半空中盘旋了两圈,这才慢悠悠地降落到水池边上。

站上去之后还不忘礼貌地对着陆尤嗷一声,叫他过来帮忙拧开水龙头。

陆尤:“……”

清澈的水流从水龙头里倾泻而下,一滴水冷不丁溅到了小猫头鹰的羽毛上,棕白色的大毛球被吓得一个激灵,差点一拍翅膀从水池里蹦出来。

奈何水池一共也就这么大,它收起翅膀就那么小小一只,翅膀一张开那面积可就大了不少,这下几乎都把整个水龙头堵了个结实,浑身上下都被水淋湿。

“?”林洛甩了甩脑袋上的水,疑惑探头。

害,算了,反正全身都湿了,干脆洗个澡算了。

棕白色的大毛球一脚踩进了流水的池子里,锋利的大爪子快乐地踩着水,发出啪啪的声响。

原本是领了主人命令来给猫头鹰洗爪子的管家先生站在水池边,看着里面快乐洗澡抖羽毛的猫头鹰,愣是没插上手。

这边的快乐洗澡还没结束,已经换完舒适家居服的男人就溜达着从楼上下来了:“怎么还没洗完?”

“!”陆尤退开一步,恭敬低头:“少爷。”

秦清羽随意地朝他点了一下头,还没等看清水池里的景象,就被扑扇的大翅膀甩了一身水。

秦清羽:“……”

水池边的猫头鹰对自家犯下的罪行毫无所觉,还快乐地在水池里玩金鸡独立,先冲冲左爪爪,再冲右爪爪。

好!两边都冲完了。爪子翘起来,低头检查一下。

完美,绝对一点脏东西都没有了。

林洛心满意足,一拍翅膀就上了岸。

“嗷。”毛巾,要擦激o。

不然这沾到地上,不是又脏了吗?

“……”被甩了一身水的秦清羽难得没有生气,他看着面前精神又干净的小猫头鹰,露出了一个满意的笑容。

不错,他秦清羽的鹰,就该是这样子。

他啪得打了个响指:“过来。”

“?”就这么过来?

林洛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还挂着的水珠,歪头。你确定?

秦清羽接过陆尤递过来的长毛巾,朝低空盘旋的猫头鹰招了招手。

这才对嘛。林洛放心大胆地飞过去,冲着毛巾往里一滚,确保自己最大限度的接触毛巾。

爽!

小猫头鹰打着滚在毛巾里蹭了两圈,翅膀一拍又飞了起来,它抖了抖全身的羽毛,阳光照在羽毛的缝隙里,泛着暖意。

秦清羽唇角微勾,手指在肩膀上轻轻一点:“来。”

来了来了!

小猫头鹰调整好角度,精准降落。

嘿,它现在飞行技巧又上了一层楼,你看着落地多准,一点都不像是半吊子鹰了。

咦?小猫头鹰脑袋一低,马上就看到自己爪下踩着的那一块布料以缓慢的速度逐渐变得越来越湿。

刚忘记擦爪子了!

秦清羽感受到肩膀上的猫头鹰乖巧地收好翅膀,两只大爪子小心翼翼地动了动,似乎正控制着尺度,防止抓疼他。

还行,这小家伙倒是挺聪明的。

他这么想着,完全不知道此时此刻,某只聪明的小猫头鹰偷偷摸摸地挪着自己的爪子,悄咪咪地在秦清羽肩膀上的布料转了个来回。

爪爪上全是水……

反正这衣服也已经湿了,多湿一点少湿一点也没什么区别。

悄悄擦一擦,它主人应该不会生气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