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迈出这一步

小说: 臣浮 作者: 幻心镜 更新时间:2015-05-26 18:51:42 字数:2162 阅读进度:18/400

他的梦想吗?云离踮着脚,伸出手臂将那地图摘下,认真卷好后,双手捧着,稳声说道:“我会帮你完成梦想。”得知了他的梦想,她便有了人生的方向,这一世,她为他而活!

“一旦踏上这条路,你便再也不可能回头了,等待你的也许是战死沙场,马革裹尸,更或许死于非命。”他的薄唇抿成一条直线,心中暗叹一声,“若你反悔,可以直说,我便放你回家。否则一旦踏出这书房,我便当你此生此世不会后悔,只能一条路走到底,你现在还有选择的余地…”随后他背向着她,微闭了那双明眸。

她淡淡一笑,哪里还有家?眼前的夜浩然就是她唯一的依靠,唯一的亲人,唯一的信仰。她扬眉,稳声说道:“云离告退。”

云离一步步走向那扇门,将那扇门轻轻打开,外面的阳光很清透,照射在她的脸上。她有些恍惚,眼前的一切都模糊起来,脸颊上划过一条冰冷,她胡乱甩了甩头,抬起的脚就此定住。

迈出这一步,这一生一世都不得后悔,她将这句话在心底又重复了一遍,心中更加坚定了自己的信念。

她低转过头,眼角瞥向那一抹明黄色身影,低笑着说道:“我已经死过一次了,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说到这里,她一度哽咽,沉了情绪后,摇摇头,“云离告退。”随后,她将那扇门关上,快步离开。

书房内的夜浩然眼神中透出许些无奈,轻摇了摇头,向着隔间内说道:“苍海,出来吧。”

苍海手持折扇,挑开珠帘从隔间内慢步出来,对着夜浩然一笑。

而夜浩然则是撇撇嘴,略有无奈地说道:“你看,我给过她后悔的机会了,谁知她这般执著?”随后他抬眉看着依旧飘逸的苍海,眉目里隐着笑意。

“也好…”他虽然不清楚她的身份背景,但这样彻底的问一问她的意思,对她,对太子都是有好处的,免得往后哭爹喊娘的后起悔来,他可懒得动手结束了这个脏东西。一想起那日她满身血污的样子,浑身顿时又起了鸡皮疙瘩,猛地打了个寒颤了一下,将折扇别在腰带中。

夜浩然从书案上拿起一份早已准备好的密旨交给苍海,微微垂眸看着弓身接旨的苍海,稳声说道:“你懂我的意思,她就交给你了,退下吧。”夜浩然目光定在香炉上,那香炉飘散着徐徐青烟,他狠狠地将那香气吸入肺中,又缓缓的呼出。

苍海垂眸,眼角看似不经意地扫看了眼夜浩然衣袖下那紧握着成拳的手,点了点头“苍海告退。”手捧圣旨,转身离去,依旧如往日般的飘逸如烟。

云离前脚进入苍月的园子,苍海后脚就跟了过来。她略带审视地将苍海从头看到脚,忽然发现,他的身形与夜浩然很像,只是他们二人的容貌不同而已。“苍海有事?”经过上次的呕吐,她也知道了些关于这个苍海的事,苍海好洁如命,几乎不许任何人与他发生肢体接触。想到这里,云离心中暗叹一声,“还真是个怪人。”

他睨了眼她的衣着,又细细的看了看每一个细节后,才肯走至离她一步之遥的地方,一手拿出密旨,放在她面前,“太子密旨,云离接旨。”

她转瞬而逝的惊疑被苍海看了个正着,云离直接将双手捧至身前,弯腰接旨。

苍海对这接旨的方式略有不适,但太子曾交代过他,对云离一切虚礼能免则免。他不肯与她有肢体上的接触,离她双手有三寸高的地方时直接松手,任由那圣旨掉落到她手中。

“太子口谕,北君,北雪,即日起赐予云离为面首,钦此。”

面首?云离心中一惊,但面上却强装冷静,冷声说道:“知道了,还有其他事要交代吗?”

苍海挑眉,心中泛起笑意,“你们三人准备下,后天出发去相国。”

她脑中仍旧是夜浩然赐予了她两名面首的事,哪里听到苍海说了些什么?北君似乎看出了云离走了神,在她身后小声喊了一声主子后,云离才再次抬眸看向苍海那张完美的脸,嘴角轻扯出一丝淡笑,“我心里有数了,谢谢。”

他毫不迟疑地点头,转身离去。

而云离则快速的走至一旁,避开北君北雪二人,将那圣旨打开,将上面的内容看了一遍,上面确实有说将他们二人赐予她做面首的事。

云离方才紧蹙着的眉头霎时间散开,略带释然的一笑,又转眸看向北君北雪二人。一看见他们此时的表情,她更加讪笑起来,将圣旨又重新卷好,扔到一旁的书案上。

“面首?”云离邪恶的笑挂在脸颊上,一步步的向他们二人走去。

而北君北雪此时是心思各异,云离每向他们逼近一步,北君却不由自主地向后退一步,而北雪却是淡定的很,如往日一样,垂头不语。

她用舌尖添了下唇,仿佛是饿狼看见了猎物一般,她确实有些馋了,馋男人了…她与北雪檫身而过,一步步逼近北君。

这是他第二次这样狼狈了吧?恨透了自己。方才若是像北雪一样站定了脚步,或许能躲过她的‘魔掌’。可现在该怎么办?

一方面要遵守诺言,另一方面又要竭尽全力保护好自己。可那些条约简直是将他束手束脚,全部捆绑起来,令他无法逃脱她的魔掌。他略有紧张地快速向后看了一眼,已经无路可退,随着她最后的一步逼近,他已经抵在墙上了!

云离抬起左手,拇指摩挲着自己的下唇,半眯着眼对他淫笑。

北君觉得她的眼睛如狐狸一般狡猾而妖媚,又如见到猎物一般,黑玉般的眼眸中闪现出的光芒让他有些不知所措。

她如今才十三岁!还未及笄,就这般肆无忌惮目无旁人吗?他目光紧盯着她那伸向自己的小手,心里更是乱成一团。

云离用刚刚自己摩挲过嘴唇的拇指覆在北君粉嫩的唇上,又轻轻摩挲着,将那粉唇几乎揉出了血后,才收回手,忽然向前一步,将二人的距离缩短为零,踮起脚尖将自己湿滑的舌尖添上他的那两片火热的唇。