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二 欲壑难填

小说: 穿成国公爷的娇宠继室 作者: 焰漓 更新时间:2022-06-23 字数:5647 阅读进度:252/255

清冷的月光透过狭窄的窗口洒在了黑暗的牢房中,给这狭窄阴冷的牢房带来唯一的光线。

春日的天气本就不怎么暖和,夜晚更是如冬日般寒冷,脏污又杂乱的的牢房中更是阴冷、脏污。

老鼠蟑螂和各种各样叫不出名字的虫子在牢房里来来回回地穿梭着,猖狂无比,一点儿也不怕人。

最近刑部的大牢里热闹得很,即便三五不时地拉出去一批或斩首或流放,牢房都还是爆满的,盖因五皇子和怀王宫变,刘焕谋反,被他们牵连的人不知几何,最近一段时间这看守牢房的狱卒工作量都增加了好几倍不止。

虽然他们因此也能搜过一波油水,但陡然增加的工作量,依然让他们很不高兴,这种不高兴就表现在了对待这些犯人的态度上了。

脾气好点儿的还好,只是态度不怎么好,也不怎么上心,脾气不好的能直接扬起鞭子抽一顿或是饿几天。

这段时间这牢房里关押的都是以往那些高高在上的官老爷和他们的家眷们,一个个养的金尊玉贵、细皮嫩肉的,如今这一朝站错了对选错了路,瞬间全家人都落入地狱了。

这大牢的日子本就不好过,再遇上这么些个不怎么高兴的狱卒,日子就更难过了。

整日整日的嚎,整夜整夜地哭,压抑、绝望、黑暗的气息充斥着整个天牢。

这一日夜晚如同以往一般降临,牢房中犯人们瑟瑟发抖地挤在一起相互取暖,在这里,活着就已经很艰难了。

但是今日有些许不同,在这寂静的夜晚,一道橘黄色的亮光在这昏暗的大牢中缓缓移动,缓慢的脚步声响起,慢慢的朝着大牢最深处走去。

“贵人小心脚下,这大牢脏污,莫要脏了贵人的鞋。”

大佬中的满身脏污凌乱的凡人露出了两只大眼睛,静悄悄地看着提着灯笼在前面领路的狱卒,听着他这谄媚之语便知道他领来人身份尊贵,不免好奇,亦是想着能不能为自己谋一条生路。

但随着光线逐渐明亮,看清楚了那让狱卒将背弯得像只虾子一样的‘贵人’时,众人都失望了,因为所谓的贵人穿着厚厚的披风,将从头到脚包的严严实实的,昏暗的灯光根本不足以让他们看清楚所谓‘贵人’的脸。

“那人武功高强,诡计多端,被抓住的时候杀了好几个我们的人,上面特意交代要严加看守,被关在最里面呢。”

狱卒不知道眼前这两位贵人和那大牢里关着的人是什么关系,也摸不准是有仇还是有恩,因此也没有多说什么以免弄巧成拙。

但他知道一定要伺候好了,这两位贵人可是上头交代下来的,这刑部的大牢等闲人可是进不来了,更何况这位‘贵人’要去见的是死刑犯,而且听说还是谋反的死刑犯。

安若瑜自然不知这狱卒的脑子里在想些什么,便是知道了也不会在意,现在她只想要去见一见那个人,改变了她……不!应该是改变了原主命运的人。

穿过一间又一间脏乱的牢房,几人的脚步终于停下,与其它住得满满的牢房不同,这个牢房里只住着一个人。

在这大牢的最深处,一丝丝的光线都是难得,骤然亮堂起来,瞬间就让牢房中因为寒冷而缩成一团的人眯着眼睛醒了过来。

“起来!快起来!有人来看你了!”

面对着牢房里的阶下囚,而且是注定要死的阶下囚,狱卒的态度一百八十度改变,手中棍子敲着牢门梆梆作响。

“我一个就要死的人了,还有谁来看我。”

干涩沙哑的声音响起,语气中满满都是嘲讽,却又带着丝丝的期盼。

“做人你如此狠毒,自然没有人会来看你,但是别人不会来,我们却是一定会来的。”

两人摘下披风的帽子,露出了两张美丽的脸庞,牢房中唐姨娘那张满是脏污憔悴的脸上讶然了一瞬,随即自嘲笑了起来。

“原来是你们。”

意外也不意外,她没有想到唯一来看她的人居然是这两人,但心中也是非常的失落。

“很奇怪吗,你欠我们姐妹的,欠我娘的,该还了!”

