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 章 第 7 章

小说: 穿成反派的贴身猛禽 作者: 红杉林 更新时间:2021-10-30 字数:4653 阅读进度:7/92

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工作第二天,恰到了好吃的肉,认了主人,虽然是个反派,但人家牛掰啊。

至少跟着他,吃香的喝辣的是不用愁了,当然,要是可以不用站岗就更好了。

猫头鹰在树枝上踱步,活动着自己站得酸软的爪子。

啊!无聊,是真的好无聊!

小猫头鹰来回巡逻了几圈,百无聊赖地开始数自己左边翅膀上的羽毛。

倒也不是它不敬业,这么和平的地方,真的需要它这种猫头鹰来站岗吗?

好歹也是星盗团的大本营,还有热武器保护,连帝国和联邦都头疼的地方,真有人能打过来吗?

林洛对此深深的表示怀疑。

哦,就算真打过来了,它一只可爱的小猫头鹰又有什么用。难道它叫一嗓子,就能把敌人吓退?

林洛被自己的无端畅享给逗乐了。

你看,果然吃饱了才有心思想别的,前几天饿着肚子,哪还有心思想这些。

所以……这上午班什么时候结束啊。

小猫头鹰躲在层层叠叠的树叶里,丝毫没有受到太阳光猛烈地照射。

倒还算比较凉爽。

它百无聊赖地四处张望,几乎把目光所致的所有院子都看了个遍,这才听到了忽然响起的哨声。

开饭了!

树上的小猫头鹰陡然精神起来,它蹦了几下,跳到下面的某根树枝上,低头看了看早就被它存放在这里的小篮子。

走起!

每当这个时候,院子里的树上都有猫头鹰腾空而起,追随着哨声去恰饭。

秦清羽靠在二楼的窗前,百无聊赖地拿着终端玩贪吃蛇游戏,结果一抬头,发现自己院子里也飞起来一只鹰。

秦清羽:“?”

不至于吧,早上刚把这鹰从猛禽处的碎肉池救出来,这小家伙中午就又去主动接受虐待了?

“啧。”秦清羽眯了眯眼:“陆尤,去把它抓回来。”

几个小时前,他刚去猛禽处闹了一通,现在哨子一响,这鹰又主动飞过去了,那他这个少爷的面子往哪儿搁。

小白眼狼,刚吃了我的东西,转头就往猛禽处跑……

秦清羽忍不住磨了磨牙。

他刚那一个走神,终端上早已经吃的行动不便的肥蛇立马一头撞上了墙壁,光屏上弹出一个大大的gameover。

秦清羽干脆利落地把游戏界面一关,人也没从楼梯走,反而直接翻过二楼的栏杆,潇洒利落地从二楼阳台上跳了下来。

他刚落地,几分钟前刚接了命令的陆尤就已经拎着鹰回来了,另外那只手里还提着个小篮子,里面装满了肉。

陆尤沉默地在秦清羽面前站定,他手里拎着的鹰还在嗷嗷嗷的扯着嗓子抗议。

陆尤充耳不闻:“少爷。”

秦清羽对着他挥了挥手,陆尤垂眸,终于松开了钳着猫头鹰翅膀的手。

他松手松的很不温柔,也压根没有任何提示。

林洛上一秒还在嗷嗷嗷,下一秒就栽到地上,差点摔了个狗吃屎。

“?!!”林洛瞪大了眼睛,彻底怒了。

秦清羽朝它打了个响指:“过来。”

小猫头鹰像是找到了靠山,它翅膀一拍,十分自觉地落到了秦清羽的肩膀上。

只是它才刚落上去,秦清羽就又听到耳边传来了呜呜噫噫的假哭声。

小猫头鹰生龙活虎地伸出了一只翅膀,比划。

qaq翅膀,翅膀被捏疼了。你的手下!手劲可重了!

虽然之前也有被拎着翅膀尖提起来的经历,但那几次跟刚刚比起来,都可以说的上是小巫见大巫了。

你是不知道陆尤的手有多重!跟他比起来秦清羽昨天拎它翅膀根都算是非常温柔了。

林洛本来抓着小篮子飞的就很吃力了,速度慢了,高度也飞的低。但它也没想到这自然也方便了陆尤去抓它。

一个人类,轻轻松松爬上围墙,直接一个套绳把它从天上套下来了,这合理吗!它作为飞行动物的牌面呢!

肩膀上的大毛球呜呜噫噫哭得极其伤心,眼泪却是一滴都没见掉下来,装的倒是像模像样的。

见秦清羽半天也没理它,某只小鹰还不依不饶地把翅膀递过去。

受伤了,主人!主人快管管!你的鹰受欺负了。

秦清羽:“是我让他抓你的。”

“?”刚还在假哭的小猫头鹰立马顿住了,它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睛看了秦清羽一眼,一气之下拍着翅膀就飞。

结果还没飞出去五米远,又掉了个头,回来了。

都给它气忘了,它的篮子还在这个狗男人手里呢!

