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0 章 第 20 章

小说: 穿成反派的贴身猛禽 作者: 红杉林 更新时间:2022-01-15 字数:9873 阅读进度:20/92

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生死存亡之际,林洛感觉自己的每根神经都绷紧着。

只猫头鹰能听得懂人话怎么了,就不允许小动物有智商吗?传说中那种叫边牧小狗不就很聪明……

林洛打定了主意要装傻。

反正必不可能让秦清羽知道它的秘密。

这可是全书里最疯批的大反派,要是让他知道自己身边养着的贴身猛禽芯子里是个人,还不得把它拉去切片。

不行,绝对不行!

秦清羽:“救你的那只猫头鹰……是它自己发现你的吗?”

“?”林洛僵了瞬,无辜地大眼睛盯着秦清羽,脑子里却已经开始飞速转动。

怎么问起这个了?难道是他开始怀疑有人在其中递消息。

好灵敏的触觉。

但……

小猫头鹰歪着脑袋犹豫。

这个它倒是挺想告诉秦清羽的,但现在如果回答了,岂不是就暴露了它自己真的能听懂吗?

小猫头鹰陷入了两难境地。

更过分的是,面前的男人还缓缓开口:“是就叫声,不是就叫两声。”

“……”我选择声不吭!

林洛打定主意,它伸出爪子挠了挠痒痒,又甩动着舒张了下全身的羽毛。

疯狂洗脑,jpg

我就是只普通的鹰,很普通的小鹰!绝对没有任何问题!

刚刚还机灵无比的小鹰像是完全听不懂他的话般,憨态可掬地整理自己的羽毛。

秦清羽眉梢微挑,唇角不禁浮现出抹及不可见的弧度。

有点意思,这小家伙还演起戏来了。

也不知道猫头鹰懂不懂“此地无银三百两”的道理。

夏日灼热的阳光穿过树梢,从头顶撒下来,秦清羽手腕上终端震,条信息弹了出来。

少爷,李封的终端有异常数据流,有人远程清空了他终端里的所有数据,我拦截了小部分,已经发送到您的终端。

秦临的动作倒是挺快。

秦清羽抬头,正好看到小猫头鹰唰下转过去的小脑袋。

明明就是好奇想看,还非要憋着。

秦清羽:“你……”

耳边忽然传来展翅飞翔的声音,小猫头鹰完全没再给他说话的机会,直接拍拍翅膀,飞上了院子里的大树。

站岗就是贴身猛禽的天职!

“……”秦清羽喉咙伸出传来声闷闷的低笑,他抬头看了小猫头鹰眼,转身径直进了屋。

“呼……”看着人类的背影消失在门后,树梢上的小猫头鹰才做贼心虚地抹了把汗。

还好还好,今天应该是被它糊弄过去了,可关键是以后该怎么办呢?

小猫头鹰崩溃地在树梢上蹦跶了两圈。

装聪明它是不会,但装傻也挺难啊!

qaq真是鹰生艰巨。

秦清羽坐在二楼的懒人沙发上,面前的透明光屏上还显示着辛忻刚给他发送过来的邮件。

大页大页的聊天记录翻过去,除了交代命令就是任务情况汇报,实在无趣的狠。

秦清羽百无聊赖地看着,仰头打了个哈欠。

秦临那边的动作倒是挺快,李封刚被他抓住,他就忙不迭地远程删掉了终端上的关键信息。

只可惜做的不够隐秘,还是被辛忻截取到了部分。

数十页的文件翻完,秦清羽上下扫了扫,挑出几个重要的地方截下来保存,剩下的直接扔进了回收站粉碎。

“呼……”养尊处优的小少爷往窗外望了眼,抬头打了个哈欠,干脆连起都懒得起来:“陆尤,窗帘拉上。”

站在二楼门口处的男人闻身形顿,他迟疑了片刻,直接抬脚走了过来,伸手恭敬地拉上了窗帘。

“?”秦清羽抬眼看了看他:“有话要说?”