打发走了陪同的狱卒,安若瑜俯视着眼前这个狼狈落魄到一塌糊涂的人,心脏密密麻麻得像是被针刺一样的疼。

就是这么个女人,害死了母亲,改变了她们母女三人的命运,害得原主早死,雪柔郡主成了个无父无母的孤儿。

如今看到她落到这个下场,真是心情舒畅,可高兴之后又是抑制不住的哀伤,即便现在这个女人被打入了死牢又如何,逝去的人也再不能回来,流逝的时间也不再回转。

福王妃活不过来了,原主也活不过来了,雪柔她失去的童年与目前也回不来了,感觉真的很糟糕。

“唐婉儿!你害死我母妃,害我姐姐十几年落入商户之家,更害得我成为了孤儿,如今落得这样的下场都是你咎由自取!是你的报应!”

雪柔郡主咬牙切齿地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这个和她血缘相连的人,恶心透顶,恨得眼睛猩红,这辈子她都没有这么恨过一个人。

拍了拍雪柔的手,安抚着她激动到颤抖的心情,这段日子这丫头不知道为了这件事情哭过多少回了。

看着唐姨娘那风轻云淡,甚至在听到雪柔郡主的话的时候还好心情笑了的模样,安若瑜心中的怒火也升了起来。

“你是不是很得意?”突然安若瑜开口,“很得意凭借着一己之力毁了母妃幸福的一生,很得意我被你掌握在手心里,很得意雪柔在宫中你都能买通她身边的大宫女教坏她,很得意你过得比我母妃好。”

“是!我很得意!”落到这样的下场,自认为出不去了,唐姨娘也不再伪装,艰难地坐了起来靠在了墙上,即便是这小小的动作让身上被严刑拷问的伤口崩裂疼痛,她依然是畅快的笑了,看着安若瑜和雪柔郡主的眼神,闪烁着诡异又激动的光。

“福王妃又如何!郡主又如何!最后还不是死在我的手里,她的女儿也被我掌控在手中,成了个低贱的商贾家中的庶女。”那时候可是她人生中最畅快的时候了!

视线落到满脸愤恨的雪柔郡主的脸上嘻嘻笑,“要不是当时出了点意外,你以为你能留下来做这个郡主,这么些年我买通你身边的人教坏你,没想到你这么不争气,一点儿用都没用,白瞎了我的银子。”

“你这贱人!”雪柔郡主被激起了怒火,身边的大宫女是这个女人安插的人手,想要教坏她的这个事实让她无比的愤怒,那种被背叛被愚弄的感觉烧得她寝食难安,如今都已经沦落到了阶下囚了居然还敢激怒她,真是该死!

“别生气,她现在也只能耍耍嘴皮子。”阻止气得要叫人教训唐姨娘一顿的雪柔,安若瑜自始至终都非常的冷静。

“你有什么好得意的。”安若瑜冷冷地看着笑得不怀好意的唐姨娘,比她笑得更冷。

满眼讥讽道:“雪柔她天性善良,即便你故意使人引诱她学坏,她依然还是那个善良可爱的姑娘,丝毫没有落到你的陷阱中。”

“我虽成了商贾家的庶女,但是我穿金戴银,过了十几年的富家小姐的生活,但是我没觉得不好,更别提后来我嫁给我家夫君成了定国公夫人,夫君宠爱,继子懂事,便是我是郡主怕也是难以拥有这么一段好姻缘。”

“母妃她虽然为你所害,但我相信她这一辈子亦是值得的,她拥有父王唯一又真挚的爱,还有我们这两个出色的女儿,她去世之前一直都很幸福。”

看着唐姨娘那渐渐阴沉下来的脸,安若瑜微笑着继续。

“而你给安鸿那样自私凉薄的人做了一辈子的姨娘,被王氏压了一辈子,伏低做小了一辈子,开心快活的日子没有几天,有的只有算计,只有隐忍,几十年也比不过我母妃短短几年的幸福日子。”

“你唯一的女儿乔雨馨也和你一样,只会算计只会隐忍,做了安家十几年的庶女,她的日子过得比我还差,最起码在乔家我能拥有自己的院子,好不容易嫁给五皇子,说是侧妃却也只是个妾,如今更是跟着五皇子宫变失败,性命难保。”

“和我母妃想比你比不过,你的女儿和我母妃的女儿想比,也比不过!”

