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一十七章 细思极恐!

小说: 超级学神 作者: 鬼谷仙师 更新时间:2017-06-19 22:07:08 字数:2422 阅读进度:1418/1861

“他早料到我们会去找他?所以早做了准备?”柳如絮开始也有点怀疑了。

“这也不是不可能,他是什么人,他的本事,非我等能够揣测!”苏航顿了顿,开口道。

这时候,红云开口了,“我想起来了!”

“什么?”所有人都往红云看了过去。

红云看着柳如絮,“你还记不记得,当日我们从酆都带走大道本尊的时候,还带走了一个孩子?”

柳如絮一听,脸色一下沉了下来,瞳孔骤然一缩,仿佛是想到了什么!

这时候,苏航仿佛也想到了什么,“你们该不会怀疑,小轩?”

两人都往苏航看来,凝重的点了点头,柳如絮道,“没错,主人,当日大道出世,奴婢于第一时间赶到,但依旧迟了一步,酆都化为废墟,后来红云也来了,我们从酆都只找到两个活口,一个被我们认定是大道本尊,封印后送去了紫霄宫,另一个是幸存者,本来也是要送去紫霄宫的,没想到他与主人相识,所以留在了苏溪。”

“当时我们急着去紫霄宫,没有在意,现在想来,那种情况,怎么可能会有活口?”红云也道。

这时候,没人能够体会苏航的心情,林小轩,真的会是他么?老妈可还收了他当干儿子啊!

细思极恐,苏航感觉浑身汗毛都立起来了!

“不管是与不是,回去看看就知道!”

苏航一拍桌子站了起来,不能再耽搁了,必须得马上回去,一只在找凶手,却不想凶手一直都在身边,这种感觉,实在恐怖。

究竟是不是林小轩,苏航还不敢妄下定论,但是,殷玉儿不是说,那人已经离开这一界了么,回去看看少了谁,立马就能分辨。

……

当下,众人都不敢怠慢,立刻随着苏航匆匆离开!

--

地球,苏溪!

山村一如既往的宁静,但是,山庄里,老苏家的气氛却带着几分悲伤。

老妈坐在客厅里,低声的哭泣,看情形,仿佛是苍老了十岁。

“妈,这是怎么了?”

看到老妈这模样,苏航已经预感不妙,心疼不已,就像有人在揪他的心脏。

苏航回归,老妈一看到她,哭得就更加的伤心了,一头栽在苏航的怀里,“小航,你怎么才回来啊,你弟弟他,他……”

老妈哭得泣不成声,苏航没有奈何,只能抱着她的肩膀安慰,旁边,红柳二人恭敬的站着,还有苏进,这是他第一次回到苏溪,见到自己的亲人,眼前这位妇女,就是自己的祖母么?

他很想上去叫一声奶奶,可是,却又不敢,深怕唐突,吓到了人。

好不容易,等老妈哭够了,苏航这才道,“妈,究竟出了什么事!”

老妈老泪纵横,“你弟弟他,没了……”

“没了?你是说小轩?”苏航此刻,心头已经起伏不定。

老妈含着泪,道,“都怪妈不好,那天村里来了个女人,说是小轩的姨娘,小轩和她亲密,我也没多想,可是没想到,一转眼,小轩和那女人都不见了……”

“晚上不见小轩回来,我才发觉不对劲,八成是被拐了,赶紧叫了人,满山到处都找……”

说到这儿,老妈又忍不住要哭了!

“妈,别哭,然后呢?之后也没找到么?”苏航问道。

“找到了,第二天下午找到的!”老妈的声音很低,都哭不出来了!

“找到了?”苏航愣了一下,这答案却是让他有些意外。

老妈点了点头,“在后山蜂口崖下面找到的……”

讲到这儿,老妈有点讲不下去了,说着说着又哭了起来,“那场面,太可怜了,到处都是血,只有几件被撕碎的衣服碎片,散落得到处都是……”

“妈,你是说,小轩他……”苏航诧异的看着老妈。

老妈忍着伤心,道,“薛老他们找来了几个刑侦,说是失足掉下山崖,被山里的野兽给……”

苏航拍了拍老妈的后背,“妈,不要伤心了!”

“我能不伤心么?小轩他还那么小啊,刚失去了家人,现在又……”

看得出来,老妈对这个干儿子是非常的疼爱的,苏航却也只能在心中叹气。

“爸他们呢?”苏航问道。

刚回来,都没看到山庄里有几个人。

“进山去了!”老妈道,“你爸他气得不行,这几天都在山里转,说是要打光山里的兽,给小轩报仇,你妹妹也跟着去了!”

苏航回头看了看柳如絮她们,几个人脸上都带着十分的凝重,此时此刻,这整件事,似乎已经很明了了!

……

--

后山,苏家的祖坟地,就这几天,在坟地的角落里,多出了一座新坟。

坟上扣着新土,坟头前还有几滩刚烧过的纸钱,风吹过,坟缨乱舞,尽是萧索。

按照苏溪农家的规律,外来过继的娃儿,半路夭折的娃儿,都是不能葬进祖坟的,老人说那不吉利,会坏了祖坟的风水。

不过,家里人都觉得林小轩这孩子可怜,老妈哭了一宿,老爸和三叔两个连夜垒了这么一个坟头,给林小轩改名苏小轩,第二天就葬进了苏家祖坟。

当然,林小轩的尸体都已经被山里的野兽吃了,所以这只是个衣冠冢,里面埋着林小轩的一些遗物,算是让在世的亲人们有个地方去寄托哀思。

一家人站在坟头前,都是悲痛,苏航心中也悲痛,但他悲痛的不是林小轩死了,而是为什么会是他?

自己千算万算,千防万防,都没有想到,会是林小轩,真是太伤人了,要知道,他和家里人一样,都把林小轩当成了亲人啊。

此时此刻,当着家里人的面,苏航也不想去戳破这个事实,他要是说出来,大家恐怕也不会相信,就算相信,也只会平添悲伤。

有时候,未知也是一种幸福。

众人在坟前烧纸,苏航深吸了一口气,转身退到了一边。

“父亲,看来,玉姨说的是没错,十有**,就是他了!”几人走到苏航身边,苏进压低了声音对着苏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