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三十章 这签文,何解?

小说: 超级学神 作者: 鬼谷仙师 更新时间:2016-10-22 16:13:28 字数:2245 阅读进度:930/1861

纹身男抬头看着苏航,苏航的眼神让他有些不解。

这纹身男,名叫牛冲,是个东北小伙,为人比较狡猾,学别人装大款,骗小妹妹,不过手段不怎么高明,苏玉能被他骗上,也只能说这姑娘眼瞎了。

别说那车那衣服,就那纹身都是假的。

不过,苏航也不关心这个,关键是,这纹身男姓牛。

抬头看向昊天,苏航已经明白昊天的意思了,这个牛冲,是牛郎的后代。

当年牛郎和织女留下了一双儿女,时隔多年,后代遗留下来也不是没有可能。

织女是昊天的女儿,这牛家的后代,当然也有昊天的血脉,昊天认定牛冲,那多半是没错了。

说到底,苏航和牛郎的渊源,让他对这个牛家后人有了几分好感,否则的话,光凭这货耍滑骗苏玉这事儿,就够苏航一巴掌把他拍飞了。

昊天从牛冲身上扯出来一块布,苏航一看,更证明了牛冲的身份,因为,那是苏航当年离开时,留给牛郎防身的那块遮天罗帕。

这帕子,却是被牛家世代传承了下来,不过怕是没人知道这帕子有什么用处。

……

闲话少叙,那帕子,苏航也没有拿回来,昊天是准备把牛冲带回去给牛郎织女,毕竟,当年之事,让他和织女牛郎之间的关系有点僵,现在因为苏航的原因,他想缓和一下。

只是苏航告诉他,这些都无必要,不是有那么一句话么,儿孙自有儿孙福,这都不知道是几十世的后人了,早已有了他们自己的生活,带走他,不是打扰他的生活了么?如果牛郎他们想见,自然是会来见的。

而且,现在最重要的已经不是这什么破事儿了,而且压在他们头上的那块随时都有可能掉下来的大石头,天妖娘娘柳如絮。

……

从一知道柳如絮逃了出来,苏航心中就是万分的不安。

光是想想十万年前那些事儿,苏航就是心惊肉跳。

甚至生怕一推开院门,那女人就已经站在了外面!

“不行,咱们得马上离开!”苏航道了一句,如果让那女人找到这儿来,肯定会连累家人的。

苏航可不想家里人被自己连累。

“离开?去哪儿?”弥陀问道,方才苏航可才说过,以柳如絮的本事,天道境的至强者,恐怕不管他们躲到什么地方,都会被翻出来。

“你去龙皇宫看看,通知一下龙神和进儿,让他们小心防范,做好准备!”苏航对着弥陀道。

防范,有毛用啊!苏航心中很焦虑,龙皇宫就是以前的神皇宫,是柳如絮的老巢,那女人逃出来,很可能会去龙皇宫。

龙皇宫虽然有太敖和苏进,两位天尊境高手,但依旧是不够用的,苏航只希望还能来得及,如果可以的话,他倒希望苏进带着龙皇宫众人及早撤离。

“那你呢?”弥陀看向苏航,听他这口气似乎是不想和自己同路。

苏航转向昊天,“你,随我找你师父去!”

“找我师尊?”昊天愣了一下。

苏航微微颔首,眼下这情况,只能找鸿钧了,在那女人还没有找上自己之前,先一步找到鸿钧,这普天之下,也只有鸿钧能制得住那女人。

他得知道,鸿钧到底是个什么态度,什么天道无为,顺其自然,分明就只是个笑话。

“可是……”昊天有点想法。

“没有什么可是,时间紧迫,立刻出发!”苏航一拍手,做出了决定。

说来也真是怪,两个天尊境的牛逼人物,让苏航来发号施令,却都没有半点感觉异样的意思,只想着按他说的去执行。

“另外,再想办法通知一下不虚道长他们几个,让他们自己小心!”苏航又对弥陀嘱咐了一句,这才各走各路。

苏航给家里人道了个别,薛萱她们几个,一听苏航这就要走,都过来问询发生了什么,苏航都笑言只是一些小事,之后便离开了。

虽然说是没事,但大家都看得出来,必定是有什么大事情发生了,可惜的是,没有人能帮得到苏航什么!

眼看着苏航离开了,薛萱三女都低头看着自己手中的竹签。

“斑竹枝,斑竹枝,泪痕点点寄相思,人生苦短三两刻,莫等无花空折枝!”

这是先前在月老宫中求来的姻缘签,奇怪的是,三女手中竹签上的签文,竟然是一模一样。

方才解签人的话,现在都还在她们的耳边回荡。

这首签文,是散诗拼凑而成,前半句是唐代诗人刘禹锡留下的诗句,说的是舜帝的两个妃子,娥皇和女英。

舜继尧位,娥皇女英为妃,后舜南巡苍梧而死,二妃千里寻夫,知舜已死,抱竹痛哭,泪染青竹,竹上生斑,泪尽而死,因称“潇湘竹”或“湘妃竹”。因二妃死于湘,所以这二女又被后人称为湘水之神。

这签文,何解?

……

本来还以为能在地球上过一段安稳宁静的日子,想不到,又生出这么大的事。

匆匆忙忙的离开地球后,苏航便和弥陀分开了,弥陀去了龙皇宫报信,而苏航则是和昊天一道,去月老宫找鸿钧。

苏航觉得,去哪儿都不安全,只有奔鸿钧身边去,心里才会有几分踏实,毕竟,天道境的柳如絮,就算用一根手指头,也足以将他碾碎成渣的。

不对,应该是渣都不剩!

一路来到三十六重天域,苏航马不停蹄,径直往月老宫去了。

望月峰,一轮圆月高悬苍穹之上,月光撒满大地,一座宫殿飘忽在虚无和现实之间,那么的不真实。

来到月老宫前,苏航敲了半天门,却无人来应。

“神尊,要不咱们改日再来吧,师尊他恐怕已经歇息了!”旁边昊天道。

他可不敢像苏航那样放肆,每次来到这里,他都是小心翼翼,战战兢兢。

“嘭!”

改日?怎么可能,苏航直接就一脚把月老宫的大门给踢开了。

昊天满头大汗,也只有眼前这位,才敢在这里动粗吧?

还没来得及说什么,昊天已看见苏航走进了月老宫的大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