看着唐姨娘那愤怒的眼神,安若瑜笑了,有本事继续笑啊!

“唐婉儿,这辈子你都是失败的,即便是我母妃死了你也比不上她,你的女儿也比不上我们,你算计一辈子,到最后什么都得不到,而我和雪柔,将会过得无比的幸福,你永远永远都比不过我母妃,你永远都被我母妃踩在脚下!你……”

“住口!住口!你住口!不要说了!不要再说了!”

尖叫着,唐姨娘捂着耳朵失声打断了安若瑜的话,此刻的她再不复刚刚的讥讽和得意,眼睛瞪圆,恶狠狠地瞪着姐妹两人,恶意仿若化为了实质在她的身后张牙舞爪。

看着她这终于失态的模样,安若瑜终于勾起了一抹笑容,对吗,这样才像是个失败者,才像是个阶下囚。

安若瑜字字句句都在告诉唐姨娘,无论她的算计是否得逞,无论她的阴谋是否有用,最后的结果是:她永远都比不上那个让她疯狂嫉妒了一辈子的姐姐,她的女儿也比不过姐姐所生的女儿,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一场空,什么都没得到,什么都得不到。

双手抓着头发,唐姨娘恶狠狠的看着她们,“那又怎么样!她已经死了!死了就什么都得不到,死了就什么也没有了!最起码我陪着我的女儿这么多年,我护着我的女儿这么多年,我还是赢了!我还是赢了!”

“呵~这样的话不过是你自欺欺人罢了,你到底是输了还是赢了你自己心里清楚!”安若瑜轻蔑地撇了她一眼,真是可恨又可悲。

“不许这样看我!不许你可怜我!我才不可怜!我才不可怜!”安若瑜的眼神刺激到了她,让她癫狂了起来。

“你有今天都是你咎由自取,是你自己贪婪,是你自己欲壑难填,是你自己嫉妒心作祟,你害了你自己,也害了乔雨馨!”

得知了自己的身世之后,她让宋钰帮她查过,当年的事情也知道得一清二楚。

当年福王落难,被一对姐妹所救,而那对姐妹便是唐婉儿和她的母妃唐柔儿,姐姐温柔善良,妹妹却活泼有自己的小心思。

俊美的福王穿戴不俗,瞬间就将两个没见过什么大世面的小姑娘的心给偷走了,而福王亦是可以带她们脱离那个只知酗酒毒打她们,压榨她们的父亲的救星。

的确,脱险后的福王的确帮了她们,让她们的父亲再不敢对她们动手,但也娶走了温柔善良的姐姐,在养伤之时,福王对温柔善良的姐姐唐柔儿生了情愫,两人两情相悦。

但是他们却不知道,妹妹唐婉儿也对将她们救出生天,如天神一般的福王动心了。

所以她嫉妒,在姐妹两个的生活相差越来越大之后,这种嫉妒,这种不甘越来越深,慢慢地将妹妹本就不怎么宽广的胸膛变得更加狭窄,最后心都扭曲了。

唐婉儿借着看姐姐的时候爬上了福王的床,却被福王铁青着脸扔了出来,更要将唐婉儿给嫁出去,而唐柔儿伤心不已之时也赞同了,还想要为妹妹择一好夫婿。

却不想唐婉儿因爱生恨,心越发的扭曲了,攀上了建王想要和姐姐比,想要报复福王和姐姐。

却不想建王只是因为她是福王妃的妹妹,想要利用她,后来见她毫无利用价值便将之抛诸脑后。

唐婉儿恨得眼睛都是猩红的,发誓要报复,于是找了个男人有了乔雨馨,然后告诉建王是他的,却被建王安排嫁给安鸿当妾。

对于唐姨娘的经历,她只能说一句自作自受。

嫉妒是人之常情,她和母妃后来的差距的确很容易让人滋生嫉妒,可是因为嫉妒便想要勾引姐夫,勾引不成就想要报复就太过恶心了,说到底都是她自己的太过贪婪,妄想要得到不属于自己的东西,现在便是她贪心不足的下场。