原本站在门口动动手指就能远程操控的窗帘,还要专程亲自跑进来拉……

陆尤微微低下头,抿紧了唇角:“少爷,如果那只鹰能听懂人话,我认为……需要重新对它进行考量。”

秦清羽微微怔,唇角勾起了个淡淡的弧度。

“……”陆尤卡了下,他咬咬牙,还是说了出来:“毕竟它是秦临挑给您的。”

如果说之前秦临给秦清羽挑来这么只猛禽,多半只是为了专门膈应他。那么现在,知道了这只鹰可能听得懂人话,事情就变得完全不样了。

只能听懂话,可以操作终端的猫头鹰,可以出入院子的每个地方且不引起任何警惕……

实在是太适合做个完美卧底了。

“少爷,把它留在身边很危险。”

如果这是秦临插在这里的桩暗棋,关键时刻启用,他们根本防不胜防。

这种不安定的因素应该尽早去除。

陆尤忐忑地看向秦清羽。

秦清羽神色自如:“好,我给你权限,你可以查。如果查出它有问题,我自然会处理。”

如果没有问题,那这只鹰自然是要乖乖留下。

陆尤意料之中地敛下眸:“……是。”

他沉默着退了两步,直到他只手按上了房间的门把手,身后又传来个淡淡的声音。

“记住,要查你就私下查,不准直接针对它,也不准当面试探它。在查出问题之前,我暂时还不想怀疑它。”

“……”陆尤的眼神波动了下:“是。”

直到房间的门在身后被彻底合上,陆尤这才微微松了口气,他低头看了眼终端上的信息,转身下楼。

夏日的正午十分炎热,外面的蝉鸣声叽叽喳喳,繁茂的树叶从中,那抹软床的边缘还能看到猫头鹰棕白色的羽毛。

陆尤盯着那里好会,眼神不禁有些复杂。

这只鹰明明才刚来了不到半个月,秦清羽俨然已经把它划归到自己领土之中。

这些天秦清羽对这只鹰的态度他全都看在眼里,今天那只猫头鹰失踪的时候,陆尤就发现,他这位喜怒不形于色的小少爷,这次是动了真气了。

好歹跟着秦清羽这么些年,陆尤也知道自家少爷的性情。

只要是被他划进了属于他的人或者东西,他都不会怀疑,甚至会倾力保护。

只是现在这个属于秦清羽的领地里,居然又多出来只猫头鹰。

自从这只鹰来了,秦清羽脸上真心实意的笑容都比以前多了不少,那股危险的肃杀气也消减了许多……

陆尤在门口站了好会儿,转身默默进了屋。

怎么偏偏就是秦临送的……

.

夏季的午后,几乎没有人想顶着炎炎烈日出门,整个住宅区都无比安静,所有人都在安安静静的睡觉,连猫头鹰们也不例外。

直到刺眼的太阳逐渐挂上了山边,小院里二楼的窗帘才缓缓拉开,秦清羽眺望了下远处的山峦,伸着懒腰转过身。

几分钟后,大树上挂着的软床被人从下面轻轻敲了两下:“醒醒。”

树枝上的软床蠕动了两下,从边缘探出颗睡眼惺忪的小脑袋。

小猫头鹰困倦的睁开了边的眼皮,对树下的人露出疑惑的视线:“?”

那样子仿佛是在说:有什么事吗?为什么打扰我睡觉?

秦清羽:“走,去交流会了。”

还去交流会,早上不是已经去过了吗?

林洛现在听这个词就有点心理阴影,早上刚在交流会被电晕绑架,现在说什么它都不想再去了。

万秦临还没有死心,又想办法暗杀它可怎么办?

不去!坚决不去!

小猫头鹰非常有原则地缩脑袋,舒服地在软床里滚了圈,准备睡回笼觉。

只可惜外面的人仍然没有放弃:“好不容易自由了,不打算去那些暗算你的人面前亮亮相吗?”

“!”软床边又探出只毛茸茸的小脑袋。

林洛有点被蛊惑了。

说的有道理啊。

这好不容易出来了,还不得去秦临面前晃悠两圈,膈应死那个家伙啊……

秦清羽看就知道事情有了把握,他眉眼弯,伸手啪得打了个响指,点了点自己的肩头。

来了!

小猫头鹰溜烟从软床上翻身爬起来,它张开翅膀伸了个巨大的懒腰,这才从树上飞下来,落在了秦清羽的肩膀上。

走咯!