还给我!

啄肯定是不敢啄的,就只敢隔着一米远对着他喊这样子。

这贴身猛禽当得着实憋屈,林洛对着管家嗷了半天也没见到反应,忍不住十分怨念地看了秦清羽一眼。

秦清羽被它逗乐了:“篮子给它放地上吧。”

就看刚这一系列操作,这鹰果然不蠢,应该也做不出这种送上门让人虐的傻事,所以……这一大篮子肉,干什么用的?

秦清羽眯着眼睛往篮子里看了一眼。

之前上去的时候肉块堆了满满一只小篮子,现在似乎少了一点,一看就是猫头鹰站岗的时候还忍不住嘴馋偷吃了一点小零食,但即使是这样,篮子里的肉仍然不少,至少是足够猫头鹰饱饱的吃一顿了。

“?”秦清羽眉梢微挑。

这小家伙总不会是想把肉带到猛禽处吃吧,去跟自己的猫头鹰好友炫耀?

想起今天回来路上,猫头鹰窝在衣服里仰着脑袋跟小伙伴们疯狂加密通话,秦清羽就觉得这个可能性还挺大。

见陆尤把篮子重新放回地上,林洛狐疑地往前走了两步,一边走还一边提防着眼前这个冷漠的男人。

小猫头鹰探头往篮子里看了一眼。

嘿,很好,它的肉没洒,还是那么多。

那我走了?

猫头鹰回头看了看自家主人,仰着头嗷了一声。

好嘛,它反省了,会被抓回来肯定是因为出门没征求主人同意,这回它可征求了!可绝对不能再抓它回来了啊。

秦清羽莫名就领会了它这一声的意思,他眼底笑意渐浓:“去吧。”

话音刚落,小猫头鹰就拎起了小篮子,起飞。

小篮子里面的肉多,林洛飞得也很吃力。

被耽搁了这么一小会儿,天上能看到的猫头鹰几乎屈指可数。

完了个蛋,本来想着早早要一篮子肉,这样一开饭就能带着肉去找小猫头鹰们一起吃了,结果……

现在好了,说不定等它到了,它们都已经吃完了。

生活不易,鹰鹰叹气。

林洛憋着一口气,拍翅膀的幅度明显更大了一点,可偏偏就这个时候,它无意间往地面一看,又看到两张熟悉的面孔。

“?!!”震惊的小猫头鹰差点失手从天上掉下来。

干什么干什么?鹰鹰出行还需要带保镖吗?这两个人类是怎么回事?

“嗷?”林洛试探着开口对他们叫了一声。

优哉游哉走在前面的秦清羽抬起头,一人一鹰的视线在空中交汇,谁也没能明白对方的意思。

僵持一阵子后,林洛带着满头的问号继续往前飞去。

啊这……

难道是因为它早上在猛禽处被欺负了?所以它的主人不放心,特意跟过来给它撑腰的?

哎。

小猫头鹰被羽毛覆盖的脸颊上隐隐有些发烫。

这……这也太腻歪了吧。那小猫头鹰每天站岗这么辛苦,要是它的主人也愿意体谅一下就好了……

咳,这绝对不是它得寸进尺。

.

提着篮子的小猫头鹰径直往前面飞去,后面还坠着两个尾随的人类。

秦清羽步伐悠闲,简直像是溜鹰出来散步的,完全没一点着急的样子。

反而是旁边跟着的陆尤小声提醒:“少爷,到吃饭时间了。”

“嗯。”秦清羽点点头:“让家用机器人把饭菜保温,等会儿回去再吃。”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陆尤自然也知道自家少爷是不会扔下这只猫头鹰自己回去了,他皱着眉头在终端上给家用机器下了两条指令,这才沉默地跟在秦清羽的身后。

眼看着小猫头鹰头也不回地飞进了猛禽处的大食堂,秦清羽还没走进去,就被人喊住了。

“清羽,真难得能在这里看到你。”

在视线接触到来人的瞬间,秦清羽眼底的笑意便淡了许多,他扯了扯嘴角:“也不难得,早上刚来过。周叔,咱们早上刚见过的,对吧?”

