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五章 罗睺驾到!

小说: 超级学神 作者: 鬼谷仙师 更新时间:2016-07-05 16:12:00 字数:2227 阅读进度:715/1861

一群老头,笑看着下方擂台上的战斗,交头互耳的点评着。

“这些年,大陆上倒也出了不少青年高手嘛!”

“比起咱们那年代,可是差多喽,自神尊驾崩之后,四方不定,征战不休,陨落仙神不计其数,哎,若是换在往日,起码还得再来一半的青年俊杰。”

……

“神皇宫现在是天妖娘娘主事,今天这事也算是大事了,那女人不会来捣乱吧?”

“不至于吧,人家可忙着呢……”

……

一群人闲聊之间,下方擂台上早已经快到了尾声,一名看上去二十三五岁,身穿黄金袍的英俊年轻人,十分傲然的站在台上,手提一柄长枪,表情冷然的看着台下众人。

有不少年轻人都还跃跃欲试,但是,敢再应战者已经是寥寥无几。

高阶之上,东海龙王敖坤拂须而笑,这年轻人,乃是他妻弟之子,因东海龙王膝下多女少子,故而过继给了他,更名叫敖爽,年仅二十三岁,便已经达到合道境七品的境界,平时不显山不露水,知道他本事的人并不多,论本事,论境界,敖坤相信自己这个侄子绝对不会输于在场任何一名青年。

当然,敖爽也并没有让敖坤失望,此番比武进行到现在,敖爽还在擂台上站着,而且战意勃发,无人再敢上,看着架势,基本上胜局已经算是定了。

“四弟,看来咱们得要亲上加亲了。”敖坤回头,对着敖光笑道。

敖光也是连连点头,看得出来,他对这个敖爽也是比较满意的,一方面武功高强,另一方面也算是知根知底,而且,如果招了敖爽为婿,更能巩固东北两海之间的关系。

“何人还敢来战?”

说话间,擂台上的敖爽,长枪往台下一指,厉喝了一声。

那气势,可以说是磅礴,更可以说是嚣张,完全将台下众青年英豪视若无物,众人听得生气,却始终都没有人敢在上台。

这位东海龙太子的本事,刚刚有不少人已经领教过,伤在他手上的人也有不少,此时打了有将近一天了,也没人能与其相争了。

高阶上,敖雪握了握拳头,现在,终于该轮到她上场了么?

“呵呵,看来我是来迟了。”

这时候,一个略有些阴厉的声音传了来。

众人都顿了一下,循声望去,只见一尊华贵的轿撵缓缓而来。

四名中年汉子,抬着一尊金色的轿撵,一出场,就让人感觉到窒息,在场也不乏高人,只一看,便被这排场给惊住了,那抬轿子的四人,竟然无一例外,都是达到尊者境一二品的存在。

用尊者境高手抬轿,好大的手笔!

这里虽然是上古世界,但是尊者境的高手还是有着非常高的地位的,跟班抬轿,这是下等人做的事,怎么可能有尊者境的高手甘心给人当抬轿子的轿夫?

看台上,不虚眠狂等老家伙,全都皱起了眉头。

正当大家都在猜测这轿子里抬的是什么人的时候,轿撵的帘门突然开了,一道黑色的身影,从轿子里掠了出来,如同一片黑色的羽毛,轻飘飘的落在擂台之上。

仔细一看,竟然也是个面目俊俏的年轻人。

面容白皙,带着几分邪气,一身黑袍,平添了几分阴森,手拿着折扇,轻轻的摇晃着,脸上带着一丝玩世不恭的笑意。

敖爽见了此人,脸色沉了一下,强者间的相互感应,让他知道自己这是遇上了劲敌。

但是,对方似乎并没有把他当回事。

或者说,并没有把他放在眼里。

那年轻人只是笑嘻嘻的看了一圈,旋即目光落在上位敖光的身上。

“晚辈罗睺,拜见北海龙王,拜见诸位前辈。”轻轻的一拱手,倒是显得彬彬有礼。

不过,众人却是感觉不到他有几分敬意。

这年轻人出场的排场不小,必是有些来头,敖光也不敢轻易得罪,便道,“这位罗公子,不知出自何门?”

“晚辈乃神皇宫弟子,天妖娘娘柳如絮,正是家师。”年轻人立刻答道,脸上的笑容片刻都不曾消退。

这话一出,整场瞬间就安静了下来。

天妖娘娘?

其他人或许还不觉得什么,但是四海龙王,以及不虚等人,基本上都是知道柳如絮在搞什么勾当的,神尊驾崩之后,柳如絮便成了神皇宫的主事人,神皇之位一日未定,她便主宰神皇宫一日,如今四方战乱,也没人去追究,更没人敢去追究。

现在随便跑出个年轻人,也敢自称是神皇宫的弟子了?

不虚等人早就听说过,柳如絮收了个关门弟子,是什么中州罗家的公子,天赋极其优秀,似乎已经是合道境巅峰的存在,今日一看,莫非就是此人了?

“原来是天妖娘娘高足,不知缘何到此?莫非神皇宫有什么令谕?”敖光开口问道。

只一听是天妖娘娘的徒弟,敖光就没有了好感,这两年里,柳如絮可没少派人骚扰龙族,本能的不想和这个女人扯上关系。

折扇打开,轻轻的一扇,罗睺道,“龙王说笑了,今日龙王招婿,晚辈也想来凑个热闹,会一会大陆上的青年豪杰,另外,听说六公主殿下貌美如花,名满四海,今日得见,果然是天姿国色,晚辈不才,请教诸位高招,盼能抱得美人归。”

一听这话,台上众人脸色均不好看。

这个罗睺,明显就是来者不善啊,柳如絮的弟子,跑来龙宫比武招亲,这打的又是哪门子的主意?

“罗小友说笑了,小女蒲柳之姿,如何堪入小友的法眼。”敖光摇了摇头,“来人,给罗小友看座。”

敖光倒也会点手段,直接把罗睺给当成来看戏的了,似乎是并不打算让罗睺上场比武。

只是,罗睺肯乐意么?

“龙王这算什么意思?”罗睺的脸色变得有些不太好看了,冷冷的望了敖光一眼,“今日在场的,三十五岁以下,人人皆可上场,晚辈不才,今年刚满二十七岁,难不成龙王瞧不起晚辈?还是说,龙王瞧不起我神皇宫?”(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