飞行器缓缓落下的时候,太阳已经垂到了地平线上,但交流会中心的露天大广场上仍然还是聚集着不少人。

秦清羽肩膀上扛着只猫头鹰从飞行器上走下来,很快就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

“小少爷来了!真不容易,还以为今天肯定见不到了呢。”

“听说小少爷的猫头鹰上午丢了,不然肯定早就来了。”

“真的假的,那现在鹰找到了吗?”

在这呢,在这呢!

林洛昂首挺胸,非常有成功小鹰的气势。

奈何旁边的五大三粗的星盗们并不解风情:“少爷肩膀上那只是他的鹰吗?怎么看着跟上午的好像有点不样。”

“我记得上午是系着红色小领结,特别帅气特别精神,这只鹰……差远了吧。”

“难道少爷这么短的时间内又重新找了只鹰?”

站在视线聚光点的猫头鹰震惊了。

怎么回事?你们星盗都是脸盲吗?早上才刚见过它,现在不过没带红色小丝巾,就不认识了?

太离谱了吧!

看着肩膀上逐渐泄气的小鹰,秦清羽忍不住勾了勾唇角:“谢谢各位关心,我的贴身猛禽已经找回来了,还是之前那只。”

“……”秦清羽开口,旁边顿时安静了下。

刚刚还凑在起小声八卦的星盗们都尴尬地挠了挠头:“找到就好。就说嘛,咱们星盗团的主星是绝对安全的,肯定不会有任何危险。”

“不过这只猫头鹰看着是比上午憔悴了些,没带红色丝巾,看着好像没那么帅了。”

“就是就是,上午那抹红,真是太帅了。害的我刚都没认出来。”

呸,明明就是你们脸盲!

“……”林洛低头看了看自己被羽毛包裹的小胸脯。

早上那条漂亮的红色丝巾早就在它被电晕之后不见了,现在就算想找也找不着了。

林洛转动着脖子看了圈。

这里虽然不是专门的猫头鹰交流会,但还是有不少星盗都是肩膀上顶着猫头鹰来的。

猛禽处培养的猫头鹰大多品种花色都差不多,都是样的棕白色花纹,样的大爪子和样尖尖的喙。

如果说上午林洛还是小猫头鹰里最特别的那只,那现在他也跟所有的猫头鹰样了,看起来完全不起眼。

这怎么行?他还要做全场最帅的小鹰,气死秦临呢。

要是秦临看见它也觉得它憔悴了,那岂不是让他很得意?

不行不行……

趁着秦清羽还在跟周围的人说话,林洛伸长了脖子,仗着自己站在主人的肩膀上,四处张望。

那边星盗的西装口袋里好像塞着条宝蓝色的丝巾。颜色看起来真亮,系上绝对足够引人注目。

小猫头鹰狠狠的心动了。

它回过头来,正好秦清羽被几个星盗堵在中间,热情的问着。

“少爷,这里明天还有模拟机甲的对战,您会不会来参加?”

“你这家伙是怎么回事,天天就想着跟少爷打架!”

“唉,那不是前几年交流会上被少爷打得心服口服,我这心里面就直惦记着,什么时候能再跟少爷打场。”

“放心,好不容易开次交流会,当然会来。”秦清羽笑了笑:“我二叔应该也在吧。”

“哦,在呢!刚刚我还看他跟第三舰队的舰队长聊天,少爷要找他?”

“来都来了,总要跟二叔打个招呼吧。”

“我带你过去。”星盗们十分积极,引着秦清羽就往个方向走去。

它的宝蓝色小丝巾!

眼看着离那边越来越远,林洛终于有点急了。

小猫头鹰站在秦清羽的肩膀上,脖子直扭动着不停的回头看,又是心动又是犹豫。

是系还是不系呢?

