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求生,因为夜浩然

小说: 臣浮 作者: 幻心镜 更新时间:2015-05-26 18:51:38 字数:2184 阅读进度:11/400

夜云离顿时警戒起来,快步退到囚牢中的一角,脊背紧靠着铁栏。

那难以言喻的熟悉感再一次袭来,她仿佛回到了夜战,身边依旧是那些与自己毫不相关的少女,她不是最强的一个,但她是活到最后的一个。

一个满脸血污的少女正拿着匕首向夜云离冲去,她敏捷的躲过她的攻击。此时夜云离的心里只有一个想法,不管怎样她都不能死!只为了再见到那如沐春风般的笑…

满脸血污的少女见她轻易的躲过了这一刀,更加下起狠手,匕首冲着她一挥。

夜云离一手掐住那握着匕首的手腕,猛地向前一拽,自己则是侧身在一旁,用膝盖向她的腹部顶去。那少女中了这么要命的一击后,猛的吐了口血。夜云离顺手将她手中的匕首夺下,划向她的颈动脉。

夜云离看到那血液迸溅出,竟然有种说不出的兴奋,此时的她,俨然变成了一个来自地狱的嗜血恶魔,遇神杀神,见佛杀佛。

她勾唇一笑,前世在夜战学到的手段,在这冷兵器的古代也派上了用场,她暗笑一声,掳获一个刚被踢到天牢栏杆上喘着粗气的少女,一刀了断。

这个世界,想死还不容易?投河?上吊?割脉?而她夜云离不是求死,是求生!她要活着,因为夜浩然!

目标锁定一个背对着她拿着绳子的少女,夜云离加速冲过去猛地用手肘重击她的后脑,受此重击后,拿绳子的少女脑中顿时空白一面径直倒下。夜云离手指顺着她的脊椎骨摸到第五节的位置,手指快速按下后又猛然将脊椎骨抓起,只听‘咔嚓’一声,这拿绳子的少女瞪圆了双目,立刻毙命。

脊椎的中枢神经连接了大脑与小脑,被掐断必死无疑。这一招拿脊椎骨的方法,只有手指相当大力和技巧很好的人才可以拿的动,只这一招,她在夜战就练了六年,才能做到准确无误。

原本与这拿绳子对打的少女,见她的手法这般古怪,提起手中大刀向她挥来。这刀法挥的完全不没有套路,就是想将云离驱赶到到一旁。夜云离眉目一敛,抓住一个空档,一脚抬起踢向她的心口窝,那少女顿时被那临门一脚给踢的吐出一口鲜血。

她冲过去猛地蹦起,膝盖弯曲直接重击在那少女的胸前,胸骨断裂的恐怖声音弥散在周围,夜云离眼角稍稍向后一瞟,猛地将身子跪地向后仰去,就在仰身的同时,手中的匕首也同时飞出,准确无误地命中偷袭她的少女。

她一个挺身站起,将那匕首从少女的眉间抽出。夜云离散发出的杀气越来越重,她杀红了眼,如同当年在夜战一般,招招死手,不留任何余地。

一名拿着长枪的少女见她如此强悍,伙同另外一名少女从囚牢的另一头向她冲来。夜云离咬紧牙关向他们二人冲去,就在长枪快要插入她的胸膛时,她一侧身躲过那两支长枪,随后迅速正身双臂将木质枪杆一夹,用力的一折,木头断裂的声音惊醒了这突变,两名少女往回一同将长枪往后一带。

夜云离借力将这两把长枪的枪头折下,跪身顺势将枪头直插入这两名少女的心脏处,又猛地拔出,枪头带出的血液瞬间喷涌出来,她的身上此时已经是沾满了她们的血。

她余光看了眼天牢外的夜浩然,勾唇一笑,起身靠近囚牢铁栏。一名拿长刀的少女冲来,夜云离冲上前猛地跳起抓住囚牢上的铁栏杆,双腿夹住少女的头,用力一拧,那少女的脖颈应声拧断。

此时牢笼之中只剩三人,而他们三人和起火来要对付她一个人。夜云离依旧是悬吊在天牢顶部,她邪恶的挑起一边的嘴角,斜睨着他们三人,随后双腿松开了一惊被他拧断的脖颈,向身体两侧抬去,做了一个标准的一字腿。

那三名少女皆是一愣,那笑太可怕!不对,那不是笑,更像是嘲讽!三名少女互相一点头后,向夜云离冲去。

夜云离腾地一下从他们三人头顶越过,稳稳的落地,双膝跪地,双肘曲起向两名女孩的腰间袭去,两名少女惨叫一声倒地。就在另一名女孩回头之时,夜云离从那女孩胯下直伸出手臂,抓住那少女的喉咙用力一拧,最后一个女孩也死在了她的手下。

她轻添了下唇角,用拇指摩挲了下自己的唇,向着囚牢看去,竟没有一个活着的人,鲜血从囚牢中滴答到地面,满目腥红。她冷声嗤笑着,越过一具具尸体,向夜浩然走去,扬声问道:“你是夜浩然吗?”

那白衣少年虽带着一脸的疑惑,但仍是点了点头。对身边的一名侍卫模样的人说道:“苍月,你将她带到苍海那去,让苍海照顾她。”随后,白袍一抖,向深处走去,身后的白衣侍卫紧随其后,一同消失在了囚牢深处。

夜云离抽泣一声,随后恢复正常。囚牢的大门已经打开,夜云离踏着鲜血向外走去,站定在那名叫苍月的男人面前,快速的将他扫看一眼后,调戏似地说道:“帅哥,来亲一个。”说着,她一个飞吻向苍月飞去。

苍月脸色顿时黑了又黑,不理她的调戏,急声问道:“你刚才那招摸后背,那少女就死了的功夫,是什么功夫?”他对那一招很感兴趣,自己可是看过不少武功秘籍,从来没见过那一招,是点穴的功夫吗?只怪刚才距离较远,只是看了个大概。

她挑眉笑问道:“想学?”

苍月思虑片刻后,郑重的点了点头。

夜云离见他那副诚恳的表情,心中偷笑一声,“苍月?你总得先带着我去找我的监护人吧?”

“监护人?”苍月有些不懂她在说什么。

夜云离无奈的低头轻笑一声,“就是管我吃喝拉撒睡的人,饭票,长期饭票懂吗?”

她是在说苍海吗?可她说的饭票又是什么?

她将头垂得更低,狠狠的吸了下鼻子,克制住自己就要喷出的怒火,在心中安慰着自己。夜云离啊夜云离,你要稳住啊!这个古代没有现代电气化,甚至是自己说的一些现代用语他们也听不懂的,有代沟!这代沟不知是多少年呢…

总之!莫生气…莫生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