站在秦临身边的周年脸色一僵,干笑了两声。

他抬眼看了一眼秦临,昨天去找秦清羽麻烦,结果偷鸡不成蚀把米,差点把自己给搭进去。

完事之后周年还是不放心,私下去找了秦临,得知这位小少爷犯了大错在家禁足,星盗团所有的业务都暂时交到了秦临手里,他这才放下心来。

看来这队没站错。

既然秦临已经开口说要保他,周年自然也要给秦临递橄榄枝。

他看着秦清羽那似笑非笑的眼睛,大着胆子开口:“少爷早上刚来把鹰带走,怎么中午又来了?难不成……”

他故意夸张的止住了话头,又开口道:“哦,想来少爷应该不知道,猛禽处的鹰是从小在这里接受训练,对它们来说,猛禽处才是它们最亲切的地方。”

“哦,是吗?”秦清羽神色淡淡的。

他的视线越过了面前的一队人,停留在远处的碎肉池旁边。

这食堂里放眼望去全都是猫头鹰,但爪子里还拎着只篮子的也就仅此一只,实在好认。

只见那只猫头鹰把篮子放在了碎肉池外,自己飞到池子上空,对着里面一顿“嗷嗷嗷”。

很快,池子上空就飞起了不少小猫头鹰的身影,它们一只接一只地落在下来,撒开爪子就直奔小篮子去了,一圈小脑袋全都凑一起,挤挤挨挨地把小篮子围在中间。

某只带来篮子的鹰因为落的慢了些,这会儿挤都挤不进去,只能站在外围大声嗷嗷,试图指挥秩序。

挤成一团的小猫头鹰们每一只都被啄了一下后脑勺,它们终于安分下来,在猫头鹰的指挥下一个接一个的排好队。

“嗷。”林洛站在篮子前,满意地点点头。

抢什么抢,当猛禽哪能这么不优雅。

它脑袋凑在小篮子边,数了数肉块的数量。

一、二、三……十六。嘿,正好,每只鹰三块,多出来的一块它就自己吃。

“嗷嗷嗷。”排队拿。

小猫头鹰一个个上前,乖乖从篮子里叼起肉,十分和谐的排队恰饭。

恰完还不忘对着林洛嗷嗷叫几声,以示感谢。

在这儿倒是当起老大来了。

秦清羽眸中笑意一闪而过,站在他面前的几个人也疑惑转头,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

只见满是猫头鹰的食堂里,一只爪爪上拎着小篮子,嘴里还叼着一块肉的猫头鹰正朝这边飞过来。

它显然很知道自己的目的地在哪里。绕过了吃完饭准备回归岗位的大部队,它直接停在了秦清羽的身边。

它仰头把肉嗷呜一口吃了,爪子里的小篮子往陆尤脚下一放。

“嗷。”你拿着。

说完便十分自然熟的落在了秦清羽的肩膀上,它歪着脑袋跟自家主人碰了个头,语气软乎乎的,跟刚刚对着陆尤的样子截然不同:“嗷?”

在场的人类都被面前的一幕给惊呆了。

秦临皱着眉头看向那只猫头鹰踩在秦清羽肩膀上的爪子。

它刚刚站在地上给小猫头鹰分肉,爪子上难免也沾了些灰尘。现在那些灰尘全都蹭到了秦清羽的衣服上,留下一层深深浅浅的灰。

但……他这侄子不是洁癖吗?也能忍得了这个?

然而,面前的一幕却显示着,秦清羽不仅没有洁癖把鹰赶走,反而扭头看了看肩膀上的鹰:“社交活动完成了?”

“嗷。”猫头鹰点点头。

做人不能忘恩负义,当鹰自然也不能。

想当初它刚穿过来,什么都不适应……就是这些小猫头鹰天天围着它叽叽喳喳,让它获取了许多新世界的信息。而且明明都是同样在碎肉池里捡边角料吃的猫头鹰,它们还会特意挑一些完整地肉块送给它吃。

现在它有了好吃的肉,肯定也要第一时间给它们分享啊。

“那你中午还吃吗?”

“嗷嗷。”当然吃,肉全分给小伙伴了,它就吃了块最小的,还饿着呢。

一人一鹰用两种完全不同的语加密对话,面前的秦临一行人全都是一副惊讶又疑惑的表情。

直到秦清羽举起一只手。

“?”小猫头鹰歪着头看了看,它试探着伸了伸脖子,自己把小脑袋凑到了秦清羽的掌心里,蹭了一圈。

好啦好啦,今日份摸头结束!快走快走!

秦清羽喉咙深处传出一声轻笑,就连遇见了秦临的微妙心情都瞬间清朗起来。

他笑眯眯地对着秦临点了一下头:“二叔,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带着我的猫头鹰回家吃饭了,告辞。”

秦临那一贯温文尔雅的表情终于维持不住,他看着秦清羽的背影走远,阴沉着脸扭头:“你昨天不是跟我说,这只是猛禽处最差的鹰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