主动要求主人给自己带丝巾,这应该也不是般小猫头鹰能做出来的,有暴露的风险。

可是带着丝巾真的很帅啊。

林洛来来回回的摇摆了圈,眼看着那条宝蓝色丝巾都快离开它的视线了,它终于咬咬牙,下定决心。

刚刚还直乖巧站在肩膀上的小鹰突然拍拍翅膀升空,秦清羽陡然停下了脚步。

就连前面引路的星盗听见动静之后也停了下来,露出个讶异的表情:“少爷你的鹰……”

“没事。”秦清羽丝毫没有半点着急的样子,他就这么站在原地,看着小猫头鹰飞过去,准确无误的停在那只穿着丝巾地口袋上方。

西装口袋上用作装饰的丝巾被猫头鹰轻易地叼进了嘴里。

“哎?”那个星盗愣了下,刚想伸手去抓,就被小猫头鹰灵活地躲了过去。

嘿!到手。

林洛围着星盗飞了圈,路悬停在那个人的上空,凑到了他肩膀上的猫头鹰耳边,开始咕咕咕的低声交流。

被抢了丝巾的星盗脸震惊:“这……这是哪里来的猫头鹰?”

周围的人齐刷刷地看了过来。

只见两只小猫头鹰凑在起,嘀嘀咕咕了好会儿。那只原本乖乖站在主人肩膀上的猫头鹰歪了歪脑袋,过了好会儿,也跟着飞了起来。

“小八回来!”

转眼的功夫,那只叫小八的鹰就已经在人群中飞完圈回来了,也不知从哪位受害者那里叼来了只黄色丝巾。

星盗们:震惊.jpg

林洛满意地点点头,又低声跟猫头鹰小伙伴呜呜两声,这才叼着自己中意的宝蓝色丝巾,转身飞回了秦清羽的身边。

它把丝巾往自家主人的手心里塞,仰头嗷嗷叫了两声。

那边的小猫头鹰学着它的动作,也跟着把自己往主人手里塞。

两个猫头鹰的主人隔着人流相望,最终还是秦清羽率先拿起了手中的丝巾,动作娴熟的地小猫头鹰系上了个小领结。

“!”还有这种操作。

没见过世面的星盗瞪圆了眼睛,他看看少爷肩膀上那只趾高气昂的帅气小鹰,又看了看自己怀里这只,默默拿起丝巾,手脚笨拙地在小猫头鹰的脖子上打了个结。

林洛:“嗷!”

嘿,这时候每个主人的手艺就体现出来了。

即使所有小鹰都有领结,它肯定也是最帅的那只!

会场里其他的猫头鹰也好奇的看着眼前这幕,它们互相嗷嗷地交谈了几句。

没过会儿,又有新的小猫头鹰鼓起勇气,有样学样的跟着前辈们起偷来了自己的小丝巾。

看着小猫头鹰们脖子上逐渐鲜艳的颜色,林洛非常骄傲的扬了扬下巴。

嘿,它果然很机智。

大反派不是怀疑它跟其他小猫头鹰都不样吗?只要它鼓动所有小鹰学它起,这样就看不出来它跟别的鹰与众不同了吧。

嘿,它果然是最聪明的小鹰。

“嗷!”全场最帅的小鹰骄傲地挺了挺胸,振奋地嗷了声。

走!去找秦临,气死他丫的。

.

星盗团几年次的大型交流会,几乎所有星盗都会回到主星。按照往常的习惯,交流会的第天晚上,基本都有大型的聚餐和活动。

秦清羽路跟着引路的星盗走过来,越往前走,就能看到越多的工作人员在旁边支烧烤的铁架子。

盆盆炭火和食材从货运飞行器上搬运下来,显得非常壮观。

秦临作为主办人,自然就站在整个场地的最重心,正笑着跟个中年男人聊天。

“二爷要是有兴趣,下次可以跟着我们第三舰队出航,我们每次可都是收获……”

“原来二叔在这里,在聊着什么?”个清朗的男声传过来,猛地打断了原本和谐的对话。

舰队长扭头,眼睛瞬间亮:“少爷!哎呀,我真是找了你半天……听二爷说你禁足,我还怕你来不了呢。”

“……”秦清羽眉梢微挑,微笑着看了秦临眼:“禁足确实是禁足,但这主星还是随便我怎么逛的,爷爷只是限制不让我出航。”

“我猜也是……”舰队长挠挠头,憨憨笑了两下,又忍不住把秦清羽拉到边。

“少爷,你下次要去劫大单子也带上我呗,每次都是跟他们,我们第三舰队也不差的。”

“……”秦清羽眉眼弯了弯,扭头看了秦临眼:“之前是没找到机会,下次定优先联系您。”

“哎,好咧。”

秦临表情会黑会白,他刚刚在这里跟舰队长聊了好会,才让这人松口愿意带他出航。结果到了秦清羽这里……反而是舰队长求着他去。

这对秦临来说,简直算得上种羞辱。

“二位慢聊,我去看看那边的烤架都布置好了没有。”

“二叔别急着走啊。”

秦临还没来得及转身,就被秦清羽口喊住。

他伸手摸了摸肩膀上的鹰,笑了:“二叔看这只鹰还眼熟吗?”