“其实我很奇怪,你明明就不想要我好,我过得越差越好,为什么后来你会弄这么一出真假千金,让我和乔雨馨调换身份,要是没有这么一出,也许当初我也不可能嫁给国公爷。”

宋钰也查到了,当初安允翔和原主相遇亦是唐姨娘的算计,可她至今都不明白,唐姨娘和乔雨馨为什么要这么做。

“呵呵……”发过疯后的唐姨娘仰起头看着她,眼中闪烁着浓浓的嫉恨和不甘,“那是我这辈子做过的最后悔的事情。”

“王氏对几个庶女看管得太严了,馨儿没办法和五皇子联系,而且王家一直以来都支持七皇子,她不会让馨儿和五皇子有所接触的,而且那个女人居然想要将馨儿嫁给王家那个纨绔子,我们只能初次下策。”

可如今她真的是后悔啊,“早知事情会变成如此,当初我便是一刀杀了王氏也不会让你和馨儿调换身份。”一步错步步错,知道这个时候唐姨娘也不后悔她做的那些事情,只是后悔当初没有斩草除根直接摔死安若瑜,后悔炮制了真假千金之事。

安若瑜点了点头,原来如此,看来还是王氏帮了她,只是可惜原主却被算计至死,如果不是她的到来,这唐姨娘的计谋还真可能成功,那时候福王妃怕才会死不瞑目吧。

“那你就后悔死吧!多亏了你这一手,姐姐和姐夫才能成亲,姐夫也才会调查你们和五皇子,你们这是作茧自缚!”雪柔郡主畅快地笑了起来,果然啊老天爷会惩罚恶人的。

“好了!今日我们是来报仇的,可不是来耍嘴皮子的,紫云,开门!”

心中疑惑已解开,安若瑜也不再浪费时候,孕妇的精力可是有限的。

“姐姐?”

“去吧!”

伸手将随身带着的一根鞭子递给了雪柔,“自己的仇自己报,抽她一顿出了心中的郁气,以后再也不想起她了。”

今日她来,就是为了解决这牵连了两代的恩怨。

深吸了一口气,雪柔郡主接过鞭子迈入了牢房中,眼中含着泪水,手中的鞭子挥舞着,哀嚎痛呼声中夹杂着鞭子破风的声音,母妃!您看到了吗,女儿在为您报仇!

好一会儿雪柔郡主才停下,却扔了鞭子扑进了安若瑜的怀中委屈的痛哭,为这么些年失去母亲而哭,抱着这丫头,安若瑜心中欣慰,发泄出来了就好,哭出来就好,解开了心结以后开开心心的过日子。

安若瑜示意紫云将她早已准备好的毒药拿进去,唐姨娘还欠原主和原主娘亲一条命,以命抵命很公平。

唐姨娘剧烈的挣扎着,就是死她也不想死在唐柔儿的女儿手中,可是最后毒药还是被灌进了肚子里。

牢房又变得黑暗了下来,牢房内只有唐姨娘一人痛苦的抱着腹部在地上打滚,肠穿肚烂、七窍流血,这是安若瑜为她选择的死法,她不恨唐姨娘,但是原主和原主母妃的仇必须报。

回程的马车上,雪柔郡主的心情终于好了许多,母仇已报,身边还有姐姐陪伴,她真的很开心。

“别再掉眼泪了,否则明天你的眼睛就要肿了,我可听说你明天还约了许金宝一起去城外跑马呢,到时候他看上了别的小姑娘可怎么办?”

“他敢!”

“哎呀!姐!”

“还不好意思了,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许金宝是个好的,既然遇到了就要好好抓住了。”

“可是……可是太后要是不同意怎么办?”

“放心,这件事情交给姐姐。”

“嗯……姐姐你该不会是要交给姐夫吧?”

“……怎么会!你姐姐我也是很厉害的好吧!”

“……嗯!姐姐最好!最厉害了!”

……

s..book4777927053408.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穿成国公爷的娇宠继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