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七章 弥陀的亏心事!

小说: 超级学神 作者: 鬼谷仙师 更新时间:2016-08-10 16:14:27 字数:2197 阅读进度:787/1861

“大师,有什么话,直说就是,是不是遇到什么困难了?”

苏航催促了一句,弥陀这种表情,他真是再熟悉不过了,如果是在地球上遇到这种表情,那八成是想找你借钱,现在么,除了借钱,应该只有有求于人,才会有这样的表情吧。

“和尚我有难言之隐啊。”弥陀苦笑了一下。

苏航一听,差点没憋住笑出声来,你老人家都五品天尊境了,人生都巅峰了,还能有什么难言之隐?

“大师,你要是信得过我,就给我好好讲讲,放心,我肯定不会告诉旁人的。”苏航那一颗好奇的心,完全被弥陀给勾了起来。

弥陀这模样,看样子其实是不想说的,但是,似乎是有求于苏航,又不得不说,所以,他在考虑该怎么说。

“是关于你徒弟如来的事?”既然弥陀这么纠结,那苏航索性自己来问,让他答算了。

他这次出去是找他徒弟如来去的,而且,弥陀走之前就说过,他已经能感觉到他徒弟的存在,这出去转一圈回来,就成了这模样,苏航猜想八成是因为找徒弟的事。

弥陀一张脸就像得了十级便秘一样,纠结了好半天,想要说点什么,却又欲言又止,只是点了点头,表示苏航说的没错。

苏航有点了然了,顺着这条线理下去,肯定能出结果。

“莫非,如来已经圆寂?”苏航小心的问道。

弥陀直接摇了摇头,这回却是开了口,“他早已证得天尊果位,并将佛门发扬光大,道统几乎传遍了整个西方星域。”

“唔?”

苏航愣了一下,“这不是挺好的么?”

这下苏航是有点纳闷了,如来都这么优秀了,而且还在世,弥陀还有什么理由摆这幅脸?

想了想,似乎就只有一种可能了,苏航身子往前倾了倾,“难不成,他不认你这个师父?”

弥陀一听到苏航这话,身体立刻就僵了一下,很显然是被苏航的话给触及到了。

看弥陀这反应,苏航便知道,真被自己给猜中了,有可能弥陀兴冲冲的跑去认亲,结果人家压根不理,碰了一鼻子灰回来,才会是这样的一副表情。

犹豫了半天,弥陀长长的叹了口气,对着苏航点了点头,“离开虚空世界后,我就去了西方星域,阿弥陀佛星系,在那里找到了佛国大灵山,也见到了他,可是,却被他让几个佛陀轰了出来。”

果然是这样。

“为什么呀?”

苏航就不了解了,这个如来,未免也太可恶了吧,弥陀跨越十万年的光阴去找他,却被轰走,这未免也太欺师灭祖了吧?

弥陀摇了摇头,“看得出来,他是已经认出了我,但是,他说他的师尊阿弥陀佛早已圆寂,偏说我是假冒的,我怕激化矛盾,便没有动手,暂时先离开了。”

“认出是你还这样,太过分了吧?”

苏航一拍桌子,腾的一下站了起来,这行为太恶劣了,真是太令人气愤了,听得苏航都是义愤填膺。

想想人家黄天霸,在看看这个如来,做人的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

不对,人家黄天霸可还只是妖啊,这做人,真是连妖都不如,不认师尊,和不认亲父有什么区别,爹娘都不认,这还算是个人么?

弥陀苦笑了一下,拉了拉苏航,示意苏航稍安勿躁,“我回来找你,就是想请你和我走一趟,帮我证明一下。”

苏航听了,错愕了一下,弥陀果然是有求于自己。

“大师,你不是说,他已经认出了你么?明明认出了你,却还这样,我就算去了,证明你就是他师尊,恐怕也……”苏航道。

话没有说完,苏航也不想再往下说了,毕竟,人家已经知道是你了,摆明了就是不想认你,你让再多的人去,也没有意义啊。

弥陀道,“你是神皇啊,以你的身份,说一句话,肯定会管用的,而且,他与你也算相识,当年天都峰封禅的时候,也将他册封了进去,他必会对你有敬畏之心的。”

别逗了,敬畏之心?

苏航在心中摇了摇头,当年天都峰封禅,敕封佛门的时候,虽然没有直接敕封如来,但是,也算是间接敕封了,当时敕封千佛子为万寿佛祖,无量寿佛,暂时代替圆寂的东来佛祖掌管佛门,令其等待新佛出世,中兴佛门,而这位新佛,就是如来了。

所以,这里虽然不是直接敕封,但也能算是间接敕封了,当年每一位被敕封的神祇,都将受到盘皇玉玺的节制,但是,如来是个特例,这间接被敕封的,会不会受盘皇玉玺节制,会有几成节制,这一点,苏航压根不清楚。

当年受封的神祇不少,但是现在时隔十万年,死掉的恐怕已经有九成九了,现在的盘皇玉玺,对苏航来说,几乎也等同于是个摆设。

“也罢,我陪你去走一趟,把小九也带上,到时候骂他一个痛快。”到最后,苏航还是决心帮一帮弥陀。

毕竟,弥陀当年对如来也算是倾囊相授了,虽然没能做到言传身教,但那也是另有苦衷啊,现在教了徒弟,忘了师父,如来这种不认尊师的做法,实在让人不齿,甚至是让苏航感觉有几分愤怒。

“不要!”

一听苏航这话,弥陀像是魂儿都要掉了,连忙对着苏航喊了一声。

苏航错愕的向他看来,他徒弟都这么对他了,难道还不应该骂么?

“能和善解决的,还是和善解决吧,免得把简单的事情弄复杂了,也许他是真的一时没有认出我来,毕竟,十万年的时间,很多东西都会淡忘的。”弥陀道。

苏航更加诧异的看着弥陀,这话说的,怎么就那么没有底气呢?他徒弟都这么对他了,他居然还这么大度,还要帮他徒弟找理由,完全就不是这老和尚的风格啊。

“大师,你该不会是做了什么亏心事吧?”盯着弥陀看了半天,苏航突然问了一句。

不问还好,这一问,似乎直接就问到点子上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