肩膀上系着蓝色小领结的猫头鹰,瞬间立得更正了。

如果说它的翅膀可以弯曲的话,林洛简直想做个两手叉腰的动作。

就是要嚣张!气死这个狗逼。

叫你早上暗算我,还用那么卑鄙的手段,结果翻车了吧!

你看我现在,生龙活虎!

秦临的眸子暗了暗,看着小猫头鹰的眼神十分阴沉。

这猫头鹰在猫头鹰的群体里几乎呼百应,出尽了风头,还借着秦清羽的势这么嚣张。

而他自己的猫头鹰却被秦清羽抓回去,现在还没放出来。

“真是得恭喜清羽,这么快就找到了。”

“哪里,还是多亏了二叔的得力手下,不然我也不能这么快锁定主谋。”秦清羽笑得温软,但声音里却处处带着刀锋。

第三舰队长看看面前的叔侄二人,默默地往后退开步:“烧烤大会马上开始了,两位要不还是先落座?”

“也是,等吃过饭再说吧。”秦临笑了笑,在场地里的正中主位上坐下。

秦清羽唇角微勾,倒也没跟他争,直接在主位右手边的位置上坐下了。

这就结束了?

林洛蹲在秦清羽的肩膀上,看着场馆上空逐渐升起的炊烟,陷入了沉思。

就这?秦临好像也没多生气啊,怎么感觉自己白出来了趟。

它还特意费尽心思抢了个宝蓝色的小丝巾带,结果秦临压根就没怎么看它!

这合理吗!

小猫头鹰往下缩,把自己气成了个大团毛球。

果然就不该听秦清羽的,这家伙嘴里说的话,没半句靠谱!

聚集了成百上千人的大型聚餐,即使后勤处再怎么能干,也实在忙不过来。好在星盗们多少都没什么讲究,只要为了吃饭,大家人人都愿意出力。

这么里里外外忙活了圈,秦清羽面前的炭火也慢慢燃烧了起来。

新鲜的食材都串成串放在旁边,供人烤制。

秦清羽伸手摸了摸小猫头鹰的头顶:“想吃吗?”

“……”小猫头鹰气鼓鼓地脑袋偏,还十分暴躁地轻啄口,以示威胁。

你看那个秦临!还在笑!

这么恶劣残害小猫头鹰的人,他凭什么笑!

“小家伙,脾气还挺大。”秦清羽手指顿,毫不客气地在猫头鹰脑门上戳了下。

林洛:“……”

生气了!它现在真的生气了,哄不好的那种!

肩膀上的大毛球越气越圆,默默自闭。秦清羽实在忍不住伸手撸了两把,差点没被小猫头鹰啄伤了手指。

眼看着烧烤大会已经开始,秦清羽也坐下来,开始慢慢悠悠地往自己的烧烤串上撒调料。

通红的炭火燃烧着,阵阵热量扑面而来,被切好穿上的肉串被架在炭火上反复炙烤。

随着炭火噼里啪啦的爆裂声,肉串的香味也逐渐弥漫开来。

直扭过头的自闭小鹰终于被吸引了注意。

肩膀旁边直有个小脑袋前后伸缩着探头探脑,实在是非常遮挡视线。秦清羽伸手在肩膀上敲了下:“下来。”

你让我下去就下去啊,那我岂不是很没面子。不下!

反正我是只鹰,听不懂!

林洛故意在上面跟秦清羽僵持了会儿。

秦清羽:“……”

林洛:“!”

你不讲武德!有本事别伸手啊!

林洛猛地拍了拍翅膀,躲开了秦清羽的大手,落在了桌边的空隙上。

滋滋冒油的肉串近在眼前,林洛忍不住凑了过去。

这些烧烤看起来就很香的样子,好想吃……

但小动物应该都不能吃盐吧?这么多调料,对于人类来说是舌尖美味,对于小动物来说说不定就是致死量……

但真的好香。

林洛正这么想着,刚刚烤好的,还在滋滋冒油的肉串就被递到了它的面前。

香喷喷的,诱人的肉串。

就尝小块,应该没关系吧。

林洛的那点小骨气立马就消失殆尽,它往前蹦了两步,张开嘴。

啊,要吃。

小猫头鹰站在桌子上,爪爪扒拉着秦清羽的根手指,奋力仰头张嘴。

就在肉的香味近在咫尺,眼看就要被它咬上的瞬间,那只拿着肉串的手却突然缩了回去。

林洛:“?!”你耍我!

无良主人点愧疚感都没有,他大大方方地把鹰口夺食的肉串放进了自己嘴里,满意地嚼了嚼。

“想吃吗?那边有。”

哪边?

林洛的脖子呼啦转过去180度,瞬间看到了它后面盘子里整整齐齐的排串,那盘子后面就是跟秦临笑风生的脸。

别提了,它现在看见这个人就生气,才不吃这个人的东西。

“嗷!”小猫头鹰扭过头,十分记仇地拿屁股对着那盘肉串。

“笨。”秦清羽忍不住笑了,他两跟手指并拢,在小猫头鹰的额头上弹了个脑瓜崩。

小猫头鹰瞬间炸毛。

秦清羽故技重施,重新伸出来友好的串串橄榄枝。

林洛十分怀疑地看了他两眼,但到底还是没能抵住烤串的诱惑,再次凑过去张开嘴。

然而这次,烤串仍然从它嘴边消失了。

林洛彻底怒了:“嗷嗷嗷!”

是你逼我的!

小猫头鹰拍拍翅膀,个箭步冲上前,口叼住了秦清羽手里的半根签。

秦清羽:“不准吃。”

就要吃!

主人和小鹰来来回回地开始拉锯战。攻防,抢肉抢得不亦乐乎。

旁边的不少人都被吸引了注意力,纷纷看了过来。

星盗们边大口撸串,边看着自己肩膀上的鹰,试探着递出肉串。

人鹰面面相觑。

星盗悻悻收回手,小声嘀咕:“这鹰也不吃啊。”

“不给。”眼看着小猫头鹰突然个跳步就快得逞,秦清羽却又突然举高了手腕,让它捞了个空。

“要吃自己想办法。”秦清羽笑眯眯的,眼神却直在往猫头鹰的身后飘。

林洛盯着他好会儿,突然顿悟。

哦,我懂了。早说嘛!

小猫头鹰立马就放弃了秦清羽掌心的肉串,它气鼓鼓地转过了身,直勾勾地顶着秦临的那些肉串。

秦临仍然笑着跟旁边的星盗们聊天,只是视线划过秦清羽和林洛的时候,总是带着点不自觉的晦暗。

他伸手拿起了盘子……

很好,就是这个机会!

林洛瞅准了秦临拿起肉串的瞬间,个健步冲上去,对着秦临刚放进嘴里的那根肉串的尾部就是口。

秦临整个人顿时僵住。

嘿!爽。

刚刚在无良主人那里受过的气此时终于有处发泄。

林洛转着圈,在新出炉的肉串上每根啄了下。

秦清羽的声音从后面传来:“十八!别闹!”

“?”小猫头鹰歪了歪脑袋。

十八?谁是十八?反正不是我。

它现在只是猫头鹰,听不懂听不懂,所以……

闹腾的小鹰更加嚣张,干脆爪子踩在盘子边缘,按着肉串的签,低头撸下来块。

斯哈,有点烫!

刚出锅的肉串在嘴里滚了两圈,还没来得及等它适应,就感觉只手在它脑袋上拍了下。

那块滚烫的肉咕咚下就顺着喉管吞了下去。

它还没尝到味呢!

林洛气得直咬秦清羽的手指。

秦清羽眉眼间的笑意浓的几乎快要藏不住。他手制住小猫头鹰:“抱歉二叔,鹰有点调皮,我想您应该不会跟它计较吧。要不我再给二叔烤批吧?”

“……”旁边的星盗看这剑拔弩张的气氛,赶紧把自己面前的盘肉递到了秦临面前。

“这就先给二爷,我再烤些。”

周围人的恭维的举动让秦临的脸色稍稍好了些。

他刚准备开口,就看到旁边那只看起来被制服的小鹰挣扎起来,秦清羽手上似乎滑了下,小猫头鹰呼啦下倒退几大步,爪子踩在了刚刚才放在秦临面前的盘子边缘。

只鹰的重量远比盘子里那些肉要重,它这么踩,整个盘子都翻了过来。

“嗷!”小鹰灵活的拍翅膀,躲了过去。

在它旁边的秦临显然就没那么幸运了,翻掉的盘子直接扣在了他身上,深深浅浅的酱料和粉末都撒在他价值不菲的衣服上。

“你!”秦临几乎瞬间就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刚刚落地的猫头鹰被这动静吓了跳,个转身,又撞倒了桌子上的饮料。

全场皆静。

哇哦!

林洛蹬蹬站到桌子边缘,探头看了看秦临深受其害的衣服。

嘿嘿,爽了。

林洛看着男人黑沉沉的脸色,抬头对他挑衅的嗷了句。

秦临深吸口气,终于忍无可忍:“你给我……”

秦临咬牙切齿地伸出手,却见桌子上的猫头鹰个转头直接扎进了秦清羽的怀里。

主人,这个人好凶,小鹰怕怕。

闷笑的震动从秦清羽的胸膛传了过来,仿佛也带着它的羽毛起震动。

林洛往秦清羽的臂弯钻了钻,等钻到了最里面,又调了个头,从缝隙里探出颗小脑袋来。

先保命,然后看热闹!

炭火的映照下,秦临变换的表情显得格外精彩。

秦清羽笑着还不忘火上浇油:“二叔,您还是先去换个衣服吧,不然这……”

秦临盯着猫头鹰的表情简直想是要把它五马分尸。

小猫头鹰缩了缩脖子,仗着自己窝在大反派的怀里,伸着脖子开始狐假虎威。

“嗷嗷!”

秦临:“……”

林洛:“嗷!”

小猫头鹰挑衅地肆无忌惮,秦清羽嘴角的笑意耶终于掩不住,他睁着眼睛说瞎话:“二叔别介意,它应该是在跟你道歉。”

“……”秦临看着面前这人鹰,气得直接转身拂袖离开。

直到主办人转身离开,会场里兴奋撸串的星盗们还都停着动作,没人敢吱声。

秦清羽手摸着小猫头鹰柔软顺滑的羽毛,边抬头扬声开口:“大家放开手吃吧,晚宴过后还有安排的节目。”

星盗们面面相觑,静了好几秒,才有人扬声回应:“来来来我们吃!”

“喔!!”烧烤会的火热气氛终于再度躁动起来。

直躲在秦清羽怀里的小猫头鹰也蹬了蹬腿,努力从他怀里挣扎出来。

根烤好的串串递到他面前。

林洛抬头:“?”

哼,这次必不可能信你。

无良主人信用跌停,见小鹰半天也没反应,秦清羽用筷子夹下块烤好的肉,吹了吹上面多余的调料,递到小猫头鹰的嘴边。

“只此块,奖励你。”

哼,谁稀罕。

林洛低头叼住那块肉,细细品味番。

猫头鹰的舌头里没有多少味蕾,鲜香麻爽的感觉也只停留了瞬便很快消失。

林洛满意地在桌布上擦了擦嘴,迈着大爪子,直奔还没烤好的生肉。

这才是它该吃的东西。

嘿嘿,自助餐模式,开启!

作者有话要说:秦小少爷带头搞事!伤害不高,侮辱性极强。

感谢在202107281850142021073007341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盛洹、故缘千盏灯、雯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湿生卵化之辈40瓶;梓.33瓶;青瑶30瓶;苏糖、花懒、纪鹤年的铃铛儿10瓶;人生要有理想、acdxka5瓶;酪4瓶;つ゛无名小姐3瓶;愿君不染雪与霜、玫瑰川鸟2瓶;我给道长糊碧水、马甲三两件、花开宿语、土豆糊、想磕糖的op、叽里呱啦、落ψ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